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双生界

0双生界

战机猛地坠落到了机舱中,原本轰鸣的引擎在此时瞬间失去了动力,电路体的声音慢慢消散。而机舱中的工兵们立刻聚了过来,还有几名飞行员也跟了过来。

“快!快把机窗给打开。”有士兵说道。

有人拿来了撬棍,他们照着飞机的机窗进行强开。

隆被人从飞机中抬了下来。

“医疗兵!”隆的副驾驶一边扛着隆一边大声叫道。而此时还有几架飞机回到了机舱,它们都受到了重伤。

医疗兵赶了过来看了看隆,然后对副驾驶说:“他脱水了,你带着他去找些淡盐水喝,”说完,医疗兵就跑到别的地方去救治伤员了。

副驾驶见后就扛着隆找到了一个地方休息。

“我去找盐水,你现在这里。”说完,副驾驶就离开了。

隆喘着气倚在墙壁上,他看着外面那深邃的太空。在太空的深处,是一大片战场,而他也是刚刚从那里飞了好几圈回来的。

就在这时候,机舱内的广播开始传达过来了消息。

“各单位注意,‘黑珍珠’号、‘彼得皇冠’号、‘山巅’号即将介入战场,蓝色讯号。”

说罢,外面的空间就此出现了明显的扭曲,然后三艘六百多米长的战舰突然出现在了隆所在的机舱旁边,紧接着就是几道耀眼的弧光。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激光发射器在聚能时所展现出来的强光近乎能刺瞎人眼,动能火炮所喷射出来的火焰在真空中展现出了比行星环境中更加壮观的形状。

广播再次响起,这次的发言人是来自黑珍珠号的通讯官:“彼得皇冠号,我们需要你们的火力掩护,我们在跃迁的时候产生了偏差,动能系统出现了问题,没有办法进行移动。”

“否决,彼得和皇冠号光屏仪正在以最大功率开启着,无法调动更多的火炮进行掩护。如果我们进行攻击那么后面的山巅号将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覆盖之中……山巅号消息,我们即将转移战场,请你们按照原计划守护‘浪客’号。”

而在这个机舱还是慌乱的时候,机舱门口的人突然站起了队。

慌乱的机舱瞬间变得有序了很多,而隆也因为好奇看向了这将慌乱引向秩序的源头。

亨瑞正走在最前面,他的身后是许多的高级卫兵。

“各位,”亨瑞没有寒暄,他直接开口下达着命令,“现在黑珍珠号暴露在了对方的火力之下,我们是整个战区里的唯一一艘主战航母,黑珍珠号上的战机不可能支撑他们扛过对方的战机轰炸。我需要你们再出去飞一趟,将对方的战机行动打乱。”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他们都知道现在要是出去的话以为这什么。

亨瑞看着他们,然后说道:“我们必须守住这个恒星系,如果我们输了,那么通往阿比盖伦星域的道路将会被星际联盟给直接撕开,我们的支援部队就无法通过上方的通道对敌人进行反包围。”说着,亨瑞就看向了外面,“这本身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对方的军力是我们的数十倍。我们要是能够抵抗住对方的进攻并为在阿比盖伦首府上的大气防卫军争夺到足够布放的时间的话就是我们的胜利——哪怕我们死在这里。”

“……您知道我们的战损比吗?”这时候,人群中有人这么问道。

“起飞一千三百二十五架战机,当前归来战机四百三十三架……那些长眠于此的都是英雄。”

听到了亨瑞的回答后,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说了句:“差不多有三百八十多架的飞机可以起飞,应该足够了吧。”

“看的是你们的求生欲。”

亨瑞刚一说完,他就看到了远处有两个人进入到了战机里。

战机发动机被发动的声音在机舱中是那么的刺耳,但是也像是一个炸弹一般将整个机舱所“炸开”。很多人,很多飞行员,很多刚刚从鬼门关里回来的飞行员都进入到了战机里。引擎被发动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战机在电推的牵引下飞向了那片满是战舰。战机残骸的战场。

亨瑞看着起飞的战机,然后他拿起了通讯装置说道:“黑珍珠号,这里是浪客号,我们将会对你们提供空中支援,你们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了解,归来旅行者号,我们将会对你们的战机进行防空掩护。”

“了解。”亨瑞看着远处的战场。

“长官。”这时候,隆得到了他的搭档给的盐水后走了过来。

“隆,你还活着。”亨瑞见到隆之后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安心的话。

“啊,待会休息一下后就要在飞一次。”隆说着喝了口淡盐水,“您觉得我们能赢吗?”

亨瑞听后看着远处,然后又看了看手表。他说:“你想要怎么定义赢?只要我们能够拖住对方并给大气防卫军一时间以及九军的主力赶来的时间就行——哪怕我们全部都死掉。”

隆听后微微摇了摇头说:“说真的长官,我想活下去。”

“因为你还是个小处男?”这时候,隆的搭档从后面走了过来并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发动发动机。”说完他又走了。

“真是个恶劣的家伙。”隆苦笑着说道。

“真是个乐观的家伙。”亨瑞看着他说道,“我们需要这样的人。”

“那么。你可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隆问道,“我们现在只有十艘战舰在这里,一艘主战航母,三艘战列,一艘巡洋,下的全是护卫。而对方有着一百一十八艘战舰……”

亨瑞看着外面,然后他说:“想赢的话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需要契机。”

“契机还是奇迹?”

“契机。”亨瑞说道,“一百多年来我们人类一直在扮演着宇宙强盗一般的存在,整个星际联盟里的人基本上都有过跟我们战斗过并战败的经历,这种事实会成为一种心理阴影一直伴着他们,而这次我也要赌他们会怕我们。”

“心理战?”

“不单单如此,”亨瑞说,“要让对方感到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胜算筹码了。他们在他们舰队群中一定有让他们觉得自己能赢的东西,他们不傻,不可能不知道跟我们在这里耗着会有什么影响——他们一定藏了什么给他们信心的东西。”

“……泰坦级战舰?”嬴宁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至少两艘。”亨瑞说道,“这是惟一的可能。”

“但是我们要怎么击沉泰坦级战舰!?那可是怪物级的战舰!”

亨瑞看了眼隆,然后说:“我们也有泰坦级战舰啊,一艘在来支援的路上,一艘……在对方的舰队里。”

“什么?”

就在亨瑞打算说其原因的时候,机舱旁边的人大声喊道:“导弹来袭!”

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颤动。机舱的外壁被打穿了,真空的宇宙开始不断吸取着机舱内的氧气,瞬间的施压让亨瑞被直接吸走。

“亨瑞!”隆猛地抓住亨瑞的手防止他被吸到外面去。

“小心!那边!”亨瑞指着隆的身后大声喊着,而当隆看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是跟飞过来的战机挂弹相撞的时候了。

……

“珏,珏,该醒醒了。”

珏感到自己的脸像是被谁用砂纸搓一样,他的思绪也被强行带了回来。

“……怎么了?”珏看到了在自己眼前扭来扭去的白色身影,然后他反应过来了那是素风。

“你倒是看看几点了啊。”嬴宁说道。

“……上午十点?这么晚了?”

“你睡得很死,我们平均每十分钟叫你一次,但是你都没有反应。”

珏看着周围,然后惊讶地问:“你们为什么不先走或是说带着我先走?”

嬴宁听后无语地指了指那些帐篷什么的说:“这些东西怎么办?没有你的法术根本就收不进去。”

珏皱了一下眉然后站起来将帐篷什么的连收拾都不收拾地放进了储物法术中。

“不用整理一下吗?这样可以吗?”

“反正到时候都会被直接拿出来用。”珏说道,听上去他十分的不耐烦。

嬴宁见到珏的脾气又上来后就这么迁就着他没有说什么。

珏收拾完后在前面走着。

之后……怎么了呢?

珏回想着刚才那如同梦一般的场景,那从未见到过的场景,没有见到过的装置,没有见到过的服装款式以及没有见到过但却如此熟悉的人。

珏走着,他用力地将脚踏在了地上,他在尽全力感受着这个世界所带给他的真实。

“我们现在在那里?”珏问道。

嬴宁听后拿出了手机看了一会儿。

“刚刚出引号屏蔽区,看来这上面附近应该有城镇一类的地方吧,能够联系到其他人。”嬴宁看着手机说道,然后他分析起了地图说:“差不多还有三天的路程吧。”

“这里的景儿都一样,”珏看着周围的环境,他拿着一块石子直接扔到了一边,“在这里呆三天真心没什么意思。”

“这不是你选的路吗?”

“那又怎么了?”珏听后看着嬴宁,“谁知道会这么无聊啊。”

嬴宁听后微微点着头没有说什么,珏的这种脾气他已经差不多了解了。

“走吧。”嬴宁关上了手机说道。

嬴宁跟珏一块儿走着,他们路上并没有说太多。

不过走着走着,珏突然说道:“嬴宁,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你。”

“嗯?”

“如果我们打海战的话,我们手里面有十艘战舰,而对方有碾压我们十倍有余的战舰,那么我们要怎么赢?”

“真是个刁钻的问题啊。”嬴宁说道,“这怎么看都赢不了吧。”

“……确实呢……”珏听后点了点头,“近乎不可能吧。”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只是好奇罢了,”珏听后说道,“我想知道是什么能够支撑一个指挥官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保持理智和乐观的心态。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能够触发让他们走向胜利的奇迹并支撑着他们继续战斗下去的。”

“的确……”嬴宁这么附和着,然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地说,“话说你见到过海军吗?龙族的。”

“没有,”珏听后摇了摇头,“现在的海军还是那种木头船吗?”

“早就过时了。”嬴宁说道,“现在的军舰是装载了法器火炮的钢铁军舰,是仿照魂界的军舰设计的。虽然很结实但也不是很耐撞,在战术理论上都是将对手的武装力量给打掉后再通过强登舰船完成战斗。上面的法器火炮都是火力压制用的。”

“这样啊……说实话,我还真没怎么接触过海军。”珏听后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进入到龙族之前是很少参加过海战的。”

“这样啊……”嬴宁说道。他知道珏还隐藏了很多的秘密没有说,但是他不敢问或是说不想问。

这样就挺好,只要现在珏还是在这里就行。

嬴宁这么想到。夏尼已经在精灵族那边跟他说过珏这边的问题,嬴宁也意识到了珏可能是亿年前存在的人。但是这又能怎么样?珏本身存在的矛盾性就是残酷的事实,如果夏尼她们知道珏是银白之灾的话可能会更容易接受一些吧。当夏尼她们还在乐此不疲地探索这珏的身份和故事的时候嬴宁已经不打算再去探求什么了。他跟珏最后到底会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尾他也不知道。

“对了,现在的武器到底是什么样的?”珏想了一下说,“精灵族也是,他们在世界树上安装的防御武器是什么啊?”

“都是仿照魂界的武器。”嬴宁说到,“火力强大攻击速度快。但是终归也是防御用的。”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没有大范围普及?现在的王种军队依旧是这样,跟以前的没有区别,还是沉迷于白刃战以及法术战的原始人。”

“法器终归是靠不住的。”嬴宁说到,“越是精密的机械就越容易因为小问题而变得不堪一击。

珏听后看了嬴宁一眼,他用手杵着嬴宁的胸口说道:“不知道你身为日蚀龙族或许并没有哪方面的血之记忆,但是对夏尼我曾经给她们进行过实验。”

“什么实验?”

“心理实验而已。”珏说道,“唤醒了她们心中对某个法器的畏惧而已。”珏这么说道,“当初本来是打算让她们认识一下法器的,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吓到她们。她们当时的反应真是搞笑。”

虽然吓唬女生这样的行为有些恶劣,但是嬴宁从珏的话中判断这是个无心之举。

“所以你想说什么?”嬴宁问道。

“有些法器还是会留下一些可怕的影响的。”珏说道,说着他还笑了一声,“夏尼不也用的是法器吗?她也没有因为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而选择不用法器啊。”

“但是那个……诶,对啊,为什么?”

珏看了眼嬴宁,他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把剑一边抚摸着一边说道:“只不过是你们还不能够魂界的战术思维而已。我个老古董都知道自己应该适应现在的技术革新,你们还这么念旧可不好。你们所不相信的火炮类的法器对于你们来说只是剥夺了你们享受白刃战的快感而已,再怎么说你么你心中的原始的暴力倾向依旧存在,你们对自己力量的信任是不允许你们依靠火炮这种完全靠法器来施展威力的东西。”

“那你可以接受吗?”嬴宁反问道,“身为一个银——”嬴宁说道一半就看着一旁的素风,“身为一个强大的家伙,你难道可以接受吗?”

珏不屑地看了嬴宁一眼,然后将剑猛地插到地上说:“当然。我所遵从的向来是实用主义,我不会因为某些情怀而无视自己所处的环境。”

嬴宁看这被插在地上的剑,他说道:“即便你可能会被世人说做是只能靠奇淫巧技获得力量你也会接受吗?”

珏继续走着,他像是放弃那把剑了一样说道:“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嬴宁见珏这样也没打算再继续劝他放弃对新世代法器的追逐了。

“你那把剑不要了吗?”

“不要了,留作纪念吧,万一哪天一个落魄小子掉下来的话还能捡起来复仇。呵呵。”

推荐阅读:

重回97:我想做个好人 三国之子修天下 我,外交官!让龙国领先万年! 神雕侠侣后传之独孤九剑 爱丽丝小姐不做梦[咒术回战] 武值之英雄崛起 报告霍少:苏小姐不想转正 足球之黄金时代 上门女婿是钓神 绝世:蛊师改造斗罗 请与死对头保持安全距离 一次上瘾,禁欲傅少夜夜宠吻娇妻 我当卧底的那些日子 仙医系统:从天而降的绝世医仙 官途:从遇到绝色女领导开始 在灾难副本里用合成游戏 重生被换亲,改嫁侯府当主母 拿我孩子祭邪魔?我身化僵皇复仇 子木传 综武,从搭救江玉燕开始走向无敌 以身报恩后,她跑了 从收尸开始踏入修仙路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我在最闪亮的地方等你 先知剧情,我决定在影综里成神 武将召唤,谁说我大夏无猛将? 足球:我的AI系统提供满级预判 前方高能!修仙者已抵达战场 综漫:新生神明,属神雅典娜! 不必在乎我是谁 一间土坯房 空间:天才炼丹师,帝尊百般娇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