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解救者

-1解救者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银河星系·太阳恒星系·地球(行)星·新大洋洲第四理想城区段

空间时代·1264年4月23日12:03:22(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艾米丽看着那个仿生人,而仿生人显然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艾米丽她们给识别出来。因为它也受到了很多的枪伤,估计是被这里的保安给打的,而它也像是是某些硬件受到了伤害而没有办法识别艾米丽她们。

艾米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她不敢轻易放松警惕,因为电子产品这种东西保不齐哪天就会犯神经。因此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艾米丽慢慢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她一下子扑向了仿生人并握住了枪。

仿生人在被夺枪的时候显然是意识到了有人的靠近,因此它按照被动指令扣动了扳机。

能量枪不断释放出镭射将周围的墙壁什么的全部给烧红了。好在这能量枪并不像动能武器一样会加热枪管,要不然艾米丽的手掌早就被烧碎了。

能量枪很快就打光了能源,储能罐直接被弹了出来。而仿生人可能是由于自身受损的原因,它的程序并没有执行近战的协议,而是将枪战的战斗协议给执行了起来。它将一只手给伸到后面打算拿出储能罐。而正是这个动作让艾米丽在力量上胜过了仿生人。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艾米丽一用力将枪夺过来,然后她向仿生人踹了一脚破坏了仿生人的机体平衡。紧接着艾米丽拿着枪托照着仿生人的头就是甩了一下。

仿生人的头被拧了二百多度,而艾米丽更是乘胜追击地又打了一下,将仿生人的头彻底地打了下来。

失去了主控处理器的仿生人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并倒在地上。

艾米丽喘着气看着被干掉的仿生人。她将枪扔到了一边然后坐在地上。

虽然多西斯为了艾米丽的安全让她上过枪械使用课,但是生活在温室中的艾米丽并没有用心听,因此她也不会用那把枪。

说实话,现在的艾米丽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她甚至有了种还在诺曼的错觉。

就在艾米丽坐在地上发呆的时候,塞尔维突然冲出来一把抱住艾米丽并将她带到了咖啡馆的前台下面。

艾米丽显然是蒙了一下,但是在看到自己刚才坐的地方被能量武器打中后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会儿事了。

“你傻吗?!在那个地方干坐着!”塞尔维小声斥责着怀中的艾米丽。

“实在抱歉……”艾米丽有些木地说。

虽然艾米丽没有被击中,但是也没有人过来补枪,看起来刚才的攻击像是那些恐怖分子只是随机攻击并没有针对的样子。

但是话虽如此,唯一的安全屋也没有了,街上到处是能量武器充能的声音和混乱的平民的声音。

塞尔维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刚才由于慌乱使得她没有在第一时间拨通报警电话甚至还在期望着有别人能够拨通电话,对此塞尔维真想给自己一耳光。

电话的嘟嘟声响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因为占线而被挂断了。

“怎么占线啊!报警的人这么多吗?”塞尔维皱着眉甩了甩手机,不知道她是为了啥而闹脾气。

“既然这样的话警察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吧。”艾米丽小声说道。

“喂,那我们也要活到那个时候啊。”塞尔维说道。

至少现在她们的保镖们都挂掉了。艾米丽是为了逃离亨瑞身边而来找塞尔维的,所以她并没有让太多的保镖跟着,而且她当时也不觉得塞尔维带的保镖会少,但是塞尔维本身就不喜欢让别人跟着,所以就让很多的话少不抱怨还能帮人拿东西的仿生人来跟着她。但是事实也证明仿生人并不抗造。

总之现在艾米丽跟塞尔维就是孤立无援的。

“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自救。”艾米丽说道。

“想不到我还能在这里碰到这种事情!”塞尔维说着就将前台的激光开罐器给拿了起来准备当成自卫的武器,“早知道就去华夏玩了,也不至于碰到这档子事儿。”

“如果现在有很多人报警的话那么警察应该会马上过来,但是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万一要是对方早有预谋而掐断了报警电话呢?”

艾米丽说的有一定道理,这种事情也不是少见的套路了,而即便警察有防范的措施也依旧会被坏人钻空子。

“这……对了!快给亨瑞打电话!”塞尔维说道,“你有他电话吗?”

艾米丽听后迟疑了一下。亨瑞的电话她不是没有,因为当初在星舰上的时候亨瑞说为了以防万一让她留了电话。但是艾米丽并不是很想给亨瑞打电话。

“快啊!”塞尔维说道,看来相较于艾米丽她更希望活下去。

艾米丽不得已拨通了亨瑞的电话。

电话在短暂的嘟嘟声后被接通了。

“艾米丽?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亨瑞在另一头说道,他那边的背景音貌似是电喷流飞机的声音。

艾米丽嘴上下张合了一会儿,她好像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向亨瑞求救。

但是外面的能量武器的充能声跟人群的声音显然是引起了亨瑞的注意。可是亨瑞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而艾米丽也没有说话。

“快点啊!”塞尔维小声催促,她虽然注意到了艾米丽那害怕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管太多。

差不多半分钟后,亨瑞那边突然挂断了。

“诶?”艾米丽呆愣愣地看着手机,“挂了?”

“挂了再打回去啊!”塞尔维恨铁不成钢地说。

可是远处钢铁扭曲的声音让塞尔维和艾米丽知道了发生了什么——那些恐怖分子将信号塔给炸到了。

“你在干什么啊!”塞尔维见现在什么都不能与外界取得联系了就非常激动地说道。

艾米丽也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突然背弃了自己的求生本能而没有说话,难道亨瑞给自己留的心里创伤有那么大吗?

艾米丽看着地上那些不行遇害的平民。

能量武器的杀伤性在于高热能和分子散破。被能量武器击中的话在表皮会出现一层被烧焦的碳化皮肤,而在经过了皮肤的阻挡后大部分的能量粒子会被直接拦截或是减速。可是被减速的粒子依旧具有一定的速度,而这个速度的评级是处于亚光速的级别,处于这种级别的粒子具有很大的动能,可以击碎原子核或是在经过分子间隔的时候凭借其带电性将分子键强行撕开。这会使得在碳化皮肤下的组织变地液体化,而这也是能量武器最致命的地方——液体化的创伤基本上是不能复原的。

艾米丽看着那些尸体或是受伤的人,她能够很清晰地看到他们的伤口。

那些被血肉包裹着的白色东西是骨头吗?好白啊……看起来跟平时吃饭吐出来的骨头完全不一样……

艾米丽这么想着,同时也在看着那些伤口。无论是死者那已经氧化发黑的伤口还是受伤者还在蠕动的伤口,这些都让艾米丽感到自己心跳的幅度小了不少。

那些伤口仿佛是深渊一般能将艾米丽的精神给吸走!在那黑黑的伤口内到底藏着什么?是依旧在工作的器官还是已经液化了的肌肉?那些慢慢流淌着的东西就是血液?就是那些血液让人活下来的?但是一人体内有多少血液?那个人流了好多血,就像是在红色的水洼中一样……

艾米丽看着,她仿佛是一个置身事外者一般地观察着那些即将凋零的东西。

慢慢地,或是很快地,她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人就是她自己。

我……才是被打中的那个吗?

艾米丽发现自己的视线变成了倒在血泊中的视线,她的位置变成了原先塞尔维将她扑倒前的位置。那个前台离她是如此的近,以至于只要一点点的移动她就可以逃离这个可怕的没有掩护的子弹横飞的地方。

她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凉,她能感受到血液带着她的体温从伤口中流出来,她能从周围的嘈杂声中听到自己血液滴到地面上的声音。

这就是死亡的过程吗?

艾米丽想到。以前她在电视上见到了不止一次的死亡场景,那些电影上的电视上的死亡都是那么的壮烈和伟大——亦或是罪有应得。但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着死亡会离自己这么近,在这个人均寿命将近一百二十岁的时代她居然在这个讴歌青春之初的年纪感受着这终结。

我会死吗?我还有多久死?我会怎么死?死是什么样子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下一秒我会感受到痛苦吗?我的伤口内部的肉也会像那些人一样地不停蠕动吗?我……

艾米丽这么想着,胡思乱想和恍惚支配了她的大脑,她从未感受到自己的注意力如此涣散过,即便是考试时遇到了不会的题想要跳到下一题还想要解开这道题的时候她也没有过这种感受。

艾米丽她在接受着名为终结的洗礼,她现在似乎理解亨瑞的种种行为了,她也貌似理解了亨瑞那些年在沙场中纵横的苦痛了。

这就是死亡啊……

艾米丽这想着,但是心中突然闪过的一丝丝对生的渴望又让艾米丽的泪腺分泌起了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知道世界的美好?明明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享受的!明明现在我还没有死但是为什么要等待死亡啊!为什么啊!只是单纯地上街休闲而已,为什么要去死啊!

艾米丽的眼泪流了下来,而她也搞不清楚这是对自己将要死亡的恐惧还是对世界的留恋,亦或是对于现在明明没有死却没有获救希望的绝望和痛苦。

艾米丽倒在地上,她甚至开始为自己寻找一些痛苦来让她快速接受自己将要到来的死亡。

啊,胃开始痉挛了,好想吐……但是一个将死之人还会吐吗?

艾米丽这么想着。但是她隐约感受到了别的力量的干涉。

“喂!喂!”塞尔维开始用手拍着艾米丽的脸。

“你没事吗?”塞尔维大声问到。

艾米丽这才慢慢地恢复了精神并看着塞尔维。“姑姑……”

“你没事吗?你脸色苍白看上去很糟糕。”塞尔维十分担心地说到。

艾米丽这才缓过神来,她刚才好像出现幻觉了。

听说真的又能够把自己吓死的案例呢。

艾米丽这么想着。刚才她显然是将自己带入到了将死之人的情境中,以至于她险些因为自己的心理作用而休克。

不过胃部的痉挛依旧存在,艾米丽感到自己的食道有什么炙热的东西将要喷发出来。

艾米丽看着周围,虽然恐怖分子们已经离开这里向别的地方作乱了,但是艾米丽还是不敢去轻举妄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艾米丽想到,此时地她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可以给她保护的人的存在。虽然塞尔维年纪比艾米丽大,但是她要比艾米丽更加娇气,内核真的就是个大小姐所以完全靠不住。

艾米丽从地上捡了一块玻璃稍微那到了外面。

仿生人组成的恐怖分子们在前面开始着扫射。

艾米丽将玻璃放了下来,她小声说道:“现在那些人还在前面,我们再等等吧。”

塞尔维听后点了点头。

就在艾米丽她们打算这么安稳等过整场浩劫的时候,她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微弱的警笛声。

“警察?!”塞尔维也听到了声音,她兴奋地说道。

艾米丽的先是破颜一笑,但很快她就立刻阴沉下来并表现得十分害怕。“我们要躲起来!”

“什么?”

“那些仿生人正在过来!它们是要跟警察打一架!”艾米丽这么说着就想要带着塞尔维跑到后厨躲起来。

不过艾米丽忽视了仿生人不会累的特点,它们以很快的速度跑到了这里同时它们也发现了艾米丽。

“小心!”塞尔维一个转身将艾米丽护在身下。虽然她并不是那种有能力的人,但是身为长辈保护晚辈的本能依旧存在。

仿生人将枪对准了塞尔维并扣动了扳机。

艾米丽很清楚,即便塞尔维保护住了她但她依旧没有办法躲过仿生人的追杀。

可是就在能量弹要接触到塞尔维的时候,一个特殊的能量屏障突然升起来并将两人罩了起来。紧接着就是能量弹的能量抵消。

艾米丽亲眼看到了整个过程,通时她也明白这个情况不可能是奇迹——没有外接光屏仪是不可能将能量弹给屏蔽住的。

而在塞尔维和仿生人身体之间的缝隙中,艾米丽看到了一个穿着西服并走过来的人。他的眼睛那里泛着微光,虽然现在是晴天但是在摩天楼的阴影下也会变得很明显。而艾米丽不可能认不出那人,那个正是给了她一生伤痕并在现在过来救她的人——亨瑞·沃森·迈尔斯。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些身穿装甲的人并拿着枪指着仿生人。

周边的仿生人不停地用枪向亨瑞射击。本来没有装备装甲的亨瑞会受到伤害,但是他用同样的能量屏障将能量弹给挡了下来。

“干掉他们。”亨瑞说到。

他身后的装甲士兵们非常果断地开枪并消灭了试图伤害艾米丽的所有仿生人。

亨瑞瞥了眼倒在地上的仿生人,然后走过来。

“没事吗?”亨瑞说到。

“啊……没事……”艾米丽小声说道,“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亨瑞拿出手机说道:“三角定位。你们这边的枪声我都听到了,所以我们立刻使用三角定位确定了你们的位置。”

“真有你的啊。”塞尔维拍了拍亨瑞的胸脯说道。

“没什么,随机应变是我们该做的。”亨瑞倒是并不当回事儿地说到。

可是艾米丽看着亨瑞突然变了脸。她指了指自己的上嘴唇说道:“你没事吗?”

亨瑞见后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他看到了手套上的血液。虽然亨瑞看不到,但是此时他的左眼睛严重充血,整个眼白都变红了;左鼻孔和左耳朵也流出了血液。“看来灵能的连续高密度使用还是会严重伤到身体啊……”说罢,亨瑞一下子单膝跪地撑着自己。

“长官!”亨瑞身边的人扶着亨瑞,然后他们对艾米丽她们说,“实在抱歉,失陪了。”

推荐阅读:

小鬼的新娘 我家娘子是NPC 修道千年归来 最强剑修系统 老子和你拼了 南淮纪 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 刁民张大彪 二郎神:我在异界当神王 武林大主宰 都市:十年之别,归来已无敌 一室春 抗战之修道传说 天生教师命 明星私房菜[直播] 失忆后霸总老公精分了 我的美味有属性 吾欲成仙传 危险啊孩子 徐东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 全能大佬又上头条了 古武在异世 陈青兕彭耆老 (修真)长生道 重生之我的A V男优生活 神魔系统开天门 锦屏春暖 霍格沃茨:重振布莱克家族荣光 综漫:狗头小法,从日常开始飞升 纵横双时空之大唐任务 我的卡牌能捉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