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背叛

0背叛

珏从神社里走了出来,他在想刚才八岐大蛇跟他说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想事情上了吧,他没有看到面前的人并且与其相撞了。

是个女的,看上去很眼熟。

“走路看着点路。”女的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她起来直接走进了神社内。

珏在此期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一旁的天狗大将看到了珏并赶了过来。

“谈完了?”

“……啊……一些有的没的。”

天狗大将将一个小人剪纸递到了珏的手中。“这是那小白虎身上的法术,将它销毁即可破了她身上的即死法术。”

珏看了天狗一眼,然后问道:“你们不留着以便在战场上威胁我吗?”

“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八岐大蛇并不愿意用这种手段与你较量。”天狗说道,“对他来说你们要么联手,要么血战沙场。”

珏拿过了剪纸说道:“妖皇派到底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事情?”

天狗看了眼珏身后的神社后说:“既然八岐大蛇没有跟你说那么就证明这件事情只能由你去探索,我们说是无法说服你的,而且这种事情是只有战争才能解决的。”

说话间,空艇已经在山下的平台上降落了。

天狗看了一眼后说道:“你该回去了……我的人报告说你的船已经回到西岛了,他们没有你不敢轻易离开。那你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优先将龙皇送回去才是最重要的。”珏说着,他用精灵眼看着剪纸并分析着上面的法术回路,然后在确定其工作原理后就将剪纸撕掉了。

天狗看着被撕碎的剪纸,然后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可以帮你让他们到指定的地方等你,这样可以缩短回去的时间。”

珏听后看着天狗,然后问:“你觉得我该相信你这个只见了不到一天面的敌人的话吗?”

天狗听后先是说不出话几秒,然后他说:“你确定是要回去……好吧,我会派人送你回去的。但是……”说着,天狗又看着地上的碎纸屑,过来好几秒他才说了句:“保重。”

天狗将珏送到了空艇上并目送着他离开,而珏则是带着对天狗像是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样子的疑惑登上了空艇,踏上了回到西岛的路。

天狗在珏走后又回到了神社,此时八岐大蛇正在跟珏先前见到的那个女的谈话。

“我们的军师又带来了贵族的什么坏消息?”天狗在进来后就问道。

女的看了天狗一眼然后说:“那帮小年轻们已经等不及了,他们让嚷嚷着要我们拿出武士的大无畏精神并抱着效忠国家的热诚为他们带来胜利的消息。一群不懂军事的家伙。”

“他们本就靠着如同愤青一般的冲动才跟我们站在一起的。”八岐大蛇说道。

“所以呢?之前的那个男的就是珏?”女的问道。

八岐大蛇点点头,然后用带有戏谑的语气说道:“怎么样?长得不错吧?”

“如果他真的那么有魅力的话那么我妹妹不可能在信里不跟我详细地说这件事情——我们姐妹俩的审美是样的。”

“你妹妹?在龙族的那个?”八岐大蛇问道,“我记得她好像是给龙族的那个贵族干活是吧?”

“啊,她有幸见到过珏。”女的说道,然后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后说,“看来说的有些多,总之我们的计划还是按照之前的执行是吗?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将妖皇派的陆地码头给拔掉,我个人认为跟妖皇派打消耗战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的确,以前龙族没有与我们取得联系,就算是通过贸易所换的东西也无法确保我们在消耗战中获得胜利,但是如果现在的话我们说不定可以借着龙族向我们提出任务的契机来找他们达成贸易协议。”八岐大蛇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天狗说,“现在海上还有那支舰队可以用?”

“不用舰队,”天狗说道,“我的人可以将其拔掉。”

“交给你了。”

“等等,”女的突然说道,“既然我们要拉拢珏的话如果将码头拔掉的话会不会与他交恶?”

“如果他要带着龙皇回去的话我们可以不用阻拦,现在龙族很可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但怕就怕现在珏已经出不来了……”

八岐大蛇的话让女的有些疑惑,但是八岐大蛇的判断是正确的。

珏在一个海上的荒岛上进行的着陆,而他也在落地不久后就被妖皇派的人接走了。

但是在回西岛的路上并不怎么愉快。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珏举起双手看着面前对他严阵以待的士兵们,而之前一直躲在他影子里的影渡忍者也影子里出来拿着匕首抵着他的心脏。

“我们还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跟新建派进行联系呢。”有人走了出来,珏认识那家伙,那是之前滑瓢过来的时候身边的跟班。

珏刚想开口就一下子闭上了嘴。

他这才意识到刚刚掉进了八岐大蛇的阳谋之中——无论如何,自己的行为都会跟通敌挂钩,而且更要命的是一旦凛魄经过海峡回到陆地上的话,那么如果八岐大蛇遵守约定不攻击龙皇的话那么自己的处境将会更加危险。

见到珏陷入了沉默之后,那人直接下令将珏带走。

珏很清楚,无论如何自己都甩脱不了自己身上的通敌罪名,而且他现在还是龙族的客将,不可能在没有命令的时候对妖皇派的人拔刀相向,一旦这样他也会成为破坏龙族和妖族的罪人,到时候他就真的是整个三界中的孤儿了。

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给他戴上了手铐并用铁链绑住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绑在珏身上的铁链对于珏来说莫名的沉重,一种力量被吸走的感觉充斥着珏的全身。

“这是什么东西……”珏在说话的时候体力快速下降,他都有种站不动的感觉了。

“滑瓢大人特意为你准备的,好好享受吧。”那人说着来到了珏的面前,然后他一脚将珏踢倒在地。

此时的珏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这种感觉像极了之前自己封印时的天之锁所提供的无力化效果。

珏非常确定此时的自己无法施展任何行动。

真是……糟糕呢……

珏被滑瓢的人带走了。

而珏被带走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嬴宁那边,他们依旧不知道珏到哪里了。

而素风他们在回来后就待在了接待处内。素风一开始还因为自己身上的即死法术有些发憷和担心。但是突然消失的即死法术让素风确定了珏没事——只是一开始,伴随着珏一直没有回来,素风的担心就越来越重。

“珏不会有事吧……”素风担心地说道。

嬴宁虽然一脸担忧但是他没有说话,而凛魄则是一直紧皱眉头像是在思索什么一样。

就在三人还在担心的时候,滑瓢过来了。

说实话,由于先前滑瓢跟珏的事情让嬴宁对滑瓢的印象非常糟糕,现在这个时候滑瓢过来总是给嬴宁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嬴宁的这个预感也是正确的,滑瓢并没有带来好消息。

滑瓢进来则是依旧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并看着嬴宁。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龙族派来的客将了。”

“什么?”

“珏你可以认为他死了。”滑瓢抽着烟,用带有戏腔一般的语气仿佛唱歌一般诉说着珏的事情。他看上相当开心。

“但是你们有证据吗?”

“就算他回来的话你能确定他不是被敌人离间的吗?”滑瓢这么说道。

嬴宁顿时说不出话来。他只知道以珏的实用主义性格和可能做出违反当今局势的行为,毕竟珏算不上是龙族的人,他只是在为龙族干活儿而已。

“说不定他要是回来的话你还能获得羁押他的机会。”滑瓢说道。

嬴宁握紧了拳头,但是他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不占理,因为滑瓢在地位上确实比他高,而且他现在掌管着妖皇派的军纪,定不定珏的罪也都是他说了算。

不过嬴宁实在是受不了气,他不相信珏会被这么对待。

“你就准备好将你们的龙皇送回去吧。”滑瓢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对于现在的妖皇派来说,龙皇的护盾价值已经没有了,珏的命在他们手里,一个龙皇所形成的护盾可没有整个龙族提供的支持值钱。

滑瓢离开了,留下怒发冲冠的嬴宁和不知所措的素风,只有凛魄紧皱眉头。

但是一直让接待处里气氛紧张实在是不好。凛魄开口说道:“行了,别在这里闹了,你赶快去接替珏的工作。”

嬴宁见到凛魄是这样态度后就很不理解,他立刻说道:“大人,现在您是我们的领导者,是在妖族中龙族的凝聚力,您不能就这么放弃我们的人啊!那可是我们的人,他可是为我们龙族屡献战功的人才!他不能这么——”

“够了,”凛魄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珏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现在我们确实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尤其是珏之前被当做客将派到了妖皇派,我们没有能力去管珏在妖族的问题……对于珏的事情我只能说很遗憾,明明他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人才这样的……”

说着,凛魄闭上了眼睛。

在接待处的角落里蹲着素风,她打滑瓢进来后就有些情绪不稳定,尤其是在得知了妖皇派对珏的判断后更是感到这一切都是自己所造成的,如果自己不从甲板中出来而被抓到的话那么珏完全可以解决这次危机。

现在嬴宁跟凛魄为了照顾到素风的心情而故意没有看她和牵扯到她的话题,但是这也让素风有种不好的感觉,她感觉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冷暴力。

这种不好的感觉让素风实在是受不了。

而凛魄此时深知珏的处境有多么艰难。

前几天,就在嬴宁跟珏出航的时候凛魄接到了来自幻龙皇的消息。幻龙皇向凛魄提出了一个提案,那就是联合妖族的事件构造出一个珏意外死亡的结果,凛魄要做的就是推波助澜和隐藏可能露出的马脚。

其实幻龙皇会借着这个机会提出这个提案对于凛魄来生活并不意外。幻龙皇的家族是龙族保守主义者,他们认为龙族强大的血统不应该受到污染,因此对于他们来说珏这个有着不纯龙族力量的人妄图与龙族女性结合是对龙族最大的不敬。先前崩与姬芸的婚姻也受到过幻龙皇一派的阻拦,但是这件事情被冰千鸟给压了下来。

其实幻龙皇的这种理念在龙族或是整个高阶种之中很常见,幻龙皇家的信条在龙族的贵族体系中也有很多的支持者。但是珏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撼动了整个龙族内部对于龙族保守主义的绝对优势,因为雷比翁和耶纳华这两个大贵族级的人对于龙族保守主义不是很在意,他们对于珏和自己女儿婚事的认同本身就组成了一个反龙族保守主义的派系,并且冰家的强者至上主义也在这个时候让冰家偏向了雷比翁这一边。

正因如此,凛魄对幻龙皇会在这个时候拉拢身为朔龙皇的自己并不感到意外。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产生问题的人,这一点对于幻龙皇来说已经算是最后的手段了。

但是要不要接对于凛魄来说也是个值得考究的问题,他也不是没考虑过联合幻龙皇,但是他本人对于珏的感觉还算不错,尤其是现在珏在龙族中的地位和凛雪梅给珏说的话让凛魄有些犹豫。

但是或许是看出了凛魄对于珏的态度的问题,幻龙皇将学院里凛雪梅和珏之间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凛魄,这让凛魄有些慌,毕竟他对于孙女的保护欲占了上风,因此在这次事件中凛魄保持了沉默。

可是这种情况能够持续多久呢?

凛魄也不禁这么想,因为如果珏真的死了的话那么对于雷比翁那边绝对是一个重磅消息,如果这直接导致了法芙娜家所一直担心的龙族分裂的话那么这个历史责任他可背不起。

此时的凛魄也只能但愿夏尼她们能够承受起这次事件所带来的影响,毕竟丧失心爱之人确实会对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产生很大的冲击。

而此时,珏正被关在妖皇派宫殿下的地牢中。大量的特质铁链将珏死死绑住使其难以动弹。

珏的精神恍惚,他感觉这铁链像是干扰器一般让他的精神集中不起来,如此一来他很难控制自己的身体做出什么。

而就在他被控制的时候,地牢的大门开了。

有人下来并走近了珏。

“……滑瓢?”珏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滑瓢倒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珏,他走近了捆着珏的铁链并用他的烟斗敲了敲,然后很满意地说道:“这东西对你的效果果然很明显啊,珏?……不,是天选者,珏。”

“你!你……你都知道些什么……”珏强行唤醒自己的大脑并集中精神询问着滑瓢。

滑瓢哼哼一笑,然后说:“你猜猜我多大了?”

珏看着滑瓢,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推荐阅读:

不是四个反派吗?怎么这么好拿捏 像鱼[暗恋] 凡尘仙缘 只赚钱不谈情,职业舔狗我最行!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绑定老祖宗,五旬老太在音综杀疯 神帝再现宇宙之霸主 魂穿七零后,我被九子夺嫡团宠了 妖噬星空 序列调停 祁同伟握大狙,谁说当警察没前途 原神星铁:星期日米哈伊尔曝光! 标记了无情道师尊 四合院:开局我先讹傻柱三间房 恐怖游戏里的魔修 起猛了,求生木筏怎么多了个女人 被疯批鬼王盯上后 七零嫁给混血丈夫后 军嫂有钱有颜,军官老公放肆宠 圣女大人,我们可以私了 疯了吧!不就杀你条狗? 小野猫狠狠撩,皇夫为她折了腰 西幻抽卡装NPC 夜里无星 小鲜肉?闭嘴,你这个国民英雄 综漫日常:摆摊之后,返乡种地 合欢宗极品炉鼎,开局被圣女俘虏了! 那年,那雪,那个执戟书生! 大龄剩女的春天真香 导演的璀璨时代 快穿:三千世界不过玩物澜淼 天鹅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