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天灾又现

0天灾又现

当珏反应过来的时候,守门人的巨斧已经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锋利的刀刃将珏的身体直接撕开,这开膛破肚的一击让珏瞬间丧失战斗力,五脏六脾全部掉了下来流淌到地上。

在一旁干扰着守门人的影袭见状想要立刻过去救珏,他虽然不觉得受了这样的伤能够活下来,但是他还是想要赌一下珏身为龙族的自愈能力。

可是就在他不断绕过守门人的攻击将要到达珏的身边的时候,猛烈的杀气让他立刻退了回去,而此时守门人们也停止了攻击。

“想不到一代强者竟会堕落到被远古造物这些老古董所击败。”滑瓢从后面走了出来,但是此时的他虽然跟原先一样是那个的老态龙钟的样子,但是给人的感觉确实老当益壮,说着他用腰间那一米六七的长太刀敲了敲倒在地上的珏,然后用有些不满的语气说,“本以为就算是被守门人们消耗了也不至于这么倒下,没想到你竟是这般的不堪一击,枉费我将全部的力量调动起来以为与你一战。”

说话间,他猛地砍向自己斜上方。快速的居合在一瞬间产生了一道气刃并将想要偷袭滑瓢的影袭击倒在地,而他的一只握着武器的手掉到了另一边。

刚才发生了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影袭倒在地上想,他伤口的疼痛还没有传到他的大脑,但是他可以看到自己的那只手。同时影袭怎么着也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太快了,这就是力量的压制吗?

“我本以为你们影袭会跟随于我,但没想到你们竟然要选择将腐朽到没有办法继续放在庙堂之上的王位顶在上面。可悲的家伙。”一边说着,滑瓢一边用刀在影袭身上划来划去。

这倒不是什么致死的攻击,那更像是凌迟一般的取乐一样的折磨。

影袭强忍着痛,他不知道珏还有没有活着,但是他要想办法将现在滑瓢的状态告诉妖皇派的人。

“你这家伙……居然敢使用天丛云!”影袭咬着牙低声吼道。

“它只是到了适合它的人手里。”滑瓢无所谓地说着。

那把长刀正是妖族皇家的宝物天丛云,据说这东西虽是一把刀但有着弑神的力量。

影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在保留体力。因为此时的他还留着一个能够隐藏的烟雾发生法器,只要将自己全部的体力调动出来的话或许还能够逃走,但是珏或许是带不走了。

这么想着,他直接释放了身上的烟雾法器,然后凭借着自己手臂上的锁子甲挡开了滑瓢的刀。他要离开这里。

不过滑瓢没有给他机会,仅仅是一个细长的刀光过后,烟雾散去,影袭也身首异处。

“无聊的家伙。”滑瓢无趣地说道,然后他看了一下自己握着刀的手,“哼哼,看来我依旧能够往复昔日荣光啊。”

就在这时候,强烈的杀气将滑瓢覆盖,震撼灵魂的恐惧从滑瓢的体内迸发出来就像是一个即将胀破的气球一般快要击碎他的皮肤。

滑瓢看着那个令他恐惧的出处——珏。

珏的身体开始快速愈合,但是身体也在不断变得畸形。

滑瓢将刀抽出来,他对此早有准备。

早在珏以那他从未见到过的姿态在他面前离开的时候他就有了准备,或是他想起了从前见到过的景象——银白色的巨兽蚕食着大地,腐化的力量侵蚀着一切,散播着不幸与荒芜。

“我早该意识到的,你,就是银白之灾?或是该叫你……灾!”滑瓢精神紧绷,他深知此时珏的战斗力已经不可以和之前相比了。

珏的身体快速愈合,周围的守门人打算在珏正式发动攻击前将其击垮,但是它们失败了,珏瞬间的畸变展现出的恐怖力量将周围的守门人体内的法术回路全部烧毁,甚至直接引爆了守门人体内的天使之泪。

珏那畸变的身体开始快速拼合,银白在的样子出现在了滑瓢的面前。

“哼,斩杀灾厄吗?算了,这也算是上位者应该做的事情。”滑瓢说着就震了震了刀。

银白之灾挥动着利爪,将周围瘫痪的守门人全部撕碎。锋利的指甲将守门人身体外坚硬的人造龙鳞给轻松撕碎,不过被天使之泪爆炸而沾染上元素力量的地方银白之灾并没有碰,或许它本能地认为那是不可接触的吧。

可惜滑瓢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开始调动自己的毕生所学来与银白之灾对抗。

在书中他曾经听说过尼格霍德的事情,同时他也听说过银白之灾的事情,因此他早在从前就有了一个假设,那就是银白之灾和尼格霍德是否同为一类生物,或是说像是这个三界的机制一般,每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类似天灾一般的存在的东西。

不过这种推断在现在的滑瓢的脑海中仅仅是一闪而过,他必须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面前的这个巨兽面前。

滑瓢手起刀落,但是完全无法斩开银白之灾的鳞片,甚至都不能在上面留下伤痕。

真是难对付的家伙。

滑瓢看着银白之灾想到。有一说一,虽然滑瓢没能够对银白之灾造成伤害,但是他确实是抗住了银白之灾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能够引起生物灵魂深处恐惧的气息。

银白之灾死瞪着滑瓢,它的鳞片下的肌肉开始滚动,就算是单单从外表看都能够判断出这东西是在进行蓄力了。

滑瓢做好了准备,但是他的反应险些慢了一拍。

银白之灾一拳直接打向滑瓢,要不是滑瓢横刀勉强挡住了这一击的话估计他早就成肉饼了。

不得不说,滑瓢虽然看上去是个老人,但是身体素质真是强到可怕。银白之灾的怪力通过滑瓢传导到地面上,让滑瓢直接陷进了地面之中。

好强的力量……这就是真正的灾厄吗……

滑瓢勉强承受着银白之灾释放出来的压力,他不知道自己能够撑多久,因为他总是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被面前的这个巨兽给抽走。

果然不能跟着东西硬碰硬!

滑瓢这么想着就用手弹了一下天丛云的刀背。

在滑瓢弹动刀背的瞬间,银白之灾的手被另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直接弹开,上面也多了很多个像是旋风刃一样的环绕型刀痕。

刚才滑瓢使用了天丛云的能力——刃反和无形刃。刃反的能力是将对手施以地相同力量回敬回去;无形刃是能够对敌人造成多段打击并暂时瘫痪被攻击处的身体机能——不过这个效果对银白之灾不是很管用罢了。

银白之灾手臂上的刮伤开始快速恢复,看起来无形刃对银白之灾的肉体伤害并不大。

正当滑瓢还在想着接下来怎么对付银白之灾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只见银白之灾用它的尾巴直接扫了过来,这一下滑瓢是真的没有接住。那如同铁鞭一般的尾巴让滑瓢完全不能招架,整个人被锋利的尾骨直接切了好几道伤口。

通过对敌人造成伤害吸收对方的力量吗?!

滑瓢感到自己的伤口像是水桶的裂缝一般向外渗透着力量。

这么看真是难对付,我要是积攒了亿年的力量被这家伙抽走的话怕是会让这家伙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大灾。

滑瓢这么想着,他立刻用法术治疗自己。

不过此时银白之灾的羽翼却猛地张开。宽广的飞翼在大厅内张开,甚至由于周围墙壁的限制而直接击垮了阻碍的墙壁。

还没等滑瓢完全将自己治疗回来,银白之灾的羽翼就向滑瓢发动了如同万箭齐发一般的攻势。

“真是麻烦的家伙!”滑瓢说着就用法术造出了一个冰盾来抵挡攻击。

不过在羽毛接触到冰盾的瞬间就让冰盾失去了效果,整个冰盾瞬间消失就像是完全没有存在过一样。

滑瓢咬着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低估了银白之灾的威力。

银白之灾照着滑瓢的方向猛地扑了过去,尖锐的利爪像是要将他开膛破肚一般。

“别给我得寸进尺!”滑瓢低声说着,然后迎着银白之灾一个滑步一个抽刀。

银白之灾的手被直接斩了下来。

滑瓢没有因为将银白之灾的手给斩下来而松懈,他立刻重整姿态向着银白之灾发起冲锋,同时躲避着从银白之灾伤口上流出的黑色血液。

妖力,刚才滑瓢通过妖力将天丛云进行了强化,而妖力的大小也是衡量一个妖族是否强大的一个标准。

因此,滑瓢能够一刀斩下银白之灾手的原因也是他这亿年的力量沉淀——只不过滑瓢还不想这么早地透支自己的力量。

如果,如果银白之灾是龙族的话……

滑瓢一边冲向银白之灾一边想着。

那么它的弱点一定就是心脏!

滑瓢通过法术强化自己的身体并快速冲向银白之灾的胸口,之后他将天丛云直接刺进了银白之灾的胸口。

不过毫无效果,银白之灾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并且开始准备着大规模法术。

怎么可能?!

滑瓢心中一紧,他立刻挥刀将银白之灾的胸口直接撕开。

没有!没有心脏?!

滑瓢看到的是空空的胸腔,两边的肺正像压缩机一般不断挤压着空气,血管中的血液以一种很不正常的,就像是浸泡着全身一样地分布在身体内但又确实有着流动。原先的动脉依旧在跳动,可是即便与心脏相连的断口处并没有血液却依旧可以将血液输送出去。

这东西的身体构造是怎么一回事儿?!

滑瓢心中大惊,他现在必须要想办法解决当前的僵局,或是说躲过银白之灾即将释放的大规模法术。

地面上开始出现了别火焰烧灼后留下的炙热的痕迹,那些痕迹看上去就像是个法阵一般。而很快这法阵的痕迹开始蔓延整个房间,甚至爬满了墙壁。

银白之灾看滑瓢此时无心战斗,于是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断手将其接上,并且继续发动法术。

不过滑瓢可没有真的像银白之灾所想的那样丧失斗志,他在等的就是银白之灾放松警惕的瞬间。

“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滑瓢的身影瞬间变得虚幻和不真切,然后直接消失了。

镜花水月,虚妄幻境,滑瓢的能力之一,也是有着足以转移自己的能力。

不过滑瓢这么做也仅仅是逃跑了罢了,他深知自己没有办法阻挡银白之灾这个怪物释放强大的法术。

就在滑瓢逃走后没几秒,银白之灾释放的法术发动了。

强大的能量贯穿整个宫殿,像是一个擎天柱一般的能量光柱直冲云霄,其爆发出来的能量令人震撼,在西岛上除了外沿的植物以外剩下的基本上全部被灼烧成碳,即便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海面上的八岐大蛇也被这股强大的力量给吓了一跳,他也受到了着远处光柱的灼烧。

而待在西岛上的人要不是靠着凛魄快速反应释放出的寒气捡回了一命的话那么整个西岛上的所有人的战斗力基本上都会锐减。不过话虽如此,即便凛魄想要在这突如其来的能量宣泄中保住尽可能多的人,但是也依旧没有办法救下所有人的命。

距离宫殿最近的一些平民就被这突如其来的能量给化为了炭质的雕像,一副宛若庞贝古城般的末日景象出现在了宫殿周围。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接下来西岛上的所有生命都要面对着那么恐怖的存在——银白之灾。

西岛上所有被这能量宣泄引起注意的人都看着从宫殿哪里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巨兽,它扇动着羽翼将自己带上天空,银白色的鳞片反射着空中的星光与月光,明明是璀璨的夜空点缀之光却在这一刻变得寒冷和令人感到不祥。那双猩红的眼睛像是活着的死亡一般贯穿着每个看着银白之灾的人。明明周围有那么多人,明明那个银白色的不祥之物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但是人们就是感觉下一秒那么怪物就会过来杀死自己。

恐惧一时间笼罩了所有人。

“那……是什么……东西?”苏依颤抖地问道,她整个人瘫在地上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银——”

“大白龙!”就在嬴宁想要回答苏依的时候,一旁的素风突然来了句不合时宜的话让嬴宁差点没笑出来。

虽然素风的话让周围的气氛变得舒缓了一点点,但是并没有改变银白之灾出现的事实。

“本以为朝中的消息还没有那么唬人,但没想到竟然真的能见到这东西一面。”凛魄说道。

“大人您也听说过那东西是吗?”嬴宁试探性地问。

“银白之灾,你们在武龙领跟着东西打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并且……”凛魄看了一下远处的银白之灾,又稍微想了一下后有些惊讶地小声嘀咕了句,“这么说……果然珏那家伙有问题是吗……”

虽然在一旁听到了凛魄的小声嘀咕,但是嬴宁并不敢上去搭话,免得引发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其实早在龙城的时候夏尼就叮嘱嬴宁好几次了,要他说话的时候注意些,尤其是一些当势者。因为夏尼很清楚现在珏在龙族是什么处境,但凡因为嬴宁的一时失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的话就很可能被抓住把柄并对珏进行发难。

夏尼她们对珏在龙族的待遇是很矛盾的,她们既希望珏能够通过功绩来得到龙族的认可又不希望龙族将珏派到危险的地方去,即便有嬴宁跟着她们也怕龙族一些躲在暗处的多事之人将功绩算在嬴宁头上以便进一步打压珏。

嬴宁跟凛魄都绷紧了神经看着面前的那个巨兽,他们很清楚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阻止这个家伙祸害人间——即便他们能够拦截这家伙的可能微乎其微。

银白之灾在空中呆愣了一会儿,然后扇动羽翼一飞冲天。

“它要逃走吗?”凛魄说了句。

“……不,它应该是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进行战斗。”嬴宁想了片刻后说道。

他很清楚银白之灾要做的事情,那就是破坏,而它喜欢的破坏方式便是站在高处凝视着周围的崩坏与破碎。

银白之灾在空中滑翔,然后以很近的距离掠过大地。

霎时间,整个西岛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大地像是周围的海面一样波涛汹涌,很多建筑就这么被震碎了。

这地震是你干的吗……嬴宁将刀插在地上稳住自己并看着远去的银白之灾想。

推荐阅读:

花都之绝品高手 完美星辰 萌匪王妃:爷,劫个色! 至尊剑神 盛世小地主 重生之头上有根草 女生宿舍男保安 仙偶天成 狂妃临世暴君滚开 医见倾心,离婚请签字 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 姐从天上来 血染天下:几度回眸红妆醉 逆剑狂神 斗魔传 宠妃在现代:情缘再续 我非倾城:邪皇囚傻妃 妃常了得 异界之妖魔大陆 终极教师 天才儿子笨蛋妈 神帝封印 限制级巨星 直播讨债,一个关注全网吓哭! 末世天灾饿肚皮,我有空间满物资 华氏家族 魔法炒手 传球大师 再爱纯属意外 西游记(中国古典文学名着典藏) 恰同学少年 巫师从大脑封闭术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