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军

0新军

苏羽在发现苏依去了宫殿后立刻去了自己的幕府之内。

她知道如果滑瓢没有见到她的话那么滑瓢一定会对自己的手下动手,如此一来彻底摘走自己的兵权!

现如今能够拯救苏依的就只有自己手里的这点儿法术军队了,如果失去了这些部队的话那么苏羽将会彻底失去与滑瓢对抗的能力。

苏羽不顾周围人,她开启了身体强化法术向着自己的幕府快速前进,而以极快的速度前进。快速行进的苏羽在周边掀起狂风,将路边摊贩的售货摊给直接掀飞。

而当苏羽到达自己幕府的时候,她发现外面已经被滑瓢的人给包围了。

苏羽二话没说,一边冲着一边释放着法术。

大量的幽蓝色的灵火悬浮在苏羽身边。伴随着苏羽一挥手,成片的灵火冲向围堵着幕府的敌人。

被火焰击中的敌人瞬间被火焰给吞噬,整个人就像是披着一件火焰制成的大衣一般并且即使是用水也无法将那火焰给浇灭。

被击中的敌人发着哀嚎到处乱跑,而没有被击中的敌人也立刻将注意力放到了身后的苏羽身上。

“你们这群滑瓢的走狗……”苏羽低吼道,她此时的内心已经被愤怒所填满。

就在苏羽刚刚说完话的时候,她面前的一个着着火的敌人突然被砍成了两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苏羽虽然有些就惊讶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是怎么回事儿,她抬眼看着面前一个身高近两米半,身穿袈裟的家伙,并且他脸颊上覆盖着菱形的青色鳞片并且在脸颊上有外伸牙。不过虽然在形体上看上去像人,但那家伙的双眼是瞎的,只有额头上的一只眼睛是能用的。

他将刚刚出鞘的刀收了起来,然后用额头上的那一只眼睛看着她。

“符合你的办事风格啊……”苏羽眯了下眼睛,她看着面前的人。

那家伙是滑瓢的亲信之一,青坊主。

“无用之人自然不必留下。”青坊主手依旧握着刀柄说道。

就在这时候,幕府内部的士兵们听到了苏羽的声音,于是在里面大喊:“苏将军,请下令。”

由于敌人将幕府围了起来,因此对于一开始就在里面不知道情况的将士们来说按兵不动才是最优解,毕竟不能判断外面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听着!”苏羽大声说道,这话不单单是对里面的人说的,更是对在场的敌人说的。她说:“滑瓢已经背叛妖皇并且将其软禁,在此国难当头之际任何企图分裂妖皇派以及动摇军心的人都应当被处死!你们要做的是想办法解救妖皇——哪怕没有我的领导。”

苏羽这么说道,她这算是料理后事,毕竟她很清楚青坊主的实力。

青坊主拔出了刀,而苏羽也让身边的灵火变得更加凶猛了一些。

苏羽和青坊主两人相互警惕着,苏羽试图拉开与青坊主之间的距离并以远距离法术消灭青坊主,而青坊主试图靠近苏羽并发动快速进攻。

最终,在经过了几段试探性的进攻后,青坊主决定正式发起进攻。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挥刀砍向苏羽。

苏羽对于青坊主的进攻早有预料,之间在她与青坊主的刀之间猛地生起一团猛火。猛火产生的热浪让青坊主的刀瞬间变得炽热并发白。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青坊主那弯曲的太刀出现了变形。

青坊主见状不敢继续攻击,他立刻撤步将刀收了回来。但是青坊主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进攻,只见他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酒葫芦,然后豪饮一口酒直接喷到了刀身之上。

在一阵燃烧之后,酒带走了刀上大量的热量。

苏羽冒着冷汗盯着对方。有一说一,刚才青坊主的进攻真是让她难以招架,虽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这一刀依旧让给她体力大耗。

青坊主额头上的眼睛死死锁着苏羽,而周围的敌人也都按兵不动并时刻提防着幕府之中的军队会不会出现。

死一般的寂静在两个势力之间游荡。

而最终打破僵局的还是苏羽的手下。或许是许久没有接收到来自苏羽的指令并且外面陷入了沉寂,幕府之内的士兵们都按不住了,他们爬上墙头并开始对敌人展开攻击,这让整个幕府瞬间变成了一个法术堡垒,而幕府内的士兵也在爬上墙头的士兵的掩护下冲出来与敌人进行战斗。

一时间,整个战场变得混乱不堪,幕府之内的士兵与青坊主的士兵缠斗难分,唯一能够留出的空地就是苏羽与青坊主之间的那个战斗区域。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大妖与大妖之间的战斗,他们还不够格去参与到那场战斗之中。

苏羽知道此时她手中的士兵数量占多数,因此她必须要将最大的麻烦青坊主给杀死。

灵火开始凝聚,并附在苏羽身上,而火焰也开始展示着苏羽本来的样子——九尾狐。

青坊主见到苏羽开始准备发力后也绷紧了神经。

九尾狐在妖族中向来都是强大的大妖,甚至在太古时代还出现过与上位龙族旗鼓相当的九尾大妖。但是妖族之中九尾狐也是最奇怪的一个种族,他们本身的力量非常不稳定,有时候甚至会与龙族的力量相互呼应。而妖族之中对于九尾狐的来历的记载早已失传,只有少量的传说说是他们来自青丘并且是一个独立出现的妖族。

不管怎样,青坊主都要提防着即将火力全开的苏羽。

被覆盖了灵火的苏羽在火焰之中展现出了覆盖着金黄皮毛的九条尾巴,她的手爪也变得尖锐且之命。

苏羽知道,单单进行法术战斗的话在她完全没有可以施展的空间,因此想办法与青坊主进行近战才是比较好的拖延手段。苏羽的士兵在数量和战斗力上都要高于青坊主的人,因此苏羽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将青坊主控制在这里并等到士兵们获得胜利,直至最终以人数优势对青坊主施压。

青坊主没有给苏羽太多的时间,他在苏羽完全爆发出不可压制的危险气息之前发动了进攻。

快速移动的青坊主冲向苏羽,这集聚爆发的攻击在青坊主的设想中足以将苏羽给瞬间消灭。

但是就在青坊主靠近苏羽的瞬间,强烈的火焰冲向青坊主。炽热的火焰直逼青坊主,那种像是能够将脸给生生撕裂的温度让青坊主难以耐受。

可是他知道,他此时已经不能收住自己的攻击了,他必须要继续攻击。

而释放出火焰的苏羽也在心中祈祷着能够将青坊主就这么杀死,因为她实在是没办法对付近战的敌人。

但是苏羽没有成功,在火焰还未褪去的时候,青坊主从火焰之中跳了出来。他将身上燃火的袈裟直接扔到了一边,就连着着火的刀鞘也被青坊主所抛弃。

苏羽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怀疑自己的能力,因为青坊主的袈裟上面覆盖着的是龙的鳞片,刀鞘也是由龙鳞制成的。理说这样的东西足以抗住大多数的火焰。

可是现在摆在苏羽面前的首要问题却是正在袭来的青坊主。

苏羽想要伸出手来直接用火焰强行接住这一击,可就在她要行动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在人群中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

苏羽快速收回了手并向后撤步。苏羽的速度自然是跟不上青坊主的,但是她相信着自己的同伴。

一瞬间,苏羽身边的寒气开始汇聚,周围空气冰冷的爆发在苏羽与青坊主之间构建出了一个冰障。

“苏羽大人!”

释放冰障的人,苏羽的心腹——雪女前来支援了。

由于刚才的战斗,雪女没能够及时支援苏羽,但是现在整个战局大势已定,唯一能够构成威胁的就只有青坊主了。

青坊主倒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直接踏碎了冰障并滑行到了苏羽的背后。

可是即便这样,短短几秒也足以让苏羽展开反击。

苏羽那燃着火的手爪直接拍到了青坊主的脸上。烈火将青坊主的脸造成了重度烧伤。

青坊主强忍着痛用刀砍向苏羽的腰。

苏羽被直接击中,但是身为法师的她有足够的能力来治愈自己。她一边治愈着自己一边释放气波将青坊主直接推开。

而在一旁进行支援的雪女也立刻在两人之间升起一面冰墙以造成短暂的战斗真空。

苏羽和雪女快速回合,她们知道刚才的攻击对青坊主造成不了致命伤。

果不其然,青坊主一刀砍碎了面前的冰墙。

他从地上拿起一块儿冰块,然后猛地盖在自己那着着火的脸。然后他将刀插到地上,从身后拿出了一个镶金的木鱼。

苏羽和雪女都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们都听说过青坊主手里面有个太古法器,但是并没有见到过。

青坊主拿出木鱼后二话不说直接敲了一下。

一时间,大量此时不该探究的事情充斥着苏羽的大脑,什么与苏依团聚之后该干什么,今天晚上该吃什么,自己出来的时候自己屋子的门关没关……

大量不必要的事项充斥着苏羽的大脑并且使其无法稳定自己的注意力,这就好比还有几分钟就要交卷的考生在看最后一道题一样,明明知道时间紧迫但就是无法集中注意力。

而在战场上这种分神足以致命。

青坊主横刀砍向苏羽,这一击虽然没能杀死苏羽但是还是成功地将苏羽身上的火焰盾给击破了。

被击破护盾的苏羽瞬间反应了过来此时是战斗,她立刻调整状态并准备继续战斗。

但是青坊主并没有继续敲击木鱼。

那东西是不能连续使用吗?

苏羽看出了青坊主腰间木鱼的特点,不过苏羽就算没有完全猜中也猜的大差不差,毕竟要是这东西好用的话青坊主早就跟念经和尚一样一个劲儿地敲了。

而片刻之后雪女也恢复了注意力并将精力投放在战斗之中。

青坊主那一只眼睛在周围不断扫视,他知道此时胜利的天平已经快要偏向苏羽她们了。

“你倘若投降的话说不定还有救赎的机会。”苏羽说道,她那作为女性特有的敏锐直觉看出了此时的青坊主内心的焦虑。

青坊主手中的刀稍微往下放了一下,但很快又提了起来。

看来劝降无用啊……

苏羽再次释放出了灵火,而一旁的雪女也在苏羽的身边升起了冰盾。

青坊主看了看周围自己被控制起来的士兵之后对苏羽说道:“滑瓢将苏依陛下囚禁在皇宫之中的地牢内,而且据说牢内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在。现在苏依怕不是已经被杀死了。”

苏羽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又说道:“那我也要找到她的尸体才行。而且我没必要完全听信你的话。”

“倘若你要是想要保存皇家的血脉的话就应该老老实实地逃走,而不是继续在这里赌命。”

苏羽没有说话,然后她再次激怒了身上的火焰。

青坊主冲向了苏羽,对他来说能否杀死苏羽只在这一次拔刀。

快速抽出的太刀直接切开了苏羽身边的冰盾,但是就在刀身砍向苏羽的时候,不合适的手感传了过来——太刀刀身被冰所封住了,青坊主的攻击对苏羽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伤害。

而此时苏羽身上的火焰已经抓住了青坊主。

火焰大蛇从青坊主的身边冒了出来,它们死死咬住青坊主的四肢并不断撕扯。火焰的高温加上不同方向的拉扯让青坊主的身体快速失去机能与破碎。短短几秒,青坊主的身体就被彻底撕碎。

杀死了青坊主之后,苏羽捡起了地上掉落的木鱼与太刀。

“真是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法器……”雪女说道。

“滑瓢早在我出生前……不,早在几千万年前就在世界树的树根下挖掘过亚特兰蒂斯的遗物,他能够得到这样的东西不为怪。”苏羽说道。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

苏羽听后斟酌了片刻,然后说:“此时滑瓢怕不是早已经掌控了西岛的绝大部分地域,我认为夜叉还是我们的人,因此……”

“但是夜叉大人正在前线,如果叛军就此趁虚而入的话……”

“那就看天意了吧。”苏羽这么说道,“对我来说,能够将苏依救出来就好了,剩下的我并不怎么管。”

雪女看着苏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先去找夜叉。”苏羽说道。

而此时的海上,嬴宁他们将来犯的敌人给击退了。由于敌人的舰船是可以进行潜水的,因此嬴宁他们并没有能力将大多数的敌人赶尽杀绝。

“接下来该怎么办?”嬴宁站在满是血水与尸体的甲板上问道。

凛魄想了一下后说:“现在怕是第三股势力已经出现了——滑瓢怕不是想要用我们的死来换龙族对八岐大蛇的怒意……真是够阴险的。”

“要回西岛吗?”素风问道。

“……不,先去找夜叉吧。”嬴宁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推荐阅读:

拿到学渣剧本后,我杀疯了 职业天榜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恐怖游戏:禁止与花瓶NPC恋爱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八零养崽:清冷美人被科研大佬宠上天! 诡秘出马仙 从小小仙吏到掌天圣人 沙雕淑妃在线发癫 当县令,不如做女皇 我躺平后,垂死相公惊坐起 大主宰:浮屠圣尊 法玛斯史莱姆 原神排球部 海岛求生:我有逆天锦鲤运 重生七零,被糙汉老公宠到夜夜求饶 影视:王妃范若若,强纳司理理 终灵之门 我,画师,修仙!药王爷 请放过我吧 开局被抓,上交可控核聚变当国士 老朱你说啥,我跟马皇后混的 穿到星际当虫母 穿越大秦,打造最强经济体 北美猎魔大亨 我在古玩街捡漏,开局十万倍利润 千年家族:香火不绝 三国:季汉刘璋 混沌神体之鸿蒙至尊 日积跬步,我步步登仙 我是神豪每个城市都有我的产业 老婆,等你绿我很久了 集齐神物的我苟到无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