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登舰斩敌

0登舰斩敌

嬴宁他们来到了夜叉所在的舰队之中,而此时展现在嬴宁他们面前的是以百计数的庞大海战。

夜叉所率领的九十七搜战舰与新建派的一百一十艘战舰在中央的海面上展开战斗。在战列舰重型火炮的掩护下许许多多的登陆艇和护卫舰前往敌方舰队所在位置并发起进攻。

嬴宁和凛魄来到了夜叉所在的地方。

“你们过来干什么?”夜叉看了嬴宁一眼,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嬴宁身边的凛魄。“你不应该带着这个龙族老爷快点儿回去吗?还有那个白毛怎么了?”

嬴宁没有回答夜叉的问题,他直接说出了当前的情况——滑瓢叛变。

这个消息显然是没有让夜叉相信,但是座敷童子带来的证词让夜叉陷入了沉思。

“此话当真?”夜叉问道。

“没错,虽然我不知道那些能够进入水底的船是什么东西。”

“那怕不是远古时期的法器。我听说过滑瓢曾经有收藏过这些东西,但是一直没有见到过……难怪啊,他现在是已经将太古法器给研究明白了?”夜叉回答着映宁的问题,但是他本人并不是很惊讶,他好像对滑瓢的叛变早就有预感了。

对与夜叉的态度,嬴宁推断夜叉会不会并非滑瓢的人。

“你早就有预感了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啊,”夜叉看着嬴宁说,“那家伙平日对妖皇陛下不敬,这件事情我们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因为他资历比较大一些所以我们没有做出什么具体行动。但是他在这次战斗中的各种行为都有种怪怪的感觉。我本来打算借这次战斗来清扫岛内的一些滑瓢派势力并不断削弱他的,但没想到他行动会这么快……”

“那现在你有什么计划吗?”嬴宁连忙问到。虽然妖族的事情并不是嬴宁所关心的,但是珏确实是被滑瓢带走了。在嬴宁的认识里珏倒不会被滑瓢怎么样,但是他很害怕珏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滑瓢忽悠并降攻击的矛头对向他们。

“西岛内应该还有忠诚派的人,而且出这种事情的话滑瓢已经是不打算收手了,那么如此一来苏羽大人就应该会站在滑瓢的对立面……如果苏羽大人能够想办法将西岛内的忠诚派集结起来就好了,但是我怕……”夜叉说道一半就停下了。

“你是怕苏羽此时已经被滑瓢控制起来了吗?”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凛魄开口了。

“没错,如果苏羽大人被敌人控制起来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是‘海上的孤儿’,没有人可以救我们了。”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嬴宁问道,“我建议我们立刻去救珏!”

“珏……”躲在一角的素风在听到珏的名字后有了一点儿反应。说起来,整个会议之中素风一直没什么反应,她就像是个人偶一样一个人呆在那里什么反应也没有,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不过素风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嬴宁他们太多的在意,他们现在所要面对的问题可不仅仅这一点儿。

“能够把舰队撤出来吗?”凛魄问道。

“不太可能,”夜叉拿着手中的军刀划了划面前浪花四溅的海面说,“新建派对我们的舰队咬得太紧了,难以逃出来。”

“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嬴宁问道。

虽然战术上他没有什么优点,但是战斗上他可是一身本事。

夜叉看了嬴宁一眼,然后微微点了一下头说:“可以啊,你冲过去把对面的海军大将给干死就行。”

嬴宁听后立刻抽出了飞羽银华。

“挺有干劲儿的哈,”夜叉见到嬴宁这样后就走到航海图前指着中间的一个体型上比其他舰船大得多的舰船说,“这玩意儿就是对方的旗舰,而对方的海军大将我们估计是新络妇。”

“大概?”嬴宁下意识地发出了疑问。

“八岐大蛇带走的人里面并没有什么太优秀的海军将领,而且……”夜叉说着就微微一笑,“我可是全妖族就棒的海军大将。”

“最棒的海军大将。”嬴宁抿着嘴小声说道。

夜叉虽然注意到了嬴宁的样子但是他没有管太多。他指着敌方旗舰说道:“新络妇是个很危险的妖族,那家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被派到这里的大将。但是有一点要注意的是相较于八岐大蛇大多数的将领来说新络妇更加狡诈。”

嬴宁表面上是这么听着的,但是他的精神此时正在与内心深处的蜘蛛精神相呼应。那蜘蛛貌似对新络妇这个名字反应挺大的。

“我会派人把你送过去的……唉?你能自己过去吗?”夜叉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嬴宁是龙族的本质。

“你还是把我们的人给送过去吧。”在一旁的凛魄抱着胳膊一脸不爽地说道,“本来着小子也不是你们妖族的人。”

夜叉听后愣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凛魄用稍有尴尬的语气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说完,夜叉就对身边的副官——另一个座敷童子下令说让她把最优秀的登录小队召集过来。

或许是为了给嬴宁施压,亦或是稍微的报复一下凛魄。他对嬴宁这边说:“这可是被提前调动起来的登陆小队,你可要好好珍惜,没了他们我可就难受了。”

嬴宁听出了夜叉的意思,于是他拍了拍飞羽银华的刀柄说:“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嬴宁就离开了舰桥。

夜叉看了眼凛魄,然后说:“怎样?我够意思了吧?”

“你没在我面前发火已经够给我面子了。”凛魄说着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他看着舰桥玻璃外浪花四溅火炮连天的海面:“你那火药脾气我也不是不知道。”

“没有惹到你可真是让我欣慰……话说你要呆在这里吗?这里可是很危险的。”

“没事。”说着,凛魄对着面前伸了下手。

凛魄那带有寒气的手将周围的水汽瞬间凝结并让舰桥下起了小雪。凛魄看着周围说:“我有能力自保,但是……”

说到一半,凛魄回头看着躲在一旁的素风,他说:“你这小家伙先到下面去躲一会儿吧。”

素风听后摇摇头,然后说:“我要呆在这里。”

“要给你准备座位吗?”夜叉问。

“不用……”

此时,嬴宁已经到达了甲板下层,一批登船士兵已经在等待了。

“他们就是这次你的队友了。”嬴宁身边的座敷童子说道。

“啊,谢谢……嗯?”嬴宁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此时的座敷童子是清水号上的。

“姐姐能够干得事情我也能。”座敷童子看出了嬴宁的疑惑并这么解释,同时她也与身边这艘船上的座敷童子手对手地贴在一起。

什么玩意儿?好可爱……

嬴宁看着这两个左幅童子想。

就在嬴宁想着的时候,从队伍中出来一个人对嬴宁说:“本来应该是我来带队的,但是这小家伙说有龙族过来助阵,所以你要接管指挥权吗?”

“不用,”嬴宁摇摇头,“我只需要你们把我送到对方大将面前就行。”

“明白了。”

话音刚落,船舱内的警报声就响起了。

“这是什么意思?”嬴宁被吓了一跳。

“这证明我们该出发了。”队长说着就让士兵们将船推出来。

嬴宁虽然一脸茫然但还是跟了上去并坐到了船里面。

嬴宁面前的船门徐徐打开,而火炮的声音率先传了进来,带有法术余波的海浪涌进船舱内。

受妖皇派海军大将夜叉的指令,其他的战舰也派出了登舰船作为掩护。大量的登舰船在战舰的火力掩护下出发了。大量的舰载重型炮塔将被法术附过魔的铅丸打了出去,被抛出去的铅丸在接触到任何物体的瞬间就被内部的法术给引爆。虽然这铅丸赶不上高阶法术那种极为危险的破坏力,但还是有些登舰船被火炮给击沉。

嬴宁看着这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战争场景,他被深深震撼到了。

在以往的战斗推演中,这种攻击只有战队中有法师的存在才可能出现,而如此密度的法术战争只有双方具有大规模的法师编队的时候才能够出现。

单单凭借法器的力量就可完成这等规模的战斗吗……

嬴宁看着周围的战斗情况想到。

途中,有很多的小型战舰都被炮火所击沉。在这种同为法器的对决中,用来损耗的炮弹相较于载人的舰船要更加的实用。

嬴宁看到这种一炮将对方击沉的攻击后不免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将敌人的旗舰击沉?”

“要是对付低阶种的舰队的话倒是还有用,”队长说道,“但是对方是会法术的高阶位种族,你以为他们会被轻易淹死吗?”

嬴宁听后微微点了点头,这种话要是去问珏的话估计是会被嘲讽一顿的吧。

在后方主力战舰的火炮支援下,嬴宁的登舰艇成功接近并深入了敌方舰阵的中央地带。

“听着,”小队长说道,“这前面毕竟是敌人的旗舰,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幺蛾子兵种。所以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是。”登舰艇上的士兵说道。

但是嬴宁却没有听进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在登舰艇接近敌方旗舰的瞬间,嬴宁猛地跳上了甲板。

突然冲上甲板的嬴宁让早在甲板上待命的敌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呆愣愣地看着嬴宁。

虽然按照预测应该会有人上来,但是甲板上的敌人还没有猜到能够上来一个龙族士兵。

嬴宁到没有管他们,他挥动飞羽银华将好几个敌人斩首,甲板一时间血流满地。

当同伴的尸体倒地的时候那些船员们才反应过来有人上来了,他们立刻向嬴宁展开攻击。

但是种族的差距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与嬴宁对抗。嬴宁一个人对抗着甲板上的敌人,即便是通过在登舰艇上的夜叉的人也不敢草率登船,因为在他们看来嬴宁跟杀红了眼的疯子已经无异了。

就在嬴宁猛地砍向一个敌人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手中的飞羽银华给直接拦住了。

什么……

嬴宁心中一惊,强大的拉扯感让他没有办法继续攻击下去。

而就在这时候,嬴宁感受到了一种冲动,一种强烈的感觉牵扯着他的思想,就像是有谁在拉着他的脑子让他往后面看一般。

嬴宁转过头,然后看到一个披着好几层丝绸薄纱头戴蕾丝面纱的女性站在后面。

“新络妇……”嬴宁下意识地说出了那个女的名字,明明没有见到过她但是嬴宁却十分确定那个女性就是新络妇。

“哦?……你就是龙族的客将吗?……不,是新的客将。”

嬴宁一转刀用刀划过空气,只听好几声清脆的钢丝断裂声从刀刃上响起。

“果然是蛛丝吗?”嬴宁说道。

“够聪明的孩子。”新络妇微微一笑说道。

而嬴宁此时已经做好了架势准备时刻发动攻击,甲板上的敌方士兵也严阵以待。

“上。”新络妇指着嬴宁对身边的人下令。

一时间,大量的敌人冲向嬴宁,而此时底下登舰艇的士兵们也从后面进行了舰船登舰并成功侵入到了舰艇的后部。他们的目的是要将整个旗舰给炸沉。当然,他们相信嬴宁足以一骑当千。

事实上也是如此,嬴宁的确将来犯的敌人全部斩杀。干净利落的出刀和击砍让敌人难以招架,基本上找不到嬴宁攻击的死角。

但是,就在嬴宁快要做到威慑敌人的时候,他手中的刀又被蛛丝给封住了。

敌人抓住机会用手中的长矛刺向嬴宁,而嬴宁也被四面八方的长矛给死死控制在原地。

嬴宁咳了一口血,他看着舰桥上正在看着他的新络妇。由于战斗的时候嬴宁过于专注,他没有意识到新络妇已经走上舰桥了。

又是蛛丝吗……

嬴宁看着手中的刀,上面沾着密集的蛛丝并且将他手中的刀死死控制在甲板上。或许是新络妇在走上舰桥后抓住了空挡将嬴宁手中的刀给控制住了,着一点让嬴宁感觉自己被阴了。

就在嬴宁策划着接下来该怎么脱困的时候,有名敌人从后面猛地冲了出来并拿着长矛次向嬴宁的后背。

那闪耀着寒光的长矛瞄准的正是嬴宁的心脏所在,而这也足以让任何龙族死在这里。

但是嬴宁率先发现了敌人的动向,他在敌人往下刺的时候立刻扭转身体让敌人的长矛直接从自己的左边刺了进去并扎穿了他的肺。

“下面就是我的回合!”嬴宁握住敌人的长矛用流着血的嘴说道。

推荐阅读:

穿成流放权臣恶毒原配后她飒爆了沈月瑶苏雪衣 镇天殿 重梦九幽 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 神印苍穹 葬尸档案 异世之全能死神 美女老板的捉鬼公司 痴爱缠心:巨星总裁的专属秘恋 白首不相离:霸爱冷情王爷 女总裁的无敌高手 赵今歌胡梅尔斯 猎灵师 王妃驾到万万岁 报告,当年的保密协议失效了 狂妻万万岁:腹黑邪君逆天妃 良辰好景,老婆,离婚无效! 盖世枭龙通臂火猿 盛晚陆淮州嘟嘟可 重生之药医 战凌 时光不及他情深 都市:签到从获得读心术开始 数字风暴 豪门盛宠:财阀大少的娇蛮妻 江湖饮剑曲 李辰赵清澜海东青 史前男妻咸鱼翻身记 都重生了为什么还要卷? 网游三国之野人当道 老人与海(精装典藏版) 鬼吹灯前传5:巴蜀蛊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