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找到珏,带回他

0找到珏,带回他

素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她开始呼唤那个曾经帮助过她的天使——拉斐尔。

冥冥之中,素风能够感受到拉斐尔的召唤,能够感受到来自风中的低语。她的本能再告诉她如果想要找珏那么就要顺从着拉斐尔的旨意去行动。

“你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学会叫我过来了吗?”拉斐尔从风中慢慢幻化出了形态飞了过来。

虽然拉斐尔在体型上也就相当于素风手掌那么大,但是素风能够感受到那股子强大到足以压倒一切的力量。

拉斐尔用她那如同冰晶一般的眼睛看着素风,然后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嗯,有孩子能够主动去找灾献祭自己真是好事。”

“什么?”素风一愣,她并没有听懂拉斐尔的意思。

拉斐尔听后发出了像是轻笑一般的声音,然后说:“不要在意。你的愿望我已经明白了,是要去找那家伙对吧。好吧,我可以满足你。”

说罢,狂风开始环绕素风。大量的风元素开始渗透进素风的身体内并且让素风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化。

“风可以去任何地方,没有人可以阻拦风的流动。”拉斐尔说着,然后加大了狂风的力量。

素风的身体最终在风元素的渗透下与风融为了一体。

素风的意识与风融为一体并开始移动,然后她的意识开始跨越山海前往珏所在的那个小岛之上。

而此时的珏刚刚将因被施加了记忆修改法术而沉睡的苏依给安顿好,他开始动用自身的理智让异变的身体恢复成原先的样子。

在恢复的同时珏看了看自己手上所套着的镣铐。

天之锁……想不到那些家伙真的能够复制这种东西的钢铁吗?

珏这么想着就将手腕上的镣铐给直接磕碎了。

这种东西是太古造物,原先是用来对付王种的武器。虽然开发过程中珏并没有参与,但是他听说过其工作原理。

既然生物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施放法术,那么久假设生物体是一个能够自我运作与复制的法器,灵魂暂定为法术回路与其动力来源。

天之锁的工作原理就是将生物体与法术彻底隔断,以此来完成对整个敌人的法术封锁。

怎么说呢,这东西发明出来后其工作效果听难说的,有时候确实能够给敌人意想不到的效果,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点儿用都没有。整个法器的使用看上去就像是闹着玩一样,一阵一阵的。

但是不得不说,这东西对珏的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虽然后来根据青龙寺里面的资料显示貌似是由于后期一个叫做女帝的家伙将天之锁的材料给进行改造之后的结果。

“造世者吗……”

珏小声嘀咕着,他的表情看起来可吓人了。

就在珏还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珏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

风元素正在汇聚?

珏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他能够感受到大量的风元素正在开始汇聚并且开始变得越来越具体。

珏知道,能够将这般程度的风元素进行汇聚的存在只有掌管风元素的大天使拉斐尔。

那东西过来干什么?

珏心中不免感到疑惑,因为平日里那些家伙根本不会从瑶池里出来,要是主动过来的话八成不会有什么善意。

就在珏开始准备对并不太可能抱有善意的拉斐尔发动进攻的时候,珏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素风?

珏皱了一下眉并且放缓了准备发动的法术。

强风散去,素风跟拉斐尔一同出现在了这里。

素风跟拉斐尔?这俩怎么会在一起的?

对于珏来说素风本身就是一个刚刚从白虎状态转换过来的孩子,前些天还是个能够当坐骑的猛兽的。而拉斐尔则是一个强大的上古元素妖精,其本身掌控的元素力量是能够与自己的混沌相抗衡的可怕存在,一般来说是不可能跟素风这种刚刚蜕变的孩子在一起的。

令人在意。

珏这么想着。

就在珏还在偷偷观察的时候拉斐尔突然转过脸来看着珏的方向。

由于妖精本身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所以珏并不清楚拉斐尔有没有发现自己。

但是从拉斐尔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突然跟素风打招呼离开的样子来看应该是注意到珏的存在了。

素风跟拉斐尔道别后就直接过来了,估计是拉斐尔给她点的路。

“珏!”素风在发现了珏之后挥着手往这里跑。

我在这里连奇怪都不觉得奇怪吗?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珏这么想着,然后就像素风那里走去。

但是就在素风快要接近珏的时候她突然放缓了脚步并且表情也慢慢凝固了。

素风发现了躺在一旁衣衫不整的苏依。

就像是个突然吃醋的小姑娘一样——这是素风在下一秒给珏的印象。

不过我倒没记得这孩子跟我有多少交际。

珏看着突然有些不爽的素风想到。

“哈~你果然跟这个小狐狸在一块儿。”素风说着就走到苏依身边然后戳着她的脸。

“我强行带她出来的,所以她状态还不是很好,不要这样。”珏说道。

素风一开始没有说话,也没有看珏,她只是停住了手然后像是在想什么一样看着苏依,然后她开口用冷冷的语气说道:“你永远都不会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什么?”听着素风不明所以的话之后珏不禁感到背后一凉以及本不存在的心脏一颤,那种感觉就像是相处多年的女友突然说分手吧一样。

“嗯?我有说什么吗?”素风在被珏这么一问后突然反应过来并且貌似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

珏有些疑惑,不过也有了另一种猜想——既然苏依是有两个灵魂的人的话那么素风会不会也是……而且如果是跟自己一样在心中也有另一个存在呢?就像是央首方尖碑下的另一个自己。想到这里,珏就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刚刚素风的语气是那么的伤心与哀痛,而且素风刚才的无论气质还是什么的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可能自己以前跟素风有什么渊源?

珏脑海中闪过了一丝自己都觉得扯淡的想法。

“怎么可能呢。”珏小声说道。然后他走到了素风身边给了她一记轻轻的手刀。

他说:“行了,先别闹了。说说吧,现在妖族那边什么情况?”

素风捂着头将大致的事情告诉了珏。珏听后思索了一会儿后说:“真是难办的局势啊。”

珏大致明白,当前忠诚派腹背受敌,而且一个是有着远超自己兵力的八岐大蛇方面,另一个就是掌握着远古法器科技的叛军。无论走那边最终的结局都不会太好看。

“而且苏羽那边的情况也是让人担心的……”珏继续判断到。

珏经历过很多事情,而如果按照素风说的忠诚派要是认为苏依不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推拥苏羽为妖皇,毕竟她和苏依是妖皇家的末裔,有成为妖皇的正统理由。

这么一来苏羽将会成为双方的众矢之的受叛军与八岐大蛇两边的进攻。

素风见到珏在沉思后就询问他在想什么,当珏将自己所想告诉素风后素风并不认为忠诚派会这么想。

珏没有理素风,他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对于西岛的防御战线珏并不是很担心,因为有嬴宁跟凛魄坐镇因此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唯一要在意的就是敌阵双方的主将——滑瓢与八岐大蛇。

虽然珏并没有与双方交手过,但是从气场上看这两位应该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至少应该是值得被时刻注意的两个存在。

滑瓢全身上下都笼罩着岁月沉淀的可怕力量,这种感觉只有在长寿的大妖身边才会有。说实话,珏甚至有些担心此时的自己能否与滑瓢一战,其在珏心中的战斗力排名仅次于龙王敖业。敖业跟滑瓢一样都是深不可测的存在,不过珏认为要是敖业动真格的话或许会对滑瓢产生指数级的战斗力压制。

但问题是敖业并不能出手妖族的事情,因此在这里能够与滑瓢一战或许只有自己以及凛魄。

对于凛魄珏的评价很微妙。他知道凛魄是凛雪梅的爷爷,因此两者应该有着同样的力量本源,更何况像凛魄这种寒霜巨龙他不是没见过,其力量是十分纯粹的寒冷,并且珏能够从凛魄身上的气息中感受出那来自远古血脉的纯正,这也让珏现在对凛雪梅的感觉就像是从凛魄身上敲下来的一块冰一样。

不过珏并不能够感受到凛魄身上力量的凝结,或是说凛魄对于珏来说就像是一个清澈的湖水被瞬间冻结一样,他可以透过冰轻易地看到湖底,但是他无法估算出湖水的深度是多少。

当然,珏并不排除凛魄是为了提防自己而故意隐藏着那那一被掩饰的实力。

不过虽然珏对凛魄的评价难以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珏还是希望凛魄能够成为在将来对抗滑瓢的一个重要力量。

在这就是八岐大蛇,这家伙珏只能用深不可测以及未来可期来形容。

八岐大蛇在跟珏说话的时候给珏一种非常稳重的感觉,他虽然说的内容不是很明显但是珏总能够感受到他的话语中藏着很多讯息。他可能想要以最低的限度告诉珏一些事情,但是可惜的是珏并没有意识过来那些话的意思。

不过八岐大蛇身边的气息也让珏有些惊讶——相较于嬴宁八岐大蛇的力量气息更加的浓醇,如果嬴宁是个散发着香气的威士忌的话那么八岐大蛇就像是个珍藏数十年的白酒一般将所有的香气封存在了体内。

可是珏能够看出其未来的可怕,即便如此年轻就已经有了这般能力,真是令人惊讶。

虽然八岐大蛇的能力没有滑瓢那么强大,但是珏能够推演出自己与八岐大蛇的战斗——怎么想都是两败俱伤,这还是最好的情况。

说实话,自打珏从封印中被释放后,他就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能力正在不断下降,银白之灾往日的恐怖已经不在,那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只有在自己失去身体的控制之时才能够爆发出来(当然,琼这个意识就是另当别论了)。

到底怎么了?

珏想到这里就审视着自己,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同时,他有因为暗影和两仪铠的话而感到背后一凉——如果,如果自己在脆弱的时候被杀死了,那么确实是可以得到解脱,但是解脱的是这个灵魂还是这个身体?亦或是两者都是。但是最可怕也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自己的另外人格控制了自己的身体,那无非是三界的灾难。

就在珏想着的时候,苏依行了。

“嗯……珏变成女孩子了?”苏依看着正在照顾她的素风,然后伸手摸了摸素风的耳朵。

“不是珏啦!”素风不耐烦地将苏依的手打开,她好像挺烦苏依的。她看着苏依说道:“你这个狐狸精醒了就好。”

“直接念我的本族名是很不礼貌的,猫妖。”苏依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在意但是她还是用不是很友好的与其“回敬”了素风。

“不是猫!是白虎!”

“那你别叫我狐狸精,虽然我确实是狐妖。”苏依说着就将手搭在素风手上。

素风将苏依拉起来然后带着她走到了珏身边。

“小狐狸她醒了。”素风指着苏依说道。

“我怎么了嘛?”苏依呆呆地看着珏并且环视着周围,然后她又补充了句,“谢谢你让小猫来照顾我。”

“不是小猫!”

“不是小狐狸!”

看着在那边争吵的两人,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本人不是很能对付女的,也是因此他才拗不过夏尼她们的自我陶醉和对他的被动订婚。

珏最终是挑了个时机跟苏依她解释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内容是假的,大致就是滑瓢想要软件她正好被同在城内正好发现了滑瓢叛变的自己给救了。

珏自认为是不错的解释——除了昧着良心接受了苏依的一顿道谢以外。

“接下来该干什么?”素风问道。

珏想了一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苏依快点儿回去,这样可以分摊苏羽的政治压力。而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坏处——苏依将会再次被推到这场战斗的最前沿,她依旧会被整场战斗给针对。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自己正式动真本事参与到这次战斗之中。

虽然珏的力量被大大削弱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的能力依旧要比一些妖族人甚至是妖族大将强。

正当珏决定了接下来该干什么的时候,素风的一句话让他感到将来的事还很多。素风说了句“这里的星星真是诡异”。

推荐阅读:

春日离情 穿越成了李自成亲弟弟 职穿的快乐从落地73年港岛开始 极道:我用加点横推一切 美妾 玄妙大唐 西游:我才是西天佛祖! 开局招募全职叶修,打造最强战队 火影:以时间之名,威震忍界! 重生后怀了前未婚夫的崽 全球高武,我从婴儿开始进化 季时茜 官家天下 海贼:我两面宿傩,乱杀 在星际靠卖酱香饼暴富 重返1983之开局曝光老爸私生子 综漫:凄凉的黑暗 逢人不说人间事 刀·雁翎 被女神捡走后,她们都后悔了 私藏情深 血色之在下小混蛋 国运竞技:两个杀胚,白月魁破防 玄门弟子修仙录 百日成仙 极武校霸 失忆后,白月光被各路大佬宠上天 你也配救世? 梨云梦暖 从仙武大隋开始 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 皇姐为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