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出征

0出征

“大人。”一名水手叫住了正在指挥人员进行搬运物资的海军军官。

“有什么事?”军官看着对方问道,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我们这次的舰长……是个外族人吗?”

听着水手的询问,军官叹了口气说:“没错,这次来的就是个外族人,据说是个龙族的家伙。”舰长说道,“但是那家伙也是滑瓢大人不惜用战列舰设计图作为代价换来的家伙,能力上绝对不是一般人,到时候就算大家不服他也要好好听话。”

“明白了。”士兵们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港口。

珏和嬴宁从上面下来了。

见到珏下来后,负责军舰的大副过来了。

“您就是派来的舰长吧。您好,我是您的大副座敷童子。”

珏看着那个所谓的大副。显然就是个小孩子,看上去比婉莹还小,就连现在她都是抬着头看着珏。不过有一说一,长得还挺可爱惹人怜的。

“啊,我就是被滑瓢派过来的……等等,你……就是大副?”珏诧异地问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座敷童子愣了一会儿,然后就反应了过来了。她说:“啊,出海打仗求的就是平安,所以一般船上都会配上我们这样的能带来平安的妖怪的。但是虽然我搬不了重东西但是一些琐碎的工作可以交给我。”座敷童子说着就将手搭在另一只手的胳膊上,摆出一副很能干的样子。

珏显然是很震惊,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但是为了不让座敷童子感到尴尬,他立刻看向了面前的军舰。

“说说这个军舰的事情吧。”珏说道。

“啊,对。您还不知道船的功能吧,请跟我来。”座敷童子走上舷梯。

珏慢了半拍才跟上去。

“说实话,我可不觉得这样的小屁孩儿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好运。”珏小声对嬴宁说道。

至少在珏对目前海上的情况判断得出的结论可不是什么安好的结论。

昨天晚上珏已经得到了来自妖族军方的资料了,大致上了解了当前海上的战况。总的来说不是很好,但是多少稳定了局势。夜叉虽然击碎了对方的包围圈但是也放跑了一些军舰,并且由于敌人在海上的势力分散太多导致战场的主动权在对方手中。

珏他们先是来到了甲板上。

“这里是甲板,也是我工作的地方。”座敷童子说道,“甲板两边的这块儿空地是进行白刃战的地方,充足的空间允许共计百人的密集白刃战。而中间的是装备舰炮,这个大炮可以将对方的军舰凿出一个孔并可以为我们的登舰提供条件……哈,您应该知道海战怎么打吧。”

座敷童子说道,虽然她的话语中没有什么恶意,但是珏听得并不怎么舒服。

“啊,多少有些理论基础。”珏说道。要不是嬴宁按着他的胳膊的话他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那就好。”座敷童子说道,“我们现在又差不多两百名水手,其中有一多半是可以进行登舰作战的。”

好多人……好多没有必要带的家伙……

珏想到。

然后座敷童子带着珏他们进入了战舰内。

“虽然可以带你们去机轮舱但是估计你们去了也搞不明白所以就不带你们去了吧。”

有够火大的。

珏攥紧了拳头。不过珏没有发怒,他不想再出航前引发船员间的疏远。

“这里是舰桥了。”座敷童子说道,“这里有火炮控制系统,探测敌人的装置以及可以控制甲板上掩体的东西。”

“控制甲板上的掩体?”嬴宁有些疑惑。

座敷童子踮起脚尖来将控制台上面的一个按钮给按了一下。

一按下按钮,甲板上就升起来了一些一人高的柱子。

“这有什么用?”嬴宁问道。

“打仗的时候可以靠在这后面减少一块危险点啊。而且战术绕柱也是可以的。”座敷童子说道,然后她就像放弃了一样地说道,“在我刚才按的按钮的上面的按钮吗?那个可以把掩体给降下去。”

珏听后按了一下按钮。

“谢谢。”座敷童子说道,然后她走到窗边说道:“这里的窗都是可以打开的,如果敌人进行白刃战的话我们可以从这里进行放箭攻击。”

“不会误伤到队友吗?”嬴宁问道。

“伤到了也没办法啊,那么乱那么杂,想不伤到的话只能看弓箭手们的技术了吧。”座敷童子说道。她的口气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

可是珏的注意力没有在这里,他一直抬着头看着舰桥的天花板。

“这上面是空的吗?”珏问道。

座敷童子听到后含着手指看着上方,这是珏第一次提问她问题,但是这问题的内容实在是让她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既然珏问了那么她就有义务回答。“……是空的,因为有吊顶……怎么了吗?”

珏看了一会儿后说:“这里不错,可以吗?影渡家的人。”

“诶?影渡?影渡家的人也在吗?”座敷童子问道。

影渡派来的忍者没有出现,但是嬴宁从珏的身后看到了一个黑影突然掠过到了天花板上。

“看来很喜欢。”珏看了眼背后说道。然后珏就看了眼自己手机上的时间,他对座敷童子说道:“去,把所有人都叫来,我们准备出发了。”

“是!”

很快,座敷童子就叫来了所有的船员。

召集了所有人之后座敷童子向珏敬礼,她长长的袖子耷拉着看上去呆萌呆萌的。“报告……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啊?”座敷童子说道一半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珏的名字了。

珏没有回答座敷童子,他用法术将脚下的空气给固化然后站上去。他说道:“各位好,我是来自龙族的珏,在我身边的这个家伙叫嬴宁。一开始没有向各位进行介绍真是抱歉,毕竟我不希望我以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的身份来命令各位。我知道各位对于我这个外来将领感到不服气,但是既然受命那么我将会负责到底。接下来,请允许我带领各位走向胜利。”

掌声想起,珏也在着掌声中走了下来。无论是真心也好还是应付也罢,珏多少因为这群人没有给他一个下马威而感到庆幸。

珏下来后向所有人点了个头,然后向舰桥走去。

“大家,回到岗位准备工作吧!”座敷童子说道。

然后甲板上的人都动员起来了,他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中。

珏走上舰桥,他将手放在了动力杆上。

其实珏一开始就大致了解这个舰船的操作了,他在见到战舰的第一眼起就用精灵眼对其进行了分析,上千万条法术回路彼此交错纵横,虽然珏不能对其一一分析但也可以凭借多年的制作法器经验大致了解这个舰船的操作。

珏推动了动力杆。整艘战舰的动力系统被完全启动,磅礴的推动力将这个两百多米长的庞然大物推动起来,重达数吨的战舰与水面轻微分离并滑翔在舰体与水面的空气上。战舰了。

“……对了,小不点。”珏一边拿着望远镜看着海面一边问,“这艘船叫什么名字?”

“小不点是叫我吗?”座敷童子问道。

“啊,不然呢。”珏依旧拿着望远镜看着海面,完全没有看座敷童子一眼。

或许座敷童子还小,并没有认为自己被轻视了。她想了一下说:“这是艘刚刚下水的战舰,还没有正是列装。但是船坞喜欢叫它‘清水’。”

“清水号?这样啊。”珏听后点了点头,“名字不错……”

座敷童子没有继续跟珏说话,她跑到一边处理着自己的工作。

嬴宁在一旁拍了拍珏。“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珏放下望远镜说道:“昨天我看了战况报告了。”珏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舰桥中央的一个全息地图边,那个地图跟一开始冰千鸟组织士兵去营救被狼型妖邪困住的敖丽的地图一样。他说道:“我们现在在西边的岛屿北部,位于中央的核心岛屿算是比较近的。敌人的主力被分散在了东西两岛之间的分界线上,仿佛一面墙一般将南北给切割开了。并且有些舰船是以游击队的形式进行干扰。”

“敌人是想要打游击战进行消耗吗?”

珏微微摇了摇头。“不清楚,现在完全看不出对方的战术是什么。但是我想夜叉应该不想跟对方打消耗战,所以将大批的军队组织在了这里。”

珏点了一下核心岛屿与西部岛屿之间的海峡处。

“夜叉想要在这里进行突破吗?”嬴宁看着地图,“这里有一段东西走向的岛链,并不适合打登舰战啊。”

当前三界的海军作战依旧是以登船消灭对方为主要的作战方式,旨在以极大的人员伤亡迫使对方在战争中承认自己的失败。而这种岛屿不断地海上环境很容易在与敌人进行登船作战的时候被从岛后面绕出来的地方战舰进行包抄,而且多岛屿的环境也很难让海上的援军在登舰的时候进行掩护。

“可能不是要与对方进行登舰作战。”珏说道,“夜叉的资料我看过,他们一族水性特别好,而且还有些会法术的好手,因此夜叉可能要打的是歼灭战。”

“以地形为优势对对方进行严重打击吗?”嬴宁皱了皱眉,“可是孤军深入是大忌。”

珏深吸一口气,他有些犯愁地用手指敲着桌子。“很难说,如果夜叉能够冲破岛链并回收的话可能会对对方产生巨大的打击,这样会迫使东边的敌军向西边回援,这样一来就可以打乱对方的阵脚。可是……正如你所说的,夜叉要是孤军深入的话被敌人包围就不好了。”

“这一点可以不用担心哦。”这时候,桌子下面传来了座敷童子的声音,她将茶盘举过头顶。“给,抹茶哦。”

“啊,谢谢……”珏有些懵地拿起了茶杯,一旁的嬴宁也是一脸懵逼。

“夜叉大人的话应该是想要打乱对方的阵脚吧。因为先前敌人想要进行过一次包围来着,但是夜叉大人将包围打散了。夜叉大人刚刚完成了突破海上包围的事情,他应该也知道现在打不了能够深入对方老巢的战役吧。”座敷童子说道,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也准备了抹茶并且捧在手里一边喝一边说道,“现在我们还没有与大部队汇合,所以现在可以先去消灭一下在西岛西岸的敌人。”

“西岸?啊,那里的人啊。”珏想起了战斗报告中说的一个消息。

上面又说道西岛的西岸经常受到炮击,虽然准备地面部队进行防御但是对方一直没有进行登岛作战。

令人在意……难道仅仅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吗?

珏这么想到。

“那我们应该去消灭在西海岸的敌人。”嬴宁说道,“对方在海上很长时间了,现在可能耗尽了寄养了,我们完全可以在他们回来的路上进行伏击。”

“确实是个不错的战术呢。”座敷童子说道,“我们刚刚出航,对方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的情报,所以完全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呢。”

嬴宁看了珏一眼,他发现珏并没有对刚才的方案提出任何意见。

“珏,怎么了吗?”嬴宁问道。

“我在想……就算我们将西海岸的敌人给消灭的话也不会对敌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吧,毕竟按照情报对方只有个位数的船只在那里,而且还都是装备了远程炮的轻型舰艇。”

“那么你的下一步指示是什么?”嬴宁问道。

珏看了会儿地图,然后从西岛的南侧画了一条线直接连接到辉夜洲的西海岸。

“我们现在是西岛,虽然内部安全但终归是个岛而已,如果要想跟对方打持久战的话我们没有大陆的资源补给是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的,对方可以通过辉夜洲的港口源源不断地输送寄养和物资,这么一来就算我们能够对敌人的舰队造成重创,敌人依旧可以通过大陆的补给快速回复,而反观我们根本就是一艘舰船损失就是一艘舰船的损失,完全不可能跟对方的损失划等号。”

“你的意思是……跟对方进行消耗战是必败无疑的?”嬴宁问道。

“……没错。”珏点了一下头,然后他看着座敷童子说,“我们现在没有大陆的港口是吗?”

“应该是吧,我就是个随船人员而已,战略性的详细情报我是不知道的。”座敷童子说道,但是她紧接着就跑到了舰桥的一个人的身边一边拉着对方的裤腿一边说道,“但是传令官一定有相关的情报。”

被座敷童子拉着的人回过头来看了珏一眼,但是他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地抖了一下,紧接着他就抖抖腿想要让座敷童子放开他。他说:“喂,小不点儿,你不要找我啊!还有很多传令官啊!”

珏看着对方,歪着头,因为对方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奇怪。

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家伙啊……

珏一边看着对方一边想到。

不过嬴宁没有时间在那里看对方犯神经,他说道:“喂,叫你呢,你快点过来啊。”

或许是被嬴宁的气场给压到了,对方有些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

“你怎么回事儿啊?”嬴宁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珏一眼。

“嘶——我有些疑惑,我们以前是不是见到过?”珏托着腮问道。

“诶?你忘记了吗?在百兵阵的时候,你从我这里买过情报,关于那个戴高帽子的。”对方说道。

“……嗯……哦!确实是有这么个人来着。”珏想起来了,“当时你身边还有几个兽人是吗?”

“啊,你想起来了啊。”对方有些尴尬,“本来拿着你的钱回来后打通点儿关系当了兵,没想到你又过来了。”

珏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去,问问我们跟大陆之间的联系是不是被切断了。”

对方老老实实地回到工作岗位上进行联络,而过了一会儿他带来了肯定的答案。

珏听后就下达了第一条命令。“诸位,我们将要向南方行驶,打通西岛与大陆之间的联通,哪怕我们抓住了一个小口岸也是值得的。”

“哦~不愧是滑瓢那老头子啊,动作就是快啊。”八岐大蛇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书一边说道,“不过也是,像珏这种人才要是我的话我也会选择快点拉拢。”八岐大蛇说道。

“龙族的新秀吗?”天狗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想不到这家伙竟然有如此雄厚的背景,真是可惜,他竟然在我们的敌人那里。”

八岐大蛇将资料给攥起来了,他看着幕府内挂着的海洋地图。

“现在我们要对付的不单单是夜叉一个人啊。”八岐大蛇说道。

“还有珏……是吗?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跟夜叉一样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天狗瞥了眼八岐大蛇,“当初就应该做到底,让杀手将那个叫珏的家伙一并给杀了。”

“放弃吧,那家伙要是真的这么容易死的话那么障目家的人也不会失手。”八岐大蛇说道,“真是可惜,真是可惜啊。”

八岐大蛇一个劲儿地说着可惜,他好像真的因为自己损失了一个能臣而感到伤心。

“那么接下来该干什么?要因为珏的到来而改变我们的策略吗?”天狗问道。

“……不用,珏到低有什么战术我们还不清楚,不能因为这家伙而坏了全局。”八岐大蛇思索片刻后说道。

天狗听后缕了一下胡子,他皱了皱眉说道:“他以前好像在血族领导过内战并且镇压了对方的进攻,据说还有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

八岐大蛇听后没有立刻回复,而是看着海图想了一会儿,然后他拿着海军战棋推演了一下后说道:“海战不是陆战啊,让一个打陆军的去搞海军,我不认为他会有什么大作为。但是要时刻监视他,既然滑瓢能花大价钱要他那么必然会有其用武之地的,一定要小心。”

“是。”

“还有就是将这个通告全军。”八岐大蛇拿出了一个信封交到了天狗手中。

“这是……”

“接下来的作战安排,夜叉可是海上的疯狗,虽然他的莽撞可以给我们的战局提供一些不错的效果,但是也会因为他那乱来的战术而让我们计划崩坏。我们要为这条疯狗一个不错的笼子,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覆灭!”

“是!”天狗行了个礼之后准备离开。

而就在天狗打算离开的时候,八岐大蛇突然叫住了他。

“有什么事情吗?八岐大人。”

“你是怎么看待当今的大势呢?”八岐大蛇说道。

“大势?”

八岐大蛇慢慢走到幕府的另一边,那里有个一米半径的圆盘,上面有如同地图一般的东西,那里是魔族的地形仪。

八岐大蛇指着一片被做成森林的地方说:“魔族的血族已经开始出现了对贵族议会制的转变,保守派的头领伐格斯洛貌似要建立一个新的贵族大同盟体系,可能会偏向帝制吧;三大王种也已经开始建立贯通三界的联盟……”说着,八岐大蛇看了眼天狗:“你不觉得这个时代正在改变吗?这可是自打上都毁灭后的又一次的时代大变。”

“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天狗有些不安地问道。

“我是说……”八岐大蛇转过身来看着天狗,他的眼神如此坚毅并且仿佛带着明天的阳光一般。他说道:“你不觉得我们也该进行一次变革吗?”

“我们所做之事不就是对我族的变革吗?我们不正是要通过我等的影响而让我族对外的外交形式进行变革吗?”天狗说道。

八岐大蛇微微一笑,然后他转过身去。“是吗……原来如此,我等才是正义之师啊。”

“正是。那我先告辞了。”天狗再次行礼然后离开了。

八岐大蛇幕府的门被关上了,天狗开始执行他的任务而八岐大蛇则开始为下一步的实施而做准备。

虽然妖族这边常年不见太阳,但是现在外面的时间已经是而此时,在龙族所掌控的凡域,在凡域的西方的大洲靠北的地方有一个龙皇所控制的土地。

“哦?~想不到妖皇派已经为了自身的存活而不惜一切了吗?”在一个房间中,一个严肃的声音响起,坐在座椅上的人将手中的纸给用法术燃尽了。他的声音冰冷且低沉,而当他在说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语气中带有近乎无尽的杀意和恐慌。

“来人。”那人对身边的人说道。

“在。”

“去,准备特使,我要派人跟新建派的人好好聊聊。”

虽然那个龙皇下达了命令,但是他身边的人并没有立刻行动。他思考了一会儿后说:“大人,这么做的话会不会违反凌云的外交要求?新建派可是敌人啊。”

“有些事情不用太过担心,我们所要做的是维护龙族的未来。”龙皇说道,他那平静的语气中隐藏了近乎无尽的愤怒,“我们要做的事保持龙族未来的繁荣统一,而不是造成一个分裂的隐患。其他的贵族也是同意我的看法的。”

“可是……”

“不要再说了。去,完成我的指令。”

“……明白了。”

佣人退下了,而龙皇也用法术将房间中拉上的窗帘给拉开了。

他看着外面刚刚展露身形的月亮不禁叹了口气。

“明明不希望这种悲剧再次发生的,想不到还是在我们这一代出现了啊……”龙皇看了眼桌子上的档案,上面有珏和崩的照片。

真是令人厌恶的家伙。

龙皇这么想着,他不禁攥紧了拳头。

而此时,珏他们所率领的舰队已经在海上遇到了敌人。

“转舵转舵快转舵!”珏大声喊道。

在清水号转舵的瞬间,数发炮弹贴着清水号飞了过去。然后海水被爆炸的炸弹给激起了几米高的浪花。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敌人的舰船!”珏看着远方的两个小黑点说道。

虽然敌人的舰队多分散在整个中轴线上,但是游荡在海上的小股舰队也不是没有。这不,正好儿被珏他们撞上了。

“那是八岐大蛇他们的量产型轻舰艇,单凭火力上是打不过我们的战列舰的。”座敷童子紧紧抱着桌子的腿说道。

嬴宁这时候快步走到珏身边问道:“敌人离我们太远了,我们的速度也追不上轻型舰艇。要放走他们吗?”

“要是在这里放走他们的话他们一定会告诉八岐大蛇的,这样我们就不可能突破海上封锁了。”珏说道,然后他看了眼船上的大炮。

“这东西能打多远?”珏问道。

座敷童子看着珏,然后又爬上桌子上看了看。

“打不到对方的。”

珏立刻跑到窗前看了看。通过高效的猎人眼,珏判断出了他们现在离对方的战舰差不多有几十公里的距离,真的难以触及。

珏又看了眼面前的大炮,然后恨铁不成钢地锤了一下窗框。然后他对嬴宁说道:“嬴宁!我命令你去吧其中的一艘船给凿沉了!”

嬴宁愣了一会儿,然后大喊一声是之后立刻打开窗户翻了出去。

在刚一翻出窗户的瞬间,嬴宁身上燃起烈火,至龙化的嬴宁从火焰中冲出来。此时的他依旧没有落地,而是直接张开双翼猛地飞了出去。

快速扇动的双翼将海水吹开,狂风将海水表面瞬间雾化。而当这雾化的海水消散之时,嬴宁已经如同飞梭一般飞出了几百米远。

“龙……龙族?!真的是龙族?!”座敷童子趴在窗户口上惊讶地说道。

就在刚才嬴宁飞出的一瞬间,清水号上的舰员们见识到了龙族的真正威严。

飞速前进的嬴宁被敌人发现了,但是嬴宁的移动速度显然是超过了敌人的判断。

高速前进的嬴宁如同导弹一般猛冲进了敌人的舰艇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敌人的舰艇差点侧翻。不过虽然没有击沉,但也对对方的舰船船身凿出来了个洞。

嬴宁将蜘蛛的力量灌输到飞羽银华之中,然后释放出蛛丝,将所有的舱门都大致封住,在保证了敌人逃不出去的同时也确保了海水可以灌进舱室。

虽然这样做十分残忍,但是嬴宁没有办法给每个人一个痛快,因为还有一艘战舰需要被解决。

嬴宁再次张开双翼猛地冲向天空,然后在百米的高空中快速落下。

嬴宁常年来训练出来的战斗机巧使其有着极强的动态视力,即便在接近出弦弓箭的速度的时候也可以让他精准地调整身体到达正确的位置。

从天而降的嬴宁重重地降落在下一艘舰船上,整个船猛地往下沉了一下,这让本就在船上待命的敌人飞上天片刻。

“我乃龙族金龙牙将珏的副官嬴宁!”嬴宁抽出了飞羽银华。

反射着月光的飞羽银华跟嬴宁所释放出的杀意完美融合,一种比初春海水还要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围在嬴宁身边的敌人士兵一时间都被着股寒意给吓到了,他们僵在原地不敢乱动。

“既然你们不动,那么就到我的回合了!”嬴宁大喝道。

话音刚落,嬴宁就一个箭步冲到离自己最近的人面前。他一刀刺向敌人的胸口并猛地滑动,敌人被瞬间劈开。

战友的死让在场的敌人如梦初醒,他们被自身的恐惧和对于求生的欲望所支配并冲向了嬴宁。

“很好,看来你们的战意和求生欲没有丧失。”嬴宁说道。

紧接着,嬴宁挥动飞羽银华。一套行云流水的刀法将敌人一一消灭。面对身为龙族的嬴宁敌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种族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嬴宁在甲板上大杀四方的时候,舰桥上的寒意让嬴宁瞬间警觉。他用飞羽银华挡在身前,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挥动着刀。而快速的刀光形成了一个无法被穿过的铁壁,一杆杆箭矢被打了下来。

“抓住了时机,但可惜没有抓住战机。”嬴宁横刀面前,冷眼看着舰桥上面的弓箭手说道。

蜘蛛的力量被再次灌输到了飞羽银华之中,数根粗大的蛛丝被喷射了出来并且如同长枪一般刺向上面的弓箭手。

原本柔软的蛛丝在此刻变得坚硬似铁。上面的人根本挡不住这样的进攻,他们被蛛丝瞬间贯穿,有的人甚至心脏都被带了出来。

舰桥一时间满地血液,整个舰船的指挥系统彻底瘫痪,没有人可以继续进行有效的指挥,每个人都被这个来自龙族的死神所释放出来的杀意和恐怖所束缚和折磨。

但是,有人也是例外的。

嬴宁没有管身边的尸体,他看着舱门,因为有一个可以抵挡住他所释放出来的危险的气息的人正在过来。

果然,一个身穿武士铠甲的人站在嬴宁面前。他抽出了腰间的太刀说道:“抱歉来晚了,想不到我们竟然在面对着这样的对手。我是本舰舰长宫切司夜。”

“嬴宁。”

舰长长舒一口气,然后直接冲了上来劈向嬴宁。

嬴宁一刀挡住了舰长的攻击,他用刀横在面前试图扭转舰长所施加下来的垂直的力量。

在两人武器相撞的瞬间,火花四溅。这火花在这黑暗的海面上是那么显眼,同时也是来自舰长的生命之烟——转瞬即逝。

片刻后,嬴宁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舰长,然后他又看了眼自己手中沾血的飞羽银华。

果然还是跟珏一块儿对战来的比较爽快吧。

嬴宁想到。

虽然听说妖族的力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积累,但是面前这个妖族嬴宁也能够感受出他强大的力量,但是为什么在自己的面前会如此不堪呢?

嬴宁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他看着掌心中的茧。

我锻炼你们是为了在某天你们可以凭借你们的力量消灭我,那怕是遏制我——珏曾经这么跟他说过。

珏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对嬴宁的锻炼,夏尼娜尔她们也难逃珏的掌心,甚至在珏担任冰千鸟手下后的那段空闲期的时候珏还拿着婚约的事情来威胁夏尼她们跟他训练。不过这也算是珏考虑过婚约的事情的一个微弱的证明吧。

嬴宁将舱门门口的尸体堆给移开,然后踏上了楼梯到了舰桥。他记得在上船前珏曾经告诉他的如果多下一艘船后要发送的讯号。

在发完讯号后,嬴宁看着远处正在赶来的清水号。

清水号靠近后珏就登上了船。

“呜啊~这都是你干的吗?”珏一边看着尸体一边小心地面不要踩到血液。

“比我想象的要弱上不少。中阶种和王种之间的差距吗?”嬴宁无所谓地说。

“再差也可以通过一些人数上的优势来弥补啊。”珏说道,他看着周围的尸体说,“你看,就算是妖邪打不过王种也可以用数量上来进行弥补啊,他们这些人要是一起上的话我估计一般的龙族应该是扛不住吧。就算是能够战胜也会在身上留下一些伤的,而你……”珏说着就用拳头打了打嬴宁的身体,“你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啊。”

“但还是粘上了血不是吗。”嬴宁说道。

嬴宁曾经听夏尼说过,珏的武艺高超是她所不能比拟的。珏在战斗中都可以做到斩尽千万敌人而血不沾身的地步,十分厉害。

珏或许是明白了嬴宁所要表达的意思,于是就哈哈大笑着说:“那你就可以在练一练啊,正所谓功夫是练出来的啊。而且你本身也很强,底子也很好,要是练一练的话不太可能撵不上我吧。”

珏说着对身边的人下令击沉这艘船,并打算回到清水号继续前进。

嬴宁跟在珏的身后,他用手掂了掂飞羽银华。

如果,我有天要把珏当成敌人的话……我敢下的去手吗?

推荐阅读:

病弱公主惊坐起,权贵宿敌变忠犬 被我杀死的前夫也重生了 一仙,一鬼,任平生 重生,该抢发论文了 一仙独尊 日积跬步,我步步登仙 糊涂小妾 娱乐:主演范闲,杨蜜堵床催更 爱情公寓之羽墨我来了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重生八零:她被糙汉老公揽腰猛亲 凡人:我为陈家家主,当收徒韩立 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我把玄幻世界当游戏玩 转生成饮月君然后天下无敌 灵界少女樱叶莉 龙族:某卡塞尔学院的龙文教授 [穿书]穿到兽世做祭司 综漫日常:开局建立反派聊天群 综漫:人在狐妖,悟性逆天 替嫁植物人王爷后,医妃嘎嘎乱杀 最后的穿越 全球进入洞穴纪元 师兄,你好香啊! 小作精的老公马甲太多心好累 穿越古代,侯府主母翻身做主 谁说被寄生才能修仙? 模拟成真,我曾俯视万古岁月?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穿越安陵容奋斗成太后 三国:我要一步一步,成为最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