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真被留下了

0真被留下了

珏一个激灵马上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动作看着后面,而这也打断了本在正常进行着的会议。他将大量的力量汇聚在了手上并看着身后,他那犀利的眼神就如同尖刀一般。

“珏,怎么了?”嬴宁疑惑地问道。

在场所有的妖皇派的人都疑惑地看着珏,还有一卫兵已经下意识地亮出了刀刃。

“啊……没什么,可能是我精神太过紧张了。”珏看到身后的墙壁后就将手放下并坐好了。刚才绝感受到了来自某个不明地方的凝视,那个凝视像是直接透过了远古时代强行刺穿时空直接透视珏内在一般的凝视。一种出于本能或是刻在血液中的恐惧被唤醒,让珏一时间心神不安汗毛竖立。

现在珏他们正在一个地方进行会议分析着当前的情况。现在只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朔龙皇那边出现了爆炸后海面上新建派的人立刻就向中央岛屿的岸边进行了法术炮击。而作为战斗程序,妖皇派的海军立刻发动了反击并重创了敌方的一艘旗舰。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妖皇派和新建派的战争已经无法回避了。

而作为一开始的袭击目标,朔龙皇的生死是至关重要的,就算是他没有死的话新建派也不可能让朔龙皇离开这里,因此珏他们也算是被困在了妖族这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是没有想到过要强行突破,毕竟龙皇的战斗力即便在王种内部都属于关底二BOSS的级别,再加上珏他们的战斗力加持,强行突破倒不是没有可能,可怕就怕在珏他们突围后新建派可能会采取更疯狂的进攻。毕竟新建派的支持者中有一些大领主,他们很清楚族群内伤亡人数对于未来建设影响的大小,因此有些拿来对付非本族人的杀招都不会拿出来。可如果龙族将新建派当成是进攻对象的话那么新建派可能会将征服的战争目标变为灭绝,这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不是好事。

珏他们现在只能等到战争结束,多少就算是新建派赢得了战争后珏他们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但是也算是为了回去交差吧,珏他们留在了这里旁听着消息,一同旁听的还有精灵族等其他种族的驻地大使。

总之就是现在的局势并不是很乐观,显然新建派已经抢得了先手。而且新建派隔绝了妖皇派与外界的联系并且下一步的行动就是对于中央岛屿的登陆。一旦对方登陆成功并且建立了一个稳定的滩头阵地的话那么他们将会对还位于这里的妖皇产生直接的威胁,最坏的情况就是妖皇派直接输掉这场战争。

珏看着主持会议的妖皇派的大将们。九尾狐苏羽在正常会议上的话很少,全程她都拿着折扇将自己的下半脸给盖住。她本人是领着灵妖军队,是专门参加法术战斗的妖族士兵,其地位应该是跟煞羽一个级别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气质上有了呼应,珏总感觉能从苏羽的身上看到冰千鸟的影子,毕竟冰千鸟在幕府的时候也习惯拿着扇子办公,也不知道冰千鸟手中的那把扇子是什么来头能让冰千鸟爱不释手。

而与苏羽相对的是一个面目狰狞脸色阴黑皮肤铁青的人。他赤膊的身体上长有一些鳞片,手肘肩上以及背上都有如同鱼鳍一样的东西,总的来说他长得有些像鲛人,但是没有鲛人那种柔弱感。他的表现和发言十分激进甚至是过激,对于这一点珏也能理解,毕竟那家伙是夜叉——掌管妖族海军的大将,现在在外面拼死搏斗的正是那些海军。

或许是夜叉的发言实在是太能镇住人了,其他的一些将领们都不敢说话,看得出这里的军衔应该是苏羽和夜叉的比较大。不过还有一个叼着烟斗,穿着黑色或是说藏青色羽织,腰间别着白玉做的太刀的老人,他坐在主座那里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夜叉的发言。

不过沉默不可能是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很快夜叉就将矛头指向了坐在中间的老人。他从自己的位置上挪步到老人面前说道:“滑瓢大将,请您允许苏羽阁下的士兵登船协助作战吧!”

中间的那个老人,滑瓢鬼抽了口烟后说道:“不行。苏羽阁下的士兵要确保妖皇的安全。”

“那么就请妖皇陛下立刻离开这里吧!敌人就要登陆了!”

“这就要看妖皇陛下的情愿了。”滑瓢说道,他看上去倒十分从容。

珏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嬴宁的不对劲儿。

“别做太多有的没的,我们的目标是要保护朔龙皇,这种内战可不像血族那种内战一样可以不管外界的干预。妖族是有一个完整的外交体系的。”

“……这我知道……”虽然这么说,但是嬴宁还是像识憋了口气一样。或许身为武人的他无法接受自己差点被暗算了的事情吧。

“苏羽阁下,请去向妖皇陛下提出移驾避难的请求。”滑瓢说道,然后他又叫了两个中阶将领,要求一个立刻准备护卫军团为撤离做准备,要求另一个立刻重新组织地面部队为即将到来的抢滩登陆做准备。

苏羽听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她将扇子直接合起来并化为一团鬼火消失了。

嬴宁显然是被苏羽的瞬间移动给惊到了,毕竟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人使用过那种瞬移的技能。嬴宁下意识地看着珏。

珏注意到了嬴宁的视线并且明白他看过来的原因。他解释道:“远古的妖术,这种法术我也会使用,只不过我的法术跟她的法术原理完全不一样而已。”

珏跟嬴宁说话的时候,滑瓢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战术部署。

“诸位,”滑瓢最后说道,“这是自打上都毁灭后我们所遇到的最大的危机,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妖族是凡域中第一批经历过了天启的种族,我们的先辈们已经为我们做了个好的榜样了,而流淌着他们血液的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一点,而且还是可笑的内部矛盾而走向衰亡!”

说完,在场的妖族诸将们都向滑瓢微微鞠躬。

会议结束了,将军们都开始着自己的任务并为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准备。

滑瓢也站起来准备离开。但是就在他经过珏这一边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锁在了珏的身上了。

“你是……”

发现有人突然发现了自己后珏坐在地上一伏身说道:“珏。”

不过滑瓢的注意力好像并没有在珏身上,他的注意力貌似更多地放在对珏的像是回忆一般的地方上,问名字貌似只是建立两人对话的一个引子。

“你以前来过妖族吗?”

珏想了一下后说道:“貌似……没有。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来这里。”

“连自己来没来过妖族都忘记了吗?”

“只是去的地方比较多而已,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

“这样啊。”滑瓢点了一下头,“看你比较眼熟。”说完,画瓢就走了。

嬴宁看着离开的滑瓢,然后他小声问珏:“你有来过妖族吗?”

“没有。”珏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他站起来准备离开。

“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嬴宁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可以先跟一下朔龙皇。”珏看了眼依旧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朔龙皇,“或是说……你该叫他叫凛魄。”

“这样不太好吧……直呼龙皇的名讳。”嬴宁对此有些害怕。

“没事,”就在这时候,后面的朔龙皇直接开口了,他睁开眼睛说道,“即便是妖皇派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倘若一直以我封号来称呼我的话怕时全妖族都知道我是谁了,届时你们是否能够展现出该有的用处我就很担忧了。”

“你自己能照顾好你自己吧,老头儿。”珏这么说着,同时他也被在一旁的嬴宁直接捂住了嘴。

“实在抱歉,他不是很懂礼仪。”嬴宁捂着珏的嘴替他道歉。

珏这个鬼脾气嬴宁这几天基本上已经习惯了,甚至连敖业都开始对珏的阴阳腔有些免疫了。当然了,敖业的习惯也是因为他知道珏是银白之灾的缘故所以珏没有给他好脸色,就连烬锽也经常被珏用一些很刁钻刻薄的话攻击过。但平日里珏对于不是很熟的人倒不这么咄咄逼人,他变得怪怪的也是这段时间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终归有些人会对这种说话方式感到生气,所以对嬴宁来说优先道歉会比较好一些。

“虽然听过凛雪梅说过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有个特别怪的家伙,那人该不会是你吧。”凛魄说道。

很抱歉真的是他。

嬴宁一边陪着笑一边在心中想。

就在三人还在闹着的时候,珏突然像是接到电话了一样地停住了挣扎,他拍了拍嬴宁让他放开自己,然后珏从衣袋中拿出了一面梳妆镜一样的东西。

嬴宁不是很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凛魄知道,他的表情也从一开始对珏的鄙夷变成了严肃。

珏打开了镜子,然后冰千鸟的脸突然就从镜子上映了出来。

“珏!”镜子内的冰千鸟大声喊道,“你那边还好吗?”

“千鸟?”珏看着镜子内的冰千鸟一脸惊愕。

相较于手机,这种古代的单向通讯装置有着不易被监听的优点,而珏能在这次行动中带上这个镜子也能够证明龙族内部对于这次行动的重视。可是为什么冰千鸟会知道珏的行动?她是怎么找到另一个终端的?

“你是怎么联系到我的?”珏问道。

“别扯些没用的!现在妖族什么情况?”冰千鸟问道,她貌似不想给珏转移话题的机会。

珏见自己没有办法让冰千鸟的情绪稳定下来,就只能先回答她的问题。他说:“我们这边还算是安全,”说着,珏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是不会出事儿的,毕竟我们是龙族的人,对方再傻也不敢动我们,你放心吧。”

冰千鸟听后叹了口气,她说:“你半个月都没有消息,我们担心死了。想不到他们还真敢把你派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啊。再说为什么每次都把你派到那种地方啊!每次你到的地方都会出事啊……”冰千鸟这么说着,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珏那尴尬的笑容。

“所以说……烬锽还好吗?”珏问道。

冰千鸟对于这个事情的最终突破点肯定是在烬锽那里,毕竟即知道这种事情的详情又能够被冰千鸟找到的人只有烬锽。而从冰千鸟那激动的情感上来看真不知道烬锽怎么样了。

“他就在这边。”冰千鸟说着就将镜子移到了一边。

“哟……珏……”只见烬锽像是个犯人一般地被压在桌子上,而压着他的正是震庭。

“珏阁下,好久不见。”震庭依旧是那么自来熟或是爽朗地说道。

“啊……好久见……”珏见到震庭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要不是看到他感觉有些像冰千鸟的话还真想不起来他是谁。

冰千鸟将镜子最接转过来了。“你那边真的没事吗?”

冰千鸟的语气中带有的并不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该有的那种优柔寡断以及感性的情感,那是以一个女孩子对于心爱之人所有的关心和担忧。

“没事,顺带也跟夏尼她们说我们没事,嬴宁就跟在我的身边,还有就是跟敖丽说一下素风也被我照顾的很好。”

“明白了。”冰千鸟点点头。

“啊,要是可以的话。”珏想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说,“能跟凛雪梅说一下朔龙皇也很安全可以吗?”

“好的,我会转告的。”冰千鸟说道,然后她犹豫了好半天后问道,“今年,你会跟我们一起过年吗?”

珏的嘴上下张合了一下后说道:“啊,我会尽力的。”

“不准说话不算数!”冰千鸟用少见的那种固执调皮的表情说道。

珏对此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他将镜子给合上了。

“想不到你这家伙竟然还能想着我家里的事情啊。”坐在那里的凛魄说道。

“我只不过是担心我的学生的心态而已。”珏将镜子收了起来,“凛雪梅那小姑娘不可能不知道你在妖族吧。”

“她确实知道我在这里。”凛魄说道,“但是……小姑娘?我看你也不怎么大啊。”

“话到这么说。”

不过这个时候凛魄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地看着珏。“刚才从冰千鸟冰将军的话语里我能听出你跟她关系不一般。你到底是……你就是那个最近在龙族内部很有名的小子?就是跟冰家、嬴家以及米歇尔家都有关系的那个?”

“啊,虽然是他们单方面的。”

“哼,即便是单方面的你也不能说出不行这两个字吧。毕竟没有一个是你这种没有背景的人可以惹的。”凛魄说道。

“啊,这一点我知道。”珏整了整衣服,毕竟刚才嬴宁那一套让他的衣服有些乱。同时珏也觉得嬴宁的那个拦人说话的行为实在是有些不符合场合,不过他也理解,毕竟嬴宁没有学习过社交礼仪。

“真是难以相信龙族居然派你过来处理妖族的事情。”凛魄说道,然后他看着用犀利的眼神看着珏,“或是说……龙族内部有人不想要让你活下来。”

珏盯着朔龙皇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他说:“不愧是朔龙皇,单单一个眼神就能够将寒气完美地展现出来。”

凛魄站了起来说道:“算了,你的事情我就不想再管了。但是念在你还怕我孙女担心这件事情上我就先把句话前头——你并非出身高贵的龙族,你甚至都不是龙族,所以你跟那三家的事情一定会遭到种种阻碍,龙族外部也好内部也罢。愿你做好准备吧。”

“多谢指点。”珏像是应付一样地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嬴宁问道。

“等待,或是享受时间。”珏说道。

“诶?可是……对方就要攻过来了啊。”

“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外交官,不是别的。”珏解释道,不过看起来他有些不耐烦,“就算是对方攻过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起码我们的背后是我们的国家。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吗。”

“真是个糟糕的比喻。”凛魄不满地说道。

珏对此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这个比喻是有问题的。

“你们可以先去休息一下。”珏说道,然后他就看着一旁的素风,“我要带这个小家伙儿去找一下那些白虎族的人。看看能不能让它有些成长。”

素风见到珏好像要带着它去什么地方后就从地板上起来走到了珏的身边。

“这就是公主养的白虎?”凛魄看着素风说道。

“真是失礼啊,什么叫养啊,明明是收留。”珏说道,“这小家伙可不是宠物。”

“至少它没有表现出人形态不是吗?”

“这确实。”珏想要快点儿解决对话,于是他这么应到后就带着素风离开了。

嬴宁想要跟过去的,但是被珏给以他要保护凛魄为由拒绝了。

而珏走后凛魄突然跟嬴宁搭话了:“那么,跟我说一下那家伙的事情吧。”

推荐阅读:

反杀纪元 我负责嘎嘎乱杀,反派负责貌美如花 星空舰队,从数据化开始 让你降魔,没让你降魔女 国土交换:开局华夏鹰酱换位置 当考驾照遇到前任时 书籍1387343 盗墓:吴小佛爷决定去死 世界模组救赎直播[无限] 破晓 大佬还不甩我百亿分手费 反派他爹佛系种田 崩铁:女友爱莉希雅登上列车 综武:多子多福,开局润了惊鲵! 书籍1403395 开局抽中破鱼叉,海王竟是我自己? 综影视:男主都是恋爱脑 超神:开局扮演哪咤,神话降临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孙悟空赘婿 封神从女娲宫加点开始 破败综漫:开局邻居枫与玲! 小白兔替身的千层套路 校花倒追我不要,我只爱小同桌 穿书被骗妖丹时,我爆红娱乐圈 千年家族:香火不绝 太子下跪三日,只求我重穿嫁衣 惊!影帝带着五岁半奶娃来碰瓷了 醒醒你变成咒术师了 我迪迦身份曝光,吓坏超神世界 钟小艾在我房间,关你侯亮平屁事 霍格沃茨:从零开始当学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