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石英上的联盟

0石英上的联盟

这是妖族最紧急的时刻,但是每一方势力都有不同的打算。

银白之灾在中央的海峡上大闹,大量的海洋动物开始死亡,整个海域开始变得死气沉沉,就像是死亡突然降临世间一般令人惊恐。

当苏羽急急忙忙赶到西岛的时候见到的只有一片惨象。大量的士兵受到不同程度的灼伤,许多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加上长期以来的战斗而造成了心理创伤,整个西岛的秩序正在走向崩溃。

而为一还在维持西岛运作的就是朔龙皇了。

苏羽来到西岛后先去找了人问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在得知了苏依回来了之后就立刻去找苏依了。虽然看上去苏羽对周围受伤的士兵并不关心,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管这件事情——苏羽本身就是这样,而且大多数人也没有对苏羽的关心抱有期待。

“苏依!”苏羽在找到苏依后立刻冲了过去,她看起来就像是个突然看到长久以来没怎么见面的孙女突然回来的奶奶一般逮住苏依并对她看来看去。

苏依倒没有排斥,不过她有些像人偶一般地任由苏羽检查。

“现在先别担心你的侄女儿的时候了。”凛魄走过来说道,“现在怎么办?不得了的家伙出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苏羽整理了一下刚刚自己弄乱的苏依的衣服后站起来说道:“你是说那个不知道什么的白龙吗?那不是你们的人?”

“怎么可能,那种气息怎么可能回是龙族……不纯的气息,何等的不祥与令人厌恶!”凛魄这么说道。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嬴宁的表情不是很好。

苏羽看向之前银白之灾飞过去的方向,然后扶着额头说:“难以置信但也合理……那种力量的存在说是龙族我也不信。你觉得那东西的威胁有多大?”

“很大。”凛魄直接说道,“那种力量威胁性很大,我已经感受到了。并且……”凛魄说着看了看地面,“地下的岩浆正在变得躁动,估计也是那东西引出来的。”

苏羽听后皱了皱眉。既然凛魄都这么说了苏羽也不是完全不慌,只不过现在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可以拿来进行多余的战斗了……

苏羽结合现在的情况想到。当前是内有滑瓢叛乱外有八岐大蛇威胁,要是还要去管银白之灾的话就真的是难以将精力分出来,更何况现在西岛受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想要恢复回来的话需要时间。

当前在妖族的四方势力要是排名的话可以说妖皇派是最弱的一方,虽然有龙族坐镇但也仅仅是坐镇而已,完全没有凭自己能力跟敌人抗衡的实力。

那么现在该干什么?先对付谁……

苏羽想到,她现在真的是不清楚现在该怎么办了。

而此时的凛魄也突然接到了来自龙族的消息于是找了个地方去打电话去了。

凛魄接到的消息是来自龙族但非来自龙城,发出消息的人却是龙族的另一个最上位贵族。

“凛魄是吗……多少年没有联系了?三百来年?还是四百来年?”

“……幻龙皇?”凛魄听出了对方的身份。

“哈哈,真是关系疏远了呢凛魄,我好歹也能叫一下你的名字不是吗?”幻龙皇看来并不怎么生气。

“你有什么事情?你这几年变得怪怪的,你在计划着什么?”

“是你问我问题还是我问你问题?”幻龙皇语气开始变了。

凛魄听后长舒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问道:“有什么事?”

“你们那里遇到麻烦了吧?是不是出现了个不得了的家伙?”

凛魄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看了看周围,然后用严厉的语气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就算有人报道这件事情也不可能进入岛屿之内……你派人到这里了?!”

“哈哈,我这不是担心老朋友你嘛。”

“你想要干什么?”凛魄问道,“就连珏那样的人都是秘密派过来的,你这么做——”

“别跟我提珏。”幻龙皇的语气突然变得凶狠了起来。

这家伙跟珏有矛盾吗?

“你在龙族也没有接触过珏吧?为什么……是因为他跟那几个女的之间的事情吗?”

电话另一头的幻龙皇长叹一口气后说:“算了,先不谈那家伙了。我跟你说吧,我希望你能够平衡妖族的当前情况,不希望你就这么插手。”

“就这样?”

“就这样。我的人会确保你平安回去的……当然,我个人是不认为单凭妖族的那点儿实力能够将你伤害。”

我的人?保证我平安回来?

“正好这破地方我也待得差不多了……说说你全部的计划吧。”

“很简单,我的人会带你出去,然后一路护送你回到你的领地。至于后面这个烂摊子,我不介意替你处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凛魄心中充满了疑惑,要是幻龙皇真的想要处理妖族的事情的话那么他在当初出现这个造访妖族的任务的时候就该出来了。

太可疑了,而且他的计划中针对性很强,基本就是照着我来的,完全看不出来对嬴宁跟珏的安排……但是不妨看一下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以,我不会介入妖族的内乱,我不会帮任何一方。”凛魄说道,“但是现在有一个麻烦的家伙存在,我并不确定那东西不会对我造成威胁。”

“啊,那只怪物你要是想要对付的话我不会介意的……倒不如说我巴不得你把它杀个片甲不留。恶心的缝合兽。”

“好吧,就这样吧。”凛魄挂断了电话。有一说一,他并不喜欢用向他下命令的语气跟他说话的幻龙皇,明明论年纪的话凛魄要更年长。

不过幻龙皇的人要是真的渗透进这里的话也无不是一个让人安心一些的消息,毕竟多一份力量是件好事,总比整个妖族就仨龙族强得多——还有一个白毛儿龙不知道死没死。

等等……如果幻龙皇有人在妖族的话那么幻龙皇应该也知道珏的事情……

真心是为了保护我吗?

凛魄拿不准主意。但是他在经分析后发现发现自己的利益与幻龙皇并不冲突,自己想要平安离开,而且他又没有必要不听幻龙皇的话而导致自己跟幻龙皇成为敌对关系。

凛魄打算接受幻龙皇的建议。

与此同时,苏羽也接到了一个消息——来自八岐大蛇的消息。

八岐大蛇希望苏羽能够与他谈谈并且暂且搁置当前的敌意。

因为八岐大蛇见识到了,见识到了何谓真正的“天灾”。在海上部署的眼睁睁地看着海洋正在走向死亡,生命在那银色化物的面前显得如此脆弱。

“现在已经不是彼此对抗的时候了”,八岐大蛇这么跟苏羽说道,“自古以来就有弱小者联合起来对抗强者的惯例,而现在也是该联合起来的时候了。”

八岐大蛇说得没错,苏羽在内心中是认同的,不过她要想与八岐大蛇见面的话就需要避开凛魄。

苏羽找到了自己的手下紧急商量了一下,她特意将夜叉给支开了。虽然夜叉现在是站在苏羽这边的,但是苏羽并不确定夜叉的忠诚是发自内心还是迫于龙族的存在。

“雪女,你呆在这里牵制一下凛魄,夜叉那里就先不用管了,以那家伙的智商一时半会儿是察觉不出我的消失的。如果他问我去哪里了就说我……”苏羽一时间没有想到该找个怎样的借口,而就在她头痛的时候她看到了在外面跟素风在一块儿的苏依。“如果凛魄问我去哪里的话就跟他说我跟苏依在一块儿不希望有人打扰。”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苏羽需要一个符合她并且不会让人起疑心的理由。

“明白了。”雪女说道,她没有质疑苏羽的方案。

“那么我就先走了。你们几个照顾好苏依。”苏羽说道,然后她又看了看天花板说,“影袭家的各位,还请你们守护好苏依。”

话音刚落,从天花板上下来一个人单膝跪地,是个女的。

“是,属下领命。”

苏羽点点头后直接走了。

苏羽跟八岐大蛇见面的地方是西岛的一个附属小岛,面积不大,差不多就是个写字楼的占地面积。

“很好,看来你并没有因为你的私欲而失去理智。”早在这里等待苏羽的八岐大蛇在见到苏羽来了之后说道。

苏羽知道八岐大蛇的意思,在他们还没有闹掰的时候八岐大蛇就曾吐槽过苏羽对苏依的过度保护并说那会成为苏羽理智走向灭亡的前兆。

“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不用这么老套的问候方式。”八岐大蛇看着苏羽,“我们仅仅几个月没有见面而已。”说罢,八岐大蛇又看着天空异动的星空,“看来今年注定是个不安分的年份儿啊。”

“你这前缀是不是有些多了?”苏羽挑着眉说道,然后她自然地坐到了八岐大蛇那边早就布置好的座位上。

“啊啊,耽误了你的时间真是抱歉。”八岐大蛇故作恭敬地说着,然后他也坐了下来。“那么就闲话少说吧,你也知道现在的局势是什么了吧。”

“我们在镇压你这逆贼,滑瓢叛变,还有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在祸害四方。”

“没错,而现在四方势力里面我们两个算是最弱的。”八岐大蛇毫不避讳,他并不是个谈判高手,但他是个好的局势分析师,“我们需要联合,而且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苏羽听后往前探了下身子说:“别以为你在海上占尽了优势就可以对我发号施令,别忘了我可是皇室正统!”

苏羽的语气可以听出来,她有些生气。

“现在都生死存亡了你还在意这些吗?而且你们妖皇派现在确实是弱者不是吗?弱者遵从于强者不是应该的吗?”八岐大蛇也来劲儿了。“我们不就是因为这一教条才遵从于龙族的领导吗?所以你凭什么跟我将那些所谓的荣誉?”

“那你为什么不去跟滑瓢谈?”

“要是他能与我谈拢的话我是不会找你的。”八岐大蛇说道,“而且我也不喜欢滑瓢。”

“所以挑软柿子捏就在这里训起我了?老娘体内流的是皇族的血,赌上一切的话你觉得你能赢我?再者,你觉得那种家伙会是我们能够对抗的嘛?”

八岐大蛇没有说话,他支走了周围的自己人。苏羽见状支走了周围的人。

八岐大蛇拿出了一把弯刀,这让苏羽的表情不是很好。

“毒牙之咬?!你从哪里得到的它?!”苏羽即便压低了声音但依旧难以掩盖其惊讶。

“自有门路。”八岐大蛇说罢就将其收了起来,“我不信那东西会抗住毒牙之咬的力量。”

毒牙之咬,传说用相柳的牙齿制成的一把弯刀,其本身属于僭越者法器之一。由于使用了相柳的蛇牙作为材料,因此其本身就携带恐怖的毒素,亦或是说某种诅咒,但凡被其击中,或是说要是被毒牙之咬挂到一点儿都会毙命无药可医,是一种很恐怖的法器。

苏羽有些担心,要是八岐大蛇没有别的杀手锏的话倒还可以控制,但是现在他有了僭越者法器,这样一来力量的的天平将会发生倾倒。

必须要有个办法与其对抗。

苏羽这么想到,于是她对八起大蛇说道:“我们可以联合,但是有个条件。”

“但说无妨。”

“我们需要先将那个银白色的怪物看做是最优先的目标,而消灭了那东西后我们要联合起来对抗滑瓢。”

八岐大蛇想了一下后说:“可以。”

按照苏羽的计划,就算水八岐大蛇有能力将银白之灾消灭的话那么他也会元气大伤,而此时要是可以将滑瓢的战火引到八岐大蛇身上的话,那么苏羽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毕竟就算是八岐大蛇再怎么厉害也没有办法碾压手持天丛云的滑瓢。

之与八岐大蛇知道不知道滑瓢手里面有天丛云这不好说,不过对苏羽来说能把八岐大蛇忽悠过来就行了。

“那么我们就算是达成一致了,暂且结盟。”八岐大蛇说道。

“啊,暂且。”苏羽点点头。

“啊,对了,我们结盟的话我还有个条件。”八岐大蛇突然说道,“我要你跟我一同对抗我身后的那些脑残贵族们。”

“他们不是你的金主吗?”

“的确,但是这并非我所希望的。我所希望的时代不需要那样浪费资源的家伙。”八岐大蛇坚决地说道。

这么想来好像还从来没有听八岐大蛇说过他的理想呢……只知道他与我们的思想政见不统一。

“那么……你所希望的时代是什么呢?”苏羽试探性地问。有一说一,打了几个月了,连对方的诉求都不清楚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八岐大蛇倒没有在意,他看着东方的远处说:“只有强者才能够领导社会,妖皇家凭借着自己的血脉或许可以维持着强大的上位,但是那些贵族呢?凭借着亿万年前的功绩就在这里坐吃山空?开什么玩笑?我们的臣民可不是要一个吸血虫一直在身上。”

苏羽这么听着,有一说一,她并没有从八岐大蛇的口中听到他自己在未来之中的位子,看起来他更像是要撼动这个社会的结构,单纯的秩序破坏者罢了。

“你……要是你成功了,那么你以后会成为什么?”苏羽直接问了。

“一个武力统治者,然后等待另一个比我强大的人接替我。”八岐大蛇说道,“我将建立一个军政府,让其维持着这个社会的运作,只有强者才能够成为维持这个社会运作的主导者。”

真是个可怕的想法……

苏羽这么想着。军政府倒没什么,必要时确实可以保护人民,但那也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军政府的强硬势必会让其难以被控制,八岐大蛇的想法无非是建立了一个以他为主导的稳定社会罢了,并没有真正解决长久稳定这一问题。八岐大蛇并没有考虑到他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儿。

可悲的家伙,活在自己的理想中。

苏羽这么想着,然后她站起身来说:“我会帮助你消灭那些多余的家伙的。”

我们的确需要整改这个社会。苏羽想到,但是她有自己的打算。

“多谢,毕竟要是我动手的话会让问题变得更复杂。”

苏羽没有接八岐大蛇的话,不过她暗自窃喜八岐大蛇竟将他的集团根基暴露在了她的面前。真是个幼稚的家伙。

推荐阅读:

金鳞大王 后妈当道 苏明 晶武世纪 异界之九阳真经 全球婚配:开局选择公孙离 皇上要抓狂:娶个皇后不争宠 许是很多年 女总裁的贴身杀手 穿越成为女儿身 丑丫头变身美女校花 护花狂龙在都市 莫回头:背后有鬼 东方不败之养鬼为攻 三国之魏王霸业 霸少的好孕甜心 别后再爱 夺心千金 暴力武修 混世小术士 农女书商 王婿 唐鸿宇赵清芸蓝初晴三丁 薄总,太太又跟人去约会了 重生之假面名媛 无耻之途之炉鼎很忙 凡尔纳科幻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 战灵 官少诱娶小萌妻 重生之翻身 穿越之大炼丹师 鬼吹灯前传6:珠峰魅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