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龟裂预兆

0龟裂预兆

当素风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中了。

“嗯?醒了吗?”坐在书桌旁的凛魄看了眼素风后就继续看着书。

素风看了看四周,然后猛地坐起来说道:“有,有刺客!是个忍者一样的家伙!”

“啊,差不多猜出来了。”凛魄依旧看着书说道,他好像并没有什么他惊讶的样子。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珏吗?”

“这是针对本土的渗透,除非对方能够嵌入到船上,要不然我们没有必要让珏担心。”凛魄说道,而与此同时他看着窗外,目光犀利地说,“……而且珏那家伙的处境是真的有些困难。”

素风听到了凛魄说的,但是并不是很理解凛魄所要表达的意思。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呢?”素风问道。

毕竟这也算是个大事吧,对方的刺客都来了不可能不管。

“等。”凛魄看着书说道,“珏已经打通了与大陆的联系,我们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了。”

“诶?”素风一愣。

“我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要回去是肯定的。”凛魄说道,“或许过段时间他就过来接我们了。”

“但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跟珏在一起了啊……”

“在乎他吗?现在这里可是个不能久留的地方,认清你自己的命。”凛魄说道,然后他将书合上后站起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但是或许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呢……”凛魄说道,然后他就走到门口并说要给素风要点吃的后就走了。

素风看着外面的月亮,她有些害怕,而她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害怕些什么。

但是素风记得,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她看到了不一样的场景——那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到的世界。

那个世界有着被极光笼罩的天空和边缘破碎的大地。而在那里仿佛有一个文明,一个经历了常年战乱后最终被统一整合的强大文明。在那里,她好像是一个统领着众多士兵的一个人,而她所服侍的,是一个号称灵王的强大的个体。

但是……灵王死了……

素风很清楚,她仿佛在某个时空之中看到了灵王的毁灭。

素风想到这里就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唔……搞不好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素风自言自语道,她说着就将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她在倾听,静静地倾听着自己心中的另一个声音。

而此时的凛魄也没有单纯地去给素风准备吃的。他在过道中见到了苏羽。

“听说你拒绝了珏的作战邀请?”

“我必须留在这里。”苏羽说道。

“带着苏依离开这里不好吗?多少可以保护住皇族的人。”

“这倒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了。”苏羽不屑的说到,“与其关心我们,不如关心一下你们龙族的小跟班。你还没有选择站那边吧。”

凛魄听后怔了一下,然后他一边走一边说:“看来我还真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凛魄与苏羽就这么说完后离开了,他们的对话没有人听到。

而此时在海上,珏的战舰正在与夜叉会和的路上。

“好好好,点心点心。”座敷童子在船的上下跑来跑去。

而珏坐在舰桥放航海图的桌子上,他发着呆不知道在看什么。

“珏,你有些累吗?”嬴宁在一旁问道。

自打珏来到这里后他的精神状况就很不好,整个人整天魂不守舍的。

如果只是因为休息不够而导致的精神涣散的话嬴宁到不怎么关心,但是嬴宁在注意到了珏腰间的那个玉佩的颜色后就十分担心珏的状况。

现在这里可是离着龙族的核心很远,珏要是发疯了的话没人可以制止他。

珏看了嬴宁一眼,他好像并没有陷入一种恍惚地状态,此时的珏更像是一个被打断了在想什么事情的人一样。

“怎么了吗?”嬴宁问道,“你像是在想什么一样。”

珏看了看周围,他好像想要在什么东西再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一样。

“我在想之前苏羽跟我说的一些话而已。”珏说道。“她说的话如同谜语一般,但是又像是想要告诉我一些不该告诉我的事情。”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珏说道。

就在这时候,舰桥上的士兵看着远处说道:“发现了夜叉大人的舰队。”

珏看着远处,然后深吸一口气对嬴宁说道:“你现在这里,我去跟夜叉打个照面。”

嬴宁点了一下头。

珏从清水号上下来后就直接飞向夜叉所在的船上。

夜叉对于珏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无论是在一开始没有在第一时间与他会和亦或是因为他这次过来而进行迎接,这些都没有。他只是让珏自己到船上与他见面。

夜叉下身穿着武士铠甲,上身赤膊,看上去颇有海军大将的样子,只不过是海盗版本的。

“大将。”珏看着夜叉说道。

夜叉看了珏一眼,然后说道:“是你啊。虽然我们没怎么接触过,但是我真心希望你的能力能够与你的位子相匹配。当然,目前为止我觉得你还算合格,至少在海战上没有什么太失职的地方。那么你这次找我有什么要说的吗?”

“只是过来打个招呼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够告诉我相关的工作。”

“哦?”夜叉听后眯了下眼睛,“你一个人还需要我的指导吗?”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既然你一个人可以解决问题的话为什么还要我的许可呢?”夜叉说道,“我认为你一个人足以——”

正在夜叉说话说道一半的时候,珏一拳打了上去。

夜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给打蒙了,他有些呆愣地看着珏。

“你在干什么?!”夜叉生气地说。

“抱歉啊,我现在很不爽啊。”珏握紧了拳头说道。

或许夜叉的话仅仅是嘲讽珏对他的轻视,亦或是夜叉完全没有恶意,只是说话直了些,但是珏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不爽,他就是不喜欢夜叉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况且珏那本就不稳定的情绪在夜叉的一番话的催化下变得更加危险。

夜叉站起来然后整了一下被打脱臼的下颚,然后他大步走向珏之后照着珏的脸也是一拳。

珏显然也被打蒙了,他没有反应过来并且被打得晕头转向并倒在地上。

“你这家伙……”珏咬牙切齿,他的衣服覆盖着青筋暴起的皮肤。但是珏的指甲已经将木质的地板给刺穿并留下了一道抓痕。

“你这家伙!”珏咬着牙近乎是在怒吼地说道,然后他站起来瞪着夜叉。

舰桥上的士兵们都看蒙了,他们完全都不知道为什么珏会突然打人。他们都知道夜叉这个人的性格,无非就是说话直了些,但是一般有容忍的人都会无视夜叉的说话方式才对,可是珏这种态度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看上去就像是过来找事一样。

夜叉见到珏这样后就默默发力。“我们现在可没时间管疯狗,如果龙族派来的是这样的家伙的话那么我不希望这个笨蛋破坏我的战场!”

“你这家伙……”珏低声说道,他的眼瞳的血红色变得有些明亮,但是也更加骇人。

夜叉见势不妙也用法术在身边萦绕着一串水流并死盯着珏。

而就在这时候,有人突然冲了进来。

“珏!别这样!”嬴宁从后面一把抱住将要发狂的珏。

“抱歉,夜叉大将。这家伙的性格刚烈了些。”嬴宁说道。

夜叉见到嬴宁将珏控制住了后就稍微放松了些并说道:“那就管好你家的疯狗,老子没时间在这里跟神经病耗。”

虽然珏被嬴宁控制住了,但是他依旧不依不饶地是不是发力。

“够了珏,够了。”嬴宁在珏耳边小声说道。

“带他回去吧,”夜叉将身边的水给收了起来,“只要你们不干扰我手中的主力部队,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是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让你们这些外人过来闹,这明明是妖族的战争。”

嬴宁点了点头然后带着珏离开了。

珏跟嬴宁离开后,夜叉看着舰桥上的人说道:“不用管他们,继续监视对方。”

“但是如果这家伙脑子一热进了对方的老家呢?”夜叉的副官问道。

“那就是他的事情了。要是八岐大蛇能把一个龙族给斩了的话那么就算是他最后赢了那我也不会感到不服。”

珏给嬴宁带回了清水号,但是他们没有回到舰桥,而是到了一个仓库中。然后嬴宁生气地看着珏问道:“你犯什么神经?!明明走之前还好好的。我在舰桥里坐着好好的突然感受到了某个神经病发出来的压迫的气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珏捂着头急躁的说到:“你给我闭嘴。”

“那是不可能的!”嬴宁指着珏说道,“你这么动不动就犯神经病我怎么敢把大小姐交给你?!”

“我也没说要要她。”

嬴宁听后攥紧了拳头,他极力遏制住自己情感的爆发,但是没有用,他一路来的忍耐已经接近了极限,而珏的话更是触动了他的底线。嬴宁彻底受不了珏的神经病了。

嬴宁一拳打到了珏的脸上。“够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应该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我们不可能一直迁就着你。”

珏正了正自己被打外的下巴,然后他站起来一脚踹飞了嬴宁。

“你这个年轻的家伙没有资格到我面前喋喋不休!”珏指着地上的嬴宁大声说道。

此时的珏内心烦躁得很,他感觉整个世界无趣至极,每一个东西都是那么令人烦躁并且不断挑战着珏的内心底线。

珏看着地上的嬴宁,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听着,我感觉我已经受够了在这里的胡闹。我本来就是为了混口饭吃才来到你们龙族的,所以你应该明白一件事情——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我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或是为了吃的好一点才跟着你们胡闹的!我才不管夏尼会不会继承家业,冰千鸟跟她老爹的种种问题以及娜尔跟烬锽的那些破事!这次,就这一次,我就干这一次。明天,明天我们就返航去接凛魄好吗?然后我们带着凛魄回到龙城,之后我立马交辞呈。我一个人找个好地方安安心心地等着一个牛逼的人过来杀了我行吗?”

“你在说什么?你要放弃你的责任吗?!”

“我已经受够了跟你们的过家家号码?”珏说着就跨过躺在地上的嬴宁并说道,“我们或许本来就走的有些太近了。”

说完,珏就离开了。

嬴宁倒在地上,他叹了口气,然后一个人在那里笑。

要是以前的他的话他可能会感到慌张不安吧,但是此时的他一点儿这种感觉都没有,反倒是一种痛快感传遍全身。

什么啊,对抗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啊。

嬴宁抹了把脸这么想到。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痛快感,至少是与珏相处以来罕见地放松感。

虽然珏的决定可能会让龙族上层感到头痛以及让夏尼她们那边出现一些问题,但是此时的嬴宁已经不想管了,他有些累了。此时的嬴宁甚至已经开始理解寄宿在他体内的蜘蛛魂为什么这么急于要将珏给消灭了——他实在是有些烦人。

嗯?烦人?……

嬴宁猛地坐起来。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仔细想想的话自己感到珏烦人是从精灵族那边回来后两边人才变得剑拔弩张的,可是为什么刚才将珏全盘否定了呢?

嬴宁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怀疑自己体内的先祖意志和蜘蛛魂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的情感并对自己灌输一些对银白之灾的仇恨。

嬴宁看着手中的飞羽银华,嬴宁可以感受到此时飞羽银华内的力量与一开始时候的力量已经完全不同了,至少日蚀龙族和蜘蛛的力量已经改变了整个刀的力量均衡。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嬴宁坐在地上想到,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是他一点儿去调查的动力都没有。

就这么样吧……

嬴宁有倒在了地上,他已经不太想管那些琐事了。

而此时,在夜叉那边发生的事情已经被派代舰队内潜伏着的忍者全盘告诉了八岐大蛇。

“哦?~内讧了?真是天助我也。”八岐大蛇微微一笑,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告诉天狗,现在已经是可以接触珏的时候了。”

八岐大蛇身边的人接令离开。

但愿那个叫珏的能够听懂我所说的话。

推荐阅读:

崩坏,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乌烟碧 武侠:只想摆烂的我交的全是损友 御兽:从哥斯拉进化成不灭孽蜥 飞升从杀穿妖武乱世开始 乞丐元神 诡道仙路 霍格沃茨的不焚者 长姐重生杀疯了,自家祖坟埋满了 全民抽卡转职,我一抽满命! 崩铁:盘点名场面,开局米哈伊尔 综影视之安魂路 亮平,工作的时候,要称书记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恒界 分手你提的,我京少身份曝光哭啥 让你写悬疑,你写胖灵狄仁杰 我绑定了一元秒杀商城 篮坛希望 系统:肝出个全能修仙者 封神从女娲宫加点开始 穿越古代当反派,只想躺平 欢迎来到赛博精神病院 我以无忧入江湖 虐完我,前妻后悔了,求我回头 无敌,从一间客栈开始爱吃大葱吗 我在龙族世界修仙 高端局 只会摇人能在柯学世界生存吗 仙道忘尘之冥路 天地逆旅 徒儿莫慌,为师在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