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我们之中

0我们之中

珏跟着天狗在回去的路上,他们所乘坐的是一个类似空艇一样的东西。

珏在空艇的过道中看着周围的云朵,他不仅为妖皇派的处境捏一把汗,毕竟相较于妖皇派,新建派可是握有制空权的。

虽然珏所经历过的战斗中并没有关于制空权的战斗,但是他从另一个世界中所看到的战争已经向他诠释了什么是制空权的重要。

“别样的风景不是吗?”天狗大将在珏身后说道。

珏听后透过玻璃的反光看着天狗大将的轮廓,然后说:“你不怕我就这么直接离开?”

“那个小姑娘身上被我施加了即死法术,如果你轻举妄动的话就别怪那小家伙进入轮回。”天狗大将十分淡定地说道。

珏听后哼笑了一声后自嘲般地摇了摇头。“我也是变弱了呢,竟然会被别人拿东西威胁着乖乖听话。”

“你身上的束缚太多而已,想办法挣脱这些束缚即可。”天狗说道。

珏转过身来从天狗身边走过去,然后说:“那么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

“跟你谈判就不是我的任务了。”天后大将说罢就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珏所在的过道,“我只是一个献身戎马的老将而已,跟你谈条件这件事情还是不擅长的啊。”

听着天狗的脚步声,在确定了天狗真的离开了后他就有一次回到了空艇的窗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看着外面茫茫云海,他此时的脑子跟这一片云海一般朦胧,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里出问题了,至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变弱了。

但是又有一种悸动在珏的胸口不断喷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一般让他无法忽视,这远比欧阳踏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个禁断的气息还要强烈。

到底是什么呢?

珏此时并没有因为自己要孤军深入至敌人大本营而感到担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兴奋。

虽然珏与天狗所相遇的海峡距离东岛偏远,但是在空艇的运输下珏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东岛。

“这边请。”下了空艇后天狗引着路。

珏跟着天狗走着,一路上他们路过很多个看上去很宏伟的建筑但是他们都没有进去。

珏一开始以为那些建筑就是八岐大蛇的幕府,但是根据天狗的解释,那些都是支持八岐大蛇贵族的宅邸。

而天狗也带着珏越走越远,甚至都离开了城市的繁华区段来到了深山里。

“你是打算把我抛尸荒野吗?”珏一边跟着天狗一边问道。

“把你直接扔到海里岂不是更省事?”天狗大将这么说道,然后他看了看山顶说:“继续跟着我走吧,但愿你别连我这个老头子都能爬上的山都爬不过。”

“你可是妖族。”珏小声嘀咕了句。

说真的,珏这一路上来真的有些体力不支。那种力量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的流失让珏的身体一时半会儿没有适应过来自己的体力无法支撑自己身体进行高强度的运动。此时的珏就像是半路上油箱漏了的车子一样,而驾驶着他的身体依旧不知道油箱发生了什么而不断地踩着油门。

别累死在这个山上就行……

珏这么想着,但是就在他刚一这么想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悸动再次涌上心头,就好像有什么丢失的东西将要再次回到自己的手上一般。

“好了,我们到了。”天狗拉开树叶说道。

在珏面前的是一个神社,看上去除了周围戒备的士兵多了些以外就与一般的神社没有别的不同的地方了。

“所以,”珏跟着天狗走着,他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并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的事情进行着预演,“这里就是你们的大本营?”

前面的天狗大将回头看了珏一眼,然后说道:“没错。”

“额……你直接把我带到了你们的中心吗?”珏不敢相信地说道。如果将指挥部暴露给敌人的话在战场上可是会出大事的。

“我曾经也劝八岐大蛇不要这么做,但是他没有听我的。”天狗说道,“这样太危险了,但是他仿佛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这样是傲慢吗?”

“如果他跟那些老贵族一样傲慢的话我们是不可能跟着他的。”天狗这么说道,“我不知道八岐大蛇为什么要在这里见你,但是既然是他决定的事情那么一定有道理。”

珏没有回话,他也对八岐大蛇产生了些兴趣。

珏和天狗大将走进了神社内,由于天狗事先接到了八岐大蛇的指令因此他没有让周围的卫兵检查珏身上是否携带武器。

珏走进了神社后看到了坐在神社中央的八岐大蛇。

比他想象的要年轻很多——珏这么想到。他本以为能够镇住天狗这个年纪的大妖的话应该是更加老的妖族,但没想到八岐大蛇竟然这么年轻。

八岐大蛇看着珏然后说到:“你就是珏阁下吗?比照片上的帅气多了。”

“这就是你对第一次见面的敌方将领的评价吗?”珏说道。

“抱歉,如果说一些其他优点的话我很难在第一时间进行一个好的评价。”八岐大蛇站起来走到珏的身边然后他伸出手来说,“欢迎。”

珏警惕地看了眼八岐大蛇伸出的手,然后试探性地握了过去。“你好。”

就在珏的手碰到八岐大蛇的瞬间,珏感受到了来自八岐大蛇身上的一种悸动感,瞬间的情绪险些在一瞬间爆发并吞噬珏。

八岐大蛇也感受到了珏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种危险感,他的手对抗着珏手部发来的力量,而他并没有将手收回去,他以同样的力量回敬了过去——即便现在八岐大蛇眼前已经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九头蛇的幻影他也没有退缩。

过了片刻后八岐大蛇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珏身后九头蛇的幻影越来越真实,那种见到怪物般的精神攻击不断挑战着八岐大蛇的心理底线,他即便想要反抗也没法儿抵抗自己的本能并在最终选择了退缩。

“你叫我过来干什么?”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道。

“真是单刀直入啊。”八岐大蛇微微一笑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

“倘若你是在开玩笑的话我或许会配合一下你。”

“不是玩笑。”八岐大蛇摇着头说道,“我知道你是受龙族之命前来协助妖皇派的,但是这个合作的前提是妖皇派并没有对龙族有所隐瞒的前提下的。”

“你想说什么?”珏歪了一下头,“你的意思是妖皇派对龙族有隐瞒些什么吗?”

“我想既然你不知道的话就证明他们隐瞒的很好。”八岐大蛇看了眼地图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知道一些事情的。”

“真是可惜啊,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话我依旧什么也不知道。你的话毫无说服力,除非你拿出证据!”珏说道。

八岐大蛇听后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给他们使了个眼色。

周围的侍从们都下去了,就连天狗大将也离开了这里。

珏知道八岐大蛇要说些什么,于是就走近了八岐大蛇一点。

八岐大蛇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就拿出一封信在珏面前晃了晃。

珏看着信封上面的火漆,他的眼睛瞪大了。

那是一个以云为边框与龙尾为中心相结合成了一个龙的眼睛的纹章。

珏自然认识那个纹章,虽然他没有与那个龙族家族接触过但是他在凌云办公的时间里让他多少接触过一些了解龙族贵族家徽的机会,他知道那是龙族一个龙皇的家徽——幻龙皇的家徽!

“为什么带有幻龙皇家徽的信封会在你手里?!”

对于龙族来说新建派是敌人,因此不可能与其联系的。珏一开始以为这封信是假的,但是在他仔细审视了一下信封外的落款和收信人后他就确定了这是龙皇给新建派的信。

珏太过于震惊以至于他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龙皇会用信件的方式与新建派进行联络这个盲点。

“信的内容我不能告诉你,要不然就惹到龙皇大人了。”八岐大蛇像是变魔术一样地甩了一下手后将信封收了起来。他接着说:“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看清楚当前的局势,你想想到底是不是有继续为妖皇派卖命的理由。”

珏皱了一下眉,然后他思索了片刻后说道:“但是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明明我可以通过我的通道进行消息的得知。”

“但是你觉得龙族会当着妖皇派的面把你叫回去吗?”八岐大蛇反问道,“如果说我这封信里的内容是让我代表龙族让你撤回来呢?”

珏沉默不语,当前八岐大蛇说的话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龙族经过权衡后觉得新建派才是他们所需要的人的话那么的确可能会将帮扶的目标由妖皇派转变为新建派。

但这也不能排除是离间,因为凛魄在一开始的态度也耐人寻味,他仿佛并不知道新建派与龙族取得的联系的样子。

那么这个幻龙皇的目的又是什么?他是否脱离了龙族的核心独自与新建派取得联系也是一个怀疑点。

并且……

珏想到了之前遇到苏羽的时候她的反应,看起来妖皇派确实是有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正在发生,而苏羽好像也在提防着什么一样。

“你终归会有答案的不是吗?”八岐大蛇说道,“你应该知道时间紧迫,千万不要等到机会过了之后再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珏能够感知到自己正站在一个抉择的十字路口,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左右整个局势的走向。

“你是个聪明人,”八岐大蛇继续说道,“我是诚心邀请你过来与我们一起战斗的,对于妖族来说我们才是正确的那一方。”

珏半信半疑地看着八岐大蛇。

“回去吧,将朔龙皇送回龙族吧,我们不会阻挠。”

珏听后迟疑了一会儿后准备转身离开。

“等一下,”八岐大蛇突然叫住了珏,“在你走前我希望你能够回答我——你到底会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珏想了一会儿,然后头也不回地说:“几率很小。”

说完,珏就离开了。

八岐大蛇见到珏从门口出去后就微微地摇了摇头,同时他也握紧了手中的信封。

那封信确实是龙皇送来的,但是其内容对珏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内容。

幻龙皇在信中所写的是一个密令——龙族将会支持新建派对于妖族的“革命”行动,但是前提是新建派需要将龙族所派客将珏殒命于此次争斗中,禁止表象杀死,一切要做的合理。

八岐大蛇并不知道这封信到底该怎么回应,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陷阱,因为对方特意为了给新建派一个定心丸而特意用了书信以便对方拿来当证据。如此诚意慢慢的通讯对于新建派来说简直是极致的帮助。

但是为什么要将珏置于死地呢?

这一点八岐大蛇并不明白,因为就八岐大蛇手下搜集来的情报来看,珏对于龙族来说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能文能武说的就是这家伙。但是这种足以顶得上好几个低阶种国家的人才为什么会被龙族在这次的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战斗中被当成弃子扔掉呢?这一点令人质疑。

八岐大蛇这边的想法是如果可以的话将珏交由自己来处理,保护起来并使其为新诞生的新建派政权服务,以此来保证将来的战后复苏。

但是珏这边的态度貌似还很坚决,这让八岐大蛇有些担心。因为既然龙族将珏抛弃的话,那么很可能也会对妖皇派下达同样的要求,这么一来整个战争的天平将会因为珏这一个小小的砝码而改变平衡。

很难办。

八岐大蛇这么想,他很清楚珏对于整个战斗的左右影响有多大,但是他必须做出什么。

不必要时保护,必要时消灭……

八岐大蛇心中打好了主意,至少现在局势站在他这一边,因为新的棋局是由八岐大蛇下的先手。

而与此同时,八岐大蛇的预测正在的到确定。

滑瓢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抽着烟,他透过面前的烟雾看着手中的信件,而他此时也有些头痛这个信件上的内容。

信件的主人同样是幻龙皇,他也给了滑瓢一样的信件内容——让珏死在这场战斗中被害死,先做到者将会得到龙族的支持。

滑瓢的手下们看着滑瓢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有些疑惑,他们不知道滑瓢手中信件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他们知道如果滑瓢出现这种表情的话就代表着有什么更大的棋局正在形成。

滑瓢吐了口烟后说:“龙族想借刀杀人啊,而且还是自己人?唉~可惜了这个好小子没能被龙族完全重视起来啊。我们也没有办法继续测试了……”

就在滑瓢说着的时候,传令官传来了珏被新建派带走的消息。

滑瓢听后倒是直接笑了。

“真是天助我也,”滑瓢含着烟枪说道,“正好欲治罪但无托词,现在正好撞上来了个好理由。”滑瓢将烟枪内的烟灰倒掉说:“终归是没有烧不完的烟草啊……传我的命令……”

妖皇派和新建派双方,在同一时刻做了不同的判断。

推荐阅读:

你该不会把各地女帝渣了个遍吧? 综漫:怪兽银河帝国,加入聊天群 我是罪人?小爷反手搅动华海风云 继国缘一的海贼之旅 从恶魔附身开始,成为传说猎魔人 从MyGO归来的路明非 崩铁:盘点名场面,开局米哈伊尔 成为夏油美美子 从龙族多元宇宙开始 小麒麟认错反派师尊后 全职法师从私奔宁雪开始氪金封神 沙雕直播:你管这叫民生节目? 七个姐姐听到我心声,心态彻底崩了! 精灵农场,我的精灵竟来自怪猎? 校霸哥哥的小奶包超甜呀 我那多愁善感的队友们 刑侦:黎明之后 综武:开局天意四象决 开篇恶毒继母,和反派萌娃负负得正了 交往后才发现,清纯女友竟是个反差! 让你打诡异,你用符种地? 高铁首席专家 龙珠开局,寻爱超神,漫游诸天!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 季少,今晚可以打给你吗 虐文女主BE攻略 欲纵人生 末日降临:我以系统挽天倾 道医摆摊,但战力爆表! 丈母娘是警察,上门送礼犯罪团伙 人在综武,当中间商赚疯了 刚重生,女知青正躺在我身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