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寒潮将至(这波是忙完再来)

0寒潮将至

妖族所在的岛是一个可以被看成是三块的岛屿。其中南北两边的岛屿是以太极一般的形状相互旋绕在一起的。中间有一块面积不算很大的小岛屿,那是当时为了防止妖皇所在的位置有南北的偏差而特意填海填出来的一个岛屿。

这里是凡域最西边的陆地,与凡域的边缘相差不远,因此这里的天空常年处于黑暗的状态,即便在夏天的正午也只是破晓一般的样子而已。

珏他们的目的地也是在那个岛上。但是不同于珏印象中的妖族的海域,这一次时不时地能够看到军舰的影子。

不同寻常的戒备状态让珏跟嬴宁都清楚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就在珏跟嬴宁还在看岛周边的情况的时候,船长过来了。

“待会儿会有人过来登船,你们拿着你们的徽章过去跟他们走,我们只能送你们送到这里了。”

珏听后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嬴宁也差不多猜到了发生了什么情况。

果然,过了一会儿后有人过来了,他们一批好几个人上了船,看上去他们挺警戒船上的人的。

“那位是要过来的龙族?”

“我们三个。”珏说道。然后他将自己的徽章给拿了出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人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嬴宁手上的徽章。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凭证那人倒是挺认可的,但是当他看到了珏身边的素风的时候他疑惑了。

“为什么白虎会在你们这里?”

“它是我们的同伴,”珏用手托着素风的腮,“它之前一直在龙族。”

素风也紧靠在珏身边,同时它的身上不停地向外散发着散着荧光的风粒子。

“……好吧,你们跟我走。”

珏起来跟着那个人,素风紧跟在珏身后,嬴宁素风身后跟着。

三人登上了另一艘船后就继续前进,而那个之前送珏他们过来的船却掉头离开了。

“珏,现在这情况是不是已经属于紧张局势了?”嬴宁看着那个离去的船之后就对珏小声说道。

“先别急着下结论。”珏说道,“在我们完全摸透这边的情况之前不要随便行动。”

“明白了。”嬴宁点了一下头。

一路上,这艘船上的人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像是看着犯人一般地看着珏他们,这让珏有些不爽。

最终,一行人到了中央的岛屿。

刚一到港口珏他们就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劲儿。整个岛很明显地被戒严了,很多的妖族武士将港口甚至是海岸线都给控制住了。

仿佛在戒备着战争一般。

珏抬眼看了一下岛中央那个位于高地的楼阁,那里就是妖族的政治中心了。

“请往这边走。”港口外的迎接的人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并这么说道。

一路的颠簸是如此的寂静,以至于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充斥着整个马车。

差不多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之后吧,珏他们来到了楼阁前。

那是一个带有明显和风的建筑物,虽然每个部分看起来都很简单收敛,但是将其拼接起来之后就显得十分规整且有层次感。相较于凌云的华丽壮观,这套建筑的布局要更加的严谨且有密度感。

“这边请。”在宫殿前的侍从见到珏他们之后说道。

珏他们顺着侍从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厅堂内。

整个厅堂的布局跟冰千鸟老家的那个会客室差不多,也是一个大的地台床,然后中间一个幕帘将房间分隔开。

珏坐了下来,嬴宁坐在珏的斜后方,素风蹲在嬴宁身边珏的身后。

稍过片刻后,有人进来了。

两个看上去像是侍女的人先走进了幕帘的另一边并站在了墙的两侧。然后有一个女性走了过来并坐到了中间。

珏盘坐在前面,他在确定了对方也坐下了后就说:“我是来自龙族的使节珏,此次前来是为了护送龙族龙皇——朔龙皇回到凌云的。”

“我是妖族大将苏羽。阁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明白了。”幕帘另一边的人开口了,“对于龙族龙皇朔龙皇大人无法在我们的欢送下安全离开真是抱歉,对此我谨代表妖皇及妖族向龙族谢罪。”说着,幕帘另一边的人来了个土下座。“待会儿会有人过来接引各位前往朔龙皇大人的歇息位置的。”

珏听后点了点头,然后他回头看了嬴宁一眼。

嬴宁见到后说了句“失礼了”之后就直接站起来离开了,而幕帘另一边的苏羽也像是意识到了珏有什么想要说的话一样,她也将站在后面的侍女们给支走了。

“您有什么想要问的吗?”苏羽问道。

“关于现在的局势……”

嬴宁出来后素风其实也是跟在他身后的。

“请往这边走。”早在门外等待的侍从说道,不过他显然是对珏为什么没有出来感到疑惑,因此对于已经下意识说出来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而嬴宁直接走到了他的前面并说:“走吧。”

侍从迟疑了一会儿后点了一下头并立刻走了过去带路。

在过道上,嬴宁看着周围的华灯以及一些开花早的樱花。漫漫长夜,点点的光芒以及近乎透明并反射着光的花瓣……一切都是那么的柔美。

但是嬴宁深知现在他们的处境——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贵宾居住的区域内。

“朔龙皇大人,龙族的使节来了。”侍从敲了敲门说道。

“进。”屋内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侍从将门打开了。

在屋内,有一个知命之年的老人,他正在看着手中的资料。他那冰晶一般的头发已经有一半变成了白色,虽然他的脸上有一些岁月雕刻出的皱纹但是也能看出岁月打磨的痕迹。即便已经看得出他身上的岁月感但是他依旧有那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霸气和洒脱。

嬴宁虽然没有过直接接触但是依旧知道对方的地位。

他讲飞羽银华拿出了杵在地上并单膝跪地说道:“参见朔龙皇大人。”

话虽这么说,但是嬴宁总是能够感受到一种寒意。这种寒意跟他去见雷比翁或是敖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一种能够将肝胆捏碎的惧怕。他仿佛能够感受到来自骨髓的颤抖,他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仿佛如临大敌一般。

对此,嬴宁只能在心中赞叹朔龙皇的力量深不可测。

“你就是……凌云派来的。”朔龙皇将手中的资料放起来了。

“是,属下嬴宁,前来护送龙皇大人返回凌云。”

朔龙皇看了一下窗外,然后说:“嗯……现在要是走的话或许勉强可以离开吧。”

嬴宁没有回复,他静静地等待着朔龙皇的决定。

“走吧,离开这个多事的地方。”朔龙皇说道。

“实在抱歉,还请等龙皇大人稍等片刻,我们还有另一位使节正在与苏羽大人进行交涉。”嬴宁说道。

“那个九尾狐?想不到她竟然还会赏脸给你们。”朔龙皇不痛不痒地说着。

嬴宁就那么歪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他并不清楚朔龙皇为什么不喜欢苏羽。

“那我们就先走吧。到外面等也无不是一个好选择。”朔龙皇说道。

“是。”嬴宁点了一下头后站起来。

嬴宁走在前面,朔龙皇在后面跟着。由于本身朔龙皇是以贵族访问的方式过来的,所以并没有带什么行李,因此他就这么直接走了出来。

但是就在走在过道里的时候嬴宁总是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他总感觉哪里有些怪怪的。而一旁的素风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看着前方并竖着耳朵,它好像也探知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嬴宁还在走着的时候,朔龙皇突然叫住了他。

“前面的,停下!”朔龙皇严肃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强烈的寒气从发身上爆发出来。

“什么?”嬴宁还没反应过来,而他面前的空气已经变得十分灼热了。

不对,说是空气变得灼热并不严谨,因为那是烈火所散发出的热。而在嬴宁面前的正是被冲击波给包裹起来的爆炸。

此时的嬴宁面前是爆炸的火焰,身后是朔龙皇身上的仿佛能将一切都给冻结住的寒气。而时间在这一刻也仿佛被冻住了一样,冰火两重天的景象直接出现在了嬴宁的面前。

在下一秒,爆炸的火焰直接冲出了宫殿,即便在海上都能够看到爆炸的光芒以及听到爆炸的声音。

嬴宁被冲击震倒了,而此时他面前是被炸坏的过道以及一面中央被烧黑的冰墙。

“多谢龙皇大人救命之恩。”嬴宁很快反应过来了是朔龙皇将他救下了并立刻道谢。

朔龙皇看了嬴宁一眼,然后略带赞叹地说:“哦?我本以为千年的安逸会让龙族子弟经不起大风浪的洗礼,没想到你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淡定很多啊。看来龙族也并非前途无亮。”

嬴宁又看了眼带路的侍从,他并没有嬴宁那般强健的体魄,即便朔龙皇升起了冰墙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和所有的火焰,他也依旧没有能够抗住贯穿冰墙的冲击波的伤害。

“真是可怜的家伙。”嬴宁将那个侍从的眼睛给合上了。

朔龙皇将冰墙给弄消失了,他看着爆炸的地方。整个过道都被炸碎了,上面的房间也被直接掀塌了,不过看上去房间里并没有人,受伤死亡的只有那个可怜的侍从。

“想不到对方动手这么快。”朔龙皇看着远处海上的军舰,“看来新建派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了啊。但可惜的是我没有死啊。”

嬴宁听着朔龙皇说的这一通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疑惑地看着朔龙皇。

“恕属下愚笨,还请龙皇大人指点当前情况。”嬴宁说道。

“那是——哦?”朔龙皇突然停住了解释。

“没事吗?”一名女性过来了。她有着一头从金到白的头发,一双粉紫色的瞳孔。她穿着一套巫女服,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得很。整个人如果抛去现在慌张的神情的话应该是一个和大和抚子一般的女性。而她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头上的跟狗一样的耳朵和背后的一条金色的狐狸尾巴。

在这名女性身后是不急不慢跟过来的珏。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看上去很是悠哉,完全没有把刚才的爆炸当回事儿。

“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狐狸骚味,原来是苏羽小姐过来了啊。”朔龙皇说道。

苏羽没有立刻回朔龙皇的话,她扫视了整个爆炸现场后说:“啊,真是抱歉呢,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至少对方的思路很清晰。”珏在一旁说道,他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朔龙皇身上。

不过珏在怎么傲慢也不可能看不到朔龙皇的存在。

“你好,我是龙族派来的珏。”珏这么说道,然后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朔龙皇之后说,“你就是朔龙皇吧?感觉得出来你身上力量的沉淀。”

“哼,一开始听烬锽那家伙说什么派过去了几个有能力但很怪的家伙,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派来了一个这么难缠且没有礼节的家伙啊。”

“那可真是抱歉啊。”珏哼哼了两声说道,他本人好像并没有将朔龙皇那看似调侃实则警告的话当回事儿。“但是我们现在估计走不了了吧。”珏看着远处的海面说道。

在那里,大量的军舰已经开始集结,并且很快地分成了两大势力。看来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刚才的爆炸。

“怎么会这样……”嬴宁皱着眉说道。这样的情况怎么看都像是要打仗的样子。

“这种事情会闹成现在这样估计是都被算计好的。”珏看着远处。

“真是抱歉,让你们遇到了这种情况。”苏羽低着头垂着耳朵说道,“我们会尽可能地让你们安全离开这里的。”

“现在是不可能了。”珏说道,“除非我们现在已经离开这里了,要不然我们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朔龙皇没有死的消息一定会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我们不可能活着回去——起码现在不能。”

朔龙皇听后有些难以置信地说:“想不到你这个看上去如同野蛮人一般的家伙竟然还能够这么清晰地分析局势。”

“你的语气跟你孙女真是一样啊。”珏直接以更阴阳的语调反攻着朔龙皇。

“哦~听你这么说你是认识凛雪梅吗?”

“我倒是想问是不是你们一家都是这个德行。”珏也针锋相对。

一旁的素风在旁边看戏,嬴宁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羽因为族内和龙族的两个事情搞得头大。

“现在可以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嬴宁实在是不希望他们打起来,所以就想要转移话题。

珏听后也决定接着这个机会说明,因此就应答了嬴宁的疑问将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遍。

经过了几分钟的讲解后,嬴宁大致了解了当前的情况。

“所以又跟血族一样?我们被卷入内战了?”

“估计这次的问题要比血族那边的还要严重吧。”珏说道,然后他看着周围的人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吧,毕竟这里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说不定引发爆炸的是渗透进来的人而且他们就在这附近。”

“同意。”苏羽说道。然后她又跟自己身后的侍从说让他们将死亡的那个侍从收拾好。

朔龙皇跟在苏羽后面,但是在路过珏的时候他小声说了句:“你跟我孙女是怎么认识的,你有没有欺负她这都是我以后要问的,你早晚要给我解释一下。别逃了。”

朔龙皇那么说着,足以将整个空间所有水汽冻结的寒气从朔龙皇的身上散发出来,将珏的靠近朔龙皇那边的汗毛甚至是脸都直接冻上了。

“啊,我会好好向你汇报。”珏毫不畏惧地说道。

朔龙皇瞪了珏一眼,然后就直接走开了。

“珏。”嬴宁站在珏身后。

珏死死地握紧了拳头,片刻后他将拳头给松开了,“没事,关心孙女的情况是爷爷辈的习惯,就算是敖业这个当叔叔的在遇到了敖丽跟我的问题的时候也会表现得很激进,这点事情我可以理解。”

嬴宁听后松了口气。

“但是,”珏突然又开口了,“你要注意,你跟朔龙皇是不相容的。”

“什么意思?”

“当初灭绝你们日蚀龙族的,就是朔龙皇的家族——寒霜巨龙。”

推荐阅读:

初恋几分甜 穿越反派,从照顾主角姨娘开始 都市之修魔归来 重生年代文有空间 灭绝之种 杂家宗师 穿书后,病弱嫡女又崩人设了 以退为进 长命女 联盟最佳选手 至强诅咒 女配自救联盟 天命出马仙2沈南 造化鬼仙 网游之战斗在美女工作室 宋家有女赚钱忙,捡个傻子入洞房 年过八十,系统让我开枝散叶 灵感证道 超神学院时空之心 鼠疫末世 再世傲魂 景家有女初长成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 三面环绕 大航海里的教父 综漫:打造第四天灾,加入聊天群 四合院:听劝娶秦淮茹,气哭东旭 甩开老婆去泡妞 九页书 桃运小农民 荣光之巅 欲望红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