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内忧

0内忧

让时间稍微往前一些。

武龙领的姑娘们现在正聚在雷比翁的房间门口看着这个突然造访的客人。

“额……她怎么会突然过来?”娜尔一脸惊讶地说道。

“不知道啊……我虽然想过要邀请她的,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可能来的。”夏尼在一旁也十分不解。

而此时,煞羽正在将道龙给她的信交到雷比翁手中。

煞羽端坐在雷比翁对面,她早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视线,但是她并不是那种没有定力的人。

雷比翁看了看书信,然后皱了皱眉,之后他叹了口气说:“想不到道龙那家伙竟然会信古通几百年前的鬼话。算了,既然道龙开口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啊,欢迎你到这里来,你去找夏尼吧,你们小姑娘们的事情还是自己去讨论比较好。”

“谢谢。”煞羽说完就起身走向了门口试图躲起来的冰千鸟她们。

煞羽来到夏尼身边,然后稍微鞠了一躬。当她直起身子后她看着夏尼,嘴部微微动了动看来想说什么。

“请多……”煞羽说到一半就卡住了。

“嗯嗯,没事的没事的。”夏尼打断了煞羽的话,然后微笑着说,“我明白了。”

夏尼是了解煞羽的,她知道要让煞羽说出超过三个字往上的话是很难的,虽然她也能说出来复杂词汇但是那时少有的情况。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煞羽见夏尼理解自己后就微微点了一下头后就走到了一旁站着不动了,或许是在等夏尼下达下一步的安排吧。

不过有一说一,煞羽站的位置确实是有点意思。因为娜尔跟冰千鸟走得挺近的,因此娜尔一开始是站在冰千鸟那边的。但是煞羽在龙城的时候跟娜尔挺聊的来的,因此她也站在了娜尔一旁。

这就让娜尔左右为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俩水火不容的家伙。

不过一旁的敖丽看得倒是津津有味,她嘿嘿轻笑着说:“想不到从珏那里没看到,在娜尔姐身边倒是看到了。”

“你什么意思?”娜尔疑惑地问。

敖丽指了指娜尔说:“修罗场哦~”

这么一说确实是。娜尔本身就是一副男生打扮,而身边又有两个想要靠近娜尔但是对彼此又有矛盾的妹子,怎么看确实像是个争风吃醋现场。

敖丽身边的夏尼苦笑了一下后看着煞羽说:“那煞羽你为什么来了呢?是道龙让你来的吗?”

煞羽点了点头。

“这样啊……”夏尼回头看了看正在看着书信的雷比翁,他的表情好像挺头疼的。

那里面会是什么内容呢?

夏尼不禁这么想。

但是看煞羽的样子她应该也不知道信中到底写了些什么,因此她就没有再管这件事情。

“那么既然你来了的话我也要尽主人之礼,跟我来吧。”夏尼拉起煞羽的手说道,“但愿你能喜欢。”

煞羽点了点头并握紧了夏尼的手,看来她并不是排斥夏尼对她的善意。

夏尼带着一行人来到了主城那边,虽然说是要带煞羽去玩,但是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因此她还是跟煞羽说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并带着煞羽到了主城。

毕竟主城也是整个武龙领的经济中心,怎么着也不会让人感到太无聊吧。不过就夏尼在龙城工作时候对煞羽的观察她发现煞羽好像并不是那种喜欢购物的人,就连她的衣服也是基本一成不变的,一直是那种红白配的汉服。

她平日是有几套这样的衣服啊?

夏尼想到。

就在她们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夏尼看到了在房间角落里打电话的维蕾缇雅,她的表情很忧愁,像是在担心些什么一样。

夏尼见后想要先带着人离开的,但是维蕾缇雅先发现了夏尼她们并且草草挂断了电话。

“大小姐,您回来了。”

夏尼见维蕾缇雅挂断了电话后就打消了走的念头,她走过去说:“其实你没有必要那么快挂断电话的……家里打来的?”

维蕾缇雅点点头。

现在妖族不太平,维蕾缇雅这几天也一直郁郁寡欢的。从刚才的样子上看,应该有事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吧。

虽然夏尼想着还是不要细问比较好,但是她的嘴这次可比脑子快多了,她直接脱口而出了句“发生什么事了呢”。

就在夏尼心里惶惶的并且想要继续不上句“就算不说也没事”的时候,维蕾缇雅倒像是抓住了机会一般说:“姐姐那边说事情现在变得很乱,很多人都加入了战斗……而且她还说她的主人最担心出现的势力出现了……”

维蕾缇雅像是想要吐出自己现在的担忧,但是又不想要说太多。

一旁的冰千鸟稍微注意了一下维蕾缇雅。根据她现在所掌握的情报,维蕾缇雅的姐姐很可能是站在反叛者八岐大蛇那边的,因此现在她姐姐很可能正在战场上跟珏对峙。

要是能够派兵到妖族就好了……

冰千鸟这么想到。明明妖族都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了龙族高层竟然没有任何出兵将朔龙皇接回来的打算,这一点实在是让冰千鸟感到诧异。

不过说来龙族高层对于妖族的态度分歧太大了,不知道为什么幻龙皇会站在摇摆派那里,对于到底是支持哪边抱有观望的态度。

但是这对于冰千鸟来说龙族自打自己对珏的那点儿小心思被看出来后,以烬锽为首的龙族高层就在某些议题上开始排斥自己不让自己参加。冰千鸟虽然对此感到无所谓,但是常年与龙族高层打交道的经验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对珏不理的内容,因此高层才不想要让她知道太多。

而且龙族高层这边的态度夏尼她们应该也知道,不过可惜的是夏尼她们应该也没有能够帮助到珏的能力。因为就算是有能力参与到龙族高层会议的雷比翁也仅仅是个半路发家的最上位贵族而已,并且他不喜好参与到权利竞争的性格更是让他难以从高层之中套到一些内容。

维蕾缇雅说着就有些想要哭了,看来她是真的在担心自己的家人。

看着正在被夏尼安慰的维蕾缇雅,冰千鸟不好意思跟她说自己的猜测。

“今天就先别忙了吧。”夏尼见到维蕾缇雅这样后也不好意思再让她继续工作了,她拍了拍维蕾缇雅说,“今天先休息一下吧。”

维蕾缇雅或许也是太累了,因此她没有拒绝。说真的,维蕾缇雅这几天就没有消停过,她一直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以让自己忘记自己的不安。

夏尼见到维蕾缇雅这样后还是不放心,她正好又看了一下在一旁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干什么的煞羽,于是决定带着所有人出去吃一顿。

整顿饭局还算不错,虽然煞羽依旧是一张扑克脸,但是从她并不排斥跟周围人聊天的份儿上她应该也是蛮开心的。虽然她说的话依旧不是很多。

不过有一点比较有趣的是煞羽对欧阳踏雪比较感兴趣,她好像希望能从欧阳踏雪嘴里面掏出来一些关于珏的消息。说来也是,在做的所有妹子里面就数欧阳踏雪跟珏走得最近,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一直被周围的妹子们关注,只不过那关注里面多是嫉妒罢了。

可是嫉妒归嫉妒,有时候有一些关于珏跟欧阳踏雪的绯闻传出来的时候夏尼她们还是会出手的,也不知道是出于保护珏阵营的欧阳踏雪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处境有些难看。夏尼她们多少也是上位龙族,要是欧阳踏雪跟珏的谣言传多了的话多少也会让人感觉堂堂上位龙族竟然还没有个神族眷属有魅力。

煞羽虽然对欧阳踏雪问这问那的,但可惜的是欧阳踏雪这几天被夏尼练得实在是累得不行,因此也没有多少心情跟煞羽说太多话。

夏尼带着欧阳踏雪来武龙领除了被珏拜托这一原因以外还有就是珏希望能够让她提升欧阳踏雪的战斗力,免得每次带欧阳踏雪出去的时候总是会出事儿。或许在珏眼中就算是眷属化的欧阳踏雪也依旧是个累赘吧。

当然,夏尼一开始是不打算亲自训练欧阳踏雪的,因为要是珏交代的事情的话怎么着也要特别关注一下,因此夏尼一开始是希望雷比翁或是别的更会教人的人过来训练欧阳踏雪的,只不过一旁的敖丽一直说这种事情要上心,不能草率对待这样的话。在敖丽的怂恿下夏尼也觉得这有点儿道理,于是就决定亲自下场教导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是坚韧的,她的确抗住了夏尼那堪称虐待的训练规划,但是夏尼终归是没有教人天赋的,因此欧阳踏雪就算是没被累死也被练了个半死。

面对夏尼的训练,就连跟过来的爱维也说这简直就是虐待。不过敖丽好像并不希望爱维说太多,或许是因为两边都是王女一般的人物?所以敖丽跟爱维之间的气氛并不是很融洽。

可有趣的是欧阳踏雪跟爱维的关系挺不错的,她们俩经常在一块儿,据说爱维在龙城的时候已经跟珏协商希望能够跟珏住在一起。当然,爱维对珏有没有有意思这一点的可能性有些小,她可能仅仅是因为跟欧阳踏雪关系比较好一些而已;还有就是爱维本身在血族没有见过外人,对人际交往也不是很懂,因此她才能直接跳过了在自己的身份提出这样的要求。

当爱维想要跟珏住在一起的消息传到夏尼她们耳中的时候除了敖丽意外其他人都挺淡定的,因为她们是怎么着也看不出来爱维对自己地位的撼动能力。至于敖丽为什么对爱维那么警惕这一点的原因没人清楚,就冰千鸟的估计说是可能是敖丽觉得爱维的灰头发跟她的白发有些冲突,所以自己凸显不出什么特别的。

不过此时的饭局中爱维正一个人在角落里吃着自己的东西,要不是跟夏尼她们在同一个包间里的话估计别人都会认为爱维跟夏尼她们不是一路人。

至于在那里被一直问来问去的欧阳踏雪,她或许是实在是受不了跟煞羽猜字谜了,因此就挑了个理由去找爱维了。

冰千鸟在那里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刚才在那里问东问西的煞羽,看样子冰千鸟好像挺在意煞羽的。

“你干啥呢,这是我的!”一旁的娜尔在打了冰千鸟的手之后将她的思绪带了回来。

冰千鸟看着自己那放在娜尔碟子上的手后,愣了一会儿就收了回来。

“咋了?心不在焉的。”娜尔问道。

冰千鸟没有回答,她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饭上。

娜尔想了一下后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哦~某人是有危机意识了吗?怎么?担心煞羽也参与进来?”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娜尔跟冰千鸟贴得很近说道,“你害怕煞羽也参与到咱们这撮里面是吗?”

冰千鸟沉默片刻,然后不大服气地点了点头。

“哈~你要是都担心的话我们要不要也担心啊……”娜尔托着腮看着那边因为欧阳踏雪快速撤离而略微消沉的煞羽。“怎么看都是个漂亮到作弊的家伙啊……为啥她没有魅惑之瞳?”

“不知道,明明她要比我俊俏得多。”冰千鸟这么说道。

魅惑之瞳本身会出现在有着倾国容颜的女性身上,这算是上天的恩赐,亦或是诅咒。不过要是将冰千鸟和煞羽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其实两边战斗力都差不多,只不过冰千鸟自认为煞羽要比她更漂亮些,无论五官还是身材上。

“怕啥,大不了你用魅惑眼看珏啊,那玩意儿不是可以让一切生物都神魂颠倒吗?”娜尔说道。

冰千鸟长舒一口气说:“要是有用的话还有你们的事儿?珏那家伙根本就是无视这效果的人啊。”

“额……那家伙不会是单性繁殖的吧?”娜尔听后用很奇怪的吐槽抒发着自己的惊讶。

的确,魅惑之瞳的能力范围仅限于智慧生物,而且还是两性繁殖的才行,要是对珏无效的话确只能说明他不在魅惑之瞳的作用范围内。

“说啥呢,”冰千鸟像是早就料到娜尔会这么说一样地冷静回答道,“烬锽又不是没有问珏的喜好对象的问题,他……应该是有异性这一观念的。”

“应该……好模糊的回答啊。”娜尔有些无语,这种事情怎么确定的倒先不问,问题就是这种问题怎么会有个模糊的回答啊。

冰千鸟看了看周围,在确定夏尼她们的注意力不在这里后就小声对娜尔说:“烬锽说珏那家伙对异性的态度更倾向于虐待……至少他玩的那些游戏是这样的。”

“虐待?”娜尔听后看了眼欧阳踏雪,“欧阳踏雪不是好好地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冰千鸟自顾自地吃着饭说道,“但至少他脑子里有异性这一概念。”

“废话啊,我也知道世界上有公狗跟母狗。”娜尔这么说道。

冰千鸟看了娜尔一眼,然后无所谓地说:“你就这么说自己吗?”

娜尔一时语塞,然后老老实实地吃起了自己的饭。

冰千鸟或许是觉得刚才自己怼的有些厉害了,于是说:“现在我们根本就搞不清珏到底是什么人,关于他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不能排除珏所喜欢的异性不是我们这类龙族。”

“你是说他喜欢凤凰?”

“珏应该不是颜控,要不然的话咱们就不用这么累了。”冰千鸟小声嘀咕着。

“但是珏的年龄也是个问题吧,要是他真的活了那么久的话……那他的后人应该会有啊,为什么一直没听他说过?”

“谁知道,估计是没有留后吧。而且一亿年实在是长得吓人,但是他身上的气味又不像咱先祖那样……估计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封印了吧,可能解除封印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冰千鸟这么说道。不过这仅仅是猜测,是冰千鸟更愿意去相信的猜测。

说来奇怪,当冰千鸟跟周围的女性聊起珏的时候其他人从珏身上感受到的气氛是完全不一样的。她们能够感受到珏的强大,但是她们眼中的珏更像是纯粹的能量而非生物——给人感觉像是妖精一样,大部分人是这么说的。这一点夏尼她们也有发现,珏就像是特定地吸引一般将夏尼她们聚集在了一起。

那么……火鸡妹又是为了什么参与进来的呢?

冰千鸟又看了眼煞羽想到,她动了下身子,从背后掉下来个剪纸小人,应该是监听法符。

就在这时候,煞羽突然站了起来,她虽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与不安。

正当冰千鸟还在疑惑的时候,强烈的能量波动从远处传来并让在场的所有女孩们都坐立不安。

当她们打开窗的时候,外面的能量光柱正贯穿着西边的天空。

推荐阅读:

西洋棋游戏 傀儡帝王?开局召唤三千玄甲军 综攻陷之神 林逸刘美娘冰火阑珊 GB不女扮男装不舒服唐今 这个明星太强了 农妇 少帅宠妻上瘾 替嫁后我被大佬缠上了 神受男友 总裁的千金宠妻 帝国之大汉崛起 我上九天 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 寂夜玫瑰 盛晚陆淮州嘟嘟可 重生之雍正王朝 穿越火线之ak传奇 我在天庭当领导 天价孕妻:帝少娇宠小甜心 异界之创世传说 三国之我辅曹魏 恋爱1314 重生绿袍 精分,雄起撸 我降临于诸天世界 堇色妖娆陌上歌 小可爱 妖孽横生:神兽纪元 许三观卖血记 心理罪之第七个读者 凤倾天下:王妃太嚣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