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峡谷之中

0峡谷之中

“怎么了?”嬴宁见到珏突然不说话了就一脸疑惑地问。

珏看着前方,然后指着前面那片空地说道:“啊……不……你们……没有看到那边坐着个女的吗?”

嬴宁听后顺着珏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但是那里只有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

“那里没有人啊。”

“……在那里呢……”珏盯着那边看着,他的脸色很不好。珏死盯着那边并拍了拍素风问道:“你看见了吗?”

素风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它吸了一下鼻子并摇摇头。

珏皱着眉说:“你们真的看不见吗?”

“喂喂喂,你别吓我啊,”嬴宁苦笑着说道,“那边明明没有人啊。”

“有啊,她就在看着我……还有双发光的眼睛,泛着白光。”珏说道。

嬴宁听后感到背后发毛,这跟闹了鬼一样的场景他可没有经历过。

“啊,她站起来了……”珏突然说道,而此时他的脸色惨白,他好像很害怕一样冷汗直冒。

嬴宁拍了拍素风的头让它往后退几步,同时他问珏:“你没事吗?你脸色很不好啊。”

“感觉跟那东西很不对付。”珏这么说着,虽然语气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战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在珏的眼中,那个女性开始慢慢走向他,她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深渊之中的虚空是如此的像。而这种力量正在从根源上向珏施展着威吓。

那女性如同女鬼一般慢慢走向珏,她步履蹒跚,身材消瘦。她的眼睛虽然空洞但是却像是机械一般将目光锁死在珏这边。

随着那女性向珏的靠近,珏感到自己本消失了的心脏越跳越快,肾上腺素超标的分泌让他有一种从高空急速坠落一般的感觉。他想要从素风身上下来反抗但是没有办法,他的身体由于先前的受伤而变得脆弱不堪。

女的越靠越近,珏感到自己身体的深处,那蕴藏着混沌之力的内核正在嘶吼着告诉珏让他快点离开。

造世者们掌控着虚空,他们可以命令任何有形或是无形的东西,而作为世界的根基的时间与世界的最下层物质之间的那个力量层——虚空,真是一个混乱无序的无形存在。造世者们将其分离出了一种力量,一种生于虚空但强于虚空,同时又被虚空所克制的力量,混沌。

珏,或是说灾。在他的体内就蕴涵着混沌的力量,这是一种不同于任何生物的独到的力量。它像是神族的天脉,像是魔族的地脉,像是龙族的海脉,但是在本质上又不同于这些力量。混沌的力量可以保证灾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也被造世者们所死死控制在了他们定下的体系中。

造世者们,他们用规则限制了混沌的敌人。

珏死盯着那个女性,她走进了,然后用手抚摸着珏的脸。

“珏!你的脸怎么了?!”嬴宁见到珏的脸像是被烧灼了一样地突然出现了消失的痕迹后立刻问道。

“那东西,就在这里……”珏惊恐地说道。

在珏的眼中,那女性只是静静地抚摸着他的脸,而他的身体却受到了来自虚空的侵蚀。

女性开始靠近珏,然后抱住了他的头。

虚空对他身体的灼烧效果瞬间被放大了。

“快带着珏离开这里!”嬴宁拍了拍素风的肩说道。

素风接到命令后马上给狂奔了起来,而嬴宁也张开双翼紧跟着素风并且用他飞翼上的火焰照耀着前方的道路。

嬴宁一边飞一边拍了拍珏的背,他说:“你还好吗?”

“还死不了……这里离虚空深渊太近了,我受到了它的反噬。”珏皱着眉说道。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走不出这里了?”嬴宁听后问。

“不,往那里走,那边的虚空力量弱很多。”珏奋力抬起手来指着一个地方。

那边是一处看上去很危险,随时都可能倒塌的外伸崖,下面是深不见底的裂缝。

“那边离着深渊更近吧。”嬴宁看着说道,“而且还可能让我们掉下去。”

“你废什么话啊!老子都快被虚空给弄死了你还在这里废话!老子再怎么想死也不想死在造世者手里!”珏的耐心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他大声对嬴宁吼道。

嬴宁见珏这架势后就不敢再说什么,他只能顺着珏指的地方飞过去。

一行人快速来到了那片外伸崖,然后躲了起来。

“她离开了吗?”嬴宁问道。看不见珏所看到女性的他没有任何能够帮助到珏的地方。

“这里的虚空力量的浓度很低,她追不过来……”珏疲惫地说道。但是说完他就瞠目怒视咬牙切齿地说:“该死!混蛋造世者!竟然在这里埋伏我!混蛋!”

珏那如同疯子一般的举动让嬴宁吓了一跳,而他手紧紧攥着素风身上的毛也让素风感受到了疼痛并扭来扭去的。

“珏,”嬴宁看素风这么难受就立刻过去拉他,“珏,先松手吧,你抓到素风身上的毛了。”

珏在被嬴宁推搡的时候恢复了理性,他看了会儿嬴宁,然后就送开了手。接着他从素风身上的下来了,他说:“看来我也算是恢复了。”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嬴宁问道。虽然不是很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嬴宁差不多也猜了个大概——这里的虚空气息非常强,而拥有着混沌之力的珏受到了来自深渊之中虚空的力量侵蚀而受到了重伤。

“我不可能就这么向造世者们低头的。”珏捂了一下脸,他原本受伤的皮肤开始复原,“继续走下去。今天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嬴宁听后点了一下头表示赞同。现在的时间差不多也是晚上七八点了,虽然对于或在城市里的人来说现在正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可是在这里的环境已经是宛若午夜了,这里在地图上也仅仅是标记了一块大峡谷而已,根本没有人敢进来进行探索和开发,所以在这种深黑的地方真没有什么可以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理由了。

珏用储物法术将露营用的东西拿了出来。

“小心那边,那便是深渊,别掉下去了。”珏指了指这块断崖旁边的那个裂缝说道。

“掉下去会怎么样?”嬴宁问。

珏一边撑着帐篷一边说:“在掉下去后你会进入到一种只能够看到你的一种环境之中,你可以看到你的身体但是你周围是完全的黑暗。随后,在深渊之中的虚空将会开始对你的身体进行吞噬,这个过程从外面看是非常平稳的,但是对于里面的人来说时间不一,可能是一瞬间,也可能是几百几千年。在这被吞噬的过程中,你的意识将会与三界进行最后一次连接,你将会从各个方面看到事物的发展——你会在几秒内看到岩石是如何从基岩变成土壤的,你会从微观程度看到一个钢铁是如何断裂的,你会已被放大了的空气扭曲看到风暴的形成,你也会以别人的视角看完他的一生。而且你的灵魂将会永远地留在那里,没有办法进入到回归之中,也没有办法消散,你只能在梦幻与虚妄之中度过永恒。”

嬴宁听后凝望着那边的断崖,那里是如此黑暗,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景色。

“别盯着那里看。”珏打了个响指唤醒了嬴宁,“现在有本书中曾说过,‘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别被它吸走了。”

“吸走的感觉……是指我想要跳下去吗?”

“万物诞生于虚空,你想跟它融为一体是它对你的呼唤,你逃不掉的,这是必然。”珏像是见怪不怪地说道,“我曾经见到过很多被力量所蛊惑的家伙,他们都希望能够从虚空之中获得些什么,但是他们都失败了。”

“都被虚空吞噬了吗?”

“不,”珏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他先是看着嬴宁,然后望着那片深渊说道:“那些无能之辈就让他们去死吧,但是那些有能力真正触及到虚空的人我是不会让他去碰的。”

嬴宁听后一下子就明白了珏的意思,然后他就闭上了嘴。

素风在此期间一直蹲伏在一边表现得非常乖。珏坐在素风身上熬着汤,嬴宁坐在对面。

嬴宁跟珏搭完帐篷后就在外面生了一团火并准备着吃的。

不过在做饭的时候嬴宁一直看着素风。

“它吃得多吗。”嬴宁问道。

而素风听后就像是被冒犯到了一样地向嬴宁呲着牙。

“多肯定是多啊,”珏看了眼素风,“这体型你觉得它能吃得少?不过我们也准备了足够的食物。”

嬴宁听后微微点着头。然后他看着珏和火上的锅问:“为什么要带着素风?”

“我记得我说过一次了。”珏熬着汤他连看嬴宁都没有看。

“不,我只是想问,妖族跟白虎有什么关系?白虎不是王种吗?”

珏听后就用汤勺的把轻轻敲了敲素风的脑袋。他说:“你看着家伙像是王种吗?”

“……额……更像是灵兽。”

“对啊,这种发育一看就不正常啊。”珏说道,“这个体型了理说应该会变成人形了,但是现在还是动物的样子。真不知道是力量强大还是笨。”

一旁的素风听后就用头拱着珏。

“怎么?生气了?”珏有用汤勺打了一下素风的头,这次不知道是不是没控制好力道,就连对面的嬴宁也听到了“嘣”的一声清脆而充实的声响。

素风也被这一下打的有些懵,它直接把头沉到了一边。

“这家伙现在的样子明显是保持了真身的样子。你说这样一直保持着真身的样子累不累啊,变成人形的话无论是机动性还是占地面积都会变小。这种样子太没有效率了。所以我想找白虎的族长帮忙看看这孩子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变成人形吗?真是期待什么样子啊……

嬴宁这么想着,但是很快他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看着跟珏甚是亲近的素风。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女孩子吧……看这样子不会又要后宫喜加一了吧。虽然洛米到没有什么跟珏有交集的地方,但是这次回去后爱维的态度真是有些微妙。

嬴宁回想着珏回去见爱维的时候的场景。那时候一开门爱维就直接过来抱住了珏。虽然嬴宁知道拥抱是血族跟朋友打招呼的方式,但是他并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倒不是嬴宁嫉妒,而是因为爱维的如此明显的行为实在是太让人在意了。

珏看了看手机,上面虽然没有信号但是可以看时间。

“差不多该睡了呢。”珏说着,然后他对着那边的悬崖边缘施展法术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石栏杆。“别掉下去哈。”

说完,珏就将给自己打的汤一饮而尽然后他走到悬崖边进行着洗漱。

嬴宁看着那边在那里照着自己盆子一个劲儿啃的素风。

“这是一些奇怪的家伙。”嬴宁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随后珏又帮着素风洗漱了一下,期初嬴宁还有些不解,但是在听到了珏说据某敖姓女子所说她每天都会帮素风尽心洗漱后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三人走进了帐篷中进行着休息。

开始的时候嬴宁还说决定一下守夜顺序,但是在珏以一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什么危险”后就没再说什么。

素风窝在珏的身边,嬴宁在帐篷的另一边。

“敖丽这妮子对你打理的挺好啊,你身上没有野兽的味道,反倒是有股子带有鲜草清香的清风味儿。”珏一边摸着素风脖子上的毛一边说道。

素风一边被摸着一边发出呼噜声。

嬴宁看着那边跟素风一块儿玩的珏,然后再想了想他们这次接到的任务。

真是安逸啊……

不过虽然现在他们听悠哉的,可有些事情终归是要去解决的。

“珏,”嬴宁说道,“等我们回来后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意思?”珏没有看嬴宁,他继续抚摸着素风的毛说道。

“等我们回来后,我们差不多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嬴宁说道,“我们不可能一直在龙城外面出差,你早晚一有天是要去正视面对大小姐她们的事情的。你到时候打算怎么办?”

珏没有立刻回答,他继续抚摸着素风的毛,然后慢慢地将手放在了素风的额头上发动了法术。素风也在这法术中进入了睡眠。

珏看着帐篷顶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嬴宁一开始以为这是珏的开场白,但是在珏一直没有说话后他就说:“我只希望你能做出对大小姐有好处的决定。”

“真是忠诚啊。”珏哼哼一笑,然后说道,“这世间想要我命的人可不单单是龙族,还有很多的家伙想要要我的命,甚至有些人连我的存在都不希望让其留下来。你说我有资格给夏尼她们幸福吗?”

“这不是问我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嬴宁摇摇头说道,“你如果足够强大的话足以——”

“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为他们都是孤单的。如果有人想要用夏尼的命来换我的命你觉得这对我们俩来说是好事吗?”

“你怕你的现状会影响到大小姐的安全吗?”

“不单单是这样。”珏说着就转过身去背对着嬴宁,“身体的受伤远没有心灵的死亡来的痛苦,我曾经见到过很多因为被感情所重击而倒地不起的人。我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而这样。”

“你担心大小姐她们也会这样吗?”

“我早晚会走上这条道路的,”珏说道,“没有人会让一个怪物一直在自己的家里,即便龙族这般强大的种族也会怕我,他们不可能让我一直在这里的。”

“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大小姐跟你走这么近?如果真的要除掉你的话——”

“女人是感性的生物,她们的情绪和决定容易被情感所左右,这一点历史已经证明很多次了。”珏打断了嬴宁的话,“估计是龙族上层已经不打算管夏尼她们了吧。”

“即便那样冰千鸟也是吗?她可是冰家的惟一的孩子啊。”

“那又如何?她的命没有我的命贵,这点你应该非常清楚。”

嬴宁听后语塞了。他知道珏一直保持这种若近若离的距离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不想要去触及那残酷的真实——珏是个比嬴宁还浪漫主义的人,他宁可活在梦中。

经过了几番思考后,嬴宁小声问道:“珏,你说最坏的情况会是什么?最坏的结局会是什么?”

嬴宁问后珏没有回答他,嬴宁好奇地看着珏那边。只见珏的身体有规律地起伏着,很明显,他已经睡了。嬴宁的思考花了很长的时间,这也让珏足以进入到梦乡之中。

嬴宁看了一会后也翻了个身背对着珏。

算了,睡吧。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珏他们迎来了熟睡的深夜。

推荐阅读:

盖世医仙 岁时来仪 季总别虐了,夫人孩子都五岁了 从柔弱玩家到特级邪神 综穿之我只想过享福生活 让你相亲白素贞,你攻略小姨子? 神话:天帝今天不上班 开局是个妾,混成王太妃 被大师姐偷听心声后,剧情劈叉了 千年老树之我的三国梦 帝纪元 绣行三千世界 修仙当然要跟白毛小萝莉一起 人在黑糖当Ko1,三万战力出狱 [猎人]好想当奇犽的狗 沉睡万年,醒来一掌拍碎禁地! 综漫:凄凉的黑暗 她不按常理出牌(女尊) 和伊卡洛斯浪建立诸天联合 死对头怎么可能暗恋我 半岛:邻居女友是大势艺人! 谍战:从黔训班开始 斗罗:从焚诀开始无敌 七零改嫁:糙汉有点莽 半岛:我要辞职,你竟然表白? 只有我是真咸鱼? 甩手大掌柜 周一凡 我在七零搞科研[系统] 穿越大明,教个书怎么了? 我可以无限装备 穿成亡国太子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