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善与恶

0善与恶

海面上,银白色的巨兽正在看着天空的诡异的星辰,它那血红色的眼睛却在这星光中从野性里慢慢挤出了一点理智。

突然,巨兽的眼睛不再浑浊,它好像脱离了先前的疯狂变得更加的智慧了一些。

它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深呼了一口气。

“想不到你没到一个地方都会显露你那肮脏不堪的真身。”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梦天明出现在了银白之灾的背后。

银白之灾看了过去,那家伙他隐约有印象。

“你是……我记得好像见过你。”银白之灾说道。

银白之灾开口说话显然是吓到了梦天明,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说:“哦?还记得我吗?而且你竟然会说话啊。”

“不是很清楚,但是隐约有点印象。”银白之灾说道,它的声音并不是从口中发出来的,那声音更像是贯穿心灵的声音。

“是吗?哼,本以为你会知道我的。”梦天明有些不服气地自嘲着笑了笑。

银白之灾看着梦天明,然后说:“你……你是邪天吧。”

“嗯?嗯……要是造世者那群家伙这么定义我的存在的话。”梦天明说道,“我本人倒是挺不喜欢被人叫做是邪天的。”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果然是邪天吗?但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你的存在?”银白之灾疑惑道,“每个邪天自诞生起其所有的讯息就会出现在我的脑内,但是我并不清楚你的存在。”

“这还真是奇特呢。”梦天明说道,“你叫我‘暴龙神’即可。”

“暴龙神……熟悉的名字。”银白之灾说道,然后它又问,“你不攻击我吗?每个见到我的邪天都像是疯了一样地向我发起攻击。”

“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够攻击你。”梦天明说道,“但是多少有些难度啊……”

“你个邪天倒是有些自觉。”

“不,只不过是还不想打你而已,并非战胜不了你。”梦天明说道。

银白之灾听后哼哼地笑着说:“真的?”

“啊,就连之前的白飞羽你都打起来吃力,你比以前弱了不少了呢。白飞羽那家伙要是在邪天中排辈的话完全就排不上号,千肢虫都比她强上几个次元。”

“白飞羽……之前那只飞虫吗?”

“飞虫……”梦天明有些不爽,但是他还是压制住了并说:“她多少是个邪天啊。”

“啊。”银白之灾含糊一说,然后张开双翼说道,“那么,你要向我发动攻击吗?”

“先别急,我还有些问题。”梦天明说道,“像你现在能说话可真是不多见啊,有些问题让我多问问吧。”

“无妨——”

“这家伙可不是你想问就问的。”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只不过他的声音经过了一些处理,变得更嘈杂了不少,就像是……故意放大了一样?

而其声音的源头则是银白之灾的肩膀。

银白之灾跟梦天明都看向了声音的源头,发现一个身穿西服拿着像是喇叭一样的青年正站在银白之灾的肩上。自然,这家伙也是“老朋友”了。

“雾?……你这家伙,难以置信级居然还敢在我身边出现。”银白之灾说道。

银白之灾感觉只要这家伙出现就没好事,但是又讨厌不起来他。

“呀~隆,别这么说嘛。”雾敲了敲银白之灾身上的鳞片说道,他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之前对珏做的事情。然后雾对梦天明说道:“喂,你可以试着攻击一下这家伙吗?然后隆你要防住那家伙的攻击。”

“什么?”梦天明愣了一下。

“无妨,反正你都要向我攻击吧。”银白之灾说着就站起身来并伸出了一只手。

“那么……”梦天明飞向了银白之灾伸出来的手那里,然后铆足了劲儿照着银白之灾的手就是一拳。

“什么?!”银白之灾显然是没想到这一击的力量,它被直接打飞。

梦天明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这般力量,他恍惚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有一说一,他现在脑子有些乱。

“怎么可能……”银白之灾在空中调整着体位,“刚刚那一击……”

“你有在认真防御吧。”雾说道。

说来奇怪,就算是在银白之灾自己都不能控制刚刚被击飞的情况下也没能让雾从自己的身上下来。

“自然。”银白之灾说道,然后它慢慢降落并制造出浮冰在海上找了个立足点。

“真是奇怪……”梦天明跟了过来,“你变弱了不少……甚至说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本尊。”

梦天明回忆起了之前在找千肢虫时候的战斗,那时候他可是被打得很惨。

“越是深悟战斗技巧的人就越是容易明白出手的力道。”雾说道,“越是愚昧的人就越不容易控制自己的力量。”

梦天明听后看着银白之灾,然后有些明白地说:“也就是说……理智与力量只能选择一个吗?”

“正确。”雾拍了拍银白之灾的鳞片,然后说,“而越是尝试用理智去理解这个世界就越容易失去原先那踏平三界的力量。”

“原来如此。”银白之灾点了点头,他好像明白了自己突然夺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的原因。

“那么……”雾突然换了语气,那种更像是奸臣一般的语气。他对梦天明说:“现在这家伙可是弱得不得了啊,你要是现在动手的话……”

梦天明听后想了一下。确实,雾说得对,他确实是可以在这个时候将银白之灾给干掉……大概。但是这个机会千载难逢,要是错过的话就有些可惜了。

“的确,我这个时候确实是可以将他解决。”梦天明用带有杀气的眼神看着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也直接摆出了战斗的动作。

“哦?你为什么要摆出这副动作?”雾见到银白之灾这样后就挑着眉问道。“你不是一开始是想要寻求死亡吗?”

银白之灾突然一愣,他渐渐松懈了。

雾说得没错,他一开始就是为了寻求肉体与灵魂的破灭而选择寻找像是夏尼她们这些有能力的孩子并试图对她们进行训练而让她们变得更强的——直至能够杀死他。

但是不知何时起他就不再去可以锻炼那些孩子了,而是开始为了世间一些无谓的事情而不断奔波。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

银白之灾想到,他有些迷惘。

而在他身边的雾也看到了银白之灾的内心矛盾,他叹口气然后用蛊惑的语气说道:“莫非……你在这世间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归宿?!这!这怎么可能?!对!没错!一定是我不希望毫无反抗地死掉所导致的!”银白之灾慌了神。

雾哼哼一笑,然后说:“无所谓,反正你怎么像就怎么想。”

而就在这时候,银白之灾身边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法阵。

“嗯?!”银白之灾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瞬间出现的光线直接贯穿了它的身体。

“怎么可能?!”银白之灾被贯穿的瞬间感到自己的力量被大量抽走。

鳞片……没有发防住?银白之灾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被攻击到。

银白之灾勉强站在原地,而流出的血液也仅仅是单纯的黑色,相较于原先那刺鼻的气味和强腐蚀性,现在的血仅仅是那种黑色的血而已。

“果然变弱了。”梦天明说道,同时他也准备出了新的法术,“那么这个机会我不想放弃。”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问我吗?”银白之灾说道。

“啊,已经问完了。”

“诶?我问的吗?”雾一愣。

而就在这时候,梦天明向着银白之灾发动了进攻。铺天盖地的法阵将银白之灾包围起来,密集到可怕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

银白之灾想要用羽毛无效化梦天明的进攻,但是此时它的飞羽已经像是普通的羽翼了一样一点儿用都没有,而此时雾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银白之灾被梦天明给压制住了,它就像是个败犬一样躲在翅膀下抵挡着攻击。

“哦?不攻击吗?”梦天明说道。

银白之灾听后不知所措,它觉得自己应该去寻求死亡,但是……它真的是为了保留尊严而通过战斗的方式躲避死亡吗?或许……直接坦然接受会比较好些。

银白之灾振了振羽翼站起来。

“不,我不会躲避你的攻击,但是我也不会向你攻击。”

“寻求死亡了吗?可悲的家伙,明明你的存在毫无意义。”梦天明说着就开始准备法术。那是最高级别的法术,那种就算是道龙这种级别的龙族也难以抗住的法术。

法术发动了,像是蛇一样的黑影探向了银白之灾的头。

但是就在法术即将接触到银白之灾头的时候,有人却直接挡住了那攻击。那人还是雾。

“喔喔喔,现在你可不能杀了他。”雾说道。然后他看着银白之灾说:“隆,就当我欠你的。”

说罢,他拿出了一把像是手枪一样的东西对准了银白之灾的咽喉处的鳞片。

“龙族具有不能碰的地方叫做‘逆鳞’在咽喉处。而要是触发这里的话就会让龙陷入疯狂——当然,所谓的疯狂是对原始龙族说的。”雾那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点,“那么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呢?龙族?神族?魔族?……算了,让我们看看吧。”

说罢,雾一枪打在了银白之灾的咽喉上。

一瞬间,银白之灾的理智消逝,它的眼睛再次恢复了原先那毫无神情可言的可怕状态。

而这一改变也让银白之灾身边的气氛都变了。寒冷开始在这片大海上蔓延,烈火出现在刚刚冰封的海面上,整个冰火两重天的景象显得这里如同炼狱。

“气氛变了……你都干了什么?”梦天明看着雾说道。

“只不过是让它不那么容易死罢了,你加油。”说罢,雾就化为血气消失了。

就在雾刚离开后,银白之灾一个甩尾抽向梦天明。尖锐锋利的尾骨像是挥下的铁鞭一样危险。

好在梦天明反应迅速,没有被银白之灾的尾鞭所抽中。

但是梦天明还没调整过来身位的时候,银白之灾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并伸出了巨爪。

“好快!”梦天明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惊讶,此外他毫无反抗之力。

银白之灾挥动巨爪一爪将梦天明拍进了冰层之中。

寒冷瞬间冻结了梦天明,而这冷得不像话的海水让梦天明不知所措。

“这怎么可能……”梦天明感到自己在这么样的话就会被海水给冻结住。

梦天明试着要逃出这个即将冻结起来的海水,虽然他和龙族一样可以在水下呼吸,但是他不能确定自己在冰封的水中能够逃出去。

不过银白之灾显然是不想给梦天明机会,它一爪子伸进水中直接抓中了身体周边开始结冰的梦天明。

“该死!你这家伙!”梦天明见到银白之灾想要继续追击后立刻将周围的水化作一把银剑然后照着银白之灾的爪子就是一剑。

不过银白之灾强大的自愈能力让刚刚造成的刀上中瞬间就复原了,其可怕的复原能力甚至比以前还要快速。

银白之灾抓住了梦天明,然后立刻将其按在了水中。与此同时,黑气开始出现在了银白之灾的手上。大量可怕的黑气开始侵蚀梦天明的身体,极强的腐化能力让周围的水都变得怪异了起来。

力量……被抽走了……

梦天明深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没有选择只能动真格。

之间四对黑色的羽毛出现在了他的后背上,强大且可怕的力量开始从梦天明的身上爆发出来。

紧接着,伴随着就连银白之灾也无法分辨的动作,梦天明将银白之灾的手指系数砍断并脱离了银白之灾的控制。

“好强的家伙……”梦天明振了振自己的羽翼,“该死的家伙。”

而银白之灾却并没有因为梦天明爆发出的力量而感到畏惧,它依旧死盯着梦天明并张开了羽翼。

“什么!?”梦天明立刻展开防御法术试图抵挡住银白之灾引发的法术攻击。

看不见的能量波直接打到梦天明身上并将其打飞。

好快的施法!

梦天明这算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银白之灾全方面的压制,他这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这么无力。

银白之灾乘胜追击立刻冲向了梦天明。

难以置信,即便是刚刚释放过那么强大的法术居然依旧有这般体力,真是恐怖。

而银白之灾在刚一靠近梦天明的时候就一拳将其打到海中。

再次被击打进海中的梦天明这次不打算再出来了,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肯定无法对抗银白之灾的进攻,因此他选择离开这里养精蓄锐。

与此同时,银白之灾还在海面上盘旋,周围结冰的海面上的火焰映照着它的身影,而梦天明面前的海水也在慢慢结冰并开始燃起火焰。

真是可怕的家伙……

梦天明在海水中想到,同时他也心中一紧,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与真正狂化的银白之灾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那么……

梦天明看着远处无法看到尽头的海水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与此同时,在远处的苏羽跟八岐大蛇正式组成临时同盟,他们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先遏制住突然出现的银白之灾,毕竟那家伙怎么看都很不妙。

嬴宁此时在空中,他靠着自己的飞翼在空中飞行,同时他也看着远处的海中火的景象。

珏……这到底是……

嬴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慑感,他从来没有从这么远的地方感受到来自银白之灾的力量。那种即便看不见也能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冷汗直冒的力量压制。

“我们要去对付那家伙。”当嬴宁回到船上的时候凛魄说道,“我也会帮忙。那家伙本身就是个危险的存在,要是干不掉它的话我估计想回去都难。”

嬴宁看了眼凛魄没有说话。

推荐阅读: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帝国 默默,等待爱 异世邪君的妖孽娇妻 热血传奇之神途 止战之殇 重生之商业写手 独家密爱:帝少的专属冷妻 冥渊征途 斗罗之瞎子斗罗 雍正小老婆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 殇宫劫:替身宠妃 镇天珠水上明月 异界之灵控天下 致命邂逅 暴君有旨,废后入宫 大明:我,最强皇孙,请老朱退位朱炫 公子千秋 福船商女 穿越:婴儿小王妃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无限之斗破 推倒恶魔校草:宠溺100天 剑妖传 宅女的逆袭 甜心暖妻:高冷总裁宠上天 盛世女侯 封神:殷商大祭司 丹青志 红楼梦(青少版名着) 武医官道 小鹿斑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