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内和外(这几天,超忙)

0内和外(这几天,超忙)

终于,妖族妖皇派和新建派的联合舰队靠近了银白之灾所在的位置。

“停——!前面走不了了。”打头战舰的舰长说道。

前面的海面已经被冰给封住了,看上去前面就像是个巨大的浮冰岛一样。虽然“岛屿”边缘火焰变得弱了不少,但是其内部的火焰依旧猛烈。

船员们都看着面前的浮冰岛,他们在远处看到了海面的异象,也知道是一个奇怪的可怕的东西毁坏了他们的家园,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至今也不知道他们要与什么东西战斗。可是即便没能看到银白之灾的身影,他们也依旧感到了从心灵深处渗透出来的恐惧。

嬴宁站在最外面,他看着面前的万里冰封然后对凛魄说:“我过去看看吧,我跟那东西有过作战的经验。”

凛魄这回儿却犹豫了一段时间,思索了半天才说:“好吧,你去吧。妖族那边我会跟他们说的。”

嬴宁听后立刻下船踏上了浮冰岛,而船上的士兵听说有人上岛后都伸出头来看着那家伙。

嬴宁没有管他们,他知道能够对抗银白之灾的没有几个人,而就算是船员都上去来了也够呛能够抗住银白之灾给人的压迫感。况且他并不希望妖族的上位或是龙族的上位见到银白之灾——因为他们是动真格的要杀了银白之灾,而他自己知道要是杀了银白之灾的话夏尼会伤心的。

不过我能杀了拿家伙吗?嬴宁一边走着一边想,他倒不是没有这点儿侥幸,他自认为已经驯服了飞羽银华了,而他现在也觉得银白之灾或许没有第一次见到时候的那种可怕了。

它在变弱——这是嬴宁通过仅有的几次见面慢慢总结出的经验。

他走在冰封的燃火的海面上,他在寻找着那个银白色的危险的家伙。

在嬴宁寻找着银白之灾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身后慢慢靠近的气息。

没有恶意,那会是谁?

嬴宁回过头看着过来的人——是素风,不过相较于在这片冰原上漫无目的寻找着的嬴宁,她好像更加有目标一些,至少她此时眼睛里并不是迷惘。

“素风?你过来干什么?”嬴宁有些疑惑。

“嗯?啊,是嬴宁啊。”素风用很不在意的语气说道,感觉她好像是嬴宁的上司一般。

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嬴宁下意识地将手放在飞羽银华上,在他印象里素风应该是平日傻里傻气的那种孩子才对,或是说跟敖丽一样人畜无害的家伙。而这里的素风给人的感觉是更加成熟稳重和理智,就像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一般。

“嗯?你是发现了什么吗?”素风见到嬴宁将手放在刀上后就环绕着四周看着问道。

动作很大,破绽很多……但是总感觉无从下手……

嬴宁看着素风的动作。要是在战场上的话如此大的动作完全可以让她在面对突然的攻击时暴毙,但是作为一介武人,嬴宁却觉得即便她身上充满了破绽他也依旧没有办法抓住素风的破绽进行攻击。

嬴宁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也是在多年后才悟出了这天素风的那种境界,一种极致武术所能达到的返璞归真的境界。

“你过来干什么啊?”嬴宁将手从刀上拿开问道。说实话,嬴宁既感觉素风应该不会攻击他又感到自己真的是拿素风没辙。

“嗯?过来帮你啊。”素风说道。

气氛又变了?

嬴宁感到那个跟敖丽一样傻里傻气的素风又回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这时候,嬴宁接到了来自凛魄的呼叫。

“素风不见了,你在岛上有看到她吗?”

“啊,她就在我身边。”嬴宁看着素风说道。此刻,有那么一瞬间嬴宁不知道要不要跟凛魄说素风的事情,但是在考虑片刻后还是放弃了跟凛魄报告素风多变性格的事情。“我会保证她的安全。”

说完,嬴宁就挂断了电话。他盯着素风看。

“嗯?现在对我这么感兴趣了?”素风挑了一下眉。

“首先有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素风?”

“嗯?……我该怎么回答呢?”素风看了一下嬴宁,“或是说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奇怪的家伙……

“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女孩子是多变的。”素风微微一笑。

而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了重叠尖锐的声音,那声音让人心烦意乱,而那也是嬴宁熟知的声音——银白之灾的叫声。

嬴宁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虽然看不到那家伙的身影但是嬴宁可以感受到那个方向传来的令人不安的气氛。

而当嬴宁看向另个一边的素风的时候,他看到素风的眼中是满满的寂寞与惆怅,就像是阔别多年的爱人再次相见时已经不在当年了一样。

银白之灾……

嬴宁看着那里,他正在盘算着接下来该干什么。而就在此时,他看到素风正在自顾自地往那里走。

“你在干什么?”

“嗯?感觉要往那里走……”素风指着那边说道,她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她是双重人格吗?但是这样的话她又是怎么保持记忆的连贯的?

“走吧。”素风说道,她的语气又变了。

她自顾自地走着,嬴宁跟在后面。

“你是双重人格吗?”嬴宁问,他本身觉得应该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的,但是现在要对付的是银白之灾,他可没有绝对的把握在与银白之灾对战的时候既能保证自己的命又能够保护好素风。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每次与我对话都会给我新的感觉。”

“喜欢多变的女孩儿?第一次知道你的喜好啊。”素风头也不回地说。

“听起来你像是很了解我。”嬴宁说道。现在的素风给他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素风一脚踏向地面,直接踩碎了浮冰,然后将一块浮冰碎片一个倒挂金钩踢到自己手里,然后猛地回头扔向嬴宁。

嬴宁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是他也快速反应将冰块给打碎了。

素风点着头说:“嗯~你的动作慢了不少,但是确实是还有些保留。”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嬴宁问道。素风的语气就像是认识另一个自己一样。

素风看着远处,然后惆怅地说:“没什么,知识认为你应该是更强一些的而已。”说完,她继续走着。

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某刻,素风突然说:“现在珏身边都有几个女人啊?”

“女人?额……”

“跟以前一样不太聪明呢。”素风回头瞥了嬴宁一眼,然后说:“有几个跟珏有关系的女的?”

“大小姐、冰将军还有娜尔?”

“三个吗?……嗯……敖丽还没有行动吗?”素风这么想着,然后她又有些不爽地咬着牙说,“又让冰千鸟抢了先吗?”

嬴宁隐约听到了素风的话,但是还没等他疑问的时候,素风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跑了过去。

“嗯~这尾巴是……”素风蹲在地上看着什么。

嬴宁也好奇地跑了过去看了看。

“这是小白的尾巴吗?小白也活了?嗯~那么你的主人又是谁呢?”素风将地上的东西给小心地抱了起来。

嬴宁以为素风遇到了什么认识的东西,然后看了过去,结果一看他就怔住了——那是银白之灾的尾鞭!

而下一刻,前方的冰块开始了破碎,有什么东西要从冰层中出来了。

果不其然,那透着血红纹理的鳞片的主人正是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很快就发现了嬴宁他们,然后立刻发动了进攻。

“该死!”嬴宁被一下打飞了,说实话,这威力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比在武龙领时候见到的银白之灾还要强!

坏了!素风!

嬴宁在空中调整姿态,而此时他看到的是正在面对银白之灾第二爪的素风。

太晚了!赶不上!

还在半空的嬴宁深知此时已经为时已晚了。

银白之灾一爪击碎了素风所站的位置。坚硬的冰块被轻易击碎,下方的海水像是被爆破了一般冲上云霄形成了一层水雾。

但是紧接着银白之灾的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打偏了方向。或是说银白之灾正在以它的头为中心整个身体旋转着像是卡通里的人物一样边坠落边旋转。

嬴宁一愣。

刚刚发生了什么?银白之灾是怎么被打到一边的?

嬴宁完全没看懂,他落到地上后呆望着那边。

直到水雾散尽,嬴宁才看清在那里站着的素风。素风看着还没有缓过来的银白之灾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嗯……果然还是不能与你匹敌吗?”

刚刚……是素风打的这一拳吗?

嬴宁震惊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是想要给银白之灾造成这样的重击怎么着也要有着雷比翁的水准,而且还是雷比翁开启了“横行”之后才能有的力量。

素风怎么就做到了?

“喂,嬴宁。”素风突然说道,“看来我不能把这家伙给打醒了,不过你那把刀或许可以……”

“什么?”

还没等嬴宁反应过来,素风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呆了一下,然后看到那个快要掉下来的银白之灾的时候就变得惊慌失措。

就在银白之灾要砸中素风的时候,她本能释放出来的强风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直接掀到了一边。

嬴宁见状立刻冲过去将素风抱离了那里。

而此时银白之灾也立刻反应过来对嬴宁他们发动了攻击。

之间银白之灾面前展开法阵,炙热的气息开始快速袭来。

紧接着,烈火被喷射了出来,像是喷火器一样的火焰冲击着嬴宁他们所在的位置。

烈火烘烤着嬴宁的周边,坚硬的冰层被瞬间升华。

当烈火结束的时候,嬴宁升开了他的飞翼。

好在嬴宁对于火焰的耐受能力强一些,可以考自己的鳞片挡住火焰,要不然估计人就直接没了。

“快走!”嬴宁猛地拍了一下素风的脸将恍惚的她打醒,然后立刻抽出飞羽银华对准了还可能发动攻击的银白之灾。

【“不过你那把刀或许可以……”】

之前素风说的话让嬴宁走神了片刻。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素风会知道飞羽银华的事情而且还说将银白之灾打醒而不是打死?

她,都知道些什么?

就在嬴宁发呆的时候,银白之灾已经发动攻击了。

它的巨爪抓向嬴宁,而嬴宁虽然走神失去了最优的反击时刻但是他依旧把握住了那一刹那的机会用飞羽银华砍向银白之灾的爪子。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之前能够轻易切开银白之灾鳞片的飞羽银华此时确实如此无力,以前那种无法击穿其鳞片的感觉再次袭来,而与之一同冲向嬴宁内心的还有对于强大的恐惧。

打不过?!

嬴宁心中闪过一个想法。

紧接着,银白之灾再次发动攻击,利爪再次抓向嬴宁。

“嬴宁!”素风大喊着在嬴宁身上展开了一个强风屏障。

但是那个强风屏障像是纸一样被银白之灾轻易抓碎,而下一刻,嬴宁的左手臂被银白之灾直接撕开了。

嬴宁强忍着痛快速撤离了这里,他躲到了一个掩体后想要把手接回去了。

但是当他忍着痛看到自己那已经发黑开始坏死的伤口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此时的银白之灾已经不在是以前的了,现在他面前的是那个曾经给予所有人不可逆的重伤的银白之灾。

怎么办……要是接不上的话这只手就废了……

嬴宁想到了雷比翁的独臂的样子,说实话,他可不想步雷比翁的后尘。

骨头没有伤到,要是刮骨的话将坏死的肉体刮走再用治疗法术进行恢复的话或许还能够接回去。但问题是该怎么创造处理伤口的时间……

嬴宁看着正在寻找他们的银白之灾和躲在另一边的素风。说实话,要是刚才的素风的话让她去对付银白之灾完全没问题,但是现在的素风就跟之前一样是个傻白甜,要她对付银白之灾的话简直就是让她送死。

不过这么也不是办法,他直接将断臂扔给了素风并让她处理手臂上的伤口,而他一个人则去对付银白之灾了。

真是,两只手都打不过这家伙更何况一只手?

嬴宁心里面悬得很,要是心脏被击中的话那可是一命呜呼啊。

而当嬴宁跑到银白之灾面前的时候,他愣住了。

在这一瞬间,银白之灾直接展开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法阵,一个巨大的并且能够让人本能感到事情变得很糟糕的一个法阵。

最上位法术!

嬴宁的本能大声告诉着嬴宁,而他内心中的远古血统也在告诉着他这个法阵异常危险!

法阵开始运作,即便是没有学习过相关法术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个法阵所汇聚的能量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而嬴宁凭自己已经逃不了了。

推荐阅读:

湘府 元素领域 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天价妻约:全球缉捕少夫人 大秦:开局自曝穿越者,嬴政麻了 霸爱囚情:就是吃定你 武灵大主宰 斗龙 苏惊蛰张秀 大药师 总裁,狂傲如火 悍妃之田园药香 王爷太坏,王妃太怪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 北野妖话 重生大牌影后 窈窕淑女奈何做贼 谁是谁的劫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赵爱民爱民 风神记 今晚不寂寞:与尸同眠 苏澈慕容嫣高阳公主纪武淋 万古天魔 婚心计 春风渡 坑师萌徒 重生之父爱 小气吧啦的日子 极品草根太子 科技大时代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裙摆的诱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