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行动

0行动

“失败了?”在一个幕府内,新建派的领导者,妖族的大将之一的八岐大蛇正用冰冷的语调说着。

忍者跪在地上等待着自己的雇主即将降下的惩罚。

“本叫你去杀一个龙皇,而且还是障目一族中十分优秀的人。没想到你竟然失败了。”八岐大蛇说道,他那蛇瞳反射着周围烛火的微光显得格外寒冷。

忍者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周围八岐大蛇的幕僚们也不敢说话。

但是站在八岐大蛇身边的一个红脸长鼻,背负羽翼,身穿山伏脚踏木屐腰佩太刀的人很愤怒地说:“你的失败让对方知道了我们的行动可能,也让龙族知道了我们真心妄图施害于他们!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应该以死谢罪!”

忍者低着头没敢说话。

“行了天狗大将,他也不是没有本事,只不过对方终归是压他一头而已。”八岐大蛇说道,然后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地图说,“海军那里什么情况了?”

听了八岐大蛇的询问后,幕僚中有一个人出来说:“是。本来的计划是通过环岛作战穿插缩紧对西部岛屿的包围的,但是未曾想到敌方的海军大将夜叉亲自指挥。我方将士敌不过夜叉的进攻。但虽然计划受到了阻碍,但是我们包围圈并没有因为夜叉的进攻而变得太过松散,如果想要继续包围的话——”

“那就太危险了。”八岐大蛇打断了他的话,他看着地图说道,“夜叉那家伙我了解他,他性格虽然火爆但是他不傻,他肯定看出了我们的计划并且想要通过逐点击破的方法来扰乱我们的计划。如果我们的航线有一个出现了裂口的话那么对方将会长驱直入直接派遣登陆部队对我们所在的东岛进行登陆。”

“八岐大将有何高见?”天狗问道。

忍者就这么被晾在了一边,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悬而未定的惩罚方式才是最能让人感到煎熬的。

“位于中间的舰队立刻调回并集中,位于西岛西边的舰队驻留在那里进行骚扰。我就不信夜叉有那功夫对付后面的小顾骚扰部队而无视我们集中起来的庞大舰队!”

“是,我这就去安排。”天狗一点头说道。

“还有让位于中央岛的守军建立桥头堡,以防夜叉真的突破了我们的舰队的话就让那里的守军拖住他。都退下吧。”

幕僚们一点头都离开了,而忍者依旧跪在原地不敢行动。

“至于你,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人拦住了你?”八岐大蛇问道。

“是一个龙族的特使,很强,无论是气魄上还是行动力上都是可怕的。”

“哦~那那家伙有什么特征吗?”

忍者想了一下后说:“……银发血眸的——”

“银发血眸?”八岐大蛇突然看着忍着。

他摸了一下自己腰间的一把匕首的刀把。那是僭越者法器毒牙之咬,而给他毒牙之咬的人名叫雾,他曾经告诫过八岐大蛇要他小心一个银发血眸的家伙。

“那家伙……莫不是珏?”八岐大蛇小声嘀咕着。他不免因为他与珏这么快的相遇而感到震惊。

八岐大蛇早就听说过珏的名号,但他本人对于珏的评价只不过是个凭着相貌骗到了龙族高层女性的小白脸儿而已。

但是八岐大蛇也有种忧虑感,他不知道这个叫珏的男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毕竟连雾这样的人都特意提醒他要小心珏。

不过他有种预感,珏可能会成为一个影响他未来走向的力量。

八岐大蛇跟雾的相遇仅仅是几个月前,但是雾给他看了很多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东西,那是些比法器低端的多但远超法器的存在,即便是没有法术适应性的人也可以轻易使用的东西。八岐大蛇知道雾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是自己所看到的世界——这个时代正在发生一场异变,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不可能让三界走上真正的昌盛,王种之间的同盟条约并非牢不可破。而且当雾将毒牙之咬交给八岐大蛇的瞬间,八岐大蛇知道自己被时代赋予了新的使命,是时候成为打破当今秩序的人了。

八岐大蛇本身的最终目的并非单单控制妖族的内政体系。

而就在八岐大蛇还在思考着未来的走向以及到底要怎么评判珏这个人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八岐大人,新贵族找您。”

“又是那群只会嚼舌头的人吗?知道了,告诉他们我过会儿过去。”八岐大蛇说道。

八岐大蛇虽然是新建派的领导者,但是军队终归是需要有人来进行支持的。而在妖族中一些不满妖族倒向龙族的政策的贵族,大多是年轻的贵族就成为了新建派幕后的支持者。他们虽然支持新建派但是也有些急于求成,他们有着对于未来独到的见解与发展建议但也有些目光短浅。

八岐大蛇的“缩围消耗”的战术显然是让那些贵族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们急于向八岐大蛇索要一个能够快点推翻妖皇派的方案。

“找我的人里面只有那些天天嚷嚷着快点的人吗?”八岐大蛇在传令的打算离开时问道。

“不。”

“是吗?多少还有些有理智的人跟我在一块儿。”八岐大蛇听后叹口气说道。

当然,帮助八岐大蛇的贵族中也不是全都是一些买有脑子的愤青,还有些支持八岐大蛇的指令的贵族的。不过这些人在八岐大蛇眼中不是沉得住气就是贪生怕死的人,但是虽然这么想,八岐大蛇还是很感激能有这种帮他说话的人的存在。

然后传令的人就离开了。

在传令的离开后,八岐大蛇看着那个忍者说道:“我不会像妖皇派那些老顽固一般将所谓的荣誉看得如此重要并让你以死谢罪。但是我也会惩罚你,你现在立刻去龙族调查一下一个叫作珏的人是什么底细。他那些花花新闻我一点儿都不想听,给我打听那家伙到底是什么背景即可。明白了吗?”

“是!”忍者点了一下头。

“去吧。”

八岐大蛇说完,忍者就消失了。

珏……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八岐大蛇一边想着一边去应付那些贵族了。

而此时的珏正在院子里无聊地看着在院子里训练的嬴宁。

“喂,你这样不累吗?”珏问道。

嬴宁貌似每天都会尽可能抽时间训练,在他被分配到珏手下干活儿的时候他也喜欢在珏分配到的小幕府的院子里训练。

“没人跟你一样天生就那么厉害。”嬴宁说着就拿着飞羽银华来了一套居合,“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断训练自己以免落后。”

“你不是已经够强的了吗?”珏说道,“要不是有我在的话你可就是百兵阵第一位了。”

“我不会用一个理由将自己的无能给掩盖过去。”嬴宁说道,“即便是这样你也在比赛中放水了吧。以银——”嬴宁说道一半突然看向了素风。

“嗯?珏就是银白之灾这件事情吗?”素风突然开口了,“我知道哦。”

嬴宁听后一愣,这种机密的事情素风是怎么可能知道的?

素风好像看出了嬴宁的疑惑,于是说:“在那个精钢派的时候,当时我去救冰千的时候我正好是跟银白之灾擦着过去的,所以能够闻出来上面有珏的味道。而且族长也跟我说珏就是银白之灾的事情了。”

嬴宁在听了素风的解释后想起了的确在精钢派的时候素风有救过冰千鸟。而且冰千鸟也罕见地接受了身为老虎的素风,要知道冰千鸟可是有动物恐惧症的,也不知道现在好些了没有。

“那么……你不感到忌惮吗?”嬴宁放下了飞羽银华问道。

“嗯……不清楚哎,但是当时我确实是将银白之灾给吼回去了。”素风想了一下后说道,然后她微微一笑看着珏说,“难不成你怕我?”

的确,当时银白之灾在想要进攻夏尼她们的时候素风确实是将银白之灾给吼回去了。

珏听后说:“谁知道呢,当时可不是我控制身体,说不定银白之灾真的怕你呢。”珏这么说着,看上去跟银白之灾的事情完全不管自己的事情一样。

而素风则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刚才话题重点一般地继续啃着手中的吃的。“果然进入完全成熟期后就会变得很饿啊。”

嬴宁疑惑地看着素风,然后他说:“那你有把珏是银白之灾的事情告诉别人吗?”

“这是机密吧,我没有说。”素风说道。

虽然她是这几天才被发现能够变成人形的,但是她本身知道珏是银白之灾这件事情却是几年前的了,所以她在变成人这段时间会不会大放厥词没人知道。

“亏你能知道这是机密啊。”珏摸着素风头上的耳朵说道。

“从敖丽她们打你打得那么狠我就猜可能她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她们都不知道的话那么这事情就应该是机密了吧。”素风说。

“真够聪明的。”珏摸了摸素风的头。

“哼哼。”素风挺着头接受着珏的抚摸,她的尾巴也在晃来晃去。

就在几个人聊天的时候,他们看到对面走廊上苏羽正带着自己的人急匆匆地走了过去。而滑瓢也在一会儿后从这里走了过去,他显然是看到了珏但是并没有过来说什么,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

出事了。

珏这么想到。

嬴宁倒是没有管这么多,他继续进行着训练。

珏或许也是看到了嬴宁没有管之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确有些多管闲事,所以他也就放弃了再去想妖族的事情。

他拿起手机看着。

“昨天晚上千鸟给我打了好多通电话啊……发生什么事了吗?”珏说道。

“打了很多通电话吗?”嬴宁说道,“昨天喝的有些多,完全没有注意凌云的联系啊。”

“啊,昨天确实啊。”珏放下手机说道。

昨天真的是酒吐真言,凛魄很少见得跟珏他们说了很多事情。从自己的种种经历到自己家族的事情,再到自己家人的一些事情。他说了很多,也让珏跟嬴宁以另一种眼光看待凛魄。

并且凛魄也不再以那么高傲的状态对待珏他们了。尤其是在对待珏的方面上,凛魄的态度放缓了许多。好像凛雪梅是在跟凛魄联系的时候说到了关于珏的事情并且凛雪梅特意提醒不要跟珏将关系闹得太僵。貌似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导致了整个凌云对于珏的存在形式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重新认知。

不过凌云到那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珏他们一点儿也不知道。唯一能够跟珏联系上的烬锽一点儿表态都没有,所以珏他们认为凌云发生的事情是完全可以忽视的。

而现在对珏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样看待滑瓢对于珏的军事邀请。

滑瓢在过来的时候可以说完全被珏压着说话,完全没有获得主动权。但这也是最让珏担心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滑瓢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如果滑瓢跟嬴宁一样是个能够一眼看出来性格底细的人的话倒还好说,但问题是滑瓢本人在跟珏谈话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情感。

那么接下来这个老贼会用什么手段呢?

珏想着,以他的阅历他知道滑瓢这样的人城府深得很,他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他一定有别的打算。

真是,又被牵扯到麻烦的事情里了呢。

珏这么想着。而就在他想着的时候,嬴宁在一旁叫了他。

“珏,你能陪我练练吗?”

“为啥啊?”珏问道。以前嬴宁找他陪练的时候嬴宁都是被打到地上的那个,所以珏是真的怕一直跟嬴宁练的话会打垮他对于武术的自信。

“我很害怕要是再遇到刺客的话我可能对付不过来。”嬴宁说道。

关于那个忍者的事情珏已经让嬴宁上报了,所以妖皇派应该知道了刺杀小队的存在。而问题就是新建派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会是什么。说真的,珏很担心新建派或是妖皇派会因为族内的战斗将龙族拖下水。

毕竟自己能在这里的话就代表着龙族里面的人并不希望自己一直在龙族,所以如果真的龙族被牵扯进去的话少不了自己接这个烂摊子。虽说冰千鸟可能会进行暗箱操作,但是这改变不了他自己处境的尴尬,而且这也会对冰千鸟造成政治损害,因此如果龙族被牵扯进来的话那这完全就是个麻烦事。

“真但愿那帮人能消停些。”珏自言自语道。

“什么?”素风竖起耳朵问道。

“没什么。”珏摸了一下素风的耳朵说道,然后他看着嬴宁说道,“要不你过去陪他练练?”

“我?”素风听后摇了摇尾巴,“嗯……如果可以的话……”

说着,素风就站了起来走向了嬴宁。

“喂,让她来真的好吗?她可是一个女孩子,而且我完全不知道她什么底细啊,伤到她就不好了。”嬴宁说道。

“有我在呢,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珏挥挥手说道。然后他坏笑了一下说:“人家多少也是个高阶种,你不用担心自己欺负人家。”

嬴宁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然后摆起架势对着素风。

素风倒是不急不慢地将手放在前面。

嬴宁见素风准备好了之后直接冲了上去,但是狂风形成的护盾将嬴宁挡在外面。

“哈哈,虽然她打不到你但是你也打不到她啊嬴宁。”珏笑着说道,“看来素风这妮子在保护自己方面上倒不用担心了。”

就在三人还在闹着的时候,去见妖皇的凛魄回来了。

推荐阅读:

一人之大罗洞观 银龙之从破壳到神灵 小可怜女装网恋实录 诸天之神主 分了还得帮前任通关游戏? 私房催乳师 萌妻来袭:帝少坏坏宠 西北行歌 富家千金 鬼域神主 重生归来,傅总他慌了 民国:悟性逆天,顶替少帅当霸主 骨海之青城秘史 明纱 被觊觎的恶毒美人[快穿] 人族崛起,我的玩家超凶猛! 揉碎了温柔 陆清清盛明羲征婚当天亿万总裁约我去领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她在姓氏游戏里玩爽了 中式恐游npc来到废土世界后 [综英美]论库洛牌与哥谭的适配性 王爷他风评被害 开局极境横扫诸天 盗墓:从研究生到研究墓 高中三年,无人知道我已觉醒 灰烬乐园:从智力露怯到莽穿世界 李翠莲金小小金鱼宝宝 直播算命,女鬼问我服务好吗 横推武圣 勾他上瘾 司掌天地 我死当天,顾总和白月光订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