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斩杀

0斩杀

嬴宁死死抓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长矛,然后猛地拔出来并将敌人带着枪直接扔出去了。

而周围的敌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嬴宁就已经用挣脱开的飞羽银华直接刺杀了周围的敌人。

嬴宁在杀死周围的敌人后将插在腰间的所有长矛都给拔了下来。

对于龙族来说,矛对他们的伤害相当于剑对神的伤害。因为在古代时候长矛尖锐的枪头以及长长的枪柄所构成的杠杆足以将龙族的龙鳞给刺开或是撬开,所以龙族的身体天生就对枪造成的伤害有着不耐受性。

但是身为日蚀龙族的嬴宁不一样。由于觉醒了日蚀龙族的血统,此时的嬴宁已经变得不再与一般龙族相似,他现在的伤口留着炙热得如同岩浆一般的血液并且在接触空气后快速结痂……不,与其说是结痂不如说是岩浆的凝结。

嬴宁全身温度骤升,海上的浪花拍的到嬴宁的身上并产生出大量蒸汽。

新络妇在舰桥上看着底下的嬴宁,她将手伸进盖头,捋了捋自己盖在额头上的头发,将被隐藏起来的六个像是眼睛一样的水晶给露了出来。

嬴宁或许不知道,即便在他登船了的时候她依旧有能力时刻掌控整个战局并实时下达相对应的指令。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新络妇在下达指令的同时让船内剩余的能够战斗的士兵冲上去对抗嬴宁,或许她在希望使用人海战术消灭对手。

不过种族之间的差距使得派上去的士兵被如同蝼蚁一般地碾碎,整个战斗瞬间陷入了一边倒的情景。

很快,整个旗舰甲板上都满是血水,仿佛一个深海捕鱼船一般将各种各样的生物尸体堆在甲板上并且任由其血水肆意流淌。

嬴宁喘着气,他的武艺或许很高但是也经受不住这般人海战术。他的体力被快速消耗,即便体表上有着龙鳞的庇护也没有办法保证自己不受伤。即便在强悍的生物也无法抵抗成群的蚂蚁的撕咬。

但是嬴宁最终还是扛下来了,他终归是将面前的所有敌人全部消灭。

嬴宁太着眼看着站在舰桥上的新络妇,他知道此时这艘船上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去取新络妇的首级。

可是就在他踏出一步的时候,密集的蛛丝直接将通往剑桥的路给封住了。

嬴宁虽然一开始有些懵,但也立刻反应过来那是新络妇在为了延长自己的刑期而做的无谓的挣扎。

但嬴宁还是低估了新络妇的能力。就在他刚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强烈的危险感从他的身后冒出来,他立刻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残破不堪的尸体站了起来,以特别灵活的但是夸张地要命的动作向嬴宁发起了攻击。

嬴宁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向那尸体发起攻击。当武器打到敌人身上的时候,嬴宁确信对方已经死了。

可是嬴宁的攻击并没有将“活”过来的尸体给消灭,相反的是尸体依旧有能力向嬴宁发起反击。

嬴宁此时又惊又怕,他已经无暇探究这种怪事发生的原因并且疯狂地挥刀。

最终,在将活过来的尸体彻底砍碎后那尸体才停止了行动。

不过事情远没有这么结束,更多的尸体开始活动起来,它们就像是人偶一般向嬴宁发起了攻击并且在攻击手段上愈发疯狂。

嬴宁也没有一直陷入恐慌之中,毕竟他身边也不是没有一个怪人。

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慌后嬴宁开始思考为什么尸体会动起来。他在联系了被封死的舰桥门口以及新络妇的能力后,他差不多知道了这件事情是新络妇搞的鬼。

此时嬴宁才明白新络妇这么做就是为了拖延他的行动以及消耗他的体力。

虽然嬴宁不是对其他的登舰人员不抱希望,但是如果凭那些人就能够将敌方大将新络妇消灭的话那么完全没有嬴宁出手的必要。

况且现在可是分秒必争的时候,因为就整个海上战斗力来说夜叉这边并不算是绝对优势,而且现在西岛内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如果珏真的出事了的话那么嬴宁这边会变得很无助。

嬴宁看着周围,他在想办法到舰桥上去。他知道在这里只是浪费时间。

不过新络妇已经看出了嬴宁的想法,毕竟她也是个军团领导人,所以这场战斗的核心点是什么她非常清楚。

新络妇控制着周围的人偶们将嬴宁围起来并封住了他所有的出口。

嬴宁虽然在不断变化位置但也依旧没有能力比过新络妇的宏观布局,他的每一次行动都会让新络妇将周围的人偶进行更加紧密的排布。

大量被支配的尸体向嬴宁攻击,那些没有任何痛觉的东西在攻击上凶狠且大胆,即便是一些嬴宁训练时所习得的致命的地方也无法对那些尸体的攻击产生任何影响。

但是嬴宁却不一样,他在被敌人的多次攻击后已经出现了疲惫的状态,他的动作已经开始变得迟缓,甚至会在战斗的时候出现一些低端错误。

嬴宁的战斗能力不断下降,而在舰桥上的新络妇也察觉出了嬴宁可能不是一般的龙并开始控制尸体不断试探嬴宁的致命点在哪里。

嬴宁虽然对于自己那觉醒了日蚀龙族血统的身体并不是很了解,但是致命的地方他也不是不知道。

他用已经变得迟钝的身体回避着对方的攻击,有好几次都险些丧命。

最终,嬴宁的精力被耗尽了,他喘着气躲过了最后一次攻击。

就在敌人要用枪头刺向他那位于与一般龙心脏相反位置的日蚀龙族心脏的时候,一声爆炸从船的后面传来。

跟嬴宁一起上来的登舰小队在旗舰的后面引发了爆炸,他们成功地将旗舰的动力系统给破坏掉了,而这也意味着新建派这边的海军旗舰已经失去了撤离战场的能力。

不过新络妇到不怎么关心这个事情,她倒是被着剧烈的爆炸吓了一跳并且震得差点摔倒。

本就恍惚的嬴宁被这一下给直接惊醒了,他立刻将周围的敌人全给撞开然后直接冲到了舰桥的入口。

嬴宁在快走到被蛛丝封住的门口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然后直接挥刀拼上全力将门口的蛛丝给直接斩断。

不得不说新络妇的蛛丝真的很厉害,要不是嬴宁拼上全力的话完全切不断那些蛛丝。

嬴宁在斩断门口的蛛丝后用手强行将两边的钢铁门框给拉在一起。

说真的,嬴宁这手撕钢板的能力就是在龙族之中也是少数。

嬴宁在确定门被封死后就立刻往上跑。

在舰桥上的新络妇自然知道嬴宁上来了,她立刻派手下前去拦截嬴宁。

但是舰桥上这些多是士官,他们在嬴宁面前宛若蝼蚁。

嬴宁在斩杀了敌人后慢慢走上了舰桥。

“在这里看你可是还大了一圈呢。”新络妇站在舰桥的角落里,像是畏惧野兽一般地躲着嬴宁。

嬴宁见到新络妇这样后就将刀插在地上,他想要借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新络妇看着嬴宁停住脚步后稍微眯了下眼睛,然后跟嬴宁聊起天来。

“你叫什么?”新络妇问道,“我朋友不是很多,所以认识个龙族的也没什么不好。”

“嬴宁。你呢?”

嬴宁顺着新络妇的话说下去,他也要休息一下。

“新络妇,这是我的名字。”新络妇在离嬴宁最远的那个过道里走来走去,就像是个在画圆弧的圆规一般。

“你之前的那个人呢?”新络妇继续问。

嬴宁知道此时还不能说珏现在的遭遇,他想了片刻后说道:“龙族认为我一个人就能解决问题,把他调回去了。”

“哦?”新络妇微微一笑,“但我听说他与我们的大将见面了。”

嬴宁听后没有说什么。

“看来他是被误当成间谍了吧。”新络妇见嬴宁不说话就自己猜测到。

“他那是被威胁,没有办法。”

“哦~被威胁。”新络妇像是明白了异样地点了点头。“那么是什么能够威胁到他呢?”

嬴宁知道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并且自己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立刻拔刀打算冲向新络妇将其斩首。

对抗法师这种事情嬴宁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他知道在舰桥这个狭窄的环境中自己对于新络妇来说是有着绝对优势的。

只要能够冲到新络妇的面前,那么身首分离的就是她。

可是就在嬴宁刚刚跨出一步的时候,强烈的危机感将他的身体控制住了。

嬴宁知道那是什么导致的——寄宿在自己体内并赐予他能够释放蛛丝力量的蜘蛛凶兽。

但是为什么蜘蛛会强迫他不要前进?

嬴宁这么想着,他在短短零点几秒内猜出了这可能是蜘蛛对他的警告。

因为刚才不单单是自己在休息,新络妇也一定在暗中布置着什么,她是个狡诈的对手,不会浪费掉自己体力不支的这个好机会的。

嬴宁立刻闪开并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直接扔过去。

即便是柔软的纸,也在接触到了嬴宁刚刚所在位置的前面的空气的时候瞬间分成两半。

“原来如此,是蛛丝吗?”嬴宁看着刚刚的地方说道。

新络妇显然是稍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她又立刻调整过来了自己的状态并说道:“看来你与蜘蛛能力的对手打过啊。”

“确实是遇到过难对付的家伙。”嬴宁说道。

新络妇脸上先是挂着之前的微笑,然后突然冷下来掐了一下手指。

嬴宁体内的蜘蛛再次警告嬴宁让他离开这里。

嬴宁也顺从着自己体内意识的警告进行着移动。

嬴宁刚一离开,身后的窗户就被击碎了。

很危险的家伙啊……

嬴宁在心中想。

这个新络妇实在是太难缠了,她手中的蛛丝相较于先前的那位要细得多,而且根本就看不清。

嬴宁冷汗直冒。而再看看周围的舰船就不难发现,即便嬴宁拖住了新络妇的行动也依旧没能拖住敌方舰队的作战步调。现在的敌方舰队依旧与妖皇派僵持着,但是双方不分伯仲,看起来新建派的舰队优势并没有显现出来,这可能是由于夜叉这个本身擅长海战的大将力挽狂澜了。

但嬴宁可没时间去分析战局了,他必须要想办法先杀了面前的这个家伙。

可是就在嬴宁想要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他的身体被蛛丝击穿了。

嬴宁为刚才的走神付出了代价。

新络妇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她很快就用大量的蛛丝将嬴宁的身体贯穿。虽然嬴宁的身体被穿得很厉害,但是得益于蛛丝很细,嬴宁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可是他的身体动不了了。

“这下你就是猎物了。”新络妇微笑着说,“让我好好找一下你的心脏在哪里吧。”

说着,新络妇就开始用蛛丝一根一根地刺向嬴宁。

由于新络妇也不知道嬴宁的致命点在哪,因此她的攻击很乱。

但是嬴宁知道这么样的话自己早晚会死掉。

就在嬴宁着急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巨大的蜘蛛身陷火海,大火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也包括周围那如同被褥一般的蛛丝。

火焰疯狂地摧毁着一切,而在大火和浓烟之中有一个隐约的身影,一个身穿白衣以及有着能在火光中反射着银光的头发的人。他像是在欣赏着这一切的毁灭一般的站在那里,看不见表情,也看不见他的相貌。

而在蜘蛛的背上有一个细剑将蜘蛛死死钉在地面上。

那个是……珏?

嬴宁感觉那是自己体内蜘蛛的临死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而那也是蜘蛛痛恨珏的原因。

不过过去的事情终归是过去的,嬴宁隐约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办了。而且自己恰好有着反制的手段。

高温,嬴宁的体内开始汇聚的高温。这让他的血液变得滚烫,让他的皮肤变得如同烙铁一般。

而新络妇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像是高压气瓶被瞬间打开了一般。嬴宁释放出了烈火吐息。

烈火将周围的一切都给烧毁,空中的细的看不见的蛛丝也被焚烧殆尽,而新络妇像是见到鬼一般地躲来躲去。

他们怕火。

嬴宁知道,而他的身体也再次充斥着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散发着高温和令人无法直视的黑光的太阳一般。

嬴宁的身体被日蚀龙族的力量再次洗刷了一遍,而这也让他离着成为真正的日蚀龙族更进一步。

可是现在不是享受力量的时候,嬴宁将身上的火焰之力传导至手中的飞羽银华之中,然后冲向了惊慌失措的新络妇。

火焰刀在空中划过,没人能够分辨那空中的发着光的弧是火还是血。

推荐阅读:

斗罗:盾武魂,开局暴打昊天锤 渣了高岭之花后我跑路了 唐离 温柔刀 末日游戏:重生开局后肝翻异界 嫁给真太监后她怀孕了 太元局 从婴儿开始化妖 网站封面制作 当考驾照遇到前任时 秘商:我真不是财神 捡个媳妇来种田 穿七零怀了龙傲天男主的崽 云飞扬林雨初 穿越模拟从JOJO奇妙冒险开始 末世降临:我靠千亿物资震惊全球 四合院:从一九七四开始 卧龙二当家 抗战:我屡献毒计,团长求我冷静 神豪:我有一百万亿装逼储备金 我在八零种满山蘑菇挣99套房 命运编织者:我能看透御兽命运! 过分漂亮的她[穿书] 三国,汉高祖亲自匡扶汉室 何雨柱稳住心态 长生从振兴宗族开始 让你当赘婿,你点满魅力值干什么 开局一把戟 重生英伦,从黑帮到财阀 噩梦复苏,我有一只小僵尸 重生2001,我是渣男我怕谁 穿书成任务对象,女主们孕气爆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