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改造之后的野兽

0改造之后的野兽

就在嬴宁他们遇到敌人的前一两个小时的时候,在西岛的滑瓢也采取同步行动。

“请通知妖皇大人,滑瓢大人希望您能够过去一趟。”苏羽家的门口有来自皇宫的人传达着话。

而开门的苏依显然没有被对方认出来,她那身侍女一般的打扮以及憨憨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将她与妖皇联系在一起。

“嗯……明白了。”苏依点了下头说道。

关上门之后,苏依就一路小跑地去找苏羽。说实话,苏依到皇宫时穿的和服都是被苏羽保管着的,因此她想要回到皇宫的话就必须要从苏羽那里要衣服穿。

苏依打开苏羽房间的门。此时的苏羽正躺在床上睡着觉,她昨天喝的烂醉已经睡了一天还多了,除了有时候渴起来喝水以外就没有什么动静了。

“姑,姑姑,皇宫有人过来说要我过去一趟……”苏依试探性地说道。

说实话,自打妖皇就剩她们俩之后苏羽的脾气就很糟糕,她整个人就像是个长期更年期的人一样对什么事情都很不感兴趣和易怒。

苏羽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哼哼了几声。

苏依见苏羽没有起来后就走进了点儿之后贴到苏羽耳边后小声说:“姑姑,去宫殿的衣服在哪里?”

苏羽真的喝的很多,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地指了指自己房间的衣柜然后就又睡着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苏依见后就蹑手蹑脚地走到衣柜旁边找起了衣服。

苏依这次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因为平日里她都是跟着苏羽到宫殿,这让她的叛逆心越来越强,她也希望自己能够自己去一趟宫殿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完成一件事情。

说不定这样就可以让姑姑对我放心了——苏依这么天真的想到。

苏依找到了衣服并跑着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这个好像是将这根线穿到这里……”苏依凭借着自己平日的记忆穿着衣服。

穿好衣服后苏依就像直接走,但是当她走到镜子旁边的时候她停住了。

“好像还要化妆来着……”苏依看着自己。

化妆这种事情她不是没有干过。虽然平日里都是苏羽给她化妆,但是她自己平日里也喜欢拿着化妆品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苏依快速给自己化了妆,虽然赶不上苏羽的手法,但是她自己化的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苏依准备完全后就又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苏羽的房间门口看了看苏羽的状况,在确定她确实是睡得很死之后就骑上苏羽的马离开了。

苏依像是个得到自由的小鸟一样在外外面欢快地骑行着,她整个心都被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的兴奋所填满。

她就像是个第一次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钱的小孩子一样兴奋,而她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当苏羽从昏睡中得到一点儿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几小时后了,而与此同时在海面上发生的就是嬴宁他们遇袭。

她醒来后先是叫了一下苏依并希望苏依能够给她带来一些水,但是苏依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出于女性的本能,苏羽立刻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马上起来在整个屋子内寻找着苏羽。

她没有找到苏羽,家中唯一的变化就是自己的坐骑不见了以及苏依上朝用的的和服消失了。

一瞬间,苏羽感觉自己像是瞬间坠落到了深渊中一般。她很清楚苏依如果一个人去了宫殿的话会发生什么。

这几年来,滑瓢的野心越来越大。自打上都覆灭后,整个三界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之中,而有能力统治三界的王种们并没有加入到对三界主导权的逐鹿之中,相反,他们签订了条约各守各自的疆域并且时刻监视着每个世界之中的势力以防上都这样有野心的势力再次祸乱三界。

而这种方式所导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野心家由于在外部找不到合适的施展拳脚的方式后,将自己的野心转向了内部。滑瓢就是其中一个,他见开疆拓土已经无望后,转而将自己的目标放在了对于妖族的控制之上。而妖皇势力的不断削弱就是最好的证明。

苏羽深知自己没有办法与滑瓢对抗,早在她出生之前,妖皇就已经将妖族的大统领的位子封给了滑瓢。没有绝对兵权的苏羽自然是没有办法与滑瓢进行一场硬碰硬的对抗。

因此对于苏羽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住妖皇最后的血脉——苏依,并且选择合适的时机离开妖族。

而苏羽也深知滑瓢要是真的想要夺取妖族大权的话,那么苏依跟她自己都是未来路上的敌人,自己的话倒还可以凭借着能力保全自己,但是苏依还很弱小,没有能力进行自保,而这也是苏羽一直控制着苏依进出宫殿的原因。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苏羽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苏依在进入到宫殿后不就就被早已埋伏在宫殿内的大量滑瓢派士兵给控制了起来。

原本滑瓢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并在宫殿内安排好了大量的士兵,甚至连自己的亲信也被派去亲自指挥行动,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控制住苏羽的行动并使其无法调动她手下的法术部队。

但是来的只有苏依一人就让滑瓢很是担心。他知道如果控制了苏依的话那么苏羽跟他拼命是绝对的,而此时外面还有八岐大蛇这么一个危险的敌人,虽然苏羽跟八岐大蛇不可能结盟,但是双方如果是为了各自利益而暂时联手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威胁就很大了。

滑瓢立刻下令派人马上过去控制住苏羽的法术部队,同时向夜叉下达命令让他继续与八岐大蛇的主力进行战斗。

夜叉在妖族之中属于妖皇派的势力,他并没有看清楚滑瓢的本质并且依旧效命于滑瓢。

其实,对于滑瓢来说水军大将夜叉也是个危险的棋子,他虽然可以使用夜叉的力量但是没有办法确保夜叉不会将自己的军队对准自己。正因如此,滑瓢才会在整个战斗开始的时候向夜叉下达了对八岐大蛇发动攻击的命令,其目的就是分散夜叉的注意力并使滑瓢杀死凛魄一事变得不透明。

“真是个难对付的婊子。”滑瓢发着狠说道。

他看了眼被控制起来的一脸疑惑和害怕的苏依,然后哼笑了一下后说道:“你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了吗?”

“……姑姑说了……这种情况就证明你不是好人……”苏依战战兢兢地说。

“哼~看来那婊子还挺有意识的嘛。”

滑瓢说着就在苏依的面前来回走了几圈,然后说:“我不会杀你,毕竟我也不想背上弑君的骂名……我不会杀你的,但是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优秀的房间。”

苏依听着,她有种极不好的预感。

但是她没有办法来决定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苏依被带到了宫殿内的地牢之中。

“这里面还有另一个住户,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滑瓢说到,然后他就让人打开了牢门。

苏依被强行推进了牢房内,然后滑瓢就当着苏依的面儿将牢房的钥匙扔到了地牢门口的走廊中。那钥匙的位置在牢门外一米多的地方,正好是伸手勉强够不到的地方。

滑瓢带着人直接离开了,留下了呆愣愣的苏依在地牢门口一脸茫然。

但是很快苏依就不能无视滑瓢所说的牢房内的另一个住户了。

苏依在滑瓢走后本来还在牢门外想要够到钥匙以便自己逃脱,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

在地牢的深处貌似藏着一个很可怕的家伙,像是野兽,又像是屠夫。

苏依能够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她,而那血红的双眼让她感到自己的灵魂即将破碎了一般。

那双血眼正在慢慢靠近,像极了一个正在捕食的老虎一样。

或许是发现了苏依正在看着他,那东西立刻扑向了苏依并用布满青筋沾着血的利爪直接抓住了她的腿。

苏依被吓坏了,她一个劲儿地登着脚,她想要摆脱那东西的束缚。

但是没有用,那利爪死死陷进苏依的腿中并抓出了血。

嘈杂的铁链声在另一边响来响去,看样子原本控制着那东西的铁链已经被挣脱了。

苏依双手抓着牢门栏杆,她不希望自己被抓过去。

那东西一个劲儿地将她往自己那里拉,锋利的爪子如同刺刀一般划开了苏依腿部的皮肤。

而就在苏依反抗的时候,她惊恐地发现抓着她的人正是珏!

此时的珏双眼血红且无神,脸上覆盖着银白色的鳞片。他的脖子以下青筋暴起并且出现了血色的纹理,皮肤之中也被人钉上了钢钉。

“我是苏依!是妖皇!”苏依大声喊道,她虽然知道珏此时跟个疯子一样,但是她还是寄希望于珏能够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

虽然苏依认为这种情况并不现实,而且她也完全不知道珏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珏没有理会苏依,他就像是发疯的野兽一样将苏依一直往自己这里拉。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完全没有理性。

苏依想着珏的脸来回踹了好几脚,高跟鞋刺穿了珏的手臂。即便在珏手臂表面的静脉也充斥着极高的血压,黑色的血液猛地喷涌出来并溅到了苏依的腿上。

腐败的血液所带来的极强的侵蚀让苏依的皮肤瞬间溃烂并坏死,皮肤下的肌肉开始变得如同被暴晒多年的麻绳一般变得极脆无比,甚至在苏依不知道情况的骨骼也被侵蚀的如同海绵一般表面充满了大孔隙。

苏依疼得要命,她发出了像是鸡被掐死时候才会发出的那种特别尖锐特别撕心裂肺的惨叫。

与此同时,珏体内腐败的血液也开始散发出特别浓烈的刺激性气味。即便是通过嗅觉来判断这个感受,苏依也被这气味顶得险些昏厥过去。要不是她身上伤所传来的刺骨的剧痛不断刺激着她的大脑皮层的话估计她早就被这气味给搞昏了。

现在苏依简直是接受着酷刑一般,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而更加让她不安的事情将要发生了——在珏的撕扯下,苏依感觉自己被抓住的那条腿要断掉了。

“疼啊,疼啊……求求你,放手吧,求求你……”苏依哭着向珏央求道。

但是很可惜,珏没有听,他一个运力直接将苏依的腿给生生扯了下来。

苏依的腿被瞬间扯断,她再次发出了嚎叫。

珏将撤下的腿咬在嘴里并再次伸出手来想要继续从苏依身上拿到些什么。

而苏依脸色惨白地躲在一旁并惊恐地看着珏。

就在珏将要够到苏依的时候,铁链将他直接逮了回去。

原来在珏胸膛上有一个贯穿整个身体的铁链,而珏也被这个铁链的控制给吸走了近乎所有的力量并倒在地上。

苏依捂着自己腿上的伤口,她像是个在巢里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呼吸紊乱。

她发现珏的身上被打满了钢钉,而他的身体也跟之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银白色的鳞片覆盖在他身上的一些地方,血红的纹理布满了他的身体,一双畸形的羽翼在他的背后时不时抽动着。

苏依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珏,她并不知道珏经历了些什么,但是她很清楚此时的珏非常危险。

一时间,苏依甚至想起了小时候她母亲曾经为了吓唬她而讲述的故事——一个会吃人的银白色怪物。

苏依蜷缩在角落里,珏好像并没有什么动静了,而她的腿也被丢在珏的前面。

苏依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断肢的极端情况,多年以来她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但是她的不能正在告诉她只能想办法拿到那个断肢的话就可以将自己的身体给复原。

苏依试探性地向着珏那边行动,她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将自己的和服穿的松散很多并且让衣服尽可能地覆盖全身,之后她又将系腰用的带子解开并拴着自己的手和外面的栏杆,以便自己随时都可以将自己拉回安全区域。

她试着向珏的地方移动。由于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宽松,并且她平日就一直被教导要守礼节,因此她一直都是几步就拉一下衣服以免出现不雅的情况。

就在苏依快要碰到自己的断肢的时候,珏突然起来并再次抓向苏依。

苏依被吓得立刻往回跑,而被抓住的衣服也被苏依直接抛弃了。

苏依穿着内衣回到了牢门口,而珏则像是个发疯的狗一样将脸埋在衣服中并不断撕扯着衣服将其挒成了碎片。

苏依彻底失去了自己能够保护自己的东西了。虽然她学习过一些法术但是苏羽说她对于法术的控制能力还没有到拿得出手的水平,因此苏依一直没敢施放法术,她怕伤到别人或是惹苏羽生气。

珏在疯狂闹了一会儿后也慢慢消停了,他的力气好像是每积攒一段时间后通过一个小爆发来凸显出来的。

苏依死盯着珏,她此时的腿部伤口还在流着血,紧张的心让她失血更多。虽然苏依的身体可以加速伤口的愈合以及血液的补充,但是也无法维持收支平衡。

最终,迫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苏依倒下了。

推荐阅读:

庆余年:范府弃子开局截胡林婉儿 七零军婚,炮灰女带着空间嫁男配 我,温迪戈血狱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人在少年骇客,田小纹狂呼泰裤辣 颠,都颠,重生颠进娱乐圈 书籍1411354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机甲] 丈母娘是警察,上门送礼犯罪团伙 红楼之神医 勾栏女儿奋斗记 在冬季说爱我 神秘命途的事你少管[崩铁] 穿成反派儿子的亲女儿? 玄学大佬只想当咸鱼 只求长生 宦吏 绝对深度 太子败于清冷月光 倾久辞 仙子,逼我吃软饭是吧 四合院:从签到开始,我暴虐众禽 列车公务员,但星穹铁道 贵妃她格外谨慎 点绛唇 乡野诊所 [综英美]小学生韦恩 重生表白校花失败,我走她哭什么 候亮平敢抓我?钟小艾哭求放过! 我,郭保坤!开局帮海棠解毒 围棋:战AI我胜天半子 一人之下:仙种镇海,逆生通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