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天命昭昭

0天命昭昭

守望者的居所、星灵守护者、世界边缘……这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称呼,知道这些称呼的人也少之又少,而知道这里真名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一名白发女子正在书桌上写着什么。而她所在的地方是个露台,面前是无尽无垠的浩瀚星空。

这女子的白发在星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就像是涂了银粉一般。她的容貌十分有趣,明明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清秀的五官,但是总是能够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神秘的美感。并且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她长得很像某个人。

她在那里写着东西的时候有名侍女过来了。

“大人,叛逆监视者整合者玄冥大人提出会见。”

女子听后停住了笔,她那宛若星空一般的眼睛看着露台外的星空,然后放下笔说:“带她去会客室,还有就是带我的话就是我要待会儿才能过去。”

“是。”

说完,侍女离开了。

女子看着外面的星空,然后咬着笔杆。

“玄冥吗?……但是她过来又有设么用呢,这明明不是她该管的事情。”女子这么想着,然后她又看了看露台一旁的巨大书架。

“根据远古的条约我们应该相互管理自己的事情的。”

但是想归想,不能让客人等太久。

女子站起身来稍微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就走向了会客厅。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里的会客厅跟露台一样,也是一个近乎镂空的大房间,这里也是被无尽无垠的星空所包围。

来到会客厅,女子发现玄冥已经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了。

“你的品位还是这么独特。”女子苦笑着说道。

“怎么?这套挺好看的。”玄冥说着就拉了一下自己的女仆装短裙。

“果然跟你们这些经常看魂界事情的人是很难聊起来的。”女子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然后她坐到了玄冥对面用带有玩笑一般的语气说,“你们不会被魂界的文化给侵蚀了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会集体自裁。”玄冥用她那金色眼瞳看着女子,然后她看了看外面的星空,然后说,“天象变了呢。你说是吧,煞尘辉。”

女子,煞尘辉看着玄冥,然后微微一笑,她将自己面前动都没动过的茶杯盖子盖在了杯子上,然后问:“你想说什么呢?”

玄冥看着煞尘辉,她自然明白煞尘辉的话中话,然后她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并指着星空说:“天象异动,二十八星宿已经惊醒,他们的主人已经开始觉醒了,他们也受到了相对应的互换。”

煞尘辉也看着星空,她到不像玄冥那样在期待这什么。

极光的桥——曾经被遗忘世界的君王侵入三界,给三界带来铁与血的暴君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到了三界的。没有人可以与那种规模的庞大军队相抗衡,即便是集合了三界的力量在对抗那个暴君所掌握的军队也是那么的无力。

《无名法书·灾典·启之篇》中是这么记载的,在那里描述着一个可怕纪元的开始以及最终因暴君的疯狂招致了三界毁灭的结果。

而现如今这个可怕的景象即将出现在眼前。虽然那个暴君已经随着整个三界的毁灭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造世者们为了惩罚他的傲慢与自负决定赐予他永世永远无法消除的永恒的诅咒,他的灵魂将会不灭,他将会在无尽的轮回之中不断品尝世间的疾苦,不断经历另个人撕心裂肺的诀别与背叛,不断在生与死之中徘徊。

“那个不死的亡灵还在这世界游荡吗?”煞尘辉问道。

玄冥一耸肩半笑着说:“谁知道呢。”

煞尘辉没有说话。说实话,她不是很喜欢玄冥这种故弄玄虚的样子,因为玄冥确实是知道很多极为机密的东西,甚至有传言说关于《灾典》解释的最重要的《天之篇》就在玄冥手中。

“那么……”煞尘辉看着玄冥说道,“你这次找我是为了什么?”

玄冥哼哼一笑,然后翘起二郎腿说道:“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一点——造世者们虽然毁灭了那个世界,但是他们并没有剥夺忠诚者效忠的权利。”

煞尘辉一听,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那支能够让整个三界变为焦炭的军队依旧存在?!

这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可真是个糟糕的消息,那么曾经的历史将会再次重演,昔日的暴君将会从历史的坟墓中带着怒火与一颗复仇的心爬出来并且将灾厄带向三界!

真是个令人坐立不安的消息。

不过正当煞尘辉这么想着的时候,玄冥给她带来了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

“这个时代的‘祭品’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就这么一句话,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煞尘辉感到自己全身的血都已经被吸到了心脏之中,全身皮肤瞬间失温的感觉让她感到四肢麻木,而另一种绝望感开始压制着她的心。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煞尘辉说道。她虽然语气上并没有什么很惊讶的但是可以听到她语气中的细微颤抖。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对自己考试完全没有底的学生在等待自己的成绩一样不安。

玄冥微微一笑,然后说:“你觉得呢?”说着,她又从衣袋中拿出了当时去龙族的时候买的纪念品,她看着那东西说,“你不去看看你的女儿吗?”

煞尘辉听后像是放弃了一般地叹了口气,她拿起茶杯说:“这样吗……但是你也知道,这里需要有人在这里守望。天象十分不稳定,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从那边会过来些什么幺蛾子。”

“是吗,那真是可惜了。”玄冥说着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你的女儿现在有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而且跟你一样。”

煞尘辉听着,她捧着茶杯有些伤感地说:“一千多年了啊……”

“一千七百多年了。”

煞尘辉一听就呆愣愣地看着远处的星河,她难以置信地说:“这么多年了吗……她现在……”

“好得很,倒不如说是太精神了。”玄冥一耸肩,接着她就走了,但是在走的同时她还说,“放心吧,不久后我也会加入她们的。”

“你个老阿姨还要跟年轻人抢东西吗?”煞尘辉没有动,她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来她并不想亲自送玄冥。

玄冥倒是有些自顾自地说:“世道伦常,天命难违。”

说完,玄冥就在面前开启了一道传送门,然后走了进去。

煞尘辉一个人呆愣愣地看着茶杯内的茶水,看着水中倒映的自己以及自己那星空般的眼睛。

“天命难违吗……真是辛苦那孩子了。”煞尘辉说罢苦笑了一下,“那么这样的话我生这孩子是为了什么啊……”

不过伤感归伤感,煞尘辉知道自己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甚至永远都不能结束。

要是你还在就好了呢,姐姐。

煞尘辉的记忆中闪过了一抹火红。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现在充当守望者的任务已经落在了她的肩上,她要做的就是站在三界的最前端并做一个吹哨人时刻警惕着来自那个被抛弃世界的威胁。

果然还是要着眼于眼前吗?

煞尘辉回到了刚刚办公的地方,她现在必须要将所看到的给记下来并且将这个令人不安的观测结果告诉三界中有能力守护它的势力们,并且警告所有人做好接下来可能发生异变的准备。

当煞尘辉的信寄出去之前,已经有人察觉到了天空中星象的异动。

虽然有些人只是单纯地觉得天空中的星辰是那么的明亮,但是总是有些敏锐的人能够看出背后的诡异。

煞羽便是其中一人,她早早地就感受到了来自天空之中的威胁感。

她在第一天晚上走出房间站在庭院中看着天空中的星辰。

一时间,儿时的记忆在她脑海中闪过。

那是一个巨大的看台,看台前是一望无际的星空。

那是什么地方?

煞羽对自己儿时的记忆感到疑惑,她知道刚刚想起的那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但是她没有办法判断其所在方位。

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曾经抱着她带她一起看星辰,而唯一记得的一点对话便是问她母亲这是在干什么。

隐约的答案在煞羽脑海中闪过——守望与提防。

但是到底在守望着什么?在提防着什么?没有人知道。

不过虽然煞羽没有这星空方面的知识,但是她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使命召唤一般的危机感。就像是她出生时刻起就被赋予的使命一般。

随后她将她的不安告诉了道龙。

道龙对此并不是很敏感,他确实没有见到过天象异动的情况,但是青龙塔之中的藏经阁里也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好像这是漫长岁月中从没有出现的情况。

同样,即便是在摘星阁负责占卜的官员也没有办法找到相关的文献来解释着天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占卜官通过对星象的逆向占卜得出了“群星正想要回归到它们主人的身边”的结果。

令人在意。

煞羽这么想着。

但是就在煞羽还在考虑着着星空异象的时候,从外面突然飞进来了一只灰色的鸟并落在了道龙的桌子上。

那鸟全身发灰,完全看不出任何特征,并且即便煞羽离它很远他也感受不到那只鸟身上的生物气息。

只不过在道龙看到这只鸟的时候他身边的气场变了。

道龙用手指敲了敲那只鸟的头,那鸟瞬间变成灰尘堆成一小堆散落在桌子上。而这灰烬之中有一个信纸。

道龙拿过信纸看了看,然后他就用法术将信纸烧得连灰都不剩。

紧接着就是近乎无尽的沉默。

“怎么了?”煞羽见到道龙这样后就问道。

道龙看着煞羽好一段时间没有说话,然后他思索了一段时间后对煞羽说:“快过年了,你有什么打算?”

面对道龙突如其来的询问煞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后她就做了个翻书的动作说:“看书。”

“别一直待在龙城,你需要出去看看。”道龙说着就上下打量了一下煞羽,然后说:“你也两千岁了,明明出落得这么漂亮但是不能一直待在藏经阁看书。这样,你今年过年的时候去武龙领吧,去跟赢家女儿她们在一块吧。”

煞羽听后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怎么?有什么别的事吗?”

煞羽用手摆出一副甩开扇子的样子说:“千鸟。”

“啊,冰家的孩子吗……”道龙捂了一下头,但是然后他又说,“但是你也不能一直不跟冰千鸟保持着距离,她是你的上司,她也是将领中仅有的几个跟你同性别的将领,你们应该多在一起好好沟通。法术部队是龙族军队中最强大的部队,要是以后在战争的时候因为你们两个接触不多而导致的战线崩溃怎么办?”

“战争?”煞羽歪了一下头表示不解。

的确,煞羽这个年纪的孩子并没有经历过风云动荡的年代,她们被冰九重这些父辈们保护得很好,并没有见到哈达瓦尔大决战时候的惨烈,并没有理解上都最终战时候参战的将士们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上的战场。

“总之你就去吧,免得以后真的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让整个龙族的利益受损。”

煞羽听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煞羽其实心里面很明白,自己的种族是凤凰,理说包围龙族什么的是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但是谁叫她生长在龙族呢。

要是我实在凤凰的族群中长大的话,估计现在就已经被骂的不像样了吧。

煞羽这么想着。

不过根据她的研究,龙族与凤凰好像并没有什么矛盾,倒不如说凤凰这个种族本身就挺神秘的。他们好像并不是那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露的种族,就连长期以来生活在龙城的自己对周围刚知道她身份的人也会很惊讶地说“你是凤凰?”这样的话。

但是道龙说的有道理,确实是应该好好跟冰千鸟多接触接触——哪怕到了那里之后不理冰千鸟也可以找夏尼或是敖丽玩。而至于娜尔到底是什么态度煞羽真的不好说,她虽然感觉娜尔挺健谈的,但是娜尔还跟冰千鸟走得挺近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八面玲珑。

最终,煞羽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愿意过年的时候去武龙领。

虽然煞羽担心雷比翁并不认识自己,所以处境会不会有些尴尬。但是道龙还是对煞羽说他可以写封信以此来让煞羽打消顾虑。

道龙好说歹说地才让煞羽放下了顾虑回去收拾准备并向着武龙领出发。

煞羽的离开导致龙族有三个大将军并不在都城内,而且风龙将军温德斯还在精灵族那里疗伤,这让龙族军界有些担心。

雷龙将军天音找到了道龙来询问为什么要让煞羽去武龙领。的确,以前煞羽可是没有被要求出去的。

道龙没有跟天音说煞羽带着一封给雷比翁的信,而只是说了句:“天命难违。”

推荐阅读:

说相声,你是最不务正业的厨子 银河纷争:我重现人类荣光 今世猛男 永恒武神 和女神网恋,骗她二十后果断拉黑 今天也在等大佬带飞 从模拟诸天人物开始飞升成圣 霸凌我,就别怪我将恐怖复活 洪荒:夫人,你竟然是祖巫后土? 难伺候的她 六零大力军嫂虐渣,被兵哥宠爆了 我!常胤,从仙剑开始速通影视剧 男朋友总在怀疑我在拿他当代餐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修仙对照组:玄学大佬她一骑绝尘 春闺杀 她说结婚是另外的价钱 合租兵王 斗罗:从焚诀开始无敌 穿越者被本宫手拿把掐(女尊) 重生七零:真千金被最野糙汉娇宠了 三国之帝主刘岱 从直播开启修仙之路 诡秘:从暗影世界开始 娱乐:被开除后,过上向往的生活 一句长期分居,侯亮平就要查我 今晚你做梦了吗[娱乐圈] 疯批剑修在无限流大杀四方 龙族世界的打碟神父 快穿: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发疯 山野 国运:擂台我人族共主斩诸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