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反叛前兆

0反叛前兆

珏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他一个人仿佛假装睡着了一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嬴宁代替珏在舰桥上进行着警戒,他也没有理珏。

此时的整个舰桥上除了座敷童子以外的人都感受出了舰桥上的令人如坐针毡的气息。至少那两个人闹的矛盾已经能够让人感受到他们两人之间的不稳定的气氛了。

“要喝抹茶吗?”座敷童子走到珏身边问道。

珏看了座敷童子一眼。

一旁的嬴宁不自觉地看着座敷童子,他很担心珏那不稳定的精神状况会伤害到座敷童子。

但是珏并没有那么做,他或许并不能对一脸天真的小孩儿样的座敷童子生气,因此他再迟疑了一会儿后就拿起了座敷童子茶盘上的茶杯。

“喂,小孩儿。你为什么会在船上呢?”珏看着手中的茶杯问道。

“嗯?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我们是会带来好运的人,尤其是在一出海就难以有音讯的船上更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

“不不不,只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会是你们?你们的爸妈呢?”珏问道,“他们完全可以代替你们吧,而且军舰这种地方上对你们这些小孩儿来说很不好啊。”

“我妈妈是报丧女妖啊。”座敷童子看着珏说道,“我成年后也会丧失这种带来好运的体质变成报丧女妖的。”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额……这样啊……”珏像是被震惊了一样地说道。

他看着茶杯说道:“看来你不像是被逼迫上战场的孩子啊。”

“我们只不过是尽职尽责而已。”座敷童子说着就继续给船员们送东西。

珏听后喝了口抹茶,然后哼笑了一下。

而此时在西岛的素风他们已经接到了来自珏的消息并提前准备好了。

码头上并没有太多的人送行,也就是苏羽跟滑瓢,还有一些便衣护卫分散在码头上。由于先前素风遇袭的事情导致整个西岛人心惶惶的,所以送行凛魄也不敢大张旗鼓的。

“到底发生什么了呢。”素风在口岸上说道。

“如果我是珏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任务完成……这是必要的。”凛魄说道。

素风摇摇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话间,舰船已经靠岸了。

“快,上船。”珏从舰桥上走到了甲板上,连下来都不下来。

素风看着珏,她皱了皱眉。

果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素风跟凛魄登上了船,然后他们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西岛。苏羽跟滑瓢也没有说什么,他们就是静静地看着而已。

夜叉跟珏的事情苏羽他们已经从夜叉那里听到了。怎么说呢,夜叉火气不小,苏羽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任其自然发展。毕竟一个是海军大将一个是龙族客将,前者惹了的话可能会导致战局崩盘,后者惹了的话可能会让龙族直接倒向八岐大蛇,因此苏羽他们非常头痛。

但是龙族的凛魄他们并不知道其中发生的事情。

清水号驶离了港口,整个行程中舰桥上都静悄悄的。

虽然素风跟凛魄在甲板下层,但是素风在此期间一直竖起耳朵听着舰桥内的声音。

“不对劲啊……”素风小声说道,“舰桥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珏跟嬴宁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那只能证明他们关系不好。”凛魄说道。

“但,那是不可能的……”素风皱着眉说到,“珏跟嬴宁在龙族的时候关系可好了,说嬴宁是珏的老婆都可以。”

“吼吼,这个玩笑可是有些过了。”凛魄依旧不以为然,“即便我跟我老婆在一起几百万年了而且当初我对她的追求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但是我们也有吵架的时候。”

素风见自己说不过凛魄后就赌气地走到离自己最近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就在素风打算完全不说话的时候,她的耳朵抓住了远处的声音。

“天上有什么动静呢……”素风抖了抖耳朵说道。

凛魄的脸也一下子阴了下来,他也听到了不和谐的杂音。

“看来有什么不速之客呢。”凛魄说道。

说罢,整个船体发生了剧烈的摇晃,仿佛要翻掉了一般。

他站起来对素风说道:“你呆在这里,我上去看看。”

素风瞪大了眼睛,她好像对凛魄给她的命令不是很满意。

凛魄离开了,留下了素风一个人在船舱内。

当凛魄来到甲板上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整个舰桥的天花板都被掀掉了。

空中飞行着许多天狗,而珏他们正在与天狗们对峙。

当然,像是凛魄这样有着强大力量的龙皇的到来不可能不会引起注意,天狗跟珏他们都看着走上甲板的凛魄。

而珏在看到凛魄的时候砸了下舌头。“糟老头儿,你不该来这里。”

当然,珏的话并不能阻止敌人去找凛魄,他们很清楚凛魄对于他们来说的价值有多么高。

“那是龙皇,不问生死抓住他!”天狗的大将指着凛魄说道。

周围的天狗们向着凛魄冲过去。

“你们这些家伙——”珏刚想要冲过去拦截敌人的时候他就被依旧留在原地的天狗给拦了下来。

“你别想过去!”天狗大将抽出腰间的两把太刀直接刺向了珏。

珏不得已只能迎战,他的行动也被天狗大将给封住了。

不得不说,天狗大将的空战能力真的很强,至少珏想要在空中跟上天狗大将的动作有些吃力。

珏用法术凝结出来的冰剑勉强跟着天狗大将的动作。

天狗们冲向凛魄,周围的船员们也很清楚凛魄的重要地位,因此他们都挡在凛魄面前牵扯着敌人。

嬴宁斩杀了一个敌人后立刻走到了凛魄身边,他说:“大人,快回去吧。”

“笑话,我岂能因为一些妖族杂兵而感到畏惧?我可是龙皇!”

凛魄虽然看上去早已是沧桑老人,但是他依旧没有因此而倚老卖老,他在说完这话之后直接释放了法术。

寒冰将在他周围的敌人全部冻结了起来。那些天狗们被封在一个冰障中,然后冰障内部伸出的冰锥将里面的敌人全部刺杀。

仿佛铁处女一般的攻击,如同寒冰制成的刑具。

周围的敌人在见到如此快的杀伤后都被惊呆了。虽然他们都知道龙族的实力,但是短短这么一点时间就将大批的妖族士兵给消灭掉,足以见得凛魄对于法术的运用的高超。

哼,挺有能耐的嘛。

珏一遍在于天狗对战一遍想到。

此时节牵制着天狗大将,而天狗士兵也被凛魄的攻击而削减了不少的士气,并且凛魄的身边还有嬴宁在守卫着,基本上大局已定。

珏心中暗爽,先前与嬴宁闹矛盾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可算是可以释放出来了。

他加快了攻击的速度,但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天狗大将几乎每次都可以跟上珏的行动。

“哦?你的骄傲貌似在下降啊。”天狗大将眯着眼睛说道,然后他猛地用太刀将珏弹开。

“你在说什么?”珏厉声问道。

“你身上有强大的力量是不假,但是我的力量是时间沉淀的成果……”天狗与珏拉进了距离,“我与你们龙族的力量无异。”

妖族是个特殊的种族,他们没有力量饱和一说,他们的力量会随着年纪的上升而上升,因此如果一个妖族活到一定年纪的话他们的力量完全可以到达一些上位龙族的地步。

珏咬了下牙没有回应,他用冰剑抵挡着天狗的攻击。但是伴随着双方攻击速度的不断上升,珏越发感到自己攻击开始变得吃力。

这种情况的出现即与他的体力不足有关,也和天狗所释放出来的风场有关。

在珏的周围有一个很厚的风场,珏是几乎在强风的环境中与天狗大将作战。

珏虽然想要使用风法术来抵消天狗大将的攻击,但是他此时心烦意乱,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处理这个问题。

珏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真的变弱了,相较于银白之灾时代的那个令万物生灵畏惧不已的恐怖存在,现在的珏能力有指数级的下降,他已经失去了原先的那种足以碾压一切的实力。

他的心中被太多没有必要的东西所牵扯着。

天狗大将用刀死死扣着珏,但是他并没有想要要珏的命的意思。这让珏有些疑惑,因为如果换做是他的话这种情况不卸下来对方的一个手臂那是不值的。

就在珏还在疑惑的时候,天狗大将突然小声说了句:“八岐大蛇大人希望能与你见上一面。”

什么?

珏感到咯噔一下,他完全想不到对方的领导者竟然想要见上他一面。

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迟疑了片刻。而这仅仅不到一秒的空档期足以让天狗抓住足够的优势。

他立刻想要用刀架住珏并胁迫他跟他走。

就在这时候,寒冰的柱子直接将两人格挡起来,天狗的一把刀直接刺穿了冰柱。

“你在干什么?!珏?!”下面的凛魄说道。

而珏也被这一下给吓回了神儿,他立刻与天狗拉开了距离并准备重新作战。

但是珏身边的风场依旧存在,这也让珏打算重新调整着自己的机能并重新仅供。

可是就在珏打算冲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风场瞬间消失了。

他看了眼天狗,他很清楚那不是天狗自己解除的风场,那风场是被什么东西给抵消了。

珏立刻巡视着四周,就在甲板的某个角落里,他发现了一个白白的东西在向他打招呼。

素风出来了。

笨蛋!别上来啊!

珏在心中暗叫不好,他虽然不知道素风在西岛被人攻击的事情,但是他很清楚在一艘战舰上突然蹦出来个女人的话对于整个战斗来说意味着什么。

天狗一下子就锁定了素风的位置,并且趁着他与珏之间的距离过大而直接冲向了素风。

在凛魄身边的嬴宁立刻冲到天狗的必经之路上打算拦住他。

可是嬴宁完全低估了天狗的实力。天狗的攻击速度和力量完全超过了百兵阵时候的珏,几遍在此之后进行过训练并认为有所提升的嬴宁也难以招架天狗的进攻。

嬴宁对于天狗来说间如同一个刚刚习武的孩子一般,他的攻击显然要更加沉稳和果断,在嬴宁还在因为招架而感到吃力的时候,天狗已经快要突破嬴宁的防卫了。

上方的珏见到嬴宁战斗吃力后打算立刻过去进行支援。但是就在他想要立刻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暗影的声音。

(要去吗?他可是忤逆你的人。我们可不允许狂妄之人随意反驳我们。我们,不可被忤逆!没有人可以挑战我们不是吗?放心,他死不了,只要让他受点伤就行了不是吗?)

等等,不是,我还有别的目的,我应该……

(惩戒他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那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这……

(罚。)

珏愣在那里,他什么也没有做,他完全听从了暗影的声音。

嬴宁被天狗的鞭腿瞬间打倒,然后他一巴掌拍开了嬴宁直接冲向了素风。

素风虽然立刻使用风法术想要抗住天狗的进攻,但是很可惜的是天狗也很精通风法术,他立刻将素风的法术给抵消了。

再素风法术被低效的瞬间,天狗的双刀已经架在了素风的脖子上了。

在天空中的珏看到后的瞬间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那是一种仿佛遥远过去发生的悲剧又一次在珏面前重演一般,一种没能够保护好素风的内疚感直接支配了珏。

天狗也观察着素风的行动,他没有动刀然后对珏说道:“答应我的条件,我放着孩子走。”

珏咬了会儿牙,他很后悔之前没有在第一时间支援嬴宁,要不然天狗完全不可能抓住素风。

但是怎么后悔都不可能让素风从天狗的威胁中获救,他不得已只能够答应天狗的要求。

珏将手中的冰剑给碎掉后说道:“我跟你走,别伤害她。”

素风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珏要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她也很好奇为什么珏会知道天狗没有说出的要求。

天狗微微一笑,然后他用法术在素风的脖子上施加了一个即死法术作为筹码。然后他对周围人说道:“撤!”

推荐阅读:

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综攻陷之神 兽人之华音 重磅证婚,首席盛爱入骨! 和谐游戏 长生仙府时光龙座 萌妻难逑:三生有幸宠到你 弃受翻身逆袭记 见鬼现场回头看身后 武御乾坤 长生玉 妻纲 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 天元道祖 冷少的替身罪妻 天师有喜:督公别乱来 重生之假面名媛 这个巫师他就不科学 重生成树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混沌神的时空进化旅行 玄武战皇 天师云游,回山发现家被偷了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 教主如此多娇 蛊毒魅王 黑暗边缘 恰逢娱乐圈 寒门状元 冷酷魔医少夫人 异世之魂武震天 超级强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