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灵能深处

-1灵能深处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银河星系·太阳恒星系·地球(行)星·新大洋洲第四理想城区段

空间时代·1264年4月23日19:43:03(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长官状况怎么样?”隆问从房间中出来的随行军医。

“状况算是稳定了。但是头疼的状况依旧没有消退。估计是伤到脑深部神经了,但是不用担心,我刚才给他进行了精神状况分析,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可逆的脑损伤。给他打了点儿止痛药,或许会减轻一点儿头痛。”军医说道,然后他看着隆的手臂说,“看你的伤也没有好啊,骨裂可是要好几天的休息时间的。”

“这我知道。”隆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医生说着就离开了。

现在隆他们在理想城区段的一个酒店中休息。在亨瑞倒下后不就整个局面就被军警给控制住了。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仿生人,它们的幕后操控者还没有找到。但是根据当前的情报并不能判断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可能是单纯的坏,也可能是为了报复社会。总之这种一点儿政治诉求都没有的暴力事件从没有人见到过。据不完全统计受伤人数约为四百五十人,死亡人数为四十三人——属于非常恶劣的袭击事件。

艾米丽她们理想城区段的警察叫去做笔录了,她们也是少有的在袭击中心幸存的人。至于亨瑞他们这些有着远超国家军队武装的人也依靠着联合帝国保镖的身份拜托了麻烦。

“艾米丽小姐她们呢?”隆在过道上问负责联络的士兵。

“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士兵说道,“卫队的人就跟在她们身边,请不要担心。”

隆点点头。而这时候,负责给亨瑞房间站岗的卫兵跑过来了。

“长官,亨瑞指挥官叫您。”

隆听后立刻到了亨瑞的房间中。

亨瑞坐在床上,他捂着头看上去他受到的疼痛远比军医说的严重。

“您找我?”隆说道。

亨瑞用右手指了一下他对面的椅子,而他本人一直低着头用左手捂着左太阳穴。

“您还好吗?”隆坐了下来。

“过度地调配灵能真的有够呛的……”亨瑞说到,然后他又用右手攥着的纸巾擦了擦鼻子。

隆瞥了眼亨瑞脚下的地面,那里已经满是浸满血的纸巾了。

“一直在流鼻血吗?”

“不,回来后眼睛也开始流血泪了。”亨瑞说到,“医生说我巩膜上面出现了大范围的毛细血管破裂,现在眼球上的血正在从眼球后面流出来。”

“不用说的这么详细谢谢。”隆摆摆手说到。“……那么,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在研究所的行动。”亨瑞说到,“你们找到了什么?”

“已经给工程部了。”隆严肃地说道,“参谋部猜得没错,华夏果然想要独立构建出一个巨像。而且他们的巨像工作原理与我们找到的完全不一样。”

“是吗……果然……”

“什么?”

“自大世界大战后华夏内部就有很多过于激进的军官。他们对于未来的发展很不安,尤其是当前全球军力由于世界大战的消耗而变得大不如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信任度甚至比公元纪元时候的二次世界大战后还要低。再加上外星势力也虎视眈眈……如果我是华夏军官的话我也会主张建立自主的军队主力体系。”

“您是说有些军人是希望能够绕过联合国体系建立新的国家主力军队体系吗?”

“是,而且这种人不单单在华夏有,其他的国家内部一定也有这种时刻提防下次世界大战的人。要知道,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间间距可不长。”

“那么我们渗透进其他国家组织的人也要开始行动吗?”

亨瑞摆摆手说:“不至于……当前全世界只有华夏还有那种经济实力去想一些自己的事情。世界大战可是将大部分国家的家底都给打光了。”

“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亨瑞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虽然能听到他的吸鼻子的声音但是没有办法判断他此时是在沉思还是在忍受痛苦。

“……优先完成巨像。还有就是……‘裂子源’的全面武器化。既然有人能够想出巨像这种不合常理的武器的话那么一定有人会试图将武器向着裂子源的方向发展。虫王对我们的警告我们不能忽视——绝对不能让一些目光短浅的文明掌握裂子源的技术!”

“是!谨遵旨意!”隆点了一下头。

到此为止,所有的正事儿算是说完了。不过隆还是有些疑问,于是他说:“长官,在研究所那个军官您认识他吗?”

亨瑞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认识,他是我读军校时的同学。虽然我跟他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是我们确实是认识彼此。”

“没事吗?让他知道您还活着?”

“……没事……会有人帮我处理好的。”亨瑞想了一下后说道。

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将所有问题都问完了的隆也不打算再在这里了,他站起了身来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啊,辛苦你了。”亨瑞这么说道。

隆从房间中出来,他走的到了酒店的大厅中准备先回去,而他也正好遇到了从警局回来的艾米丽跟塞尔维。她们俩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休息。处于身份地位以及本身就跟她们不怎么熟的角度考虑,隆就没有过去搭话。

隆选择了直接离开。

艾米丽发现了离开的隆,可是她显然是没有有认出来隆。

“可算是结束了。那个警察哪里的人啊?话都说不利索,就那点儿卡罗星的说话技巧还好意思说?早说盎格鲁语不就行了。”塞尔维抱怨道。

“他华夏语说的也不行。”艾米丽说道,然后她发现了刚刚帮所有士兵检查完身体准备回去的军医。因为军医艾米丽在星舰上见到过,他们的穿着是比较明显的,所以艾米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您好,”艾米丽站起来说道,“请问亨瑞叔怎么样了?”

军医听到有人说亨瑞后就停住脚步看着艾米丽,看了一会儿后他说道:“哦,你是依道尔家的那位啊……长官他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颅内出血有些严重,他——”

“颅内出血?!这叫没有什么大问题?!”艾米丽听后十分激动地说道。

“啊,对于长官来说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听叶医生说他还有好几次脑死亡的记录,所以——”

“脑死亡?!他还是人吗?!就算杂种人的身体比较结实也不能这样啊!”艾米丽瞪大了眼睛说道。

那也军医听后表情有些凝重。其实跟着亨瑞一块到处征战的人大部分都是杂种人,因为这种有着人类和卡罗星人双特征的亚种十分适合在太空中长期作战,因此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淘汰和筛选后亨瑞身边的人大部分都是杂种人了,而且杂种人本身在地球的不待见和亨瑞就是杂种人这个事实都使得越来越逗有能力的杂种人聚集在了亨瑞这边。

“啊,抱歉……”艾米丽或许是发现了自己的话有些过激,所以就低下了头。

“没事……”医生说道,说着他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将手臂上的鳞片给盖了一下。显然,他也是个杂种人。“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着,医生一路小跑地离开了这里并叫住了刚才隆乘坐并准备起飞的电推动直升机。

“怎么会这么严重啊……”艾米丽小声说道。

一旁的塞尔维显然是听到了艾米丽的话,她说道:“亨瑞是灵能使吧。”

“嗯?啊,啊。”艾米丽坐了下来。

“灵能啊……那东西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挺玄学的,自大人类发现了灵能的存在后就进行了大量的实验。你应该也知道,这个灵能可是搞不好会死人的。”塞尔维十分随意地说道。

“死过……人吗?”

灵能。伴随着量子力学的不断发展使人们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唯心主义的至高形态将会是以意念推动世界的存在。无论是量子力学的观测性还是不确定性都在指引着人们想着意识与存在的最终答案靠近,而两者相互联系的至关重要的一点,能够透过意识触摸到存在的那个关键点一直没有找到。虽然卡罗星人是灵能的最求者,但是他们对于灵能的研究也只差临门一脚。就目前为止,即便将历史先前推移直至最终的两大远古文明的战争那时为开始,也只有少数的个体完全掌握了灵能的力量,而他们也在漫长的历史中销声匿迹并且成为传说。

“目前人们研究灵能的基础理论是将意识放大,放大到第三方也可以观测到的地步。就好比我对于某件事情的渴望已经到了即便我什么都不做你都可以看到我的渴望一样。但是这对于大脑的负担十分大,大脑必须要为了表达你的意识而进行高速的运转,甚至需要在脑内创立新的血管来增加物质交换的量。这是很可怕的,就算是我们的肌肉会因为自我保护而不能爆发出原本的力量,但我们的意识并不受到我们生理机能的控制,所以出事儿的几率会很大的。”

“也就是说亨瑞叔他是……大脑快要到达极限了?”

“所以呢?”塞尔维坏笑着。

由于这次袭击上了新闻,所以依道尔家为了确保安全给塞尔维打了电话。塞尔维在报平安的时候也得知了艾米丽被预定的结婚对象就是亨瑞这一件事情。虽然马克洛夫曾经也希望塞尔维跟亨瑞结婚但是塞尔维实在是对亨瑞提不起兴趣,况且她本人也没有什么结婚的打算。

艾米丽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亨瑞对她做了那些事情但是多少是亨瑞救了她,不去道个谢的话也有些不讲情理。

“你应该去向亨瑞道谢。”塞尔维在一旁说道,“那家伙现在可是要你去驯服的。这种野狼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可以拴住他的绳子的话那么你爸养他就是给自己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艾米丽看着塞尔维,她现在是真的有些头大。你说不去找亨瑞吧,塞尔维说得又很对;去找亨瑞吧,这不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嘛,这个时候去找亨瑞而且还是为了道谢专门到亨瑞房间里,你说这不是去送血的还能是什么?虽说一血已经被抢了。

“你应该去看看亨瑞现在怎么样了。”塞尔维说道。

艾米丽恍惚地看着四周,她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亨瑞的卫兵。那些卫兵也在看着她。

艾米丽这才下定决心,她小声说了句:“那我去了。”

“一路走好……”塞尔维说道,然后她站起来说,“我也要回去睡一觉了,但愿今晚别做噩梦。”

“我也是。”艾米丽说道。

然后两人就分开了。

可是就在艾米丽坐上电梯往上走的时候,塞尔维突然回头想要说什么。

“为,你用不用带上——”塞尔维回头的时候艾米丽的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算了,反正以后要是夫妻的话这点儿安全措施也不用准备,

艾米丽来到了亨瑞的房间门口,虽然卫兵们认识艾米丽但是他们还是按照惯例对艾米丽进行了武器探测。毕竟现在的亨瑞状态不是很好,要是出问题了的话那么将会是整个以亨瑞为首的集团的崩塌。

艾米丽在被检查后被允许进入到亨瑞的房间。

艾米丽进入后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看上过去很痛苦的亨瑞。整个房间就开这个床头灯因此显得十分昏暗,而他的手上攥着一块已经完全被血给浸湿的纸巾,地上也有多到能够将脚给盖住的沾血的纸团。而亨瑞的脸上还在往下滴血液但看上去亨瑞已经不打算管了。

“是谁?”亨瑞垂着头问道。

“亨,亨瑞叔?……你还好吗?”艾米丽小声问道。

“……艾米丽?”亨瑞听后显然是有些惊愕,“如果是道谢的话没有必要,保护你有我的深层意图。”

“掌控依道尔家?或是联合帝国?”

“哼,你觉得以我的兵力还用靠你来掌控联合帝国吗?”亨瑞听后发出了可以说是嘲笑的声音。

艾米丽立刻闭上了嘴。

“但是……”亨瑞说到,“很奇怪,明明只是你进来了,但我却感到我的头痛减轻了不少。”

说着,亨瑞有些不稳地站了起来,他将左手从脸上拿了下来。

艾米丽被吓了一跳。亨瑞的左眼下面一直到脖子都是发黑的血块,甚至连亨瑞的手都因为长时间放在脸上而被血痂给粘在了脸上。他的左眼睛在逆光的情况下一片漆黑,大量的血液在左眼下的眼睑处堆积和结痂,同时还有新的血液不断流出。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是艾米丽还是鼓起勇气没有逃走。她说:“听医生说你颅内出血了,没有事儿吗?”

“对我来说倒没什么。”亨瑞说到,“已经打过纳米级治疗机器了,颅内的血瘀那些机器人会帮我清理的。”

艾米丽看着亨瑞的左脸,不断流出的血液已经打湿了亨瑞洁白的衬衣。艾米丽拿出了手帕,然后说:“你能找个地方坐着吗?我帮你擦擦。”

亨瑞看了一下周围后就又坐到了床上。

艾米丽拿着手帕跪在亨瑞面前帮他擦着脸。

“会疼吗?”

“不会,我们经常上战场,长期的疼痛耐受药物让我们的大脑对于超过一定疼痛程度的神经讯号具有了一定的耐受性。”亨瑞很平静地说道。

“但是你的头不也是很痛吗?”艾米丽这么说道,与此同时亨瑞也没有反驳她。“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艾米丽说道,“被枪打中了的话会死吗?”

“看情况。”

“死是什么样的感觉?”

“经历过几次,但是都忘了。”

“被杀了就会死吗?”

“正义使者的话吗?真是好蠢的发言呢。”亨瑞说到,同时他将艾米丽的手给推开了,“你回去吧,趁着现在我还没有心情对你做一些太过分的事情。”

“可是你已经做了。”艾米丽说道。她突然对自己已经看开了你那件事情感到惊讶。

亨瑞刚想说话就被头部突如其来的剧痛给打断了。一些场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些场景还有声音以至于他听不到艾米丽的关切。在场景片段中,他看到了个银发血眸的男子。

推荐阅读:

让箭飞一会 全球浩劫:从合成丧尸开始无敌 惊世狂妃:大王,您又被退婚了! 机甲铁羽时空 我被校花逆推后 穿成狗血虐文男主后 嫁皇叔 我开启了恋爱攻略游戏 都市妖孽天帝 我用余生换你爱我 全职游戏分身 前男友们总在修罗场 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 系统之我是妲己 情满四合院:从何大清跑路后开始 我的游戏风靡宇宙 我在修行界寻宝那些年 你们都被圈养了 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2 炼魔嗜血 我有亿万粉丝 枕上娇妻:总裁只欢不爱 万千星火 寒天帝 异界霸道剑神 困兽 幕后:编造神话 叶知秋虞采薇 火影之剑压天下 仙子,请不要骗我去修仙 倒悬的地平线 终极:我悟性逆天,异能疯狂进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