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穿越峡谷

0穿越峡谷

“珏,珏!”嬴宁晃着珏。

“嗯?啊?怎么了?”珏回过神儿来看着嬴宁,他像是刚刚睡醒了一样地呆愣愣地看着四周。

“你怎么了?怎么又走神了?”嬴宁拿着手机问道。

“……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珏揉着眉心说道。

刚才珏的脑海中一直闪过一些战斗的场景,枪林弹雨、白刃突袭。

“怎么了吗?闲的没事为什么要打扰我?”珏有些不耐烦地说着。

“我想说一下我们现在的位置,”嬴宁指着手机,“我们现在要么穿过河谷直接过去,这样可以快一些;要么绕路。走河谷的话我们可能没有什么物资,而且现在天冷了,我估计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

“绕路的话要多远?”珏说道。

“差不多加上了七天的路。”

“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浪费。”珏说道,然后他站了起来收拾着东西,“哪怕冒险也无妨。”

嬴宁看着珏,他没有说什么。

珏这几天变得怪怪的,他总是动不动就走神,而且脾气上也非常的暴躁,总是在很小的分歧上就会跟他吵起来。这跟一般情况下的珏完全不一样,平日里的珏可都是会很耐心的跟别人进行说话,如果不是敌人的话他很少会发脾气。

珏现在到底怎么了?难不成真的跟他的心脏消失有关吗?

嬴宁跟在珏身后想。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两人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们就这么走着。

但是在这个旅途中可不仅仅是只有珏跟嬴宁这两人。素风也被珏给带了过来。

素风一开始在敖丽跟着军队到神域的时候就被留在了龙城并交给婉莹照顾。婉莹年纪尚小根本就不会照顾这个体型跟牛一样大的老虎,所以到了最后成了素风照顾婉莹。虽然期间爱维过来照顾过素风,但由于她身体的原因她并没有一直照顾素风。

素风跟在珏的身后,它好像也感受到了珏身上气氛的变化而一直没有太闹。

珏走在前面,他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看着素风。

“我有时候在想,你为什么一直不展现出你该有的状态呢?明明你现在也已经有一定的智商了。”珏瞥了眼素风说道。

素风倒是发出了猫的那种“喔喔喔”的声音。

珏没有说什么,他仿佛听懂了一般地将头转到一边继续走着。

嬴宁跟在珏的身后,跟随着他走到了那个峡谷之中。

或许是受不了这个气氛了吧,嬴宁对珏说道:“既然我们要走一条险路的话,不如先跟烬锽说一声吧。”

说着,嬴宁就打算拿出通讯用的镜子。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选择的路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路线,为什么要跟烬锽说呢。”珏头也没回地说道,看上去他挺不耐烦的。

一行人就这么走着,他们深入了峡谷之中。

这个峡谷是联通仲日洲跟辉夜洲的一块峡谷,据说这里曾经是被相柳所啃出来的一块大断痕。传说当时相柳差点儿就将整个峡谷给咬穿。被相柳给啃成这样的土地将离着虚空深渊最近的地基给暴露了出来,而这片常年被虚空所侵蚀的土地也在漫长的侵蚀过程中变得失去了生机和活力,整片土地是如此的荒凉和寂静。这里没有阳光的直接照耀,无论从什么角度都难以让阳光直射进来,但是即便在这种环境下地面上也没有地衣和青苔的痕迹。这里仿佛记录着那个太古时代生灵涂炭被恐怖巨兽所支配的时代。

就在珏他们刚刚深入到峡谷的时候,素风突然停住了脚步。它嗅着周围的空气,紧接着它就炸毛了。

“有什么东西在前面吗?”嬴宁皱了一下眉说道。

珏放缓了脚步,他将手伸到素风的脖子中的项圈里并将它往后拉了拉。珏站在所有人的前面,他蹲下来捏着地面上的土壤。

“这里已经被毒害了……”珏看着地面说道。

“被毒害了……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土壤不能碰吗?”嬴宁听后问。

“差不多,走上去的话可能会出事吧。”珏看了看自己已经化脓并开始自我修复的手指,“估计这里泡了太长时间的相柳的毒液。”

“相柳的毒液危险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嬴宁听后自言自语道。相柳他听说过,而且相柳在现在的时代中传播的并不是很广泛,它的存在更像是远古的旧主甚至是没有依据的传说。很少有人知道相柳这一存在。

“那东西是深渊之中的东西,是被造世者无情诅咒的悲惨家伙。”珏看着那片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土地,“它被世界所抛弃,因此它怨恨着这个世界。”

“那么……”嬴宁看了眼珏,又看了眼面前的荒地,“我们该怎么办?要返回吗?”

珏听后又蹲了下去,他抚摸着这片被侵蚀的土地说道:“没事,这个还不足以将我们的性命给夺走。”说罢,珏将力量灌输在了这土地之中。

来自珏发动的法术强行渗透进了地面之中。

大地中的侵蚀气息与法术相互博弈,而在地面之下的虚空深渊也在不断地侵蚀着这两个东西。虚空深渊之中没有时间的概念,整个深渊之中不遵从任何规律,法术在里面完全就是没有用的东西,唯一掌握了那里规律的存在只有造世者。

而那些被腐蚀了的土地开始以珏为中心开始慢慢向外变得正常。

珏看着面前的土地,然后想要把手给收回去。

“小心!”嬴宁突然看到珏远处的土地突然开始向内部回收,然后被腐蚀的土地进行了猛烈的反击。

珏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他发现的时候被侵蚀的力量猛地回击到了他的手上。

仿佛强行将水灌输到水桶中一样,珏的手臂被这股力量直接灌输得出现了裂痕。

“珏!”嬴宁打算过来将珏拉走,但是珏用另一只手将他直接推开了。

珏用没有问题的手抓着自己的被侵蚀的手,他用力将那只手进行着撕扯。只听珏的胳膊先是发出了骨骼错位的声音,然后又是液体回流到骨缝中的声音,最终就是肌腱被扯断的声音——珏将他那被侵蚀的胳膊给强行扯了下来。

他像是扔垃圾一样地将那个胳膊直接扔到了一边,然后他还不忘用火焰补个刀,直接将那个手臂给点燃了。

珏喘着气跪在地上,他脸上全是汗,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流着血,=。

“珏,没事吗?”嬴宁问道。

“……没事……”珏面色惨白的说道,“想不到还会触发这片土地的反噬机制,真是大意了。”

嬴宁看了眼珏,然后他又看了看远处的土地。

嬴宁倒不是很担心珏的生命状况,毕竟他本身那超规格的恢复能力足以保证他死不了。

远处的土地出现了一个被净化出来的土地。不过那土地虽然被净化过了,其周边的土地依旧承受着来自虚空的侵蚀。

“快走吧。”珏看了眼自己的伤口后说道。

嬴宁看着行走的珏,他那蹒跚的步伐让嬴宁有些担心。于是他走到珏身边一下子把他扛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珏被嬴宁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你这样能够走出这片被侵染的土地吗?”嬴宁一边扛着珏一边说道。

珏听后沉默了。

嬴宁扛着珏,身边跟着素风,他们一起快跑着离开这片刚刚被净化出来的土地。

但是在路上,嬴宁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心的事情:“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或是我?”

珏闭着眼睛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珏才说:“我很焦躁,嬴宁。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像是有人在叫我一样,我……像是被点醒了一般。你说,我,到底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为什么而存在?”

“什么哲学问题?”嬴宁听后蒙了一下。

而这时候,珏用手指戳了一下嬴宁的脸。

“诶?干什么?”嬴宁一愣。

“……你,也是真实存在的吗?”珏说道。

此时的嬴宁没有看到珏的眼神,他的眼神如同一个对世界放弃希望的人一般。

“嬴宁啊,我看到过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在那里我的存在是如此充实,是如此实际——这都是在这个世界我所感受不到的。”珏越说声音越小,“真想就这么留在那里……”

“珏?”嬴宁感到背上的珏越来越重,而他的心也越来越急躁。

他曾经听过夏尼她们甚至是欧阳踏雪说过,珏在濒死的时候身体会变得更重一些。

嬴宁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最终,他们走出了被侵染的土地。

一走出来之后,嬴宁直接将珏放在了地上,

“珏?”嬴宁检查着珏。本来他在回头看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路的血迹,但是当他开始检查珏身体的时候他发现珏并没有伤口,原先被撕下来的手臂也复原了。现在的珏呼吸平稳。

“睡着了吗……”嬴宁见到珏没有问题后就微微一笑,然后他看着凑过来的素风说道,“你……可以把珏驮一段路吗?”

素风听后点了点头。

“那真是帮大忙了。”嬴宁说着就将珏扛起来然后将他放在了素风的背上。

估计素风一开始估计错了珏的重量,在珏被放上去的时候它的腿直接往下沉了一下。

“没事吗?”嬴宁见素风的腰往下弯了一下后就下意识地打算用手托一下素风的肚子。

但是素风好像很介意地朝嬴宁喝了一下。

嬴宁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将手收了回去。

“不能碰肚子吗?真是抱歉……”嬴宁做出了投降的动作后往后退了几步。

嬴宁看着素风很费力地抬起身来,然后他观察了素风一会儿后问:“可以了吗?”

素风哼了一下鼻子并向前走了一步。

看来可以。

嬴宁见后点了点头头,他说:“那么走吧,趁着我们的东西完全耗尽。”

素风听后就跟着嬴宁向着峡谷的尽头走去。

这个峡谷修长而昏暗,即便在中午的时候这里看上去也像是深冬的五六点一般,所以在这里天黑的特别快。

“我们要继续走吗?”嬴宁将飞羽银华拿了出来。

经过了精灵族那里与银白之灾进行的战斗后,嬴宁发现现在飞羽银华好像已经能够适应他的力量了。如果将日蚀龙族的力量灌输到飞羽银华之中的话飞羽银华整个刀身将会变得炽热无比。

嬴宁现在拿着被烧得发白的飞羽银华走着,被烧红的刀身散发着灼光照耀着前面的道路。

素风回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珏,它抖了抖身子。

“真是佩服你啊,只有你敢动沉睡中的珏。”嬴宁说道。

珏当前的自动攻击嬴宁或是说夏尼她们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大概就是如果珏自己睡着了的话会很危险,如果他因为重伤而被迫沉睡了的话就不会触发他的自动攻击机制。而且当前能够触碰睡觉中的珏的人只有素风跟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能碰睡着的珏倒是很令人新奇。不过这种情况也是在欧阳踏雪成为了珏的眷属之后才有的事情了,在此之前欧阳踏雪额也因为在版南国碰睡着的珏而被打断了骨头(后来被珏用法术给治好了)。

嬴宁跟素风就这么往前走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受到了素风身上的灵性,嬴宁开始跟素风说起了话。

“听珏说你现在要是换算年龄的话是跟敖丽一样大是吗?”嬴宁问道。

素风听后点了一下头并发出了呼噜声。

“诶~真是神奇啊,明明才被珏他们给收养了三年左右。”嬴宁打量着素风。

“它可不是刚出生三年的家伙。”就在这时候,素风的背上传来了那听上去很高傲的声音。

“珏,你醒了?”嬴宁见到素风背上的珏睁开眼睛后说道。

“啊,醒了。”珏说着想要爬起来,但还是失败了,“看来现在我还没有恢复体力。”

“那你倒是躺着吧,”嬴宁看了眼素风,发现素风原本塌着的腰直了起来,“看来素风身上的担子也轻快了不少。”

珏听后抚摸了一下素风说道:“辛苦了。”

素风听后呼噜了一下并用脸蹭着珏的手背。

“那么,”嬴宁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素风吗?”珏看了眼嬴宁,他一边捋着素风脖子上的毛一边说道:“白虎的生活环境要比龙族的差得多,他们一开始是单纯的动物,但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炼慢慢地从兽变为了兽人,然后是妖族,最后成为了王种。”

“王种还能够由低种族升格上来吗?”

“本身也没有王种一说啊,你们龙族一开始也是连神族跟魔族都打不过啊。”珏说道,然后他又说,“因此白虎为了保证后代的生存发展出了一套特别的机制,他们会在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保持一个幼儿的状态,差不多要近千年的样子。”

“那样岂不是当了千年的累赘?”嬴宁这么说着,但是在发现了自己的用词有误后就立刻闭上了嘴。

珏摸着素风说道:“不算是,因为幼虎本身消耗的东西是很少的,而白虎这个种族是一种在物资丰富的时候会爆发出很强的力量的种族。白虎的家长在幼虎成长的这段时间中会保证自身所获得的食物是够用的——至少在保护家庭上是够用了。这种机制保证了无论何时白虎族都会保持最好的战斗力,即便在发情期也不例外。”

“还有这种情况干吗?发情期……”嬴宁小声说道。在他看来那种遵从本能的举动是低等动物才有的。

珏虽然听到了嬴宁的话但是并没有责怪他。他说:“每个动物都有其习性罢了,龙族也有蜕皮的时候啊。”

“确实。”嬴宁尴尬一笑。

珏拍了拍素风的脑袋说:“这也是为什么素风在来到龙族后会成长的这么快的原因。它本身可能已经将近成年了,只是食物上还没有达到让它成长的水准而已。现在的素风虽说不能变成小老虎了……用法术变回去倒是例外,但这样也会消耗——”珏说着突然看向前方。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 仙妻如云 道士夜仗剑 九天斩神诀 百米背后 搏击王 凤女为尊:第一召唤师 凤临天下:王妃13岁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 王爷勇勐:王妃总想离婚 独步天下 沧澜 狠妻耍大牌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大道真皮如斯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全球万鬼夜行 官途:从穿越85开始 竞技力争上游 豪门罪爱:金主的绯闻情人 神帝封印 擎少蜜宠:萌妻太诱人 都市:签到从获得读心术开始 四世情劫之浮生尽 《教父》三部曲(全译本)(套装3册) 贵妃的现代生活 天地人皇 大明小皇帝 小飞侠彼得·潘 超级精气 步步通天 我的老千生涯3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