0人不见了?

0人不见了?

或许是没有了珏的存在吧,夏尼她们感到在精灵族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于是她们就急匆匆地回去了。

温德斯受的伤虽然可以用法术恢复,但是精灵族还是建议用世界树的露滴来进行恢复,毕竟在节肢类的妖邪中是存在带有毒性的个体的,要是没有及时排毒的话就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而温德斯也算是了解当前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就选择留在了这里。他的副官们也有些留下来照顾他的,剩下的士兵们则在别的将领的带领下离开了。

不过在临走之前,温德斯叫住了冰千鸟她们。

“有什么事吗?”冰千鸟问道。

“……那啥……珏……你们跟珏发展成什么样了?”温德斯突然问道,这可让冰千鸟她们不知所措。

“为什么这么问呢?”夏尼红着脸问道。

温德斯听后就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那啥……最近婉莹不大提你们了,她好像把注意力放在了珏身上。有时候也会去魔导学园里面找珏。所以我想要问一下——”

“要是以婉莹的那个年纪来说的话真的是很糟糕呢。各种意义上的、”敖丽在一旁十分尴尬地笑着说。

“确实呢……多少还是太小了……”

“婉莹的话是多少岁呢?”欧阳踏雪问道。

“一千加。”敖丽说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啊……一千加……那也不小了啊……”欧阳踏雪听后就将头转到了一边。

“你们人族有这种情况吗?”娜尔听后就惊讶地问道。

“啊……不……这……有些人确实是会跟别的家族定下童婚的,像是版南国现任国王林风眠的父母就是这样。但是也有不一样的,有些人……是单纯地……对幼女感兴趣。”欧阳踏雪难以启齿地说道。

“你们人族还真是糟糕呢。”

“真是糟糕呢。”娜尔重复着冰千鸟的话。

敖丽听后就对温德斯说到:“那你是担心婉莹喜欢珏吗?不至于吧,珏只是帮她治好了病而已。”

“难说啊。”温德斯躺在病床上说到,他看着夏尼她们。虽然隔着眼罩,但是能够感受出来他眼中的那种疑惑。他说:“你们有没有问过周围的女性对珏是怎么看的?”

听了温德斯的疑问后,夏尼她们面面相觑。

对于珏的事情夏尼她们不是没有问过周围的女性,而她们问出来的结果却大多不是她们想要的。

大多数的人对珏的评价都是比较正面的。她们多认为珏长得可以,而且都承认珏的力量。但是在龙族这个崇尚武力的种族之中的女性并没有太多的人认为珏是个可以结婚的对象:

珏大人很强这一点我是肯定的,但是要是将其作为结婚对象的话还请我持否定态度。第一是千鸟大人已经先动情了,第二是珏大人身上散发着一种“不要靠我太近”的气息,感觉很危险。——金龙幕府内某墨姓女子。

哈?你问我这个已婚且有孩子的人?不行哦,我可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某海姓女子。

珏大人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配得上夏洛特大人的,明明嬴宁大人给人感觉要更好一些,为什么您要接受珏大人呢?——武龙领某妖族。

诶~珏老师吗?怎么说呢?看看倒是可以,拿来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对象也是绝配,但是要是把他当成一个未来选择的话还是算了吧,总感觉他跟我们不是一类的东西。——魔导学园某科二班全体女性成员集体评价。

基本上大家的评价对珏都是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问倒是问过,但是这是不是我们本身的身份地位占据了珏身边的位子啊?”敖丽说道。

对,多少就目前为止夏尼她们还是把别人把珏看成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的原因是因为他身边有自己这么优秀的女性。

“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是这样吧。”温德斯这么说道,“估计……算了,就算我猜对了也不能改变什么。总之我不想让婉莹太早地进入到你们的战场中。”

“哦?这么说……”娜尔坏笑着说道,“你是认珏当你的妹夫喽。”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温德斯说着就将头转向了一边。

夏尼她们也没有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为在她们看来就算是婉莹真的对珏有意思的话那也要几百年后才能够对她们产生影响,不过估计到时候她们跟珏的孩子都能走路了。

就这样,夏尼她们急匆匆地回到了龙城。

一回到龙城,夏尼她们立刻就去寻找珏去了。但是找了一顿就是没有找到珏。

珏的房间虽然有过人住的痕迹但是已经完全看不到珏的踪迹,唯一能够证明珏来过的证据就是他的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被拿走了;魔导学园里的人见过珏但那也是他走向行政楼里找道龙请假;幕府里的人就没有见到过珏回来。

怎么说呢,感觉珏就像是被人摸消了一样。

“珏上哪里去了?”夏尼问道。

冰千鸟一脸迷惘地说:“不知道,完全没有头绪。嬴宁呢?他不是跟珏一起回来的吗?”

夏尼听后就拿出了手机给嬴宁打了电话。

“……打不通啊。”夏尼皱着眉说道。

“去找烬锽问问。”冰千鸟说着就气势汹汹地去找烬锽了。

今天的烬锽依旧在办公室里与成山的文书作对。当然,这种战斗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一般一上午三个小时就会解决——毕竟烬锽还是很有能力的,而且他的手下也都不是等闲之辈。

“烬锽!”冰千鸟推开了烬锽的办公室的门,然后直接气冲冲地冲到了烬锽的面前。

“烬锽抬起头并一脸鄙夷地看着你。”烬锽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手中的笔,同时他还用法术将整个文件山给固定了起来。

冰千鸟刚要开口烬锽就用手势打了个挺住的意思。紧接着,烬锽看着冰千鸟身后的夏尼她们说道:“珏的事情我无可奉告,你们还没有得知这件事情的权限。”

“那我呢?”敖丽走过来说道,“本公主总该可以知道了吧.”敖丽掐着腰说道。

烬锽瞥了敖丽一眼,然后说道,“无可奉告。”

“什么啊!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知道,但是你也没有继承王位。我是为吾王敖业陛下效力的,不是为你效力的。起码现在不是为你效力。”烬锽说着就又低下头处理着文书。

“喂!你真的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敖丽听后板着脸说道。

“我想我解释的已经够明显的了。”烬锽说着,然后他用笔轻轻敲了敲桌子。

就在他敲完桌子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推力将她们直接推出了房间。夏尼她们刚一被推出房间烬锽就用法术将大门直接关上了。

“喂!快告诉我主上在那里!”欧阳踏雪跑到门前用拳头敲着门,但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反倒是将过道里的卫兵给引了过来。

“烬锽大人刚刚有令传过来,不允许你们靠近这里。”卫兵们拿着三叉戟指着欧阳踏雪并对夏尼她们说道,“即便你们是王公贵族也不允许靠近。”

“我以金龙将军的身份命令你们给我让开。”冰千鸟拿着自己的调兵虎符说道。

“抱歉,我们受命于烬锽大人。”卫兵们丝毫不让。

娜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打算直接以武力突围。但是她的行为直接被夏尼看出来了,夏尼一把抓住了娜尔那准备拿武器的手并摇了摇头。

“凌云的卫兵都是龙族中的佼佼者,有些还是禁军中的人,虽然你能打过他们但是你的损失也小不到哪里去。”

“但是这么可疑一定有鬼吧!”娜尔说道。

夏尼倒是直接用手扣住了娜尔的嘴并强行带着娜尔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女生们见到夏尼这般行为后就都停止了行动并跟着夏尼离开了。途中娜尔虽然想要反抗但奈何夏尼的力量完全就是怪物级的,娜尔被控制得死死的。

最终,一行人走出了凌云的办公区并来到了一处小花园那里。

“夏尼姐!”被夏尼松开的娜尔说道,“你在干什么啊?!”

“你看不出来烬锽有事情瞒着我们吗?”夏尼说道。

“看出来啊,傻子才看不出来吧。”敖丽在一旁说道。

“烬锽敢这么跟我们说话你觉得他背后会是谁?”夏尼又说道。

在场的女生们都想了一下,然后她们像是悟了一样地说:“不是吾王的话就是道龙?!”

夏尼点了点头。

“这背后一定有什么他们不想要我们知道的事情。”夏尼的表情变得冷酷了起来,“说不定他们又把珏派到了危险的地方。”

“这……不能吧……”敖丽听后皱了皱眉,“虽然之前版南国跟血族那里确实是有凌云内部人员的操作,但是现在夏尼姐、千鸟姐还有娜尔姐跟珏的婚事都已经确定了,不至于还派珏去了吧。”

敖丽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当时的珏还是个龙族干活的,撑死算是那三个妹子的男朋友(伪),所以把珏派到一些危险的地方也算是正常,多少在龙族是有人反对珏跟龙族这些妹子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夏尼她们的先祖们都已经来过了,而且他们也没有说太多,凌云多少不能再把珏派到一些危险的地方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珏真的不见了,至少整个文官体系都在试图将珏的讯息给掩盖起来。

就在姑娘们还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娜尔收到了一条短信。

“嗯……煞羽为什么这么关心珏啊。”娜尔看了看手机后说道。

那是煞羽发过来问珏的事情的短信。她本人在魔导学园有事没有来,但是她本人看上去倒是挺关心珏的事情的。至少她的行动上都是关心珏的,而且不加掩饰,看上去甚至有些狂热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跟她关系那么好了?”冰千鸟看了眼娜尔。

“嘻嘻,至少我不跟某金毛儿一样喜欢跟人家吵架。”娜尔晃了晃手机说道,“至少我不会。”

“你这家伙啊……”冰千鸟无语地说道。

而这时候,夏尼说话了。

“我建议我们去魔导学院找道龙问问。一来他可能不会跟我们闹太僵,二来如果我们真的没能从道龙那里问出什么东西的话就能证明这事情是跟凌云有关的。”

“那如果道龙知道但又不告诉我们呢?”

“那就恰巧证明烬锽说的是对的。”夏尼说道。

“烬锽不是什么都没有说嘛?看他那样子,一脸的不情愿和可疑。”娜尔嘟着嘴说道。

“你觉得以烬锽的情商他会暴露出这件事情是可疑的吗?”冰千鸟像是理解了夏尼的话一样地说道。

“也就是说,烬锽有意在提醒我们?!”

“怕是这样。”夏尼肯定了娜尔说的话。

“那么跟我们说说该怎么看道龙的反应吧。”娜尔说道。

夏尼想了一会儿后说:“这样,如果道龙隐约向我们发送讯息的话就证明这件事情是和吾王他们有关的,但是如果道龙将这个消息掩盖了的话就证明这里面有鬼。”

“但是道龙如果跟烬锽是一路的呢?或是说即便这里面有吾王在的话他依旧没有透露给我们什么的话该怎么办?”冰千鸟问道。

“我们当然需要一些东西啊。”夏尼微微一笑,“千鸟,你去把执法者的面具拿来,我想你在当时审问珏的时候借用的真言面具应该还在吧。”

“啊……”冰千鸟听后就将视线移到了一边,然后有些尴尬地说,“说起来我好像忘了还了了呢。”

“你明明就是不想要还并且将那个东西留给自己用吧。”娜尔在一旁小声说道。

“你想要的让我们戴上那东西去问道龙?”冰千鸟说。

“哪怕是会直接被轰出去吧。”夏尼苦笑着说道,然后她摆正了脸又说,“既然煞羽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讯息的话就要给一些东西啊。让她帮我们问吧,至少道龙应该会给她一些讯息。”

“有点儿赌的成分啊。”娜尔皱了皱眉。

或许是听到了娜尔的话了吧,冰千鸟将手搭载她的肩上说,“不过那位不这么觉得呢。”

冰千鸟指了指一旁的欧阳踏雪。她虽然全程没有说什么但是完全可以看得出她的跃跃欲试。

娜尔见到这样的欧阳踏雪之后就小声对冰千鸟说:“喂,你说这妹子这样的话她以后该怎么办啊?”

“什么意思?”

“就是……感觉她对珏的忠诚已经到了某种病态甚至是上升到了狂热的地步了啊。”娜尔说道,“这要是我们以后真的跟珏成亲了,那么这妹子的位子该怎么断定?总不能一直让她当一个佣人或是下属之类的人吧。”

“这确实是个问题呢。”敖丽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她们的身后说道,“而且现在的欧阳踏雪也有足够的能力,在战斗力上也可以与一些军官相比。这么看真的是很有能力的人啊。”

“并且持家技能简直是点满了啊。”娜尔像是输了一样地说道,“我连打扫都不会。”

“呵呵,我的房间也是如此。”敖丽跟冰千鸟异口同声地冷笑了几声说道。

夏尼也看到了欧阳踏雪的那般焦急,于是她就对妹子们说:“那我们走吧,去魔导学园跟煞羽谈谈。”

一行人就这么来到了魔导学园。

“嗯……珏管的二班现在好像成绩下来了啊。”冰千鸟走到告示牌前说道。

“毕竟珏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在学院里呢。”夏尼瞥了眼告示牌说道。

敖丽听后看了看告示牌,然后又看了看一旁的成绩榜。

“诶?二班的班长凛雪梅不在啊。”敖丽指着告示说道。

“她会缺考吗?身体不适吗?”夏尼说道,“明明看上去是个有着好学生的样子的人啊。”

“嗯……好像是休学了。”敖丽看着告示说道,“打我那一届开始我们的成绩榜上就开始往上放全人名了,缺考的会被标志出来的。”

“为什么休学了呢?”夏尼皱着眉说道。她回想起了自己的休学经历。

然后,她们来到了学院的办公室去找煞羽。

推荐阅读:

重生之与君共武 透视神医 苏烁祁珩 来自星星的你花哥,教授喊你了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 异界之玄修 骄妻惹火:老公别乱来 剑本虚无 镇仙髓 林辰朱天老南瓜 极品天王 女神的绝世高手 婚宠 女尊天下之冒牌教主 暗之救赎 旧爱律师猎捕妻 浑浊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以身试爱:杠上落魄王爷 大荒魔帝 斩仙 重生之一仙无悔 港综:曹达华在我身边卧底 我阎罗领主率鬼军横扫万族 恋爱对对碰:校园no.1 龙脉天帝 拳破未来 重生之疯狂手打员 旭总你坏 刀屠天地 茶花女·世界文学名着典藏(精装) 姚良知顾方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