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同时,异地

0同时,异地

那本来是个听安静的晚上的,本来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的,结果有些事情的发生就是这么突然和震撼。

本来这天晚上在敖丽的撺掇下夏尼她们决定是下班后一块出去吃饭的,但是维蕾缇雅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就变得有些魂不守舍的,这让夏尼她们很在意。

“发生什么了吗?维蕾缇雅。”夏尼出于上司更是姐姐一般的存在的位子问道。

“……嗯……没什么。”

“是家里人催快点回去了吗?我懂的,我也是在快过年的时候会被哥哥各种寄邮件说让我快点儿回家。”娜尔在一旁悠哉地说着。

维蕾缇雅并没有立刻回复娜尔的话,她那忧心忡忡的样子实在是不对劲儿。

“维蕾缇雅,”夏尼察觉出了问题的不对劲儿和严重性,于是她试探性地问,“发生什么了?能告诉我吗?”

“……没事,只是家里面出了些问题而已,看来今年是不能回家过年了。”维蕾缇雅吸了下鼻子说道。

“这样吗……原来是因为不能回家过年所导致的啊。”娜尔悠哉地说道,“这种事情习惯就好啦。看我,每年家里面叫着回去都不会去,所以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啦。习惯就好。”

“……习惯……就会好了吗……”维蕾提亚小声说道。

而就在这时候,爱维握住了维蕾缇雅的手。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爱维看着维蕾缇雅,她那鲜红的眼睛中透露着对维蕾缇雅的担心和同情,同时也有一丝专属于她自己的孤独感。爱维作为一个一个深闺大小姐常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故土,而现在她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环境之中并且此时自己的家乡的亲人们正在为了未来的道路而不停拿性命博弈,这种孤独无依的苦楚相比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无法体会的。

维蕾缇雅也知道爱维这样的原因,她深知爱维的可怜。因此即便这样爱维也没有因为家里的问题而变得郁郁寡欢这一点让维蕾缇雅自愧不如。

“说得对呢,我需要去习惯啊……就像刚刚来这里的时候。”维蕾缇雅说道。

“哈,当时你可是吓得够呛呢。”夏尼像是对待傻妹妹一样地弹了一下维蕾缇雅的鼻子。

“谁叫这里的龙都这么多呢,明明就是个怪物窝好吧。”

“可不许叫我叫怪物哦。”夏尼摇着手指头说道。

“哼,知道了~”维蕾缇雅噗呲一笑说道。

虽然维蕾缇雅的情绪在一开始有些勉强,但是既然有聚餐的话还是能够转移维蕾缇雅的注意力的,因此夏尼她们就带着维蕾缇雅一块儿按照原计划去吃了饭。

因为先前爱维擅自去人族聚集的区域而引发了骚乱,所以夏尼她们就去了龙族聚集的区域。

虽然有化人瞳这样的东西可以帮助夏尼她们掩盖住强大的龙族气息,但是对于人族来说夏尼她们那惊艳四座倾国倾城的美貌实在是难以应付。当然了,由于娜尔本身就有些男装靓女的样子因而被一些人族妹子搭话了,所以她也被敖丽给好好嘲讽了一顿。

不过闹归闹,人族跟王种之间的差别确实是挺厉害的。但这也让很少接触外人的爱维感到疑惑,她也曾经问夏尼她们人族难道不都是跟欧阳踏雪那样在长相上可以跟王种拼一拼的种族这个问题。对此夏尼她们也只是将欧阳踏雪当成了一个特例来看待。一般来说低阶种进阶为眷属的话有些会在相貌和体型上出现非常大的改变的,而欧阳踏雪根据她本人的描述也就是皮肤变得光滑水嫩了一些,剩下的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还有就是长高了一点儿。

夏尼她们也只能感叹欧阳踏雪真是个装备好的一批开局烂的一批的可怜的孩子。当然,每当提到珏身边的妹子的时候总是少不了敖丽的唯恐天下不乱环节。虽然娜尔已经是快要司空见惯了,但是奈何夏尼太纯情开不起玩笑,她完全将敖丽说的话直接纳入了认真考虑的范围内。要不是娜尔在一旁一直开导还不知道夏尼能得出什么让自己头疼的结论。

晚饭大家吃的还算是开心,除了有些或许是在这里经商的魔族让夏尼她们心里发毛以外就没什么打的问题了。

但是正如一开始所说的,有些事情总是会变得很快。

就在夏尼她们在吃饭的时候聊得正欢呢,电视上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的新闻。

而与此同时,远在凌云的冰千鸟也在展开着自己的行动。

她是“珏未婚妻小队”里依旧留在凌云的人,而她也是有能力接近珏被调到哪里去的真相的人。她这几天在工作之余不断地暗中收集情报,深知牺牲了自己买过年新衣服的钱依托自己手下的某墨姓女子前线最终从墨华韵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但是这也让冰千鸟得到了一些讯息——第一,凛雪梅她休学是因为朔龙皇去去外地没有按时回来;第二,有消息表明这段时间有些势力正在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第三,珏消失的事情安排并不是由烬锽推动的,但是他们只是觉得珏才是最好的人选而派他过去的,并没有什么个别的想法。

而就在刚才冰千鸟接到的另一个消息让她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妖族内战的开始。这是龙族刚刚得到的消息,也是被第一个呈到冰千鸟桌面上的大事。而冰千鸟也瞬间联系了所有的情报推断出了一个最可能的结论——珏被派到了妖族。

她一把将拦在烬锽门口的禁兵给推开,然后她一脚踹开了烬锽办公室的大门。

烬锽显然是做好了准备,在冰千鸟一进来的时候她就直接面对着正要打向她的脸的剑鞘。

但是冰千鸟也不是吃醋的,她一下子闪开绕道下方将剑鞘的主人的腹部给猛地打了一拳。

好硬!看来这家伙是提前练过的!

冰千鸟被对方那坚若磐石的腹肌被吓了一跳,虽然本身她就没有打算用太大的力量打过去,但是她也没有轻视那个人所以多少带了一些大的力气打了过去。

对方可能是龙族的军官!

冰千鸟想。她立刻推断可能在自己得到妖族消息之前烬锽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而就在这时候,她又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是谁?!”

冰千鸟向后踢了一脚但是她的腿被人直接攥住了。

冰千鸟在心中大叫不好于是立刻腾起身来一个翻转想要将对方的控制给断下来。

但是就在冰千鸟刚刚挣脱了后面的人的束缚后,后面的人直接控制住了冰千鸟的行动,他将双手扣在冰千鸟的肩上。

就在冰千鸟打算强行反抗的时候那个拿剑的人直接用剑柄照着冰千鸟的头就是一下。

冰千鸟可被这一下打得头昏脑涨的,她一时间失去了方向感。

可是冰千鸟是何方人物?她体内的攘王者咒印可是可以让她保证龙族第二的战斗力的东西,冰千鸟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被打败的。

但是正当她打算动真格的时候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她。

“够了千鸟!别闹了!”

冰千鸟这才回过神儿来,她看着面前按着自己的人——震庭。

“明明快要过年了发什么神经?”而这时候,身后的声音更是让冰千鸟汗毛乍起。

那熟悉的声音可是她的父亲冰九重的。

“……啊,爹?”冰千鸟傻愣愣地转过头看着冰九重说道。

这时候,躲在办公桌文件后面的烬锽露出头来。

“呀~真是多谢啊各位,差点儿就被我们的大将军给干掉了。”烬锽一边笑嘻嘻地一遍说道。

“你猜到我回来了?!”冰千鸟愤怒地看着烬锽。

“啊,毕竟你跟我是同级的人,上学还是工作都是差不多的,你能掌握到什么情报我也猜得出个大概。”烬锽说道。

“那你——啊!”冰千鸟说到一半就被冰九重用手刃打了一下头。

“你好歹是龙族大将军,这么慌张干什么?”冰九重很生气地说,“这次是为了什么?珏吗?”

冰千鸟沉默不语,她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毕竟因为一个男人而想要闯进龙族丞相的办公室内实在是不妥。

冰九重见到冰千鸟这样就感觉冰千鸟很不争气,他长叹一口气后说道:“震庭,把这家伙放开吧。”

震庭松开了手,而冰千鸟在被放开后就揉着肩膀,看得出震庭为了防止冰千鸟用蛮力挣脱而用了很大的力气。

“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先祖们不希望你当上将军了。”冰九重捂着脸无奈地说,“果然女性是感性的生物,不是理性的。”

冰千鸟虽然想要反驳但是她没有开口。冰九重以点盖全是不对,但是现在的冰千鸟确实是已经收到了自己感情的左右而做出了不对的事情,因此她没有要反驳的意思。估计冰千鸟要是反驳了那么下一个等待她的就不是手刃了,而是大嘴巴子。

烬锽坐在自己的办工桌上,他虽然在一旁看戏但是心中也在盘算着到底要怎么回答冰千鸟接下来的疑问。因为虽然冰九重教训冰千鸟是一方面的事情,但是冰九重本身也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准女婿珏的事情,当然了,到底他到底是希望珏就这么死在妖族还是能够安全回来这一点烬锽不是很清楚。

冰九重好好说了冰千鸟一段时间,大致就是说不要因为个人的感情而忽视了种族的未来,位居高位者要肩负的东西会很多这样的话。最终在经过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教训后冰九重总算是放过了冰千鸟。

“以后注意些。”冰九重这么说着,然后他看了眼烬锽,他说,“你差不多该准备跑了,因为我打算离开了。”

“嗯?您不在这里看看千鸟打算问什么吗?”烬锽一愣。

“什么情况我差不多也能猜到。不过珏这家伙可不是会轻易死掉的男的,我相信他的能力。”说罢冰九重就离开了。

而冰千鸟在冰九重离开的瞬间就冲到了烬锽的面前。

“干,干嘛?”烬锽颤巍巍地说。

“告诉我。珏,他被你们派到了妖族哪里了对吧。”冰千鸟这么问着,同时她的手机也响了。

就在冰千鸟被冰九重教训的时候,夏尼她们正在看着电视播放的新闻。

妖族内战正式开始,以八岐大蛇、天狗等妖族将军为首的新建派与妖皇派彻底撕裂。整个妖族已经陷入了内战,现在新建派的人正在准备强行登陆妖族妖皇所在的岛屿,海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新闻这么播报着,而夏尼她们什么话都没说,她们甚至都不敢看维蕾缇雅。

“这就是……我没办法回家过年的原因……”维蕾缇雅说道,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半年前我父母就告诉我还是不要回妖族的好,因为整个妖族政局很不稳定。新建派认为妖族现在已经没有了来自更强存在的威胁,所以他们要求妖皇与龙族解除附庸关系并成为平等国,而且他们认为妖皇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他们要求妖皇退位;妖皇派则是以保护妖皇为主要目的并且将新建派看作是异端。爸爸妈妈一定已经预见了内乱的开始所以才不让我回去的。”

听着维蕾缇雅说了一大通,敖丽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但是很快敖丽就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你们说……珏会不会被派到了妖族那边?”敖丽说道。

“珏?不会吧,现在他是个武官,派武官去的话意义上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吧。”夏尼有些不相信地说。

“但是他有过文官的经历啊。”敖丽说道,“而且如果是要去那么不安定的地方干活儿的话派珏去是最好的吧。”

听敖丽这么分析夏尼她们觉得敖丽说得有道理。出于担心,夏尼她们决定给还留在凌云的冰千鸟打个电话。

而当冰千鸟接电话的时候她那边传来了烬锽跟震庭对话的声音。

“千鸟,怎么了吗?你现在没有下班吗?”夏尼问道。

“下班了,”冰千鸟没好气儿地说,“夏尼姐你应该是看了新闻才过来打电话的吧。”

“诶?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差不多猜出来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珏就是被派到了妖族那里了。”冰千鸟说道,同时她也在翻看着烬锽的电脑。

夏尼在那里开着扩音,从冰千鸟身边传来烬锽的那句这个文件夹千万不要打开的哀嚎声中夏尼她们差不多可以猜出里面的内容。

过了一会儿,冰千鸟说道:“有了。珏是被派到妖族过去……接朔龙皇回来?朔龙皇看样子是被留在那里了。”

“也是,这么危险的环境还真是不能让朔龙皇在那儿。派珏去或许会更好一些。”夏尼听后叹了口气说道。“难怪凛雪梅休学回家了。”

“哈,这样啊。”敖丽托着腮说道,看来她也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但是总感觉有些怪怪的感觉啊,”娜尔在一旁说道,“真要是接人回来的话为什么还要全程保密?这种事情不应该说一声吗?无论是接的还是被接的都有好处不是吗?”

娜尔的话让夏尼她们再次绷紧了神经。对啊,如果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全程保密进行?明明出去访问这种事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或许是听到了夏尼那边的话了吧,冰千鸟瞥了烬锽一眼。

烬锽身边的震庭是听冰千鸟指挥的,他虽然一开始是过来帮着冰九重教训冰千鸟的,但是冰千鸟多少也是他表妹,不可能完全站在她的对立面。更何况他本人是对珏这个人很满意的。

烬锽见自己孤立无援后就说:“有消息说新建派要以朔龙皇作为内战的导火索。如果朔龙皇在出访期间受伤或是死亡,那么新建派就会以妖皇派没有能力保证来客安全为由进行推翻,而且人本身是在妖皇眼皮子底下出的事儿,所以从道义上讲我们也是要站在新建派的。”

“但是我们现在知道这件事情了,为什么不说出来?”

“说出来的话会加速新建派发动内战的速度,而如果朔龙皇真的出事儿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拿出证据说这就是新建派干的,所以我们的立场很被动。但就这一点,为了保证朔龙皇的安全我们必须将一切行动全部隐秘起来,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毕竟那是龙皇,出了事儿的话我们龙族的颜面何在。当初我们讨论的时候是我将珏的名字提上去的,虽然我应该对此保密,但是我也不希望你们这些跟珏有关系的妹子就这么被蒙在鼓里,所以想要旁敲侧鼓地说一下。不过看你的样子你们应该是反应过度了。”

冰千鸟听后发了一会儿呆。烬锽说的以及做的都是外交层面上的最优解,她没有办法指责烬锽那里出问题了。

“但是现在出事了啊,”冰千鸟说道,“珏陷入危险的事实摆在这里。我要求你让我跟珏进行联系。”

推荐阅读:

被迫无奈,我快穿救了星际元帅 雌龙 倾君欢:帝后如歌 一念执着 蜜战99天:高冷帝少太危险 重生之公主千岁 调皮皇妃好难缠 逸羽风流 全职法师之圣灵裁决 小铁匠金峰小说 神受男友 真仙奇缘 帝女无双 盛世红颜 血色人间 民国旧影 英雄联盟之超神召唤师 长生玉 武极 返璞归真 化星 终极教师 宠妻成狂:老公你够了 便宜老公:天价小蛮妻 且听剑吟 侯门嫡女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赵爱民爱民 豪孕来袭 超强透视 机战:全金属风暴罗阎 那个刷脸的女神 人器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