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截断

0截断

珏看着面前的滑瓢,他现在有种预感——自己离答案越来越近了。

滑瓢将他的烟斗交给手下,之后走到了珏的面前说道。

“一亿年了,在亚特兰蒂斯覆灭后的那个混乱的年代的时候我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间。你或许并不记得我,而且我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了。”滑瓢说道,然后他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像是卷轴一样的东西放在珏的面前,然后展开说道:“记得上面的文字吗?”

珏看着那个卷轴,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太古文。但是从那字里行间之中珏能够看出一些讯息——天选者,原初,珏……

这些字眼让珏被封藏的记忆开始迸发出来,他整个人的大脑被一些毫不相关但是又那么真实的片段所充斥着。

索伦森?魁昭?后羿,嫦娥……骸……堕天,还有……玄冥?

珏眼前闪过了许许多多曾经见到过的人,那些记忆久远且模糊,但是珏确定那确确实实是自己经历过的,但是又与自己之前所记得的不一样。就拿骸来说,他知道自己跟还认识但是不记得是怎么相遇的了,而且以前与骸所经历的一些冒险也出现了现在与先前记忆的不符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经历了些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滑瓢看着珏的状态然后微微一笑。“果然,《灾典·启之篇》中说的是对的。我本以为那小子说道是错的。”

珏猛地抬头看着滑瓢,此时的他已经出现了七窍流血的症状,原因则是之前滑瓢所说的那句话。

滑瓢说的什么珏一点儿都没有听明白,那与其说是话语更像是乱码,这让珏无法分辨其内容是什么。而且更要命的是珏的精神就像是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一般近乎被震碎了,他感到像是有什么人用无数根钢针直接戳碎他的太阳穴捣着大脑一般。

“被背叛之人,僭越之人最终完成了他的使命,”滑瓢在珏面前走着并说道,“但是他获得了不属于他的力量,因此他需要做的是讲这个力量封存并沉睡下去。而封存力量的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忘却——造世者如此说道。因此他放弃了一些本属于他的东西:他的记忆,他的身体,他所拥有的东西以及他所爱的人。”

珏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貌似有人不希望他听到滑瓢说陈述的《灾典》的内容一般而强行对他施加昏睡法术一样。

滑瓢见珏快彻底睡着了就蹲下来看着精神恍惚的珏。他说:“而我不需要那个书中所说的东西——我亲眼见证过你的毁灭”

“什么……”

滑瓢哼哼笑着,然后他从手下那里拿回了烟斗,他将烟锅烧红之后直接杵到珏的脸上。

珏的脸发出嘶嘶声,并且冒出了青烟。

“一亿年前那些人怎么驯服你的我也知道,现在的你只不过是忘记了而已。”滑瓢那种愉悦的神情难以隐藏,他不禁钩起了嘴,“你并非强不可破,你有你的弱点,而这种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弱点我很清楚。你完全可以帮助我成为这次内战最大的赢家,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真正成为当权者了……现在……你可以先睡一会儿。”

珏现在大脑完全宕机,甚至连之前被烫的感觉都没有。

滑瓢这家伙……才是八岐大蛇和苏羽最担心的存在啊……

珏在意识彻底丧失之前做出了判断。

妖皇这个统治妖族的至高无上者的权利为什么被架空,为什么苏羽不敢跟着他一起出海,为什么苏羽要特意提醒他要注意周围,为什么苏羽对于妖族社会的现状很不满意,为什么八岐大蛇会找到他……

滑瓢才是这个妖族最大的威胁,他才是真正在后面控制着妖族并导致妖族分裂的人。而现在他暴露了自己真正的野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能靠嬴宁了……

这么想着并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嬴宁这边已经开始准备离开了。

嬴宁在舰桥上进行着准备工作,他所控制的舰船还是清水号。清水号虽然遭受了伤害但也就是天花板被掀开而已,算不上是什么大的伤害。而在准备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素风一直躲在一个角落里盯着他。

其实一开始嬴宁还没有注意到的,但是座敷童子在送东西的时候发现了躲在门后的素风并给她吃的。素风这妮子也够实在,拿了吃的一边吃一边看着嬴宁。

嬴宁知道素风很希望他能够就珏的问题发表一些意见,但是很抱歉的是他无法对珏的事情发表任何意见。

而凛魄则是一直没有说话,他就那么静静地在船舱里。

简直糟透了。

嬴宁这么想着。说实话,真的不怕被笑话,他对自己能否一个人完成任务真的很没数。以前都是珏给他下达一个明确的指令,然后他默默去执行即可,这种一个人去完成大任务的情况真的很少见。

嬴宁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会成功的……”

然后嬴宁下达了启航的指令。

一开始还都算一帆风顺,毕竟一直没有碰到敌人。但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坏消息就传来了——码头刚刚被敌人攻占了,是天狗的士兵从天而降并压制了码头上的人。由于码头上并没有太多的士兵驻守因此丢掉码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而现在这个问题摆在了嬴宁的面前——因为不知道对方派了多少人,所以是要过去冒着风险强行夺回码头,还是退守西岛先完成为妖皇派作战的任务?

嬴宁现在陷入了两难,他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但还是觉得这种决策类的事情真心不适合他,他自己真的没有珏那样反应迅速和果断。

因此嬴宁决定下去找凛魄寻求帮助。

只不过凛魄对嬴宁的态度有些微妙,他貌似想要锻炼嬴宁而并没有说什么很有建设性的话。

嬴宁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决定继续向前优先将凛魄和素风送回去,剩下的让自己去闹就行了。

但是让嬴宁感到疑惑的是虽然已经进入敌占区了,但是并没有看到有敌人过来进行骚扰,这让嬴宁很疑惑。

毕竟上次他们进入敌占区的时候对方可是派了敌人过来进行骚扰的。

难不成他们没有发现我们?

嬴宁这么想,但很快他就用上次遇袭的记忆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清水号这种战列舰不可能不被敌人发现,个头太大了。

嬴宁警惕地看着四周,而就在他对敌人行踪判断举棋不定的时候,舰桥上的士兵发现了异样。

“离我们四百公里远处有大量单位……我们的主力正在与敌人作战?”

这个消息让舰桥上的妖族都感到振奋,但是嬴宁却有些疑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他先前完全没有接到通知,这么一来足以排除是妖族主力为了掩护他们撤离而进行的行动的可能。

那么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选择进行攻击呢?……

嬴宁这么想着的时候,舵手突然猛转方向让船直接向右偏转了很大的弧度。

船上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晃动给搞的措手不及,除了座敷童子能够勉强端好手中放着团子的盘子外剩下的人基本上都险些摔倒。但是很快他们就从船一旁的剧烈爆炸中得到了答案。

就在船刚刚偏离航线的时候,左侧的水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十几米的水花将舰桥左侧窗外的风景全部覆盖住了。

“看来是大部队的战场那边飞过来的……能被我们碰到这种低概率事件真是让人不知道是该说运气还是运气不好。”舵手说道。

“继续前进。”嬴宁说道,“虽然我们没有接到大部队正在战斗的通知但是这绝对是个好的空窗期。”

嬴宁打算借着这个好的空窗期机会立刻将凛魄送回去,就算是对方在码头的人很多也可以用清水号作为海上据点对敌人发动攻击,无非就是将滩头战变为阵地战与阵地战。

而就在清水号将要驶离交战区域的时候,舰桥突然发现了数个大型单位正在靠近清水号。

“那是什么?”嬴宁看着雷达有些疑惑,因为周围没有任何水面舰艇。

“不是水面上的……”管理雷达的士官说道,他自己看了一会儿后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这是……水底下的?”

话音刚落,数个巨大的潜艇破水而出将整个清水号包围了起来。

“……做好战斗准备。”嬴宁立刻下达命令。

就在嬴宁刚下完命令后,潜艇上方立刻张开了数个炮塔并对准着清水号的舰桥。

嬴宁一见到那炮塔后就慌了,因为那东西和精灵族那里见到的世界树树冠上的防御火炮构造很像。

“全体撤离舰桥!”嬴宁大声喊道,然后他一个箭步冲到座敷童子身边一把抱住她,之后又往前跑了一大步一把拎起素风。整个一套动作在两步之内完成。

在嬴宁带着她们俩刚刚冲下舰桥的瞬间,敌方舰艇上的火炮就立刻开火并将整个舰桥轰了个稀烂。

嬴宁眯着眼睛直面着热浪,他看着爆炸所产生的熊熊烈火。说实话,他被那强大的杀伤力给吓到了,这可比世界树上的防御炮威力大多了。相较于那种单纯击穿对方的火炮,这种火炮简直是消灭掉敌人周围的一整片区域!

这威力应该与能够杀死中阶种的法术威力差不多吧……

嬴宁立刻冲上甲板,舰桥上虽然有些人逃了出来或是用法术保护住了自己,但是幸存下来的人实在是少数。

甲板下方的陆战队士兵们也都出来了,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的爆炸属实不妙。

几乎是同时,潜艇上的士兵也冲了出来并登上了甲板。一时间,整个清水号的甲板上充满了敌人,嬴宁他们的处境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嬴宁立刻拔出飞羽银华与敌人展开战斗。

“这些人是哪来的?!为什么会这么针对我们?!”嬴宁一边斩杀着敌人一边说道。“而且这是什么船啊?!竟然能潜在水里!”

“怕不是太古兵器。”座敷童子看着周边的潜艇说道,“以前妖族曾经参与过世界树的考古工作的,这很可能是当时发现的遗物。”

嬴宁这么听着但是没有回应,他继续战斗着,可是他的心中却满是疑惑。

太不正常了,一个小小的战列舰竟然会派来几艘潜艇进行拦截。

嬴宁挥动手中的飞羽银华,然后连续斩杀了好几名敌人。

但是在嬴宁战斗的时候,一旁的座敷童子的表情却有些怪异。

“到底怎么了?”嬴宁观察到了座敷童子的不对劲儿,他稍微分出一点儿精力来问。

在座敷童子回答之前,大量的寒气从甲板下方喷发出来,这甚至让嬴宁都感到自己的骨髓被冻了起来。

“他们不是八岐大蛇的士兵。”从甲板下方走出来的凛魄语气冰冷并且暗藏杀机。但凡他走过的地方都被寒冰冻了起来,妄图接近他的敌人被瞬间冻死。

“他们都是滑瓢那个混蛋的人!”凛魄说着大手一挥,他面前的正片甲板被巨大的冰块给封住,尖锐的冰锥如同拒马一般对着敌人。

“什么?!”嬴宁一愣。

“珏那家伙怕不是被龙族当成弃子给卖掉了。”凛魄说道,紧接着他长叹一口气说,“想不到幻龙皇真的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凛魄身边喷发着寒气,这对嬴宁来说堪比酷刑,即便是在嬴宁出生到现在的两千年岁月之中他也没有感受到这种砭骨的极寒。

但是嬴宁依旧几个撤步靠近凛魄,然后问道:“您知道些什么吗?”

凛魄阴着脸说:“幻龙皇不希望珏存在在龙族,他更不希望他与龙族贵族千金成亲从而导致龙族至高的血液遭到污染,当然,他这种人并不是少数。因此你可以认为他们是珏在龙族内部的敌人……可以说迄今为止很多不利于珏的事情都是与他们有关。包括现在你们无法联系上珏。”

“等等……”嬴宁干脆利落地斩杀了妄图攻击他的敌人,然后嬴宁看着凛魄大圣问道,“你一开始就知道珏的处境吗?!”

“没错,他被抓起来我也是有推理依据的。”凛魄这么说道,但是他看起来毫无忏悔之意。

“你害了珏?”

“随你怎么理解。”凛魄说着将一个冰锥扔出去,然后他连看嬴宁都没有看地说:“我也接到了幻龙皇的邀请,因此一开始我是站在幻龙皇这边的。至于现在……要不是滑瓢这个老不死的为了自己威胁到了我的安全的话我是不可能将这个事情供出来的。”

嬴宁听后瞪大了眼,他被凛魄对待珏的态度给吓傻了。

他呆愣在原地,以至于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敌人的存在。

两名敌方士兵拿着刀想要刺向嬴宁,当嬴宁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了。

可是就在敌人要刺向嬴宁的时候,一阵狂风将甲板上的一个冰锥拔起来直接扔向了袭来的敌人。

“我,我也有试着要进行战斗的……”

当嬴宁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一旁的素风这么说道。

嬴宁转过头对凛魄说:“一切结束后,我希望您能对您刚才说的解释一下。”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 继国缘一的海贼之旅 在天灾末世种田 让你算命,你跑去抓通缉犯 贫道报仇,从不隔夜! 重生小祖宗她又帅又撩 快穿:病娇反派又被宿主撩迷糊了 全网黑的我退圈当娱记后爆红了 男朋友总在怀疑我在拿他当代餐 农家有蓁宝 解霜雨 肝成首富后我为海洋环保助力 换亲嫁给早死反派后 我手握长刀只会一招程让夜舞夜笙夜倾城 她不按常理出牌(女尊) 诸天:无数的我,纵横万界 混沌逍遥天帝 一人之下,小巫祝只想收集精灵 山村无敌战龙 一心打排球的我,被迫成了万人迷 病美人穿成作精贵妃后 嫁给怪物的祂 混沌吞天功 带上空间穿七零为祖国献上资料库 糊咖女明星,葬爱女神经 江湖一卷之就说受伤的男人不能捡 逍遥小毒医携空间养萌弟萌妹 我哥不可能是恶堕魔法少女 斗破之我真是魂殿中人 每天能开仨快递[末世] 维克托·戴蒙 综漫:缔造罪恶巨企,购买星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