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模仿犯

-1模仿犯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银河星系·太阳恒星系·地球(行)星·新中央大陆

空间时代·1264年4月23日10:03:22(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说是10点并不准确,这个故事真正发生的时候大概是凌晨3点的时候。那时华夏距离川蜀研究所最近的军区派来了军队。

军队很快封锁了现场并对整个研究所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差不多过了几小时后,大概早上八点左右,华夏国土安全局的负责人过来了。

“古月中将!”

在场的人在见到了到来的人之后都向他敬礼。

“损失状况如何?”来的人,古月轩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来后问道。

“有些设计图纸丢失了,一些样本机受损。”现场的负责人说道,“对方是有目的地对我们发动了袭击!”

“……当时的部队负责人在那里?”古月轩沉默片刻后问道。

“在这里。”先前到来的部队指挥官说道。

古月轩来到了先前与隆小队作战的军官面前。

“对方是什么样的?能看出他们是什么势力吗?”古月轩问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军官虽然在休息,但他知道现在的情报必须要跟上。他说:“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样的势力,他们的科技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会变形的金属,能够快速适应环境的战甲AI……他们可能是一些外星势力或是……”军官看着古月轩,“首长,您相信亡灵的存在吗?”

“什么意思?”古月轩问道。

军官深吸一口气说:“蒙受了不明之冤的人从地狱中爬了出来。他或许不是回来复仇的但是他一定是过来完成某些未能完成的事情的。”

“我不记得你是个有信仰者。”古月轩说道。

军官看着古月轩,他很认真地说:“首长,那是我亲眼所见,有些不该活着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古月轩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他问道:“你都听到了什么?”

“……与我做场交易,我放过你的性命,你放过我的人。华夏要是打算触及她所在的文明不该碰的科技的话那么就由我来将其改正。”

古月轩听后微微点着头,他过了好一会儿后说:“看来你累了,先休息一下吧。”说完,古月轩就离开了。

而现在再将时间往后调,调到现在十点左右。从华夏的南海出发快过赤道后就是南半球的破碎大陆。那里原先是大洋洲,在经过了与卡罗的战斗后那一整块儿大陆就被撕碎了,四条斜着的大陆条就这么分散在新太平洋的南端,最南处可以延至北极洲。

不过有趣的是这四块被撕碎的大陆正好汇集了特定的资源。有从撕裂初期从地幔中得到的许多的贵重金属的矿岛;有依靠着热带季风气候繁育出庞大雨林的木材产地;有位于洋流汇集点而形成的巨大渔场;也有依靠在战争时保留了最完整并拥有大型城市应该有的基础设施而成为商业中心的。

今天的主要故事就是发生在那个商业区段中。

“想不到你还真能找到我啊。”在一个咖啡馆内,一名穿着时尚的女性说道。

“小姑,我刚回地球你就跟我说这些啊。”艾米丽抱着手中的杯子说道。

“抱歉抱歉。”那名女性说道。

她是依道尔家的辈分最小的,同时也是依道尔最后活着的两个孩子中的一个——塞尔维。不过相较于她的哥哥姐姐,她对于家族地位的争夺并不在意,也正是这种无忧无虑的心境让她躲过了很多次被提名暗杀名单的情况。

“不过你为什么会来找我呢?”塞尔维往下拉了一下墨镜问道,她那双湛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艾米丽。

“爸爸……爸爸他正好回来而已……”艾米丽说道。

“平日连自己星球大气层都不出的大小姐竟然会出来,而且还找我……真是让人在意呢。”塞尔维说着,同时她又把墨镜推上去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呢。”

艾米丽什么也没说。她差不多知道自己会被塞尔维说一顿,但是这也比呆在家里强。

“看你这样……是在躲什么人吧。”塞尔维看着店外热闹的人群说道,“你这个年纪的话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征婚?对,你难不成被家里人催婚了?”

艾米丽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糟糕。那哪里是催婚啊,明明就是把她给卖了好吧。

“看来我说对了啊。怎么,对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塞尔维见到艾米丽这个表现后就很兴奋地说道。

艾米丽见到塞尔维这个表现后就皱着眉说:“小姑,我可是很头痛的。再说小姑你没有被催婚吗?明明你比我大一些。”

“别跟我说大不大的,我就比你大个十一二岁。”塞尔维摆摆手一副没意思的样子。

“就比我大一轮啊。”艾米丽托着腮说道,“那小姑你没有被催婚吗?”

“这倒没有。”塞尔维耸了下肩,“毕竟我也没打算结婚。而且……”塞尔维看了看四周后说,“你马克洛夫叔叔在夺权后我的立场就很尴尬,毕竟整个家里就我比他小。所以我就算是嫁出去了也不会产生太多的效益。你爸爸还有你的叔叔姑姑们的效益比我大得多。而且像他们还有钱,我什么都没有,就是个只知道花钱的败家娘们儿。”

“这样吗……”艾米丽静静地抿了口咖啡,她现在真有些羡慕塞尔维的自由——至少她还能够决定能够与自己未来携手共进的人。

“不过你要是被要求去相亲的话还是去一下比较好,毕竟能够有资格的人都不是简单货色。”

保安算吗?或是说爸爸样的看家犬?

艾米丽这么想到。但是她对自己会给亨瑞这么低的评价而感到惊讶。

“说起来……”塞维尔说,“说我没有被催婚也不是没有。”

“什么啊,有早说啊。”艾米丽说道,同时她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可以摆脱婚约的方法,至少她感觉自己要是跟亨瑞在一块儿的话会很难受的。

“啊,当时是对方主动取消的。”塞尔维想了一下后说。然后她指着自己说:“你也知道我跟你马克洛夫叔叔的关系不错,所以在他进行夺权的时候我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说的跟你受到过伤害一样。”艾米丽听后有些惊讶,“当时我们家外面可是让爸爸准备了很多的兵力用来防御啊。当时可真是吓死了。”

“啊,那时候你们那边确实是有够受的。”塞尔维说道,“谁叫你爸爸权限是最大的呢,树大招风嘛。咳,我记得我那时候跟现在的你差不多大。那时候马克洛夫的帮手……好像是叫亨瑞·沃森·迈尔斯吧。”

一听到亨瑞的名字后,艾米丽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不过这并没有被塞尔维看到。

“我当时在浴室,他或许是已经把我的屋子给翻了个遍了吧。在发现我没有什么能跟外界联系的记录后他就直接进来了,还好有于是玻璃隔着,要不然就便宜他了。”塞尔维说着咬了下指甲,“不过当时也真是被吓了一跳,那家伙可是拿着真正的左轮手枪啊!而且从打入墙壁的子弹类型来看就算不是打到要害也会被爆炸的子弹给震碎机体啊。”

“他还开枪了?!”

“正常的威胁都会朝墙开枪吧。”

“啊……确实……”艾米丽平静了一下心情。

“而且在一切都结束后马克洛夫那家伙竟然让我去跟亨瑞结婚?!”塞尔维生气地将杯中的咖啡喝了大半。

艾米丽听后直接被呛到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小姑竟然差点儿跟亨瑞结婚。

“不过……”塞尔维突然说道,“感觉那家伙挺强硬的啊,而且在确定了我是自由派之后他说的那句注意安全真的是太有安全感了。说不定霸王硬上弓也不错?”

艾米丽听着,她的整个脸都阴沉下来了。她看着塞尔维,脑海中却不断闪过先前亨瑞对她做的种种事情,她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你要是想要跟亨瑞在一块儿的话那你……

艾米丽这么想着,但是她很快又感受到了一股子危机感,有种想要的东西要被抢走了一般的感觉。

诶?什么情况?这……他对我做了那么不可原谅的事情……我不会是个斯德哥尔摩吧?

就在艾米丽为自己现在的精神状况感到质疑的时候,外面的街上传来了急促的刹车声。

“什么?”塞尔维看着外面,而她和艾米丽身边的保镖立刻站到了朝向街的玻璃前。

只见外面的一辆面包车打着漂在街上乱撞,将好几名行人给撞飞。最终,那辆失控的车子一头撞进了十字路口的一家店面内。

“塞尔维小姐,艾米丽小姐,请往这里走。”保镖们对艾米丽跟塞尔维说道。

“真是,这年头还有这么神经的家伙吗?”塞尔维不情愿地站起来说道。而此时的路上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十字路口了。

“检测到波点,危险!”靠近玻璃的人用机械音说道。

就在下一秒,车子瞬间爆炸。剧烈的震动仿佛地震,猛烈的火光冲上云霄,冲击波将整个街道的玻璃给击碎。艾米丽跟塞尔维也被这冲击所推倒在地。

艾米丽顶着又晕又痛的脑袋和嗡嗡的耳鸣爬起来,她推开护在身上已经被碎玻璃给刺穿的保镖,然后看着周围。

整个咖啡馆内的人要么死亡要么收到了重伤。原先站在玻璃前面的保镖们只有几个仿生人还能够正常行动,剩下的基本上都死掉了。

就在艾米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有几辆车冲了进来,接着就是有人下来拿着能量枪对着路上的行人进行着扫射。

“什么?!”艾米丽见势不妙立刻拉起塞尔维带着她逃进了咖啡馆的后厨。

说是后厨实际上也没有人,全自动化的烹饪机器已经完全代替了厨师的职业。艾米丽跟塞尔维只能躲在机械的维修过道中听着外面的枪声。

“发生什么了?”塞尔维小声说道,“我不记得我有惹到多西斯。”

艾米丽紧锁眉头听着外面的声音,杂乱的枪声以及街上的混乱让艾米丽联想到了先前卡莲的事情,因此她做出了推断:“可能是模仿犯吧。”

“模仿犯?……原来如此,是为了模仿先前的夜枭吗。”

艾米丽点点头。“很有可能,对方的目标可能并不是我们。”

塞尔维探口气后说:“那就在这里待着吧。反正等警察来了什么都好说了。你看着点儿就行了。”

艾米丽听后抱着腿蹲在一旁说:“明明你比我大才是啊,为什么显得我更像是照顾别人的那个?”

“我可没有学那些有的没的。”塞尔维说道,“相较于争权夺位我更喜欢投身于个人的安逸中。你倒好,如果你是你爸爸那个世代的话估计你活不长吧。毕竟你这么聪明,不可能留到最后的。”

“那说不定我也会像我爸爸那样找个能够看家的狗吧。”艾米丽说道。

“你爸爸找了人?谁啊?”塞尔维说道。

“亨瑞叔……”艾米丽小声说道。

“谁?!”不知道塞尔维听到了没有,起码她感到很惊讶。

“亨瑞叔……”艾米又说了一遍。

“谁不好非的是他?!”塞尔维惊讶地叫出声来,但是她很快就被艾米丽捂住了嘴。

“小声点儿啊小姑!”

“怕什么,”塞尔维在艾丽米将手拿开后就轻松地说,“等外面的人都死净了再出去不就行了。所以,为什么你爸爸找了亨瑞啊?那家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的人。”

“是吗?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爷爷他也这么说。”

“怎么说呢……”塞尔维想到,“你那时候还小不知道,当初夺权的时候最有希望的并不是你马克洛夫叔叔,而是你的爸爸跟你伯父。”

“诶?那,那为什么马克洛夫叔叔还掌权了啊?”

塞尔维听后叹口气说:“当初你爸爸跟你伯父进行争夺,而马克洛夫也想要参加进来。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几个人里面我最小,然后就是你马克洛夫叔叔。所以论资质的话你马克洛夫叔叔完全没有跟你爸爸他们竞争的资格。但是马克洛夫找了个很危险的家伙。”

“亨瑞叔?”

“没错,那家伙非常神秘,有很多的消息我们都无法探明。但是那家伙实在是有才。他与马克洛夫雇佣的两千佣兵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安排并且在最后战胜了你爸爸跟你伯父。”

“我们家里也有安保的军队啊,里面也有军官啊,他们的能力比不上亨瑞叔吗?”艾米丽感到疑惑。虽然不是当事人但是她多少也记得自己家当初有多少的兵力,至少是一千万为单位计量的军队和机械部队,怎么着都不可能被区区两千人给打败。

塞尔维听后说:“事实却是是这样,亨瑞打败了他们是事实,而你爸爸他们的力量远胜于马克洛夫他们也是事实。但是亨瑞要更精明一些。他相较于与敌人硬碰硬更着眼于将自己的全部力量放在对方的弱点处。你爸爸他们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对付对方和保护自己身上,而忘记了你爷爷的存在。”

“什么……意思?”

“在最终签署命令的时候,亨瑞带着两千人将整个会场给围了起来,他甚至将枪顶在了你爷爷额头上。”塞尔维说,“单刀赴会……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艾丽丽都听傻了,她完全不能想想当初亨瑞跟马克洛夫是顶着怎样的压力与这个世界争夺自己的利益的。

“但是亨瑞的凶猛也是可以看得的。当初在会议初期他直接将你大伯给打了一顿,还是用枪托。对于他来说违背他意愿的人都会受到惩罚。”

“受到惩罚……”艾米丽想到了自己的经历,她不仅缩了一下身子。

“他是个危险的家伙,但是也是可靠的。”塞尔维说道,“这是你爷爷对他的评价。他的危险在于他的自负,他的可靠在于他的实力。”

艾米丽听着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亨瑞的力量,但是她不敢去违背现实的自己去接受亨瑞。

“不过我倒希望能有个可靠的人过来就我们啊,光靠保镖没用啊。”塞尔维无奈地说。

“保镖的话……坏了!”艾米丽像是如梦初醒一般地说道。

“怎么了?”

“正常人不会带保镖啊……”

塞尔维一听就直起身来,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是告诉对方这里有个政治或是资本的筹码啊。

而就在这时候,门被人强行打开了。

艾米丽惊恐地看着那边,她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仿生人正在拿着枪指着她们。

推荐阅读:

锦绣归 继承人和长孙 打造玄幻 李月琪悠远剑客 遮天之帝尊时代 我为魔帝,吞噬诸天神魔 永夜妖王 我修仙靠肝兄弟 大佬的小娇夫 系统小农女:夫君,劫个色 逆天行剑 冰火阑珊时 重生之噬帝 黑街总裁的小小妻 贯史道祖 校花的不良保镖 初唐:砥砺前行无言不信 美食:满级厨艺的我只想安静出摊 我进入了诡异游戏 从神奇植物开始 诱捕美人鱼 六道沉沦 医王闯都市 不花魔术师 回溯 山村逍遥医生 修仙模拟:从苦海种金莲开始 开局重瞳伴生:重生妹妹傻眼了 四合院:这个穿越有点六 某美漫的祖国人 天降皇妃:这个女人朕要了 夜色销魂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