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人,真的不见了

0人,真的不见了

夏尼她们来到了煞羽的办公室,而这里已经有别人在了。

洛米跟一个穿的严严实实的家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她们好像在写些什么东西。

“洛米和……谁?”敖丽看着那边的人说道。

“嗯?”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人感觉除了有人在叫她后抬起头来看着夏尼她们。

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从黑漆漆的兜帽下闪着光,看起来十分可怖。

“啊!啊……爱维啊。”冰千鸟在被吓了一跳后就平定了情绪并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是我。”爱维点了点头。

“你在这里干什么?”夏尼问道。

在珏带着爱维回来的那段时间中,夏尼她们跟爱维有过比较多的交流。当然,大多的目的是为了调查一下爱维到底有没有成为一个威胁的可能——虽然最终夏尼她们得出的结论并不是很好罢了。

“入学啊。”爱维说道,“第一次上学呐。”

“为什么突然想到要上学呢?你现在这身装扮应该还是很怕光的吧?没事吗?”娜尔上下打量了一下爱维后说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其实还是之前在家里宅着的时候被一个金头发的巨龙给抓住了,他说一直宅着并不是好事,应该多多体验一下青春,所以我就被抓过来了……”爱维像是回忆黑历史一样失去高光地说到,“额……明明当时在家里跳舞来着……被人看到了,好羞耻……”

“没事,那家伙是个潮宅。”敖丽说道。她知道,能做出这种大大咧咧的行为的人只有烬锽。不过那家伙虽然看上去挺随意的但还是会去做正事儿的。

“所以你是打算入学是吗?”夏尼问道。

爱维点点头说:“没错,而且我也对上学挺感兴趣的。”

“但是你现在还是受不了阳光吧?”敖丽问道。

“确实呢……”爱维说着就将自己的衣服给拉了拉以遮挡阳光。

洛米听后看着爱维说道:“哎?爱维你要是照到阳光的话会死吗?就像影视里的血族一样?”

“不会,只不过会被灼伤的。”爱维摇摇头说道,“这要是那样的话我岂不是看到了阳光就会死?”

“哎呀,真是草率了呢。”洛米呵呵一笑。

“你们俩关系有这么好吗?”冰千鸟见这俩妹子很是聊得来后说道。

洛米跟爱维相互看了看,她们没有说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彼此能够这么快构建起友谊的原因——因为在这个周围全是王种的环境中同为中阶种的彼此会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有事吗?”一旁的煞羽在找到了一个插话的机会后开口说道。

“啊,其实有件事情是想要你来帮忙的。”夏尼说道。

然后她们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煞羽。

“嗯,可以。”煞羽点了一下头说道。

夏尼她们相互看了看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煞羽是被道龙养大的,理说就算是她“精虫上脑”了对珏喜欢的不得了,那也不至于直接将道龙给买了。煞羽的表现真的是让夏尼她们大跌眼镜,这跟煞羽平日里给人的特别理性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在她们的构想中,煞羽怎么着都应该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才是。

“啊……那……真是太好了。”夏尼磕磕绊绊地说到。说真的,她真的没想到煞羽会这么干脆地答应这件事情。

“时间?”

“待会我们就去。”冰千鸟说道,“我可不想等太长时间。”

“行。”煞羽点了点头。她本人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的表现,至少看起来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完全没有那种背叛的违背良心的样子。

夏尼她们彼此看着,她们都感到今天煞羽刷新了她们对她的认知。

不过虽然煞羽的表现有些超乎夏尼她们的意料,但多少目的她们是达到了。

而就在夏尼她们还在讨论该怎么进行对道龙的询问的时候,洛米跟爱维过来了。

“你们是要去询问珏的下落的吗?”爱维问道。

“如果是的话请带上我们。”洛米跟了句。

夏尼见到爱维跟洛米提出这样的要求后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女性在某些环境下的预感可是很准的。

“你们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去呢?”夏尼问道。

“我倒是希望珏能够来教我法器的知识。而且他到底是不是亚特兰蒂斯的遗民还是个问题,我想问清楚。”

洛米的话倒是让夏尼她们想起了还有珏年龄没有追究的这档子事情。珏的身世至今还是个谜,而夏尼她们是打算跟珏谈婚论嫁的,她们可不想自己未来的丈夫对她们有所隐瞒。

但是对于珏年龄这一方面夏尼她们又是感到矛盾的。如果珏真的有一亿岁的话那么他就是先祖级的人物啊,这要是以人族的价值观来判断的话可是比跟爷爷奶奶结婚有过之而无不及,心理上多少会有些抵触。

“我的话倒是想要问一下珏去哪里了,有几天没有见到他了。”爱维举了一下手说道。

爱维的话将夏尼她们对于珏年龄的思考直接给打断了,夏尼她们都看着爱维。

“你……什么意思?”冰千鸟问道,她的脸近乎要贴到爱维脸上了。

“就是字面意思啊,”爱维被冰千鸟给吓了一跳,“我已经有几天没有见到珏了。”

“你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娜尔问道,她也来劲儿了。

爱维想了一下后说:“五天前?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跟嬴宁……嬴宁是吧?跟着他在一块儿来见的我,然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了。”

“他有说什么吗?”敖丽凑近了说道。

“我要是知道一些细节的话也不至于说要跟着你们一块儿了吧。”爱维看了她们一眼。同为女生的爱维自然知道夏尼她们为什么这么激动,而她也深知自己要跟着去的原因。

“不过为什么珏还专门看看你啊。”敖丽嘟着嘴说道。

爱维见到敖丽这样后那发光的眼睛就有些弯,她像是在笑一样地说:“是啊,为什么呢。”

敖丽见后更是生气,但是出于周围人在这里她也不好意思生气。她喜欢珏,这一点冰千鸟是知道的,而除了冰千鸟以外她还没有跟别人正式说过自己的心意。

不过这时候欧阳踏雪突然开口了。

“爱维小姐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啊,难不成你对主上的来访感到开心吗?”

欧阳踏雪的话直接将焦点加强并打在了爱维身上。爱维她毕竟长时间宅在家里,跟别人交流的机会很少,所以她对自己的心思更是细腻的很,怎么能接受别人向她询问她的情感生活?

爱维在众目睽睽之下变得扭捏了起来。虽然斗篷什么的都掩盖着她的脸但是她身上展现出来的害羞的样子完全遮盖不住。

夏尼她们瞬间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本身一个煞羽就够让人胃疼的了,现在再蹦出来一个情敌的话简直是不要再混乱。

“我在永夜森林的时候不怎么见男性,除了哥哥以外就没有见到过什么男性了。”爱维低声说道,那语气完全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但是除了主上以外嬴宁应该也跟你见过面啊。”欧阳踏雪说道。在血族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可是清清楚楚的。

“嬴宁的话总感觉没有珏亲近,”爱维一边拨弄着手指一边说道,“感觉好像很久以前就见到过珏了呢。”

“哈!是不是那种灵魂羁绊一样的感觉?”敖丽她们都表示有同感。

爱维摇摇头说道:“不,感觉自己以前好像跟珏有过约定一样,就是那种一见面之后就能够在灵魂深处有一种强烈呼唤的感觉。”

夏尼她们听得云里雾里的,因为爱维所描述的跟她们所感受到的远古记忆完全不一样。

但是这件事情夏尼她们决定还是先放放吧,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从道龙那里得到一些情报。因此夏尼她们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她们直接向煞羽说明了此次的行动大纲。

煞羽倒也理解得很快,她全程没有任何疑问,整个人看上去已经有了一个提问的大纲了。

刚一分配完任务后,煞羽就去找道龙了。

很快,道龙的房门就被煞羽给推开了。

“煞羽?你过来干什么?现在还不是魔导学园放学的时间啊。”道龙看着站在门口的煞羽说道,而此时的他正在看着天音刚刚送来的文件。

那是天音刚刚获得的《灾典·源之篇》中的摘抄卷。里面的内容依旧是晦涩难懂的隐语。大致的意思是人偶妄图挣脱丝线的束缚,但是它身体内能够支撑它行进的发条被夺走了。人偶最终索要迎来的命运是一无所有和脆弱不堪的自由,而在这混沌的环境中,人偶失去了自我,它开始遗忘自己与生物之间的区别,它开始试图混进人群之中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而它由于失去了发条所以在行动上与别人格格不入,它无法融入到这个社会之中。当它的完全被这个社会所打磨圆润之后,当它完全融入了这个社会之后,它以另一种方式失去了自由。

“珏,知道?”煞羽问道。

刚刚还在看《源之篇》的道龙自然被煞羽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了个够呛。他有些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说道:“珏?珏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已经慌张了。”冰千鸟站在煞羽的身后说道。由于敖丽给的法符使得她可以将自己的讯息给屏蔽起来,让别人看不到她的身影也听不到她的话。

果然这件事情是跟道龙教义有关的吗?不好啊……要是牵扯到教义的事情的话我不能插手啊。

冰千鸟想到,毕竟她本人也是个虔诚的道龙教义信教者,如果教义让珏做什么事情的话她完全没有理由去介入到里面。

“不见了。”煞羽说道。

“不见了?……等等,你的意思是说珏消失踪迹了?”道龙听后表现得很惊讶,就像是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而煞羽身后的冰千鸟也用真言面具看出了道龙这不是在说谎。她很惊讶地低声向煞羽说明了这件事情。

煞羽也被这两边矛盾的情况给搞蒙了,于是她继续问道:“不知?”

“珏的事情吗?我不知道,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他现在什么情况?”道龙问道。

“这是真话?”冰千鸟在后面小声说道,“道龙不知道珏的事情吗?但那之前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冰千鸟小声的疑问显然不是现在该讨论的问题,所以煞羽她没有管太多。

“确定?”煞羽问道,“不知?”

“我并不清楚珏发生什么了。”道龙放下手抄卷,“如果你们几个跟珏走得很近的人都没有见到珏的话那么龙族中应该没有能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找到珏的人了吧。”

煞羽听后没有立刻回话。在她看来事情确实是这样的,毕竟夏尼她们都没有办法找到珏的话应该也不会有别人找到珏了。

道龙看着煞羽,然后他眯了下眼睛问道:“珏,他怎么了?”

煞羽摇摇头,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而站在煞羽身后的冰千鸟显然是没有想到煞羽会这么快放弃询问,因此她直接被煞羽给撞了一下。

被撞到的煞羽往后移了几步,而煞羽也被往后顶了一下。

“怎么了吗?”道龙问道。

“没事。”煞羽捂了捂胸口后直接走开了。

道龙微微摇着头目送着煞羽她们离开。

银白之灾……不,灾,我倒要看看你能从我手里夺走多少东西。

道龙这么想着就用法术将门合上了。

夏尼她们焦急地等待着煞羽她们回来,但是在等到了她们回来后所得到的结果并不是很好。

“这么说……这件事情是凌云内的事情吗?”夏尼小声说道。

“看样子像。”冰千鸟点了一下头,然后她就生气地捏着煞羽的脸说道,“这只小鸟完全没有什么计划性!而且还差点儿让我暴露!这要是潜入战的话我们早就死了!”

冰千鸟这么生气地捏着煞羽的脸,而煞羽也像是知道自己的错一样,她没有反抗,而是默默地含着泪保持着原先那没有感情的表情。

“千鸟姐,松手吧,煞羽姐应该也知道错了。”敖丽在一旁说道。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娜尔将冰千鸟的手给从煞羽的脸上拿了下来并这么说道,“接下来就是龙族上层的事情了哦。既然烬锽这么样的话那么应该是九卿们控制着话语权了吧。”

九卿是位于丞相之下的高级文官,虽然在平日的议题中并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龙族上层政策变化的能力。但是九卿们大多数都是龙族的大贵族的人,如果他们对某个问题一致同意的话那么烬锽也难以对他们有太多的干涉。毕竟文官们都是他们出的,要是得罪了所有九卿的话以烬锽为中心的官僚体系就完全崩溃了。

九卿的继承规则也有一定的规章,像是夏尼的话虽然她在领地内的业绩很好但是出于她的身份原因她的第一继承位子应该是武龙帝,要是娜尔在龙族中央文官圈里多摸爬滚打一下的话倒是可以获得九卿的晋级资格。

“九卿夏尼姐你有认识的吗?”娜尔看着夏尼问道,毕竟夏尼在文官和贵族圈里挺有名的。

“梦家的我倒是认识一些,但是真是不想跟他们走太近啊……”夏尼低声说了句。

“梦家……啊,幻龙皇家里的是吗?”娜尔说道。

“对,他们家里有九卿的人。但是现在我跟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啊。”夏尼有些累地说道,“去年给他们过年贺卡的时候也没有收到回信,看来是被讨厌了呢。”

“为什么啊?”冰千鸟过来问道。

敖丽这时候在一旁说道:“幻龙皇他们家对于婚姻的另一半要求很高,他们非常反对跨种族联姻,因此跟看上去像是人族或是半龙的珏走得很近的我们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异端一样的存在吧。”

“歧视吗?真是古板的思想。”冰千鸟低声说道。

“毕竟以前出过事情啊。”敖丽说道,“不过我们现在可不是该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哦。”

“的确,”夏尼点点头,“但是现在该干什么啊……现在已经入冬了,再过将近两个月我们就该准备过年了。今年你们打算怎么过?父亲已经向我说想要让我回去了。”

“啊,去年夏尼姐没回武龙领过年啊。”娜尔想了一下后说道。

“虽然我爹希望今年我能够在这里过年,但是感觉武龙领的东西好多啊,好想再去一趟啊。而且……”冰千鸟看了一眼腰间挂着的龙骨鞭,“感觉自己弱了好多啊。”

“的确,”夏尼点了一下头,“那今年大家就先跟我一起回去过年吧。”

推荐阅读: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雷霆斩天 镇天殿 重生活该你倒霉 不良皇妃 轮回乐园:法爷但是幸运亿 仙妻如云苏惊蛰张秀 马恩 总裁凶勐:霸道老公喂不饱 我直播炖猪食,馋哭顶流大明星 完美守则:误惹拽酷公主 重生逍遥狐仙 徒儿,不要,我是你师父洛惊天 吞噬武神 太平血 大唐酒徒 冷帝极宠腹黑妻 本命天尊 异界之妖魔大陆 云胡不喜 仙脉修仙传 流璃月色:帝姬难为 皇后养成攻略 二指神农 夏锦宁张泡泡 佳妻有喜,上司老公请回家 长生从娶妻开始 鬼眼瞑妻:不做你的鬼新娘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 极品草根太子 刀风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