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变局

0变局

在海上的战斗还在愈演愈烈的时候,苏依正在地牢之中做着噩梦。

在她的梦中,她被绑在了一个冰冷的手术台上,面前的人用一场残酷且粗暴的手段对她进行着活体解剖。而且为了防止她因为休克而影响身体各个器官的机能,那个恶魔一般的家伙还在用法术强行维持着苏依的身体状态以及精神清晰度。

不过好在噩梦不会长时间存在,苏依被这可怕的场景和近乎于完全真实的场景给惊醒了。

她惊恐地看着周围。

还是在哪个令人绝望的牢房之中,地上已经积满了快一厘米厚的血水层,身边一些外延的衣服已经因为血痂被粘在了地上。

她模糊的眼睛在牢房之中巡来巡去,很快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断肢。

或许是因为昏迷的时间不是很长的缘故,她的断肢还有一丝的血色。

要快点把断肢给接回去……要不然断肢坏死在接上去之后会变得很疼的。

苏依慢慢爬过去,试着拿自己的断肢。

在接近过程中苏依发现珏并没有什么动静,整个人就像是死了一样。但是是错觉还是之前没有注意到,珏现在的身体好像比原先大了一圈,而且他的手臂上面鳞片的覆盖范围也变得大多了。

苏依虽然看到了一些异样,但是并没有将注意力放上去,她立刻拿走自己的断肢并再次躲到了牢门口。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她凭着本能将自己的断肢放在伤口上,然后静静等待直到伤口自动愈合。

在确定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之后,苏依颤抖着站起来试一试刚刚恢复的身体。

腿还抖的很厉害,但是原先伤口的剧痛已经变弱了不少。

苏依用脚转了转地试了试。

身体没啥大问题了。

苏依这么想着,然后她就将注意力再次放在了珏身上。

珏身上被打上了一些钢钉,看起来就像是经历了什么刑罚一样。

单单是经历了刑罚就会变成这种疯狂的状态吗?

苏依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珏想到。

就在苏依还在看珏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珏的后背好像隆起了。

他是要爬起来吗?

苏依贴紧了门口,尽可能地与珏保持距离。

但是苏依怎么看也不觉得那是再爬起来,相反,那样子更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样。

就在苏依这么想着的时候,苏依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像是树枝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像是……骨头?

那骨头向外延伸,并且背后的组织开始顺着那骨骼向上攀升和覆盖。

苏依瞪大了眼睛,她看着那骨骼不断上升并渐渐形成了一对羽翼。

洁白的羽翼如同神明一般让苏依看的入了迷,但是那洁白的羽翼很快就被从下面不断侵蚀上来的血色纹理给侵染。

血羽?

苏依看着面前的那对羽翼想到。

在珏的羽翼丰满的瞬间,他的双翼像是开了自动一样猛地震了一下。

强烈的狂风被掀起,然后顺着地牢的走廊冲向各处。

或许是感受到了来自地牢之中的狂风,上面的守卫们立刻下来了。

“这是什么东西?”下来的人也跟里面的苏依一样惊恐地看着珏。当然,作为士兵的他们不会因为珏的异变而感到畏惧,他们所畏惧的是来自珏体内所爆发出的极为危险的压迫力。

“我去报告滑瓢大人,你在这里守住!”一名士兵说这就离开了,连给同伴选择的机会都不给。

被扔在这里的士兵虽然无奈,但也忌惮于滑瓢这些权威的威胁,因此他并不敢离开。

珏就这么摊着翅膀,他好像在积攒力量进行一次奋起。

而当珏的事情被通报给了滑瓢后,滑瓢并不相信。

为了能够控制住珏那近乎无尽的力量,滑瓢特意找来了被遗忘在世界树下的天之锁的残片并冶炼成了钢钉将其打入珏的体内。

在古老的记载中,太古时代的人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控制住了一个有着强大力量的家伙并迫使他为其效力的,而知道其背后故事的滑瓢也自然知道那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珏。

但是滑瓢并不记得珏还有翅膀,虽然怀疑珏是转世成了龙族,但是他身上不纯的龙气让滑瓢实在是怀疑不起来,而且龙族化身真身滑瓢也不是没见到过,这种带着羽毛的飞翼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霎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从滑瓢的心底涌现出来。

滑瓢立刻带着人向地牢那里前进。

但是就在滑瓢到来前,珏已经完成了自我的更替。

苏依是离着珏最近的人,她亲眼目睹着珏快速恢复的肌肉将打在体内的钢钉给一一排除,而珏的眼睛也由原先的无神变得带有情感,只不过那情感更像是凶神恶煞的复仇。

苏依跟珏相处的时间不长,她或许感觉不出来珏此时身体周边气质的变化。现在的珏更像是另一个人,另一个从炼狱之中挣脱出的复仇之魂。

珏站起来,然后将身上束缚着的锁链给直接捏碎。

此时的锁链对于珏来说更像是一个毫无约束力的铁块。

苏依瞪大着眼睛看着与自己是如此近的家伙,她有种想要下跪的冲动,她不知道自己此时对于珏那卑微的举动是否能够平息他那足以导致天崩地裂的愤怒。

站在门后士被吓到了,他想要立刻逃跑。

但是在珏那庞大力量的压制下士兵刚走一步就被珏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给压倒在地并死死陷进了地面之中。

苏依惊恐地看着外面的士兵的悲惨,但是她也很疑惑为什么珏没有攻击她,是因为自己比较乖吗?

不过有趣的是,苏依貌似看到了珏身后隐约的光环,那是神明才会有的东西,一种能够彰显神明纯粹力量的特征。

龙族为什么会有神族的人?

苏依对此感到了疑惑。

可是就在苏依开始为珏神明的身份感到疑惑的时候,珏后背的翅膀猛地一震,许多星星点点的闪光出现在了珏的羽翼之上。

苏依看着珏羽翼上的闪光,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东西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那闪光的排布是如此熟悉,就像是每天都有机会见到一般。

而苏依或许并不知道,此时外面的天空正在发生着异变,星空之上的繁星正爆发着远超平日的光芒,就像是收到了谁的互换一般。

这异象引发了多方的密切关注,王种的教团们,世界树上正在研究的精灵们,居住于瑶池的天使们,位于无名之地密切监视着被封印起来的叛逆者的天选者们以及在某个地方正在密切关注着来自遥远混沌异象的人。

而在这群人之中,关注着混沌动向的人是最先也是最能够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人。她在群山之巅的宫殿内看着深空中的繁星,而这繁星的异变也让她将几千年没有集中起的精神再次凝聚在了一起。

她那双如同繁星一般带有光点的黑色眼瞳在看到了天空中的异象后立刻走到自己的书房之中,她要寻找古老的典籍并从中获得这异象所带来的启示。

终于,在翻阅了浩如烟海的文献后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可惜的是这个答案并不是能够让她感到心安的答案。

“群星呼应,天座撼动。这定是某个强大但是被历史所掩埋的活尸再次苏醒并想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的预兆……”

她念着书中的东西,然后她猛地看向星空。

她捋了一下自己那白色的头发后不安地说道:“我看到了时空之间的裂缝正在开始透发着宛若极光一般的诡异能量……轮回终究是没能够将不该存在的东西彻底消灭吗?”

而此时的地牢内,珏正在扫视着面前的少女。

“你还活着?”珏……不,或许是另一个存在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苏依惊恐地往后撤了撤,但是后面的铁门限制着他的后退边界。隐约中,苏依仿佛回想起了之前所梦到的那个恐怖场景。

珏向苏依踏出了一步。

仅仅这一步,苏依就可以感受到如同山崩一般的庞大力量。整个身体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移动,身体的一切都仿佛在大声警告着这家伙的危险。苏依能够感受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抽筋感,就像是身体内的肌肉既要听从大脑的命令又要逃离珏这个危险存在一般的矛盾。

“你……在害怕?……”珏看着苏依的样子后问道。

苏依不知道是该点头好还是该摇头好。

而就在苏依还在犹豫该怎么解决珏的提问的时候,珏突然说了句:“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你。”

苏依一开始还是挺喜出望外的,毕竟这意味着珏可能认出她了。这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苏依绝对是有一个很好的靠山,但是很快苏依的这种激动的心情就被来自记忆角落中的那个刚刚做的恐怖的梦所打碎。

还是很危险,而且变得更加危险了!就像是屠夫在野外发现了自己家里跑出来的待宰的羔羊一般!

苏依像是个受到惊吓的小鸟一般躲在角落里急促地呼吸着。

就在珏快要靠近苏依的时候,滑瓢立刻赶了下来。

滑瓢进来后先是看着珏发愣,然后立刻像是被吓了一跳一般地说:“何等的不详!”

然后滑瓢就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刀上。

“你们退回后。”滑瓢对自己的随从们说道。他的语气低沉但又那么斩钉截铁,仿佛做好了一定的决心一般。

霎时间,刀光闪过,滑瓢就像是瞬移一般地冲进了牢房之内。

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地声音,而当人们都反应过来的时候,牢门已经被整个砍断,而滑瓢的刀也被珏用两根手指接了下来。

滑瓢显然是吓了一跳,他惊讶的看着面前那个曾经被自己控制住的家伙。

“你身上的钢钉呢?你是怎么挣脱天之锁的?!”

“那东西或许对珏有用。”珏说着,而他那捏着刀的手指也开始让刀生锈溃烂。

“你不是珏?!”

“至少在本质上不算。”那个人说道,然后他用手指捏碎了滑瓢的刀。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

那家伙冰冷的眼神看着滑瓢,他说道:“你所无法理解的人,你所无法仰仗的存在,你,不能招惹的——天灾。”

说罢,强大的力量传输全场,滑瓢的随从们像是蝼蚁一般的被拍在墙上,而滑瓢也用尽全力勉强站在原地。

“你还算有点儿能耐。”那人说着,然后他看了眼躲在角落里的苏依。

“着家伙算是送给我的供奉吗?”说着那家伙就走到苏依身边,“我在醒来之时就发现你跟我关在一起。”说话的时候,那家伙将手伸进苏依的脖子后面捋着她的头发。然后像是美食家一般嗅了嗅,他说:“不错的资质。”

说罢,那人直接抓起苏依的脖子将她像是对待小动物一般地拎起来,而苏依也被吓得整个人都呆木了,一点儿行动都没有。那人说:“看在你给我供奉的份儿上我就暂且饶你一命。下次来的时候变得强一些吧,要不然会死的很惨的。”

“什么?”滑瓢听后非常不爽,拥有漫长寿命的他已经积攒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他怎么会因为突然站起来的就比他强一些家伙这般羞辱。

刚一说完,那人就直接带着苏依离开了。

滑瓢将剑柄直接扔到一边,然后对随从们说:“把天丛云拿来。”

滑瓢的话让周围的随从们都不知所措,过了片刻后才有随从过来说:“大人,您说的天丛云是……妖皇家的那个吗?”

“不然呢?!”滑瓢吼道。

天丛云,妖皇家的刀,代表着王权的存在和妖皇家的权威。单单就性能来说天丛云绝对是个不得了的武器,传说其锋利的刀刃能将风切碎,坚硬的刀身可以挡住任何武器的攻击。

但是天丛云也是妖皇权利的象征,滑瓢的做法无疑代表着对妖皇权威的挑战和动摇,而他这么做也是直接向外界挑明了他要夺权的意向。如此一来龙族可能会处于道义不会明面上给予滑瓢帮助,这样一来滑瓢就真的被孤立了。

滑瓢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关系吗?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即便活了很久也不能压制住他那对力量追求的本性和对自己实力的自负。

滑瓢被那个珏的挑衅冲昏了头脑,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而此时,嬴宁他们所在的舰队正在向着西岛前进。由于嬴宁带来的情报让夜叉知道滑瓢已经背叛的事实,因此夜叉彻底放弃了对于攻入东岛的战略计划转而将舰队的防线向内收缩。

不过好在嬴宁因为珏被滑瓢带走的缘故而决定回到西岛,这让夜叉对于舰队编排的安排有了一定的斡旋空间。而且位于西岛的苏羽成功与夜叉取得了联系并占领了一个港口来接引海军。

而此刻,八岐大蛇方面也因为新络妇的死亡而暂时无法抽调出适应于海战的优秀将领而被迫站上了战斗的最前线并指挥舰队向着西岛前进。

推荐阅读:

逍遥小贵婿李辰安钟离若水 反派:开局挖了舔狗弟弟至尊骨 天衍之墟 王全 惊爆!她带着缩小版大佬杀回来了 为妾的职业操守 影视剧:从截胡雪月城李寒衣开始 仙帝重生之我为主宰 续命鬼仙 邪神系制卡:开局制卡美杜莎 祁同伟握大狙,谁说当警察没前途 龙族:开局雨夜迈巴赫,夏弥倒追 东北:出马纪事 男朋友总在怀疑我在拿他当代餐 九劫散仙在异界 抗战:我屡献毒计,委座劝我冷静 这超能力不靠谱 真千金选择继承家产后 三国:重生阿斗,我一统天下 七十年代二婚记事 神降葬礼:我在地狱卖艺为生 我和黛玉在线吃瓜 逍遥小毒医携空间养萌弟萌妹 山村小刁民 都市豪门医婿 徒儿你太强了,下山去吧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斗罗金榜现世,我超兽冥王被曝光 斗罗:不灭狂雷,开局吊打唐三 人在大庆当寨主,压寨夫人范若若 小寡夫 恶魔的异界征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