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不速之客

0不速之客

“所以……这位是素风?”嬴宁一脸惊愕地看着坐在珏身边的女孩子。

“啊,还用给你解释太多吗?”珏说道。

嬴宁捂着脸说:“额……大致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所以你就不用继续解释了。只不过我真是没有想到素风竟然是个妹子。”

“你平日都不注意的吗?素风她身上也没有公老虎的特征啊。实在不行你看一下这里——”

珏刚想给嬴宁看一下虎皮的肚子上的地方的时候,素风一巴掌打在了珏的后脑勺儿上。“你干什么啊?!不许泄露我隐私!”

珏一边应着一边收起了虎皮。

嬴宁看着珏的表现,他不是很清楚为什么珏对素风百依百顺的。

要是我给珏后脑勺儿一巴掌的话估计会死吧……

嬴宁这么想着。

“凛魄呢?”珏问道。

“刚刚他找我要了镜子,说是想要见一见自己的孙女。”

“凛雪梅啊。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家人啊,不过莫非凛雪梅的高傲脾气是继承了凛魄?”珏说着。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他们现在在妖皇派控制的西边的大岛上。事情的发展果然是按照珏所想的进行的,在珏离开后新建派的舰队调出了几艘绕过了妖皇派的火力网并从中央岛登陆点的另一边发动了佯攻,在成功打乱妖皇派的防御后新建派的登陆部队进行了登陆。不过好在妖皇派的人在滑瓢的率领下做好了准备并且离开了中央岛屿,可惜了那里的建筑和一些文物没能带回来。

而负责留在岛屿中的断后的人是一开始负责抵抗对方登陆的两名将领,按照妖族军方里的话来说应该是要他们为敌人登陆负责,以战死作为防御失败的谢罪方式。

真是有些没有脑子的家伙。

珏在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这么想到。因为拥有指挥能力的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刻都是重要的,即便是犯了错也不能否认他能够坐在那个位子上的能力。

如果继续因为战败而折将的话……那么妖皇派离着战败也不远了吧……

珏这么想到。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请进。”嬴宁站起身来说道。

门被拉开了,在侍从的身后是穿着和服的滑瓢。他进来后在房间内扫了一眼,然后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珏的身上。他说:“我听说有人回来了。”

“刚回来。”珏说道。而此时素风已经躲在了珏的身后。

珏见到滑瓢过来后就有些不爽,因为他跟素风回到妖皇派大本营的时候门卫真的是对他百般刁难,简直要把“你们是不是对方派来的间谍”写在脸上了。要不是嬴宁过来解围的话还不知道珏要在外面站多长时间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嬴宁在第一次见到拟人化的素风的时候的表情真是绝了。

“哦?那个是……白虎的气息啊。原来如此,你出去是学会了让这孩子变成人形的办法了吗?原来如此。”

珏见滑瓢的样子也不像是要素风的样子,于是就问:“滑瓢大将前来有什么原因吗?是找我的?”

“正好麻烦的蜥蜴不在,跟你说点事情。”滑瓢说道。

嬴宁在一旁显然是听到了滑瓢的话,这种当着他的面贬损巨龙族的行为虽然很让他不爽但是他依旧看清局势忍了下来。

滑瓢直接无视了嬴宁坐到了珏的对面。他拿出烟斗说道:“不介意吧。”

“请便。”

滑瓢点燃了烟斗抽了几口,然后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承担我妖族的大将之一。”

“你神经病吗?”

“你说话注意些!”滑瓢身后的侍从们对珏喊道。

这可把素风吓了一跳,她直接抓紧了珏的衣服将整个身子都缩到了珏的身后。而珏身边的嬴宁也手握飞羽银华时刻准备面对最坏的打算。

虽然现在嬴宁他们寄人篱下,但是他们所代表的也是龙族的颜面,不可能因为这种呵斥而退让。

滑瓢没有在第一时间拦住他身后的侍从,他只是静静地抽烟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嬴宁,看样子滑瓢大人身边的侍从们很想要宣泄一下本应该施加在敌人身上的怒气啊,不如你行行好帮他们一下?”珏见到滑瓢没有拦住他手下的意思就将突破口放在了嬴宁身上。

“乐意之至。”嬴宁也没好气的说着然后拿着飞羽银华站了起来,“各位,可否?”

侍从们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死瞪着嬴宁。

滑瓢很淡定地吐了口烟说道:“确实呢,一直压着火气对身体不好。你们去练练吧,免得以后上了战场身子变迟钝了。”

侍从听后就亮了一下腰间的武士刀,然后走到门口。嬴宁自然不会退缩,他拿着飞羽银华跟了上去。

嬴宁他们走后珏就缓缓说道:“真是难以捉摸你啊,明明大敌当前却要在内部创造矛盾。”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新建派跟妖皇派吗?其后的社会因素是什么你知道吗?”

“大体清楚,你们对于妖族的外交政策出了分歧。”

“没错。”滑瓢说道,“所以我们的人也有些是不服龙族的。常年的同盟让我们的年轻人忘记了龙族的强大,即便是我们这边依旧想要保持妖族和龙族关系的人也有些忘记了龙族的强大和可怕,现如今让他们长长见识也行……你的同伴在实力上可以吧。”

“那是自然。”珏说道,“要是动真格训练的话废掉他们一两只手或是腿完全没有问题。”

“那行,给那帮年轻人一点教训。”滑瓢说道,他貌似并不怎么关心自己的手下。

“那么再说回原先的事情吧,”珏说道,“你为什么要让我来当大将?我的身份你不是不知道吧。”

“龙族特使,在龙族还是金龙将军的手下。你又当将军的能力不是吗?顶多就是我们这边会遇到一些比较难缠的问题。”滑瓢说着磕了磕烟斗,“麻烦的外交规矩。”

“既然你知道的话那我就不能帮你了,立场限制了我。”

“这样吗?”滑瓢抽了口烟,“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一个强有力的帮助啊。”

“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为什么你要拜托我?”珏问道。

“因为你的战绩我知道。”滑瓢说道,他好像对珏有些知根知底一般,“你是我们所需要的人才,仅此而已。只可惜你现在在龙族。”

“啊,真是可惜啊。”珏无趣地说道。他本人对于插手妖族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但是他的预感告诉珏面前这个老人一定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这样吗……”滑瓢将烟斗扣了扣又说,“也就是如果龙族同意了的话你就可以帮我们了吧。”

“啊,当然。”珏说道,“但是龙族是不会同意的。”

没有必要,龙族没有必要因为妖族内部的问题而陷入这个政治漩涡之中。

“那么,我等待着你帮助我们的那天的到来。”滑瓢说着,然后外面传来了很大的声音。

珏动了动耳朵然后微微一笑说:“看来胜负已分呢。”

“不愧是龙族啊。”滑瓢很平静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拉开了。

“珏,我回来了。”嬴宁说道。他身上干干净净的,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

而嬴宁身后的那些侍从被打得浑身是伤,而且衣服脏脏的,铠甲也破破烂烂的。

“结果如何?”珏仿佛是要故意气滑瓢一般地说道,“看样子赢了吧。”

嬴宁没有说话,他用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飞羽银华,貌似是在展示胜利后的状态。

滑瓢没有看身后的侍从,他只是在那里继续抽着烟。

素风或许是受不了污浊的空气了吧,她轻声咳了一下。

珏注意到了素风那边所发出来的难受的讯号,于是说:“看来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请回吧。”

滑瓢站起身来说道:“请记住今天的对话。”

说完他就走了。

嬴宁在后面看着滑瓢,然后有些不服气地说:“终归是个大妖而已,竟然不把龙皇放在眼里。”

“妖族是靠年纪获得力量的,如果那家伙资历够老的话,那么他的力量甚至可能在你之上。”珏说道,然后他就打开了窗放了放屋中的烟气。

嬴宁看着珏的行动,他有些好奇是什么让珏对素风这么好。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嬴宁坐下来问珏,“你答应滑瓢的请求了吗?”

“你知道滑瓢过来找我干什么吗?”珏说道。虽然嬴宁听了一点儿关于滑瓢想要要他当大将的事情但是珏不认为以嬴宁的情商能够判断出滑瓢其后的深刻用意。

“妖族可是龙族在凡域的同盟,或许是滑瓢从外交官那里听到了什么吧。”嬴宁说道,“你的故事可能已经被一些妖族的人得知了。”

“哼,我有什么故事。”

“你这种牛逼的人际关系可是早在龙族内部传开了。”嬴宁说道。

“这样吗。”珏毫不在意地说,“那就希望那家伙不要总是过来烦我了。精灵那边的事情已经够我受的了。”

“确实很危险跟麻烦呢。”嬴宁这么说道。

就在几人谈话的时候,凛魄回来了。

他一眼就看到了回来的珏。“哦?你这家伙回来了?那么你身后的女孩子……是那只白虎吗?”

“比我想象的要淡定的多啊。你学学人家。”珏却将话题的重心放在了要告诫嬴宁成熟稳重之上。

“我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嬴宁说道。谁知道他之前对素风性别的猜测竟然成了正确的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珏身边的妹子真的又喜加一了。

“你倒应该学一下这小伙子的懂礼貌。”凛魄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龙皇都是这样的人吗?”珏一边说着一边拨弄着素风头上的老虎耳朵,“雷比翁也喜欢用这种语调来说我。”

“那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雷比翁能养出夏洛特那种姑娘的话他本人的性格坏不到哪里去。”凛魄坐了下来,“你在龙族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是难以知性并且有趣。想不到单凭一个百兵阵榜首的头衔竟然可以让龙族的三大重要家族的千金沦陷。我怎么没有这种待遇呢。”

“嗯?这么说您也是百兵阵的榜首?”嬴宁问道。

“几千年前的事情了。”凛魄说道,“当时为了娶媳妇才去的,还有就是顺带继承爵位。”

“继承爵位只是顺带的吗?”嬴宁小声说道,但是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敬佩之情。

“那你的妻子呢?”珏问道。

“归隐了。”凛魄说道,然后他有些心痛地说,“她比我大差不多二十万岁,只能说是相见恨晚啊。但好在她现在住在哪里我是知道的,没事的时候可以过去找她。”

“活的时间长了果然会嫌麻烦啊。”珏微微一笑说道。

嬴宁这时候看了珏一眼,他差不多确认了珏年纪很大的事实。

这一点嬴宁从夏尼那边听说过,说是在遗迹中尽然有关于珏的事情。

“的确如此呢。我有时候就在想要不要也归隐去找她呢,就像先祖们一样与家人在一起。”凛魄说道,可是他又叹了口气说,“可惜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不想要继承家业和爵位,我只能继续顶着这个位子。”

“所以你就打算让凛雪梅来继承爵位吗?”珏在一旁说道。

此时的素风已经回复成了真身的样子并趴在珏身边睡着了。挺神奇的,素风貌似只在珏面前才会有些活跃,要是周围有人的话会表现得非常乖。而珏也将素风当成一个大号抱枕一样倚着她的身体。

“凛雪梅那孩子是个优秀的孩子。她至少有责任意识,比我那不肖的儿子强多了。”凛魄说道。他好像也挺闲的,能跟珏他们聊这么长时间。“虽然赶不上嬴家的女儿,但是凛雪梅在能力上应该不输同辈的人。”

“就是脾气上有些一板一眼。”珏懒散地说着。他头枕在素风身上,脸朝天花板闭着眼。透过法术的能力可以让他看到千米之外的海面上的情况下。

在海上,妖皇派的军舰正在与新建派的军舰作战。虽然在军舰的装备上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珏所见到的舰船上的装备了,但是在战术上依旧是将敌舰用火力压制住之后进行登船作战。

从火器战退回到了白刃战了吗?真是看不懂战争的进化规律啊。

珏这么想到。他能够感受出妖族海军舰队的可怕潜力,但是最终的战术上并没有相对应的提升这点真是暴殄天物。

而当珏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度过了凛魄对他的指指点点。至少现在看来珏的选择性无视是对彼此都好的举动,因为以珏现在的状态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精神失控而产生带有攻击性的行为。

珏看着现在正在款款而谈的凛魄,然后他从自己的储物法术中拿出了一瓶酒。

“聊天怎么能不配酒呢。”说着珏就将酒放在了三人中央。

“炼金术做出来的?”嬴宁问道。

“怎么可能,真要是那样的话还用从空间中拿出来?这是我以前得到的酒,拿来当聊天的润滑剂吧。”

“想不到你这一点还挺识趣。”凛魄罕见地对珏露出了微笑。

“酒开话匣,我只是想多听一些故事罢了。”珏哼哼笑着说道。

凛魄也没有表示反感,他让嬴宁找出杯子来,然后准备给这些后辈讲讲他自己的故事。

而在另一边,滑瓢正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书。

“大统领。”先前被嬴宁收拾过的那些侍从跪在滑瓢面前,“您找我们?”

滑瓢依旧抽着烟过了好一段时间后才说:“学到什么了吗?那个龙族的把你们收拾了个够呛吧。”

侍从们沉默不言。

“知道就好啊。”滑瓢吐着烟雾继续看着书,“至少你们没有在跟龙族的正式战争中学到自己的弱小和无能,至少你们没有因为自己的狂妄而失去本该活下来的机会。”

侍从们互相看了看,然后有人问:“可属下不明白,为什么要找那个白发的为大将?”

滑瓢抽了口烟,他依旧看着手中的书。“为什么吗……”

推荐阅读:

我能回到过去怎么办 年代:开局娶女知青还带小姨子 万道争仙录 拯救咒术界后陷入修罗场 联盟:重铸国产中单荣光! 末世降临不要慌,先囤粮食后囤枪 一世巅峰 从小小仙吏到掌天圣人 平凡的爱恋 排球少年:从零开始成为全能 我躺平后,垂死相公惊坐起 红龙之下 复仇:带着替身归来 无限挂机,从花果山开始 问道音途 我不是癞蛤蟆 末日酒店通副本,清冷美人杀疯了 穿书反派写日记,女主全被玩坏了 全民领主:从觉醒九星天赋开始 高武:开局刘星,初恋夏雪 穿越婴儿,带领家族修仙 一品女官 满级神功,从龙腿子开始制霸天下 原初:混沌魔主 危险重叠区 开局鬼娶亲,我先抢为敬! 穿进废土游戏,我靠钓鱼救世 天下霸主:七位公主抢着被翻牌 重生之星河倒转 脑变 道医摆摊,但战力爆表! 穿越症候群:中世纪[西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