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双魂

0双魂

此时的央首之内,珏的意识正在被慢慢唤醒。

“喂,起来了。”阴阳两仪铠用战戟的枪头拍着珏。

珏慢慢醒了过来。

“我不记得我请求进入过这里。”珏先是迷糊糊地看了看周围,然后立刻意识到什么一样地猛地坐起来说道,“现在是谁在控制身体?!”

珏这次之所以这么突然地问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此时央首内的气息变得跟往常完全不一样,整个央首的压迫力有显著的下降,就像是一个广场的标志性雕塑被突然卸掉了一样。

“一个不得了的家伙。”两仪铠伸出手来将珏拉起来。

珏起来后环顾四周,发现就两仪铠一个人在央首,先前坐在方尖碑之下的另一个失神的自己、尼格霍德以及暗影不见了。

“他们人呢?”珏问道,他知道两仪铠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去遏制相柳的,大虫子出去看看周围有什么可以吃的,而——”

“等等等等,你说尼格霍德出去找东西吃了?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吗?”珏打断了两仪铠的话问道。

“啊,吃你的理智呗。当然要是你的理智被吃完了的话将会变得很糟糕。”

“有多糟糕?”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疯掉?或是这个肉身直接死掉?还有就是你的身体将会被我们中的一个接手。当然了,我个人觉得后者的话会是个很糟糕的结果,因为我不属于你的精神一员,就算是接手你的身体的话也轮不到我。”两仪铠这么说道。

“那么有拦住那家伙的方法吗?”珏问道。

“暂时没有吧,不过那家伙或许会适当拦一下尼格霍德。”两仪铠随意地说。

珏听后想了一会儿。失神的那位基本不会动;暗影没那么闲;相柳跟尼格霍德没有利益冲突;琼连暗影都打不过,而两仪铠的话听上去不会管这件事情……那么到底是谁会管尼格霍德?

“等等,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央首内还有别人?”

面对珏的疑问,两仪铠并没有直接回答,它说:“现在与其管那个还不是很重要的人你不应该管一下现在到底是谁在掌控着你的身体吗?”

两仪铠虽然试着转移话题的事情让珏看破了,也让珏确信了央首内存在另一个个体,但是两仪铠说的有道理,现在最应该管的事情就是到底是谁在控制着自己的身体。

不过到底是谁他也差不多有个想法了。

“另一个我,是吗?”

“没错,而且这也是最危险的,仅次于你的身体被发疯的琼给控制住。”两仪铠说道,然后它试着链接身体的视野。

“另一个我很危险吗?”珏问道。

“你不觉得现在我们的央首压迫性很低了吗?”

珏一听就感觉事情变得不对了。

“那家伙有多危险?”

“搞不好会让整个三界化为灰烬。”两仪铠说道。

珏听后就走到了方尖碑的前面。

“我该怎么阻止他?”珏问道。

“你想办法连接到你的身体就行了,那家伙的权限没有你的高,他没有办法跟你抢身体的控制权。”两仪铠看着透过来的视野说道,然后他有补充了一句,“你最好快点儿,要不然那孩子就被掐死了。”

要不是两仪铠说的话珏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上还掐着苏依,就像是拎起一只小狗一样。但显然珏对苏依不是很友好,他尖锐的指爪刺穿了苏依的皮肤并且让苏依的血浸透了他的指爪。

而苏依则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地呆呆地挂在珏手中,没有反抗也没有喧闹,就像是放弃生存了一样。

“那家伙还好吗?”珏看着手中的苏依问道。

“估计是进入到了精神防护机制了吧。”两仪铠说道,“生物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陷入沉寂。”

“让她一直挂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珏说着在方尖碑前打坐,然后问两仪铠说,“怎么控制身体?”

“想想你是怎么控制自己身体的,然后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对身体主动权的掌控之上,就像是你在空气中游动。”

“照你这么说更玄。”珏虽然进入了状态但是还是不忘吐槽一下两仪铠的描述。

珏强大的意识开始渗透进自己的身体,隐约的视野开始慢慢归还到珏的意识之上。珏终于开始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

就像是一瞬间断片了一般,空中的珏先是猛地坠了一下,然后他又一次恢复了整个人在空中的平衡。

或许是刚才的晃动惊动了失神的苏依,她再次回过神来并且感受到了抓着自己的珏的气场的变化。

“珏?”苏依小声叫到。

珏看了眼苏依,然后想要将她扛在肩上,但是身上飞翼的存在让他没能够成功将苏依扛在肩上,不得已珏只能以抱着的形态带着苏依。

苏依看着正在寻找落脚点的珏,然后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呢……”

苏依的话让珏意识到了自己的记忆存在一段的损失。他只知道自己因为天之锁的力量让自己没有办法进行反抗,剩下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来另一个自己的夺舍也是因为自己主观意识的消散吗……

珏这么想着,他没有回答苏依,而是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苏依的这段记忆给抹除。

珏找好了一个不错的地方,然后他带着苏依落了下来。

“没事吗?”珏将苏依放在一边后一边喘着气说道。

“没事……”苏依下来后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她又战战兢兢地问,“你没事吗?”

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为了对抗另一个自己而花费了太多的精力,整个人就算是想要维持自己的注意力集中都么有办法。

珏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他发现自己依旧没有办法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你真的没事吗?”苏依看珏站着都有些不稳了,就担心地问道。

珏蹲在地上,然后深吸一大口气说:“可能状态是有些不好。”

苏依走到珏身边,她握住珏的手并开始灌输灵气。

“你在干什么?”珏看着苏依那微微发光的手问道。

“你可能是灵魂受损,姑姑说这种情况下用灵气调补一下就行了。”苏依看着珏说道,她那纯真的眼神完全看不到由于珏先前所做的事情而产生的仇恨。

“谢谢……”珏喘着气说道。

珏对于妖族的妖法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是独立于法术体系外的一种貌似与妖精们直接调动三界内灵力的一种秘法。而且这种秘法已经失传,只有妖族中的一些少部分人才知道那个秘法。

而且珏确实是感受到了自己体力的恢复并且没有跟之前被施加恢复法术一样受到伤害。

“虽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苏依在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下,你都经历过什么?”

“……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珏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

苏依看了珏一眼,然后又试探性地问:“那个……你是不是不是龙族啊。”

珏没有回答,他虽然觉得苏依有些傻白甜但是苏依也是个敏感的孩子。并且他的飞翼已经暴露了一切。

“确实,我不是龙族。”珏说道。

“那你是什么?神族?神族长鳞片的吗?”

“……不是,我算不上是神。”

“魔族?你一定是魔族吧?看你的尾巴……”苏依说着就用另一只手伸到珏的身后打算拿珏身后的那个如同铁鞭一样的尾巴。

“别碰。”珏用手打开了苏依的手,“那东西很锋利,会割伤你的手的。”

苏依先是眨巴眨巴眼,然后说:“那……你是魔族咯?”

“曾经是。”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在体内运转着苏依灌输进来的灵气。“你这么样给我灌输灵气不会导致你身体出什么问题吗?”

“不会,姑姑都说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有对灵力有这般掌握的人。”

“很好。”珏听后点了点头,而然很快他就有了一个疑问。“苏羽为什么要教你这个灵力的法术?”

苏依听后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声说:“姑姑说我身体里还有别人,所以她一直在尝试着将我体内的另一个人给压住。”

“什么?”珏听后有些蒙,莫非这孩子有人格分裂?

不过现在可不是管着件事情的时候,珏上下打量着苏依,然后准备着记忆控制法术。

珏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但凡有点儿常识的人都能够看出来他的不正常,尤其是见识过银白之灾实力的家伙更应该不被告知自己现在的样子。

苏依瞪着大眼睛看着珏,然后问:“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嘛?”

面对苏依突如其来的质询,珏陷入了一片刻的呆滞,然而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自己要告诉苏依这一切吗?

珏这么盘算着,他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告诉苏依自己是什么这一消息,毕竟他连自己都没有完全搞明白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银白之灾?亦或是曾经的天选者?大量错误或是片段破碎的记忆充斥着珏的大脑,他甚至能够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中发生的事情。

那么,自己到底是什么?它最开始的记忆是在一亿年前,而这一亿年前的记忆也出现了长达几千万年的巨大空白期;最清晰的记忆则是在一千五百年前。

珏犹豫着,他这几年经历的太多了,太多的事情让他在心里压抑了很久。他感觉越是与夏尼她们接触就越是对不起她们,他感觉自己的经历背叛了夏尼她们对他的信任,对他的依靠甚至对他的感情。

这种本不该出现在自己心中的情感——内疚正在开始慢慢改造着珏的性格。珏却浑然不知。

珏深吸一口气,然后看着苏依苦笑着说:“难以置信,我竟然会开始对仅仅见过一面的你产生信任感。”

“姑姑虽然说我傻,但是我是个听话的孩子。”苏依有些骄傲地说道。

珏听后像是释然一般地笑了一下,然后开始将他的全部倾诉给苏依。

不知道苏依是本身就有些呆还是天生是个优秀的倾听者,她认真地听着珏所经历的一切,从帮助凯罗门夺权到参与哈达瓦尔歼灭战,从协助魁魇登基到变成银白之灾,再到变成银白之灾之后发生的一切——珏全都跟苏依说了。

苏依则像是个听故事的孩子一样瞪大着眼睛听着珏所讲的一切。

当珏讲完所有故事的时候,时间差不多是第二天中午了,虽然天空中并没有太阳罢了。

“这么厉害吗?”苏依兴奋地说道,“你很厉害啊。”

珏听后苦笑两声说:“代价确实惨痛的。”

说罢,珏就叹了口气,然后问:“苏依,你是个女孩子,你应该懂得女孩子的心。我想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想要接受夏尼她们的爱的话,我有这个资格吗?”

苏依听后愣了一会儿,然后哼哼笑着说:“我不是很懂情情爱爱的唉,所以——”

“那就算了。”珏深呼一口气后伸出了手。

“唉?”

“你能听我说话让我心情好多了。谢谢。”说着,珏就将手盖在了苏依脸上。

记忆操纵法术启动了

苏依脑内的记忆被珏给篡改了。

珏在将苏依的记忆清除后脸上却是满满的怅然,难得的一个能够听自己倾诉的人也被自己亲手给修改了记忆,何等的可悲。

珏看着远处,他们现在应该是在中央海峡的一个小岛上,或许已经进入了新建派的控制范围内。

珏的眼睛看着远处的海面,此时已经被混沌力量强化后的眼睛已经能够看到遥远海面上的东西。

海战刚刚结束,海面上法术火炮的痕迹还存在。

真是个足以改变战争史册的战斗。

珏看着海面,他的记忆开始结合这次海战的结果然后推演出了先前在另一个世界里参加的海战。

法器的潜力……吗。

法器对于现在三界的战争格局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在亚特兰蒂斯时代建立起来的整个法器战斗理论早已经伴随着亚特兰蒂斯的覆灭而消逝。当然,这或许也与近代法器的威力和实用性并没有提升有关。

但是像妖族和精灵族这两个早期接触法器的种族来说本就没有太强战斗力的他们只能依靠于法器并且尝试将法器的巅峰时刻进行复原。

至少现在珏看到了一些苗头,而珏也开始为叛逆监视者们的动向感到不安。

根据珏当前掌握的情报,叛逆监视者们所要防备的就是三界出现如同魂界一样的强大武器战争理论。而法器的缓慢发展代表了三界的一个新的格局正在形成。

推荐阅读:

给力村官 龙语法师 我的粉丝只是老了,不是死了 豪华婚路:捡到呆萌小助理 死也不离老本行 魔王禁书库 死仙门 穿越事务中心 你是我的信仰我的光 陈宇夜伴钟声 斗罗之教皇请让我救九百次 我熬死了诸天 咱的武功能升级 美人鱼的童话 修罗剑仙 特种兵之特殊任务 重返新手村 超级巨星系统 僵尸:开局扫黄兼职捉鬼 反手一个平底锅 美剧大世界 重生八零:恶毒舅妈拒绝炮灰剧本 逆日之旅 巫师终临 快穿:反派也能推男主! 妖孽仙帝奶爸 我成了皮卡丘 文明创造者 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 诡秘:最后的神之途径 位面流浪商人 人在死神,喝酒就变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