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凶兽

0凶兽

高级别的法对于一般生物,或是说能够有能力释放最高级法术的生物来说应该是“天崩”级别的法术,其法术的威力也顾名思义,一旦释放则必将天崩地裂,苍穹破坏。但是这种级别的法术只存在于传说的远古战争之中,亦或是藏在这个时代深处被遗忘的人。

而对于一些疯狂的法师来说,要是能够亲眼看到天崩级的法术在自己面前释放的话那么被这法术杀死也是无上的荣耀。

但可惜的是嬴宁并不是那种疯狂的法师,素风也是对法术一知半解的小傻瓜——他们可不想死在这里。

就在银白之灾汇聚的能量开始如同巨剑一般刺向地面的时候,强风突然覆盖住了他们俩。

“孩子,你又遇到麻烦了。”拉斐尔突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不过嬴宁正因为强风呼啸而睁不开眼。

“是你?!”

“难以置信,想不到这么古老的法术都已经被这东西重新使用了,明明都已经失传了。”拉斐尔看着上面说道,她好像知道这个法术是什么。

“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是也不是。”拉斐尔说道,“额……这法术的能量还真是吓人呐。”她尴尬地笑了笑并且降低了飞行高度,看来即便是她想要抗住天崩级的法术也有些吃力。“要是这法术的能量不被快速消耗的话,那这一片地区都会化为乌有。”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就在这时候,他们上方的空气开始变得不稳定,即便是密集的狂风也开始像爆燃了一般发出“噗噗”的声音。

“没事吗?……”素风小声说道。

“没事,这是最后的一些能量宣泄了,一旦结束那么我这边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拉斐尔说道。

话音刚落,强风散去,周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寂静。一位存在的就是那个差异的银白之灾。

“好了孩子,算是给你的礼物吧。”拉斐尔说罢就释放出了一道风刃。

风刃砍向银白之灾,而银白之灾也下意识地用手挡一下。但是风刃的威力超乎它的想象,本来坚硬无比的鳞片在风刃面前不堪一击,风刃直接砍进了银白之灾的胳膊并击断了银白之灾的骨骼。

而且这风刃好像还有着针对银白之灾的效果,之间银白之灾痛苦万分地捂着胳膊。

“你能够对大白龙造成伤害?”

“不,是规则赐予了我们抵抗混沌的力量。我们代表的是秩序,而它是无序混乱的存在。”拉斐尔说道,“但是在这家伙身边就让我们感到不适……我要……回去了……”

还没等拉斐尔说完,她就消失了。

就在素风还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嬴宁把握住了时机立刻冲上去对着银白之灾发动了攻击。

面对嬴宁的攻击,还有伤的银白之灾完全就反应不过来,它立刻被打得失去了平衡。

“素风,刚才是……”

“天使?……”

银白之灾的恢复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在银白之灾刚刚调整好自己的平衡的时候,它的手骨就已经恢复了,但是伤口上还留着切口,并且不断留着黑色的血。

黑血散发着浓烈的腥臭味,像是堆放在烈日下的腐烂的鱼堆里的那条最里面的鱼一样的顶人。

“真是不得了的味道。”

就在嬴宁打算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有个声音突然传来。

嬴宁立刻看了过去,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人,但是他不认识。

那家伙也意识到了嬴宁的疑惑,于是说道:“初次见面,我是八岐大蛇。前来帮忙的。”

话音刚落,他立刻抽刀砍向银白之灾。

那速度快得让嬴宁都感到惊讶,并且强大的力道直接击穿了银白之灾的鳞片。

“难以置信,竟然会有这般强劲的鳞片……”八岐大蛇皱着眉说道,他也没有想到银白之灾的防御力竟然高到一个离谱的地步。

“你为什么过来了?”嬴宁问到。八岐大蛇何许人也他也不知道,但是一方主将竟然亲临战场实在是让人不解。

“武人寻求强者并与其战斗是常理。”八岐大蛇说道,然后将刚刚用的刀扔到了一边。

不过八岐大蛇出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并不想要待在后方,他不喜欢苏羽那种不信任他的样子,这让他很不舒服。

他手里的那把刀在刚才的击砍中已经严重受损无法使用了。

然后他抽出了一把弯刀,那把弯刀透发着寒光,但是刀身本身又有些发灰,就像是刀死了一样。

素风也感受到了那把刀的寒意,于是躲在了嬴宁身后。

“这是什么?”嬴宁问。

“毒牙之咬——僭越者法器之一。”八岐大蛇说道,而此时银白之灾却被八岐大蛇给吸引住了。“本来是要给你们用的。”八岐大蛇说道,他甩了一下刀看着银白之灾。

嬴宁认识那个法器,他曾经听说过夏尼说过有件僭越者法器叫做“毒牙之咬”,那个法器据说刀身上带有剧毒,一旦沾上的话,哪怕是一点儿的伤口都会让被击中者暴死。

也就是说要想办法让毒牙之咬打进银白之灾的体内。

嬴宁想到。

而这时候,银白之灾好像注意到了毒牙之咬了,它的眼神中瞬间爆发出了凶狠的杀意并震动起了羽翼。

强风呼啸着冲击着三人,地面上的冰块被狂风瞬间风化形成了一层霜层覆盖着三人。

“快走!”八岐大蛇说道。

嬴宁则是一把抱起素风跟八岐大蛇离开了这边。

果不其然,就在嬴宁他们刚离开银白之灾身边的时候,他们身上的冰霜就开始凝结并冻伤了他们。

银白之灾采取了追击,但是它并没有扇动羽翼,而是像一只大蜥蜴一样在冰面上爬行并紧紧跟着他们。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八岐大蛇说道,他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进行战斗,至少离妖族的领地远一些,免得再被银白之灾的攻击给打到。

“不知道……可能是刚才的法术消耗了它太多的能量所以累到了吧……”嬴宁推测到。说实话,刚才的法术他差点就想直接放弃了,但是他被不知道那里的狂风给救了。

能够释放出那种力量的狂风的话……至少不应该是现在的素风能做到的。

嬴宁这么想,他觉得就算是素风有能力抵挡住这办法术的话,那么也应该是之前见到的那个更加稳重成熟的“大人”般素风,至少那样的素风给他的感觉是不可估量的存在,很有可能会释放强大的抵挡法术。

就在嬴宁想着的时候,八岐大蛇突然反向冲向银白之灾。

“什么?!”嬴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差不多了,不能在跑了!”八岐大蛇说着就冲向银白之灾并对着它的头就是一刀,“前面是‘无垠瀚海’……”

嬴宁这时候也意识到了前面的危险并立刻停了下来。

前面是一片静得出奇的海面,即便在嬴宁身后的海水被冰封,但是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其下面的海水涌动,不过在前面的海水却平静地如同镜子一般,海水在某个地方突然断开变得十分平静,看起来异常违和。

那里是“无垠瀚海”,当然它也有别的名字,只不过叫法不一样罢了。但是即便名字再多,也依旧无法否认这里就是凡域的边界。据说这里往外就是无尽的海水,海水不断延伸直至远处那无法穿透的浓雾深处。传说曾经有人试图探索那片大海,但是凡是穿过迷雾的人都没有回来过,而一旦接触了海水的话,那么就算是立刻回来也会丢失一部分记忆——就像是将人抹杀掉了一样。当然,也有人说在那海面地下藏着一个十分危险的天南,是一个即便是邪天也要十分小心对待的天南。

说来魔界的沙漠据说也有同样的效果来着,但是当时为什么我们没有被此给吞噬记忆?……

嬴宁这么想着,而后面传来的巨大爆炸让他难以分神。

只见八岐大蛇全身冒着烟伏在一边,而银白之灾脖子上也有一块像是被爆炸后的烧黑的地方,只不过看得不是很清楚。

“素风,在后面躲好。”嬴宁说道,然后将素风放了下来。

素风显示有些迷惘,然后她还是用风在自己面前展开了道屏障。

“八岐大蛇阁下,我来帮忙了。”嬴宁站在后面说道。

八岐大蛇没有回头看嬴宁,而是说:“看来你跟着家伙有过战斗经验啊,你有什么对策吗?”

“我手里这把是名叫‘飞羽银华’的特殊武器,可以轻易切开它的鳞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切不动了,但是还是应该能帮上忙的。”

“那好,你想办法给它切个口子,我趁机给那口子来上一刀。”八岐大蛇说道。

嬴宁点了一下头。“我会尽力的。”

两人冲了上去,而银白之灾也像是注意到了两人的动作并释放着法术。瞬间它的鳞片上就闪过了一道青色的光芒,跟它的银色鳞片很搭。

嬴宁抓准时机立刻冲到了银白之灾面前并对着它的手就是一刀。

“好硬!”嬴宁被震得缓不过来,刚才的力气确实是大了不少,而银白之灾的鳞片也硬了不小。

“强化法术?”八岐大蛇说罢就立刻低吟并挥手施放法术。一个很细的水针出现在了空中并直接刺向银白之灾的身体。

在水针刺向银白之灾的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刺穿银白之灾的鳞片,那水针立刻爆发并变成不亚于高压水枪的洪流喷射出来。

“这都没有办法解决吗?”八岐大蛇砸了下嘴说道。同时他瞅了眼一旁有些惊讶看着他的嬴宁。

嬴宁惊讶倒不是因为法术没有对银白之灾产生效果而感到惊讶,而是因为八岐大蛇刚才使用法术竟然要吟唱。

有一说一,嬴宁周围的人都是法术强适应者,他们基本上都没有通过吟唱来施放法术。

说实话,这确实是震惊到嬴宁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全能手。”八岐大蛇说道,“就算是苏羽也没哟提刀的力气。”

嬴宁没有回应,他也知道生物与生物之间的不同体能限制,只不过他的确是很少见到吟唱施法的人。

“听着,”八岐大蛇远离了银白之灾后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不服我,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好好配合。你可能打穿这家伙的鳞片,但是我这把刀实在是击穿不了那家伙的鳞片……”然后他对后面的素风喊道:“小姑娘!你看起来能够控制风之力是吗?那你能不能把我们加个速?好风凭借力啊。”

“知,知道了。”素风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地说道。

八岐大蛇跟嬴宁身边都开始环绕起了微风。两人都得到了一定的狂风加护。

不过就在嬴宁被强风加护后他又开始疑惑——有谁教过素风这些技能吗?

但是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嬴宁跟八岐大蛇必须要对银白之灾展开攻击。

出其本者可攻其源,这是飞羽银华的设计理念,而嬴宁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这个理念了。

嬴宁将火焰的力量附加在刀上,让刀身燃烧着烈火。在狂风加护的作用下嬴宁的挥刀速度快上了不少,同时得益于他的怪力更是让这一击变得沉重无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烈火加强了武器,这让飞羽银华的攻击范围远了不少。

燃着烈火的刀刃击打向了银白之灾,显然依旧没有用。不过嬴宁的攻击引起了另一个存在的注意——冰面上的火焰。

那些火焰就像是找到了猎物一般地冲向嬴宁并燃烧着他。

“嬴宁!”八岐大蛇见后立刻吟唱并想要招出水来浇灭嬴宁身上的火焰。

但是银白之灾的羽翼扇动却将刚刚出现水的迹象的法阵给瞬间冻结。

“该死的东西!”八岐大蛇咬牙说道。

而银白之灾紧接着就服下了身子并半张着嘴。

猛烈的寒气从银白之灾的身上迸发出来,它的鳞片展开,中间的缝隙不断透发着冷风。

寒气攻击吗?

八岐大蛇想着,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他身上的狂风加护开始变小。

目标不是我?!

八岐大蛇吓了一跳。他立刻看向了后面的素风。

素风的下半身已经被地上的冰块给冻住了,她本人也因为失温而变得意识模糊。

“坏了!嬴宁!那个——”

还没等八岐大蛇提醒嬴宁的时候,银白之灾就向他发动了进攻。

八岐大蛇招架着,他不得不承认银白之灾的力气遥远比他想象得大得多。

寒气也开始渗透进八岐大蛇的衣服内,他的体温也开始快速失去。

在这么下去……要死……

八岐大蛇疲惫地想着。

而就在这时候,嬴宁全身冒火地从后面冲了出来一刀刺向银白之灾的眼睛上。

飞羽银华在经过了银白之灾眼睛瞬膜的短暂抵抗后被击穿了。而从银白之灾眼睛里流出来的液体有种脓的臭味。

这家伙真是烂透了。

嬴宁这么想着。这简直就是个活着的尸体!

“那姑娘已经快要不行了,你快去帮她。”八岐大蛇趁着银白之灾受伤的时候将其打到一边说道。

“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它的。”嬴宁说道。

“那仅限于现在!”八岐大蛇说罢将毒牙之咬收了起来,然后说道,“八岐家可是妖族大妖。”

说罢,八岐大蛇就释放了强大的力量震碎了脚下的浮冰跟着银白之灾一同沉入了海底。

嬴宁看呆了,但是他还是将救素风作为第一任务跑去帮素风了。

推荐阅读:

我的女仙老婆 战立天下 总裁爹地,宠上天! 赵医生,救命啊! 庶子归来 丹凤朝阳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怎么办 祖流 重生逍遥狐仙 将修仙进行到底 怪味聊斋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战国俏冤家 法师奥义 末世狩猎者 天才杂役 撒旦少爷的冷美人 BOSS别这样 天生一对 马上穿越:涵笑江湖 20岁青春恋爱 静夜谈 抗日之暗杀之王 挣扎在生化末日 万劫帝皇 青玄道主 杨洛小说 透视兵王 猛虎离山 神级高手在都市 都市全技能大师 花都奇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