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宁静

0宁静

没有珏的龙城对于夏尼她们来说竟然毫无吸引力。她们在经过了短暂的商量后就一块儿去了武龙领准备过年。冰千鸟虽然想要跟夏尼她们一块儿走但是出于自己地位的原因她只能再等一会儿。所以夏尼她带着娜尔、敖丽以及爱维去了武龙领。

敖丽跟过来是正常的,她现在基本上是没法管了的状态。就连敖业也说自打珏出现了之后敖丽就变得恨不听话了。而爱维跟过来是因为她在吃了一次珏给的零食后就有些欲罢不能。虽然敖丽说过这种零食让人送过来就行了,没有必要让她暴露在与阳光直接接触的环境中,但是爱维并不这么想。她本人好像更倾向于亲自过去看看,看来她本身也是因为受到了太多的束缚而在松开枷锁后就变得有些亢奋了。

夏尼她一开始是不打算带着爱维的,但是在一次龙族会议中偶然听到了伐格斯洛在一场刺杀行动中受伤的事情。关于伐格斯洛被人算计着暗杀这件事情龙族内部有个大概的推测,因为他们对伐格斯洛所做的事情是很了解的,无非是触动了旧传统意义上贵族的利益。不过也算是伐格斯洛福大命大没有死,而且在经过了内战之后伐格斯洛的势力在血族内变得空前强大,一场暗杀是没法儿撼动什么的。并且这次的暗杀行动更是让以伐格斯洛为首的保守派有了更加正当的理由来处决旧贵族。

不过伐格斯洛的野心还是长路漫漫,他在这么继续肃清国内贵旧族势力的话早晚要与自己党派内部的旧贵族们产生决裂,到时候怎么办就看他自己的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也正是因为血族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夏尼决定顺从爱维的要求。毕竟现在让爱维分心是比较好的事情,虽然伐格斯洛在受伤的第一时刻就给龙族发来讯息说如果爱维知道了自己受伤的事情的话就一定要告诉她自己没有事情。

最终,夏尼把爱维给带到了自己的领地内。

雷比翁对爱维的到来表示欢迎——虽然爱维被雷比翁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并且吐槽道明明跟夏尼是一样的眼睛但为什么雷比翁的要更吓人。而且在精钢派内的人对于爱维都表示很好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爱维身为血族是很少出现在凡域的,更别说她这样的家里蹲真祖。

为了爱维的安全着想夏尼决定带着爱维去主城那里。

令夏尼惊讶的是维蕾缇雅跟爱维相处得相当好,她们俩貌似电波很容易对上。当然了,可能是她们俩同为中阶种,彼此之间有共同语言,就像爱维跟洛米两人很搭一样。爱维跟维蕾缇雅经常在一块。

不过爱维在办事能力上就有很大的欠缺了。她本人更像是真正的深闺大小姐一样,什么都不会。她平日里就这么坐在维蕾缇雅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工作,然后等到吃饭的时候跟她一块儿去吃饭或是休息日的时候跟她一块儿出去。

对此夏尼的态度是比较无所谓的,毕竟维蕾缇雅也需要伙伴,而且夏尼本人跟爱维是真没什么共同语言,两人都是大贵族出身但是在价值观上截然不同。爱维本人是绝对保守的价值观,她更倾向于墨守成规和现实主义,而夏尼则是冒险主义和随机应变性。

对于两人的价值观不同这点夏尼也是了解其原因的。血族位于魔域,本身就是信奉魁魔教典的,而夏尼信奉的是道龙教义。维蕾缇雅虽然也是跟龙族一样信奉道龙教义但是妖族跟血族一样,并没有将其当成一个类似国教一般存在的东西,所以维蕾缇雅跟爱维即便有价值观的差别两人也不会深究下去。夏尼她们身为龙族在对教义的信奉程度上就有所不同,所以基本上是完全说不上话的。

说来我跟洛米也很难说上话啊……

夏尼看到跟维蕾缇雅走得很近的爱维后在心中想。

洛米是在神域生活长大的,她信什么也是可以推出来的。

“你说咱们该怎么跟她们相处啊。”夏尼在某天跟跟过来的娜尔说道。

敖丽贯彻了神龙族的一般特性——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天,夏尼和娜尔在主城工作的午休的时候在走廊里闲聊着。

“还能怎么相处啊。”娜尔倚着栏杆说道,“我们只要适当忍耐不就行了?本身我们各个种族之间的和平相处就是靠彼此的忍耐。神族跟魔族本身就跟我们不是一类人,你还指望他们的小弟能跟我们相处得歌舞升平?”

“那不一定哦。”就在这时候敖丽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对话之中。

“敖丽?你什么时候来的?”娜尔见到敖丽后吓到一跳。

“这倒不用管。”敖丽拿着零食一边吃着一边说道,“说不定以后珏还会找到别的种族的女孩子哦。”

娜尔听后脸一沉,在心中说敖丽这孩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敖丽显然是看出了娜尔脸上写着的话,她有些不怀好意地瞥了娜尔一眼,然后她说:“你们看吼,每次珏出去都会带个妹子回来吧。之前带回来的欧阳踏雪现在对珏那可真是服得妥妥贴贴的,哪里像是主仆关系?而且……”敖丽说着就看了看四周,在确定没有人后她继续说道,“你们看爱维那样子,哪像是身为一个大使过来的啊。珏还在凌云的时候不几乎每天都要去见爱维一趟吗。”

“爱维刚刚来龙族,还是珏带她过来的,这应该算是让她更快地适应这里吧。再说爱维的哥哥不是说让珏帮忙照顾爱维嘛。”娜尔说道。

“哪里啊,”敖丽立刻反驳道,“爱维啊,她可是伐格斯洛的妹妹。派谁过来当大使也不至于派她过来吧。实在不行再派一个人跟着也行啊。”

“嗯!确实啊……”娜尔被敖丽堵得哑口无言。

敖丽见状后说:“所以说,万一以后珏有了别的信仰的妹子的话那么以后跟她们相处就是一个问题啊。”

“那种问题……”夏尼听后小声说着。

娜尔在一旁很不屑地说:“就算是有不同信仰也不至于我们喜欢同一个人吧。这种协调问题看的应该是珏该怎么做吧。”

敖丽笑嘻嘻地坐在栏杆上说:“这一点是你们该做的哦,毕竟你们现在就算是跟珏有了婚约你们不也是很少见到珏吗?”

“那是因为他一直有任务!”夏尼立刻说道。

敖丽听后微微瘪了下嘴说:“龙族就没有人了吗?非要珏来处理一些问题。”

“你想说什么?”娜尔问道。

“没什么,”敖丽又从栏杆上下来,“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龙族一定要让珏跑着跑那的。而且明明以珏的能力他完全可以一个人处理所有问题,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嬴宁跟着呢。”

娜尔跟夏尼都陷入了沉默,的确龙族对待珏的态度实在是有些过于关注了。

“估计烬锽他们有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吧。”说着,敖丽就离开了。

娜尔看着敖丽离去的背影。

真是的,过来就是为了散播不安吗?

娜尔不满地想,她从一开始就感觉敖丽这家伙实在是太唯恐天下不乱了,明明有些没有的事情非要说出来。

“夏尼姐,别管敖丽说的,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娜尔见到夏尼看着手机发呆后之后就说到。

“嗯?啊……这倒是不是我在想敖丽说的些什么。”夏尼说着就将手机给了娜尔,“敖丽说的有一些道理,如果我们很多人都嫁给了珏的话那么就要有他以后会找别的信仰的女孩子的可能。”说着,夏尼苦笑一下说,“真是可惜,珏要是神族的人的话那么他就可以遵守神族的一夫一妻制了。”

“那么我们估计就要打一架了。”娜尔接过手机苦笑着说道,“然而在之前跟邪天打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你完全不顾自己心中的一些芥蒂的话完全可以碾压我。真要是要靠打一架来判断胜负的话估计我只能看着你最终跟珏走到一起了。”

娜尔这么说着,而夏尼则把她的话当成玩笑。

娜尔见夏尼只是微笑不回答就没有再说什么,她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

“……怎么又有领地内的国家过来要粮食啊。”娜尔不耐烦地说着。

夏尼她们在家里办公的这段时间中一直有领地内的国家派来的使者希望龙族能够过来进行一些救济。这件事情去年也发生过,而且维蕾缇雅也向夏尼报告过。早在去年过年之前夏尼她们就接到了由于恶劣天气而导致的粮食减产的消息,但是夏尼她们并没有太在意。可是伴随着报告国家的越来越多夏尼她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整个领地的东部北部以及邻近龙族皇·帝与武龙领接壤的地方都出现了极端恶劣的天气。

这种罕见的极端恶劣天气让一大片区域的粮食都出现了减产。为此夏尼她们只能对那些地区进行减税免税政策。可是恶劣的天气并没有在一年内走向消失,整个恶劣天气一直持续到现在,即便今天还有些武龙领的北方地区被冰雪所覆盖。

“库存还有多少东西?”娜尔问道。

“够是够了,”夏尼有些头疼地说,“单凭我们的贸易也可以维持我们的经济正增长,从别的领地内买一些粮食也不是一个办法。但问题是——”

“这种天气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是吗?”

夏尼点点头。“这些年真是事情蛮多的啊。百兵阵的时候出现了大地震,同时还有不符合节气跟地理的大暴雪……这些年是怎么回事。”

“百兵阵那年的大暴雪到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但是这一次的也太诡异了。”娜尔摇着头,“明明以前这里气候还不错的。”

“不过这几年的天气还真不咋地呢。”就在娜尔跟夏尼说话的时候,维蕾缇雅跟爱维过来了,她们俩好像刚刚午休完。

“为什么这么说?”娜尔问。

爱维说:“因为刚刚我听洛米说他们世界树那个岛上前些天下起了冰雹。而且这几天好像有场流行病正在妖精中进行传播。现在精灵族已经乱作一团了,世界树受损不说,妖精的低活跃度会让世界树跟智慧泉的活力大幅下降。听说神族已经开始介入了。”

“真是糟糕的一段时间啊……”夏尼说道。

“至少还没有发展到大家生死攸关的地步不是吗?”娜尔呵呵一笑。

但是她没有注意到维蕾缇雅眼睛中闪过的意思不安。

“不过听说世界树出状况也是挺糟的。”爱维说道,“现在洛米可忙了,一边学习法器知识一边研究妖精的事情。”

“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妖精那边出现问题了吗?”娜尔问道。

妖精这种东西与其说是生物倒不如说是力量的具象化。王种再强也会有生病的时候,但是妖精生病基本上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很值得询问。

“听长老们说是因为世界树的周边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污染。而且妖精们也知道污染的源头是什么,只不过它们一直没有跟精灵们。”

“真是矛盾啊,明明攸关性命但还是要守护秘密吗?”娜尔说道。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难处啊。”夏尼说道。

娜尔晃着手机说道:“那现在怎么办?你还打算给他们东西吗?”

夏尼想了一会儿后摇摇头说道:“这么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打算今年先发过去补给,然后要是明年还是这样的话就派法师们到受灾区去用法术来协助天气变化。”

“这样啊……”娜尔听后点了点头,“这是个办法啊,但是那些法师们不会感到不满吗?他们学法术可不是为了这种事情啊。”

“那也没有办法啊,”夏尼说道,“多少人命比较重要,而且如果人族他们还想要维持国库开支正常的话那么他们就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国土状况,要是赶到秋收的时候才过来说他们那边出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不再管他们了——毕竟我们不是没有提前跟他们说我们可以帮他们。”

“额……本以为是个挺替他人着想的方案的,没想到内核是这么阴啊。”娜尔说道。

夏尼听后苦笑着说道:“你要是处理这种事情处理多了也就这样了。”

说着,夏尼看了一下下手机,然后嘟囔了一句该干活了之后就走了。

娜尔跟在夏尼的身后,她赞叹着夏尼的处事能力但也在心中吐槽着夏尼对于自己周围人的感情态度的反应迟钝。

这么厉害的人竟然没有看透敖丽的小心思,真是……哎。

娜尔跟着夏尼进入到了办公室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从立场上来说娜尔没有必要帮夏尼干活,而且以娜尔公爵之女的身份足以让她在武龙领被当做上宾客来对待。但是毕竟是娜尔,她叛逆的性格以及希望自力更生的自由渴望让她没有跟家里要钱的打算,所以现在的娜尔在给夏尼打工。

下午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少,因为这几天的忙碌正好差不多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剩下的都是一些拿不到夏尼办公室的一些问题,下面的人都可以自行解决。

“啊~终于结束了。”娜尔伸了个懒腰说道。

“你不是在这里坐了好一会儿了嘛。”夏尼微笑着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不过她好像也因为没有工作了而挺高兴的。

她看着一旁桌子那边的累坏了的维蕾缇雅以及正照顾她的爱维。

“辛苦了。”夏尼说道。

“啊,没事……应该做的。”维蕾缇雅眯着眼睛说道,看来她也挺累的。

“呵呵,”夏尼一边笑着一边收拾好了桌子,她看了一下日历问道,“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呢?前年没有回去是因为我邀请你,去年你也因为帮助我们干活儿而回去,今年你不回去过年吗?”

娜尔听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地说:“对啊,维蕾缇雅你是妖族的吧。”

维蕾缇雅微笑着说:“是的,我是妖族的蛇妖。”

“诶~维蕾缇雅你是蛇妖啊……”爱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地说。

“不过妖族有想你这样的名字吗?明明你的名字有些西洋风啊。”娜尔说道。

“我妈是西洋的妖怪,算是比较稀有的存在了,所以我和我姐姐并不是一个名字风范。”维蕾缇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为了我妈族群意志的延续才起这个名字的。”

“维蕾缇雅的本家是美杜莎。”夏尼在一旁解释道,“顺带一提,她们家只能生女孩。”

“诶~这样啊。”娜尔在一旁托着腮说道。

夏尼见话题有些扯远了就说:“话说回来,维蕾缇雅,今年你不回去过年吗?”

“额……今年就先算了吧。”维蕾缇雅将视线移到一边说道,她好像心里有事儿一样。

夏尼看到了维蕾缇雅的反常,但是她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她只是单纯的认为维蕾缇雅是有什么家里事情才不想回家的,毕竟这里就坐着一个因为跟父母闹矛盾而不愿意回家的叛逆孩子。

接着就是一片寂静。

“所以说……我们今天下午没有事情了吗?”爱维或许是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场景后说道。

“啊,确实呢,”夏尼点了点头,“大家今天下午有什么打算吗?要不一起出去玩?”

爱维一听就拍了一下手:“真的吗?我正好看到了这主城里面那个圆形的好大的东西!超想去那里看看的!”

推荐阅读:

帝王将相别想抢我直播 极道:我用加点横推一切 hagi与组织的适配性 乞丐元神 校霸哥哥的小奶包超甜呀 重生星际,天道送了个老公 大叶是兽医 亮剑之火力覆盖 众筹建修仙大学,我真没搞诈骗啊! 大庆:扮演徐凤年,大雪龙骑入京 综漫:人在基金会开局收容灰太狼 侯府嫡女谢君婉摆烂了 四合院之傻柱的小日子 农家有蓁宝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无限:从征服最强女诡开始 转职成为女大枪的我姓斯塔克? 恶魔别过来 沉睡万年,醒来一掌拍碎禁地! 无限恋综模拟器 向影帝投怀送抱 当流星坠落时 穿书炮灰和首富联姻后 狐妖小红娘:我在涂山做幕后大佬 [综英美]跳槽到韦恩庄园当调查员 热撩 在阴鸷反派身边当咸鱼 直播算命,女鬼问我服务好吗 凡人:我有一个血魔鼎 齐导今天回家了吗 原始大建设 御兽:我的灵宠拥有游戏面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