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守门人

0守门人

嬴宁惊喜地看着归来的珏,他在确定了珏没事之后就长舒一口气说:“可算是见到你了。”

“有这么想我吗?”珏哼哼地说着,看起来像是享受也像是不屑。

“只是怕你站到对面不跟我们一块儿。”嬴宁说道。

珏没有说什么。毕竟之前他确实险些被滑瓢给控制。

“现在什么情况?”珏看着周围问道。

“不是很好。”嬴宁将当前的情况告诉了珏。

珏倒并不惊讶于当前的局势,既然滑瓢敢动手的话那么他差不多能吧滑瓢手里的牌给猜出个大概。

不过有一点让珏挺在意的,那就是当前滑瓢手中所掌握的古代科技到底是什么。

之前带走他的潜艇他不是没有印象,因为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人在亚特兰蒂斯提出过这种法器的建造计划的,但是由于当时太古法术非常常见并且威力极大,这导致时任魔宫机械师的珏否认了这个计划。并且当时很多将领们也认同了珏的想法,他们也认为如果高阶位的种族要是释放针对水下的发书的话可能会给海军产生不可逆的破坏。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过计划虽然流产了但是依旧有些好事的人将这个法器造了出来,而伴随着后期亚特兰蒂斯开始向着海洋进行开发,这种法器的作用也开始变得明显和重要,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潜艇制造小热潮,只不过这种法器并没有被投入到军事中,现在滑瓢把这东西拿出来了真是让珏有些惊讶,感觉就像是他们玩剩下的玩具还被后人看做是珍宝一般。

可是转念一想,珏以前在莫名地域的记忆中好像也有那种能够潜入水下的军舰,而且还是让敌人很头痛的一种武器。

时代改变了啊……

珏不由地在心中感叹。

不过感慨也终究是一时的,珏还是要将注意力放在当下。

既然滑瓢叛变的事情已经是事实的话,那么他就没有必要一直这么畏手畏脚了,干脆直接冲过去消灭滑瓢得了,反正那家伙已经快把珏给气死了。

珏看了眼像是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宠物一样在乱逛的素风跟苏羽,然后他对嬴宁说:“她们俩就由你来看着吧,我去会会滑瓢。”

嬴宁虽然乍一听珏的提议感觉不错,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劲儿,于是他否定到:“还是算了吧,等大家都会和后再说如何?”

“怎么?不相信我吗?”珏有些疑惑地说。

“要是相信你的话你还能被滑瓢骗过去吗?”这时候,站在珏身边的素风突然开口说道。

这正是嬴宁没敢说的话,没想到叫素风给直接说了出来。

不过素风说的有道理,虽然她没有看到珏发狂的时候的样子,但是珏就这么在滑瓢叛变的整个时间段内消失不见也确实是可以对珏当前的状态带有一些怀疑。

珏有些尴尬,但是他就是没有对素风生起气来。

“没事,这次我会有万全准备的。”珏说道。

嬴宁虽然还有些不放心但是珏的话里确实是有那种可能就是之前是因为他大意了而失败的。

就在嬴宁看上去是打算默认的时候,有人突然出现在了几人的对话之中。

“那么就请让我来为您带路吧。”珏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影袭家的忍者,他出现在了珏的身后。

“你?”珏冷冷看了影袭一眼。对他来说,之前就是影袭从后面进行的偷袭才让自己落得之前的下场的,因此珏没有现在就把他大卸八块就不错了。

“先前的事情实在抱歉。”影袭跪了下来,“我也是奉命行事,并且当时滑瓢说阁下才是龙族派来的真正敌人。”

“那么你是怎么改变了注意了呢。”珏问道。

“陛下被诱骗至牢中之后我才明白了真相。”

珏看着影袭一会儿,然后他长叹一口气说:“好吧,你带着我进去。不过期间我不会保护你。”

“是。”影袭一点头。然后他融进了珏的影子中说:“就请跟随我吧。”

“那我先走了。”珏这么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后就直接离开了。

就在珏离开的瞬间,苏依跟素风才反应过来珏不见了,她们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一样向嬴宁问这问那的,搞的嬴宁一时间头大,再加上素风跟苏依在发色上完全就是敖丽跟冰千鸟的翻版,并且她们俩虽然喜欢小拌嘴但还就喜欢在一块儿,这让嬴宁因为这些争吵而感到有些晕乎乎的。

好在现在让嬴宁头痛的问题也就只有苏依跟素风这事情了,因为珏回来了,他足以将一些难对付的问题都给解决掉。

珏也是这么做的。依靠强大的体能,珏很快就来到了皇城之下。

(这么进去?)珏在心中问着跟在一旁的影袭。

(先代妖皇早已意识到国家所存在的问题,只可惜他是个无能之辈,没有办法平息国家矛盾才引得今天这般地步。但好在他是个惜命之人,在皇城之中留有许多暗道,这些暗道的设计者们早已被秘密处死,整个妖族理说只有妖皇家的人知道。不过身为情报调查部门的我们也是多少自己摸索出了一些暗道的。请往这里来。)

珏跟随着那个牵引着自己的力量前线走去。那是一个深嵌进墙壁里的一个密道,可以容纳下一个成年人走过去。不过珏也因此感叹妖族建筑设计师的能力,在他看来妖族皇城的墙壁是很薄的,他不知道妖族建筑是使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将这么大的通道隐藏起来,或许是障眼法?不清楚,但是这种设计能力确实是很高,因为凭借珏的听力,如果墙壁内有这么大的空洞的话他不可能听不到风的声音,因此妖族建筑师的能力可见一斑。

暗道很快就被找到了,而珏在一进入皇城后就感受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没有人的任何气息!

整个皇城就像是个鬼楼一般,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

(妖族皇城没有守卫吗?)珏问道。因为他之前一直在待客的地方,没有接触过其他太多的设施,最多也就是去过一趟会议厅。

(不正常,)影袭也感受到了周围的异样,(这么大的皇城没有人,这点本身就不合理。除非滑瓢带着人都离开了这里以至于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他,如此一来也可以解释为滑瓢将所有人都带走了。要离开吗?)

听到了影袭的提议后,珏思考片刻后说:(不用,先去滑瓢所在的地方看看吧,你知道在哪里吗?)

(很抱歉,滑瓢的城内房间是没有通道的,但是我可以试着将阁下带向离着最近的地方。)

珏跟随着影袭的指引走着。

最终,珏从密道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大的走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是一般的侍女也看不见人影儿。空旷得让人害怕。

珏走在走廊上,而影袭也从珏的影子中出来上了房梁,看上去他是要去侦查一下。

珏警惕地看着周围,虽然他不觉得能有人伤得了他,但是他还没有自信到排除滑瓢突然过来偷袭的可能。

突然,猛地出现的气息让珏的精神崩到了顶点。

他立刻用寒冰将自己的手给裹起来并且用那如同刀锋一般锋利的冰刃对着气息传来的地方。

“珏阁下?”来者看着面前的冰刃惊讶地说道,看来他也被吓了一跳。

珏见到对方是影袭后就解除了武装并且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是,自己虽然早就与影戏有过接触但还没有与其熟悉到记住对方的气息。

“前面有什么吗?”珏问道。

“推测滑瓢是使用古代法器来完成了整个皇城的安保,感觉前方有多个自动人偶。”

“还有别的路吗?”珏问道,说实话,他不是很想打一些没有必要的架。

“抱歉,即便在属下的记忆中也没有相关的其他道路。”

“那就没有办法了。”珏说着就往前走去,“你大可参战,亦或是站在远处观望。”

“请让属下陪同。”影袭说道。

珏听后一点头然后说:“随你。”

说着,两人一同走过了走廊。

面前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周围站着差不多八个高大的重铠骑士。那种西洋风的铠甲跟这里东洋的建筑风格完全不搭。

守门人……珏看着那些士兵想到。

在他的记忆中那是一种护卫性的自动人偶,只会在一些重要的房间前部署。当初好像自己办公室门前还有俩这东西来着。但是为什么滑瓢会有呢?这种自动人偶存在的地方只有重要的地方,而亚特兰蒂斯重要的部门都在世界树深处,当时的破坏状况应该将整个机械都给埋得很深才对。

滑瓢为了找这些东西到底有努力啊。

珏不禁在心中想到,因为那些重要的部门怎么着也在世界树下几千米的及深处,当初建造这些部门还是顺着世界树的树根挖过去的,还算是顺利,而在那种废墟下找到古代造物的话基本上可以说是难于登天。

但是人家确实是做到了,剩下的也就是敬佩了。

珏想了一下后就向前走去。

两人来到大厅之中,整个大厅里面全是杂物,但是那高达六米的巨大铠甲傀儡怎么着也没有办法被这些杂物给阻挡。

珏不禁砸了下舌头,这种地形明摆地就是不想要人轻易通过。要是空旷一些的话还有机会直接冲出去,但是这么复杂的地形真心让人没有办法。

“你小心一些。”珏说道。

这种守门人珏的记忆中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以前那种重要的部门之中也就是那么两个,现在怎么看都不像是打算用这些来撑撑门面。

一想到这里,珏就有些担心,他倒不希望在自己走出来之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要知道,每个守门人的战斗力又有着不亚于高阶种的强大战斗力。

珏刚一走过去之后,那八个守门人就开始行动了。

“我去打掩护。”说罢,影袭直接离开了。

珏看着面前的八个守门人后苦笑了一下。

看来我被当成主力了……

就这么想着,珏就遭受到了攻击。

守门人装备的是巨大的战斧,并且战斧上带有多个锋利的倒钩,为的就是防止巨大的斧子在第一次攻击失手后敌人有很长的反击时间。并且守门人地外部材料是有着很强抗性的人造龙鳞,对于很多纯元素法术是有很强的抵抗能力的。本身其内部搭载的多个聚能水晶以及中央的天使之泪让守门人对于高级法术也有很强的把控能力。并且复杂的逻辑回路让它们有着不亚于老将的战场分析能力。可以说守门人是一个兼顾了多方面优秀品质的强大自动人偶。

这些情报虽然珏都知道,但是他也没有跟影袭说,因为影袭肯快就体会到了来自守门人的战斗力压制。

“这东西有什么可以制衡的手段吗?”影袭在尝试了好几次偷袭都失败之后就无奈地说。

而此时的珏正被两个守门人的法术给压制着,他一边用风盾顶着不断喷向自己的烈火一边无奈地说:“这东西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没想到过会被用在自己身上,其本身的逻辑系统就很严谨,就算是内部回路收到了极大的损害也会执行无差别攻击的命令。所以出于同归于尽的底线思维这东西根本就是按照误解设计的——”

“小心!”

正当珏在解释着这东西的优良性能的时候,影袭立刻跳到了天花板的吊灯上,然后直接解开了吊灯让其掉落砸到了另一个试图砍向珏的守门人身上。

受到了重击的守门人一时间失去了平衡,它几个踉跄被地面上的杂物给绊倒然后摔到了地上。

“动作跟人一样……”影袭看着刚才的守门人想到。他本以为自动人偶都会像是单纯的机械一样轰然倒地,但是刚刚守门人有明显的调整重心的动作。

“都说了这东西打在了极高的智能体系。”珏说着,同时他也释放寒气将周围被火焰给点燃的杂物给灭一下火,免得对之后的战斗产生影响。

但是守门人们给珏的时间很少,它们很快就就对珏展开了合攻。

纵横交错的击砍让珏不得不不停移动,单单从巨斧看向地面的时候留下的巨深的裂痕就能看出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抗住的重击。

“珏阁下,我去看一下能不能从外部破坏其内部的法术回路。”影袭说这就去尝试移动到守门人身上。

珏点了一下头之后就继续吸引着守门人们的注意力。

从理论上来讲这东西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敌人的近身,并且当时的决策和设计层都认为没有人可以靠近守门人,因此就并没有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细小破坏之上。珏虽然并不认为影袭会有什么大的成果但是他还是希望影袭能够有点儿事做,免得他到处妨碍自己的进攻。

珏最不喜欢的战斗就是带有投鼠忌器的战斗。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珏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想到。

算了,先试试强一些的攻击吧。想着,珏就停下来准备着高阶法术。

推荐阅读:

CSGO开箱主播之慈善系神豪 年代男配冤种亡妻不干了[七零] 白月光 书籍1409959 逃婢 洪荒:刚成东王公,加入聊天群 婆家集体嫌弃?村姑靠扫大街逆袭 完蛋,我堂堂土匪成了赘婿 车里有什么,关你侯亮平屁事? 侯亮平扣押我,全村请求放人 我体内封印着八个凶兽 书籍1159762 洪荒:天道史官,执掌天道权柄 冰与火之风暴再起 精神病院里的秘密 弑月神 洪荒之月神嫦曦 恶女重生,凭什么还是白月光 商女不扶贫,反派的发达梦成空了 善解人意的迹部君 重生之娱乐女神医 救命!小毒后又灭了谁全家? 周元赵蒹葭 刀剑男士,但在咒回建校立业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天涯月照今 假死后夫君后悔了 救下小奶团后,霸总以身相许 假千金是白莲花,心声吐槽撕烂她 原来我才是那年兽 别人开大我开挂,气哭娱乐圈 原神崩铁社死盘点,开局神州平板 霉运缠身,我献祭气运练成超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