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海防裂口

0海防裂口

海上的战斗很快就向着不可控制的局势发展。忠诚派、新建派、叛军的三方势力开始在海中央进行大规模混战。

原本苏羽她们的目的是为了让夜叉带着人顶住海上防线,以此来迫使叛军方面为了打破僵局而代替忠诚派成为刺向新建派的刀。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苏羽他们低估了叛军对自己海军的自信,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忠诚派的小心思,并且决定借力打力直接将战局引向不可控状态来反过来迫使忠诚派加入这场战斗。

显然此时战斗中最大的赢家是叛军。

拥有能够像鱼一样可以沉入海底的舰船潜艇的叛军很快就引起了新建派的注意,并且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存在。就此,新建派的主力海军正式从暗影中出来并对忠诚派的舰队发起进攻,因为此时的新建派还不知道叛军的存在。

被当做是重大威胁的忠诚派受到了新建派主力的进攻,而忠诚派为了自保只能被迫加入到这场战斗之中。同时,叛军也把握住了机会趁乱加入战场,试图消灭忠诚派与新建派的海军主力。

一时间,海上的战斗变得混乱不堪,基本上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队友。误伤与重创完全分不清,所有战舰都在以最大的火力向每一个看起来可能是敌人的战舰发起进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而在后方的八岐大蛇看到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完全没有一个合理的讯息交换,这场战斗是如此可笑。”八岐大蛇在新建派的后方旗舰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他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完全就是战舰之间没有一个合理的讯息沟通渠道,以至于每个人都不知道现在友军所处于的位置和情况。

但是这有有什么用?妖族本身的法师就很少,能够进行有效的讯息交流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

八岐大蛇想着就看向旗舰的后方。

那里有几艘小型舰艇,并且上面完全没有战斗设备。那是载着年轻贵族的舰船。

虽然八岐大蛇是新建派的领导者,但是他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自己的事业,不过好在在所有好吃懒做的贵族里,还有一些抱有一些对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家伙。因此八岐大蛇利用他们那无尽的野心来支撑自己的事业。

然而,那些家伙显然是将自己放在错误的位置上。他们认为八岐大蛇终归也就是个大将而已,就算是建立了新的秩序也依旧需要他们来维持这个妖族社会的运转,因此他们此次前来前线来为自己积攒政治资本,以至于在未来能够在核心问题上说上话。

不过八岐大蛇可不希望无能之辈充当要职。

有机会的话他将会将整个支持他的年轻贵族们全部消灭,对于八岐大蛇来说那些家伙就是旧社会的新毒瘤,虽然他们寄生在这个社会的老的癌细胞之上,但是他们依旧是不被这个妖族社会所欢迎的家伙。

但是现在八岐大蛇虽然因为身后的那群酒囊饭袋而感到生气,但还是勉强忍住了,毕竟当前大事是海战的胜利。

“有找到敌方旗舰吗?”八岐大蛇问身边的副将。

那副将是之前与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性。

“没有,”女性说道,“刚刚我与天狗大人取得了联系,他应该会回到这里并负责海上监控的职能。”

“你永远都是这么让人放心。”八岐大蛇说道,然后他看着炮火不断的海面长叹一口气说,“说不定我们正在见证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个不在凭借着个人力量就能够塑造这个世界,结束一场战争的时代。”

八岐大蛇在这次海战中看到了未来战争的趋势,这种依靠法器来完成的大规模战斗虽然还有很多待改进的地方,但是确实是丰富了参战者的火力。

如果能够保证法器的稳定性就再好不过了。

八岐大蛇想到,他明白这种战斗的一个基础就是法器的正常运转,如果一旦出现了法器的运作问题的话战斗的天平将会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滑向另一方。

就在八岐大蛇想着的时候,他身边的女性突然开口了。

“大人,前线报告说那种能够潜入水底的舰艇攻击了妖皇派的舰艇。”

“嗯?”八岐大蛇一听就皱了一下眉,然后问,“是误伤吗?”

“不像,有一些记录是即便海面上只有两艘战舰,也依旧出现了攻击的情况。”

八岐大蛇听后陷入了沉思。他差不多有个答案了,只不过这个答案他是真心不太想碰,就像是那种即便知道了一道数学题的解法后也依旧不想要触碰那个复杂的解决办法的感觉。

“美杜莎,障目家的人现在可以联系到吗?”八岐大蛇问身边的女性。

女性,美杜莎听后说:“他们现在大多在年轻贵族身边进行守护,没有可以调动的。”

“……想办法调动几个,让他们去妖皇派那里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着重点的话……注意一下滑瓢那个老家伙就行。”

“是,明白了。”美杜莎听后就点了一下头,然后她就告辞离开了。

八岐大蛇走到舰桥的窗口处看着远处的战斗,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说:“事情要是变乱了的话……那可就真是事不遂人愿了。”

而在战场的另一段,苏羽跟夜叉正在讨论着接下来的行动。

显然,现在的局势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整个战局正在向着混乱的局势发展,这样一来整个战斗就像是将三方的舰队扔进了搅拌机里一样——最后是谁能够完整地出来就是个未知数。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对方的旗舰然后直接杀了那条八头蛇!”夜叉用拳头捶着桌子说道。“我不能再让我的人牺牲了!”

“但是你觉得如果我们贸然冲进对方的战场之中的话会发生什么?”苏羽反驳道,“我们可能会被敌人的护卫舰队瞬间集火,我们没有办法在没有任何后方火力的掩护下冲进敌人的阵列中的。”

“那是你的胆小。”夜叉说道,然后他凭空唤出一团水,紧接着从水中抽出了一个用铁链连在一起的两把镰刀,“我去直接杀了他!”

“你觉得你能够打败八岐大蛇吗?”苏羽冷冷地问道。她觉得面前的夜叉已经被冲昏头了,他所需要的是冷静。

八岐大蛇的战斗力在整个妖族都是排得上并且非常靠前的。

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对抗八岐大蛇,他那年纪轻轻就能够有的这般战斗力在整个妖族都实为罕见。

夜叉好像并不害怕,他貌似就是那种莽到底就完事了的性格。

苏羽见自己没有办法拦住夜叉,就有些生气的说:“为什么我们留在这里的将领都是难以驾驭的啊。”

虽然夜叉听到了苏羽的抱怨,但是他并没有在意。的确,现在滑瓢叛变,八岐大蛇又大军压境,苏依又下落不明,没有人可以乐观地说现在不是至暗时刻。唯一能够寄予希望的也就是龙族的介入,但是这么长时间了龙族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真是让人心里捉急。

苏羽现在还能够站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夜叉了解苏羽的性格,她眼里只有苏依,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现在苏羽能够保持着理智站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真是可怜这个当姑姑的了。

不过问题依旧在这里,八岐大蛇的攻势没有减弱,而滑瓢的海军也在四处破坏。

苏羽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咬着牙说:“撤退吧。”

“什么?”夜叉听后瞪大了眼睛,“你是要把我们的海防线放弃吗?要是被彻底包围的话没有任何办法与他们对抗!这样就是死棋了。”

“留下一批人,”苏羽补充道,“不能让滑瓢他们认为我们撤离了,让八岐大蛇跟滑瓢对战吧。”

苏羽想要放手一搏,至少让害她与苏依分离的滑瓢受到重创。

夜叉听后也沉默了片刻。他知道,这样做的代价无非是让殿后的部队送死,而这也代表着现在的苏羽已经露出了真面目——为了苏依不择手段。

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苏羽已经下定决心了,她的意志已经不能改变了。

夜叉对手下说:“分配一批护卫舰队以及三艘受伤最重的战列舰,让他们殿后。”

手下一点头就离开了。

夜叉虽然遵从了苏羽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跟苏羽一样狠心到让自己的手下去死,因此他留下了一些航速较快以及一些可以抛弃的战舰。

不过夜叉也知道这样一直遵从苏羽的意思的话不是个办法,要想办法让苏羽冷静下来,免得她在做出一些令人不安的决策。

苏羽他们的行动很快就引起了八岐大蛇的注意。

八岐大蛇看着正在撤退的妖皇派主力以及还在海上若隐若现的潜艇舰队,八岐大蛇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滑瓢叛变了。”八岐大蛇看着战场惊讶地站起来说道。

他的话并没有让太多的人注意,因为整个舰桥里没有人有足够的军衔和策略与他对话。

但是八岐大蛇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现在感到最麻烦的事情已经出现了。

他的目的是推翻妖皇的统治建立一个新的秩序,一个由有能力之人领导的新社会。但是如果滑瓢叛变的话那么在八岐大蛇面前的就是两个选项——消灭滑瓢或是消灭妖皇派。

后者是他的目的,也是能够加快他真正掌握实权彻底扫清妖族内部封建余孽的机会,但是前者不能忽视,一旦忽视了滑瓢的话那么稍有疏忽就会让整个战斗的胜利果实被滑瓢窃取。

他资历最老,在妖族内部也最有发言权,这样很对贵族都愿意听滑瓢的话,如果要拥立滑瓢为新的妖皇的话那么不会有太多人反对。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八岐大蛇身后的年轻贵族绝对会抛弃他甚至在背后捅刀,他还没有蠢到相信年轻贵族的意志。

事情变得难办了。

八岐大蛇这么想到,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妖族势力三分的局势出现了。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滑瓢手下的将领素质并不怎么样。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苏羽他们的动向并且依旧在海面上作战。

八岐大蛇凭借着将领的经验和对法术的理解,他很快就分析出了对抗这种潜艇的办法。

压缩着寒冰之力的法球被扔进了水里,寒冰之力在爆破的瞬间将周边的海水给直接冻结了起来。被寒冰覆盖住的潜艇被冰块所产生的浮力给强行拉到了海面之上。

“开火。”八岐大蛇下达了命令。

炮火直接向着毫无防备的敌方潜艇发起了攻击。

这场海战是八岐大蛇的胜利,但是从战略意义上来说除了撕开了妖皇派的海防线和发现了对付潜艇的办法之外就没多少好消息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滑瓢的叛变。

真是该死。

八岐大蛇咬着牙想到,他没想到现在的问题竟然变得这么不可预测。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刚刚下达完命令的美杜莎过来问道。

“全面出击。”八岐大蛇说道,“联系我们的人,让他们集结并且发起全方面的进攻。”

现在是个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八岐大蛇想到。在他的预测之中,如果苏羽将军队后撤的话那么他们智能去西岛重新集结。同时滑瓢的大本营应该也在西岛,西岛此时的势力应该是有两个,由此来看在苏羽他们进行重新集结的那一刻是法器决战的最好机会。

没错,如果八岐大蛇选择这么发动攻击的话那么就必须是决战,押上一切的作战。

但是胜算又是多少呢?八岐大蛇对现在的整个妖族显然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明白——滑瓢手里到底有多少手牌?妖皇派是否与龙族进行了联系?以及最重要的存在,珏的具体情况。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对手手中的牌组一般难以猜测,如果枉然行动将所有手牌押上去的话那么等待的就只有命运的最终裁断。

八岐大蛇决定赌一波,他不认为滑瓢的叛变是宛然行动的,他不觉得滑瓢会在刚才所有假设都是未知的情况下采取比自己主动发起决战还要危险的事情。

而此时的西岛,嬴宁刚刚抵御完了一波进攻。

他搞不明白滑瓢为什么每次都不派遣主力过来,感觉他就是在一点点消磨码头的守军而已。

可是这样一来外面的八岐大蛇要怎么办?

嬴宁真心搞不明白。

就在嬴宁想不明白的时候,熟悉的气息从远处传来,这让嬴宁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里。

珏,他通过传送法术带着苏依跟素风回来了。

嬴宁虽然心中高兴但也没有天真地认为珏一点儿事都没有,天空中那么诡异的星象一定跟珏有些关系。

嬴宁观察着珏。

但是就在嬴宁还在看着珏的时候珏却直接说了句:“干啥呢,傻大个儿。”

推荐阅读:

穿越成了李自成亲弟弟 小可怜女装网恋实录 非正常女天师 重返86:退伍后我靠鉴宝成了万元户 神明绝迹,我且御兽取而代之 快穿系统:男神许个愿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 搞穿越严禁社恐 探案?不急,来一口(美食) 三国:华夏名将突然降临 异界重生都市奶爸餐厅 影视:从魔幻手机开始 原神星铁:星期日米哈伊尔曝光! 穿书成任务对象,女主们孕气爆炸 7号球,被逼结婚,最后无敌异界 长生修仙:我有一个遗物栏 满级前掉入聊斋打野队伍 〔综漫〕海带的饲养手册 被读心后,反派全家总想掀桌逆袭 手握玫瑰[追妻] 我在妖魔乱世肝人生成就 NBA:融合胖虎东七,奥运夺金 聊天群:悟性逆天,开局娶柳神 星球崽崽交友中 炎神之录 快穿了,娇软美人靠生子系统独宠 恋爱脑NPC拿到炮灰剧本后 穿成疯娘:别怕,好日子在后头 沉沦日记 联盟:什么?几个老头也能夺冠? 窃取情报,从魔门小卒开始截胡 书月言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