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寒霜

0寒霜

“凛大人!”嬴宁看着远处的凛魄说道。

凛魄盯着那个人偶,然后砸了下嘴说:“何等不详的力量。”然后他又看了眼嬴宁说,“听好了,刚刚那东西释放的可是高阶法术。你对付不了它。”

嬴宁听到了凛魄的命令后立刻撤了下来,而战斗也换为了凛魄与人偶间的战斗。

“法术人偶吗?但这个还真是可怕……”凛魄用精灵眼看着面前的人偶,其内部布满的法术回路跟做综复杂的法术界点无不彰显着其古代造物的身份。

搞不好是太古时代的法术人偶,这样的话对于之前那种能够释放强大高阶法术的现象也就说得通了。

凛魄看着周围,周围的敌人不单单是人偶那一个,还有很多敌方士兵。但是那些对于嬴宁来说都不堪一击的敌人对于更高阶位的龙皇凛魄来说更是弱的要命。

“多少先把虫子赶走。”凛魄说着就释放出了寒气。

猛烈地寒气远超先前人偶攻击嬴宁时释放出的寒气,那就像是因为吹笛人将手中的笛子放下而失控的老鼠一般快速蔓延。

但凡接触到这股寒气的人都被寒冷给夺走了生命,哪怕身上只有一点接触那寒气,也会因为其恐怖的寒冷而夺走整个身体的温度。

凛魄站在冰雕之中,整个战场上能够与凛魄面对面的只有那个人偶。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人偶身上也被寒冰给覆盖住了,它扭动着身体将关节处的寒霜给掰碎。

“看来并非无敌的存在。”凛魄看着受到了寒气影响的人偶后说道。

他实时用精灵眼观察着人偶体内法术回路的动向以便于预测其行动。

而同时他也不禁赞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将有着这般法术回路构造的自动人偶给建造出来,哪怕是一个团队也难成这般成就。

太古时代的人族吗……这是个上进的种族,但至少现在很难这么说啊。

但是想归想,凛魄并没有打算珍惜这个太古造物。

寒冷的空气依旧在战场上弥漫,而凛魄则并不想先下手为强,他打算看看这个太古造物到底有何等的能耐。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凛魄的意图,又或是单纯地执行着命令,人偶开始行动了。

它高举手中宝石并将其再次分开,而当宝石分开的瞬间,一道能量光束开始刺向凛魄。

凛魄对这一击虽然始料未及但是并没有就此被击中。

凛魄的龙皇地位不是白来的,他的年龄也不是虚度的。经历过哈达瓦尔覆灭和上都毁灭两个大时代的洗礼让凛魄有了足够的战斗经验,而这些战斗经验也保证着他宝刀未老。

凛魄立刻展开了防御法术将能量束给接住。

有一说一,凛魄他一开始有些小瞧了这能量束的威力,强大的能量让凛魄差点没接住。

在能量束结束后人偶立刻释放了下一个法术。

烈火开始与凛魄身上的寒气进行对抗。可是令人诧异的是即便是高阶法术产生的火焰也没有办法将那寒气给逼退。

那火焰对于寒气来说杯水车薪。

凛魄见后嘲讽般地哼笑了一下,然后说:“妄图与身为冰霜巨龙的我对抗吗?”

面对凛魄的嘲讽,人偶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加大了火焰的威力,原本还能够看出内外焰的火焰在一瞬间变得全红,如同假的一样的鲜红的火焰开始与寒气对抗,而凛魄释放出的寒气也确实开始被击退。

“星移……不,地裂级法术吗?很难相信一个自动人偶竟然能够释放出如此的力量……”凛魄看着步步紧逼的火焰说道,他然后打量了一下人偶后用宛若对待恐怖造物一般的语气严厉地说,“难不成,你的制造过程中使用了生灵的灵魂吗?!何等可怕的造物。”

火焰开始封住凛魄的可移动空间,而人偶这时候又召唤出了许多火鸦在身边。

“拟态吗?真是高超的法术运用。但是……”

说罢,更加强烈的寒气冲凛魄身上爆发出来,红色火焰的威力瞬间被砍了不少。

“你怕是没有机会见识到北泸洲极寒冻天的威力了!”凛魄说着。

瞬间爆发的寒气让空气中的水汽快速凝结,宛若海绵一样的蓬松结构在空气中形成并覆盖在周围。

霎时间,人偶召唤出的火鸦被瞬间熄灭,即便是法术构造出来的火焰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维持其存在。

寒冷,整个战场的唯一旋律就是寒冷。

“真是可怕呢,龙皇。”苏羽在远处看着前线的凛魄不由得感叹。

苏羽身边站着的是嬴宁,他也知道凛魄的厉害,但是一种本能的恐惧从他心底里流露出来。

模糊的记忆再次显现,寒冷的墓地,恐怖的深渊,被极寒所冻结到停滞的河流以及被寒冷所抹杀的山川。

而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嬴宁看到的是巨大冰雕,宛若巨像一般令人胆战心惊。而嬴宁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看到了一个被冰所封住的日蚀龙族。

【这边是我族的覆灭。】那个被冰封住的龙突然开口说话了,【我们的一切都止步于此,寒冷带走了我们的时间,也带走了我们的生命。】

嬴宁看着周围壮观的景象,同时也是夺走同族生命的灵柩。大量几千高的巨型龙族就这么在那里,有些龙族甚至在死前释放出来的火焰吐息也被寒冰给冻住了。

“冰霜巨龙……”

【对,冰霜巨龙。抹杀我等的存在,将我族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种族。他们与我们可以说是霜与火,毫不相容的两个存在。畏惧寒冷,属于常态。】

嬴宁看着那个被寒冰封起来的巨龙,同时也大致明白了自己的来源。

“我是……”

【侥幸存活的孩子啊,】巨龙打断了嬴宁想要询问自己身世的问题,【极寒没有夺走你的生命,但也不代表你是被选中之人。】

周围的风雪增大了,嬴宁的思绪被带回到了现在。

而此时,凛魄已经从前线回来了。

嬴宁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向原先人偶在的地方——已经被寒冰给彻底封死了,而人偶的样子也是如此扭曲,看起来就像是想要在被彻底冰封前而做的最后一点挣扎一般。

这让嬴宁一瞬间想起了先祖们。

被寒冰灵柩所封存的先祖们。

而这一瞬间也让嬴宁有了种想要回到极寒冻天的想法。

莫非我是从极寒冻天里被找到的?

嬴宁着么向着,他打算等着一切都结束后回到武龙领去问问雷比翁自己的身世。

在解决了施放法术的人偶后战斗的天平开始倾向苏羽为首的忠诚派。

而这次战斗的胜利代表不了什么,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处理。

苏羽他们都知道,真正的敌人滑瓢并没有就此死亡,而掌握了太古法器的滑瓢不见得会对苏羽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苏羽他们开始与忠诚派的人进行会议以判断接下来可能出现的问题。

当然,当前对于苏羽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苏依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因为对于苏羽来说苏依的状况可是放在首位的。

因此此次会议中苏羽的建议是先派一支小队搜寻苏依的位置和情况,最好是能够将苏依给直接救回来。不过有些将领们并不认可苏羽的方案,因为滑瓢现在手里有什么东西没人知道,如果事情一旦败露的话对于整个忠诚派来说会失去一次出“在万不得已情况下强行就出苏依”这张牌的机会。

就在苏羽正在跟忠诚派将领们争吵接下来该怎么行动的时候,刚刚调整好状态的素风嗅了嗅周围的空气后说道:“这里没有跟苏羽大人相似的味道。”

素风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该则么办了,因为素风的意思是苏依不在这里。

“风是不会骗人的。”素风在面对质疑后这么说道,同时她还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地方说,“而且妖精们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虽然在场的人没有看到素风所说的妖精,所以也不能判断素风说的对不对。

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人突然过来了——是影袭家的忍者。

由于滑瓢的叛变导致本效忠于妖皇家的影袭家族离开了叛军阵营。虽然影袭家的人一开始是背叛了珏,但是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滑瓢的叛变。

影袭在从滑瓢那里离开的时候带来了有关苏依和珏的消息,虽然他们对此事件不是很了解,但是可以确定珏带着苏依离开了西岛。

当然,这个消息加上天空中的异象让嬴宁有些担心珏现在的状态。

可是现在又该则么办?

这个问题摆在了苏羽他们面前。还有就是如果苏依不在西岛的话那么她又会在哪里?

苏羽感到自己有些不舒服,像是长跑完之后的感觉,胃部一抽一抽的。

素风没有关苏羽,她看着远处的海面,然后看着周围的空气小声说了句:“有股子……”

素风的声音很小,周围的人没有听见,但是正是因为没有听见才能让素风可以在刚才的话语中加入一些厌恶的语气。

素风看着海面然后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素风没有管正在争论的大将们,她拉了拉凛魄的衣角。

“怎么了?”

“我想去找珏,可能要离开一会儿。”

“找珏?”凛魄一愣,“珏在哪里?”

“他跟苏依在一起。”素风压低了声音,她好像并不想要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所探明的消息。

凛魄想了一下后说:“我没法儿跟着你,嬴宁也要帮他们的忙……我们都没有办法保护你。”

“没事的,有妖精跟我在一起。”素风说道。

凛魄有想了一下后在手中凝结出了一个冰晶并将其递给了素风。他说:“但凡出事的话,将其打碎,里面封印着我的法术,可以暂保你一命。”

素风接过了冰晶后道了一声谢,然后就一个人跑开了。

就在素风跑开后不久,有士兵进入会场并打断了会议。

其带来的内容也很简单——据夜叉舰队的报道,八岐大蛇的舰队开始行动了。

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因为此时就战术分布来说忠诚派就是被两面夹击的,虽说照滑瓢的态度是不太可能愿意跟八岐大蛇平起平坐,但是滑瓢现在手中也掌握着能够改变战局的军事力量——太古科技,因此很难说忠诚派不会受到两边的同时进攻。

“嬴宁,”苏羽在权衡了片刻后对嬴宁说道,“现在我希望你能够守住这里,既然苏依不在西岛的话那么现在就可以先不用急着向滑瓢进攻……我们需要先将八岐大蛇给消灭掉。这里有些人多少还跟滑瓢有点儿交情,滑瓢与其与这里的人撕破脸还不如先将八岐大蛇给消灭掉。我们去消灭八岐大蛇,你留在这里守住我们在西岛的根据地。”

“我也想去。”嬴宁说道,他并不想要呆在这里。

“你打不过八岐大蛇的。”这时候凛魄在一旁突然开口。“那小子在叛变前我见到过。那真是个未来可期的可怕孩子,明明那么年轻却有着这般强大的力量,要是他也参加百兵阵的话那么谁是第二位还不一定呢。”

听了凛魄的话之后,嬴宁陷入了沉默。

如果是龙皇这么说的话那么其可信度真的很高。

“明白了。”嬴宁说道。

“我也会留下来。”凛魄说道,“至少要是那个滑瓢真的想要将龙族的权威践踏在地上的话那么我是不会饶了他的。”

“听到您这么说真是让人安心。”苏羽微微一笑说道。

“别这样,我并不希望牵扯到你们妖族内部事情太多。我本来就是过来观察现在你们的情况是什么的,并不是过来帮忙的。”

苏羽听后虽然还保持着礼仪性的微笑,但还是明面地砸了下舌头。

凛魄听到了,但没有管。

他知道苏羽是什么样的人,大致上跟百兵阵之前的冰千鸟差不多,但是相较于之前冰千鸟那种随意且可以说得上是不检点的样子来说苏羽多少还有点儿矜持,或许是因为身为王族的原因吧。并且苏羽这家伙还挺有家族意识的,至少对苏依的珍视度挺高的。

凛魄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在凛魄走后,忠诚派的人开了另一个会,而这个会议之中并没有龙族和苏羽参加。

他们所讨论的议题是关于下一位妖皇的选定。对他们来说滑瓢的做法缺少是个大逆不道的行为,但同时苏依依旧生死未卜,他们还没有天真到相信一个连龙王都不尊重的疯子会照顾好苏依。

而他们最终所定下的内容便是一旦确定了苏依没有能力继续继承王位,则将苏羽推举为下一任妖皇。

推荐阅读:

逆袭改变命运 洪荒:开局龙凤初劫,我练器成圣 [综英美]玩家在哥谭的二三事 人生如戏, 把细狗前男友写进毕设致谢后 这个武夫好凶猛 你能不能别讨厌 我在时空开客栈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 妖精:我杰拉尔,拒绝执行R系统 作恶多年,归来仍是恶女[快穿] 新爱来袭 和离后改嫁,走上人生巅峰 不做贵妃!一心招婿后皇帝红了眼 笼中雀 透视眼不去鉴宝,盯着女人看干啥 王妃她爱情事业两手抓 重生:嫁给病弱郎君后,我靠躺赢当皇后 玄学老祖的摆烂人生 每分钟都在变强,我锤爆星辰 带着功德穿七零,我要让祖国躺平 综武,从搭救江玉燕开始走向无敌 抗战:毒士赵刚,李云龙求我冷静 莱恩奈奈莉冢狐 退下,让小师妹来 霍格沃茨:我达力,也想当巫师 儒仙:一朝闻仙道,扶摇直上青云 阴阳帝仙 我的超凡体验 稽古 网球:开局绑定龙马,倍增返还 皇姐为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