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后方威胁

0后方威胁

银白之灾释放的强风吹散了周围的大雾,八岐大蛇则是惊恐地看着与他对视的银白之灾那血红的双眼。

此时八岐大蛇处于绝对的劣势,他的大部分身体都暴露在了银白之灾的攻击范围内。

银白之灾抓住机会,直接冲向了八岐大蛇。

太晚了!撤不了了!

八岐大蛇在心中暗叫不好。

银白之灾近乎是瞬间就冲到了八岐大蛇胸前,然后其利爪像是斩刀一般地直接削下了八岐大蛇胸口的鳞片。

剧痛传到了八岐大蛇的大脑中,他扭动着身体。

而银白之灾也没有放弃机会,它一飞冲天,在刚刚与八岐大蛇的头齐平的时候一拳打到了八岐大蛇的头上。

对八岐大蛇来说,自己身体突然的失稳是他最先判断出来的突发情况,紧接而来的剧痛才是他第二个感觉到的。

八岐大蛇的头直接被打进了海中,这对于他来说是意想不到的,因为他不敢相信银白之灾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天空中的银白之灾丝毫不给八岐大蛇喘息的机会,它在空中凝结出数根冰枪,然后照着银白之灾还露在海面上的身体打了过去。

八岐大蛇察觉到了冰枪的到来,他想就算是银白之灾再怎么强,也顶多就是让自己身上插上几根冰枪而已,但是他低估了银白之灾的力量。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尖锐的冰枪直接刺穿了八岐大蛇的身体,当那种极寒穿透他身体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对银白之灾的低估是有多么的严重。

银白之灾对八岐大蛇造成的贯穿伤让他失血严重,伤口的疼痛和战斗所消耗的体力让八岐大蛇不能组织起有效的攻击。

让八岐大蛇更加不安的是他能够感受到银白之灾身边的力量正在重新汇聚,一次新的攻击即将到来!

八岐大蛇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此时完全没有能力对银白之灾进行反制,甚至是打断它的进攻。

要死掉了吗……

就在银白之灾即将释放攻击的时候,远处猛地传来的强大能量爆发直接吸引了银白之灾的注意力。

银白之灾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的野兽一样开始向那里移动。

八岐大蛇在察觉到银白之灾的注意力转移了之后立刻将身体藏在海面之下。

那边是……苏羽所在的部队?如果有那般能量的爆发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滑瓢已经找到了苏羽所在的地方了吗?

八岐大蛇在心中想到,他在犹豫要不要去帮忙。说实话,去帮忙的话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即便有苏羽和凛魄两个高位强者坐镇也很难说能赢,就算是滑瓢也加入了战斗的话恐怕也只是杯水车薪。

最终,八岐大蛇决定不去帮忙了,他觉得就算是杀死银白之灾的话也无法回避他要与苏羽决裂的结果,因此他决定还是借银白之灾的手杀了苏羽比较好。

就先等着吧……

八岐大蛇潜入了海底,但他也不断算在此期间等待银白之灾的战斗结果,他进入水中向着原先那些站在他这边的贵族所在的船前进,他觉得是时候该了结那些家伙们了。

而在远处,在苏羽他们所在的地方,她正在面对着自己的对手——滑瓢。

在八岐大蛇跟嬴宁对抗银白之灾的时候,滑瓢过来了,他吗,貌似也看中了这个银白之灾扰乱战场的时机并打算想苏羽她展开进攻。

“我侍奉了妖皇家数代,但除了先代以外,你们每一代都让我失望至极。”滑瓢拿着天丛云指着苏羽,“妖族应该选择一个强大的领导人。本来我们才是凡域陆地的掌控者。”

“你如果还保留着过去的思维的话我倒无所谓。”苏羽说道,“我本就厌倦了皇族的生活,但是现在已经死了太多的人,而且新建派也依旧威胁着支持我们的群众的安全。至少在这一刻,是你背叛了我们!”

说着,苏羽就准备进行攻击,她的身边燃起了灵火。

“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过去对于生存的惨烈。”滑瓢说着就瞥了眼远处海面上若隐若现的银白之灾的身影,“现在,过去的梦魇已经苏醒,而你们还在这歌颂安逸毫无应对的准备,何等的可悲!”

“那也不会因为你的自私而让我们的同胞们白白死在自己人手中!”苏羽说着就将灵火发射了出去。

那只是试探性地攻击,滑瓢很轻易地就将攻击给化解了,但是这也拉开了两人战斗的序章。

“你这些家伙……”滑瓢立起了天丛云并且摆出架势。

紧接着,近乎是在瞬间,滑瓢突然出现到了苏羽面前,而他手中天丛云的刀尖离着苏羽的身体十分接近。

苏羽先是被吓了一跳,但是她本身也有很强的实战经验,因此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一道灵火墙在两人之间升起,滑瓢虽能够直接刺死苏羽,但他更怕灵火再后来带来的伤害。

滑瓢拉开了与苏羽之间的距离。

就在他刚刚感受不到灵火的高温的时候,如同蛇一般的火焰直接突破了火墙,向着滑瓢扑了过去。

滑瓢在自己面前用天丛云画了个圈。仿佛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一般,天丛云瞬间喷发出了大量的烟雾。

当灵火接触到烟雾的时候,那火焰被瞬间熄灭。

火墙降下,苏羽盯着滑瓢。此时的苏羽头上有两个大大的狐狸耳朵,眼睛也是兽瞳,身后还有九条蓬松的尾巴,像是扇子一样地在身后展开着。

“你真当你先辈的血脉能够就你?”滑瓢不屑地说。

“你是个危险的家伙,这点父亲早已说过,他虽然糊涂但也不至于完全信任你。”苏羽说道。

滑瓢想起了之前珏他们溜进来的那个通道。但一想到这东西他有不由地想要笑,因为妖皇家的人虽然防着他但也没有剥夺他增强实力的可能,可谓是治标不治本。

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这种愚笨的家族统治这么多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掌握了机会,他有了能够实现自己野心的可能。

“是啊,我是个危险的家伙。”滑瓢说罢就向前踏出了一步,而他手中的天丛云也在向外释放着烟雾。

天丛云,妖族现代留下来的强大法器,其刀刃据说用海底寒冰制成,拥有绝对的抗火特性,同时传说这把刀在战争时期曾经掉落进无银瀚海之中,在长达千年的飘荡中再次回到了妖族的手中,而这也赋予了其特别的能力——遗忘。

天丛云可以夺走接触到物体的能力,如果是击中生灵的话将会使其失去一些能力。之前滑瓢用天丛云消除灵火也是靠着这个能力。

不过,即便天丛云可以化解大部分的进攻,而且还有很强的能力积攒,但其并非绝对无害。天丛云在瀚海之中飘荡的过程中吸纳了部分瀚海的海水,这也让天丛云会不断削弱持有者的体力,乃至同化持有者,使其变成冰雕。

展现出半真身状态后的苏羽在战斗力上变得更加强大,她并没有在原地傻站着等着滑瓢过来,她不断拉开距离并从远处攻击滑瓢。

“你很有潜力,但是你还无法与你的先辈比肩。”滑瓢呵呵地笑着。

即便苏羽在与滑瓢拉开距离,但在下一刻滑瓢还是直接出现在了苏羽的面前。

“你还是太过稚嫩了。”滑瓢说罢直接挥刀砍向苏羽。

苏羽用灵火护住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勉强地扛过了一击,但她的身体依旧被天丛云的寒气所伤,手臂一时间失去知觉。

“聪明的处理,但你我之间的力量差距无法轻易补全。”

滑瓢说罢直接踹了苏羽一脚。他没有给苏羽一刀,因为他想要看看,看看这个曾经掌控妖族的家族在此时到底有多少能耐。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周围人插手的可能。

突然间,周围的威胁被滑瓢捕获到,他立刻对身后挥刀并挡下了一个三叉戟。

“你的武人精神到哪里了?”滑瓢看着身后的夜叉,“你应该为你的偷袭行为感到可耻。”

三叉戟在一阵颤抖后又飞回了夜叉的手中。

“那你呢?你不应该为你背叛先主而感到可耻吗?”夜叉用三叉戟指着滑瓢说道。

“那我看你也是不想活了!”滑瓢转过身说道。

夜叉高举三叉戟,海水开始在他身边汇聚并将他托了起来。

他转动着三叉戟,同时天空也开始变得阴云密布。

“你永远都是这么愚笨!”滑瓢说罢就提刀冲向了夜叉。

夜叉没有躲闪,或是说没有时间躲闪,因为滑瓢实在是太快了。

滑瓢本身就是寿命极长的大妖,其修为自然能够轻易碾压夜叉这些人。再加上滑瓢他时刻锻炼自己,更是让他的战斗能力保持在一个可怕的水准。

不过滑瓢还是有些低估了夜叉,他的行动很快就被天空中不断劈下的雷电给打断。

“你永远都不愿意看我们一眼!”夜叉说道,随即将三叉戟指向滑瓢。

三叉戟尖端瞬间打出的雷电冲向了滑瓢,高速的闪电不给滑瓢任何反应的时间。

雷电击中了滑瓢,可是这足以击杀一众妖怪的雷电对画瓢来说也仅仅是身体变得僵硬而已。

可就在此时,火焰再次出现在了滑瓢身边,

“苏羽?!”滑瓢猛然回头,他看到此时后面的苏羽已经将大量的法符展现在空中,燃烧着灵火的法符在不断飘荡,一个法符倒还好说,但是当法符的数量变多以后,就会产生质变。

这次的灵火是滑瓢所不能抵挡的,比先前更要猛烈的火焰瞬间包裹住了滑瓢,即便天丛云不断释放出烟雾来抵消灵火的威力,但也依旧无法阻止灵火对滑瓢造成伤害。

当然,苏羽和夜叉不会觉得滑瓢就这么轻易地死掉。苏羽在周围布上了法符,而夜叉则时刻准备着更加强力的雷电准备随时将可能出逃的滑瓢给击倒。

但是时间不断流逝,滑瓢依旧没有从火焰中出来。

是滑瓢死掉了吗?

一时间,一种侥幸的想法在苏羽跟夜叉心中闪过。

而或许是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松懈,滑瓢突然从苏羽的一侧出现并且提着天丛云冲向她。

“幻术!”夜叉大喊道。

他随即将三叉戟指向滑瓢与苏羽的中央,然后释放法术。

在一瞬间,强烈的雷电直击地面,强烈的波动将正要袭来的滑瓢给震飞。

“切,没劈到吗?”夜叉咋舌道。

滑瓢的移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夜叉不能保证自己能够精准地劈到他,因此就选择了在中间降雷。

滑瓢的衣服在经过多次战斗后本就脆弱不堪,他这次直接脱掉了外部战袍,他来回看着两人。

“后生可畏,是这样吗?”滑瓢说道,“夜叉,你的能力还拿不上台面,要想对我造成伤害的话就需要‘海神的三叉戟’这样的神器才行!”

夜叉控制着水继续远离滑瓢。虽然夜叉也是擅长近距离肉搏的,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与滑瓢之间差距,要是真的拼近战的话他绝对不能与滑瓢相对抗。

“那我也差不多该认真地对待你们了。”滑瓢说到。

他挥动手中的天丛云,他的关节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还没等夜叉反应过来,他就被滑瓢直接打到了地上。

“管你在海上叱咤风云,到了地上也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滑瓢将天丛云上的血给甩到一边,他像是在看虫子一样看着夜叉背上的伤。

“那么现在,苏羽,你也该——”

还没等滑瓢说完,他就立刻挥刀将险些砍到他头的刀给弹开。

在躲过了攻击后,滑瓢有些惊讶地看着刚刚攻击他的人。

“你是……我记得你是龙族特使身边的那个保镖来着……”滑瓢看着嬴宁。

嬴宁一手拿着刀一手搂着素风。

“苏羽大人,您没事吗?”嬴宁说道。

嬴宁的到来可算是及时雨,要不然下一个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滑瓢也顾不上给夜叉补刀,他将夜叉踢到一边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嬴宁。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完全感受不到嬴宁的气息,只要那种及高密度的杀气袭来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滑瓢此时对嬴宁异常警觉。

嬴宁将素风轻轻放下,然后举着飞羽银华挡在苏羽面前。

此时,苏羽帮嬴宁把灵火附在了飞羽银华上。另苏羽惊讶的是,飞羽银华这把刀好像有内置法术回路一般地能够让附在上面的火焰一直燃烧,不需要施加者不断往里面灌输能量。或许这把刀本身就有很强的法术适应性。

滑瓢在与嬴宁进行了短暂的对峙后,滑瓢先动手了。

他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向嬴宁击砍过去,但是被嬴宁直接防住。

嬴宁则是抓住了滑瓢在靠近他并被他挡住的瞬间对着滑瓢就是一脚,希望能够踢飞他。

但是另嬴宁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脚直接踢空,就像是提到雾上了一样,令他直接失去了平衡。

而此时,滑瓢在嬴宁失去平衡的间隙直接对着他的心脏处发起攻击。

但好在,一旁的苏羽直接施放法术帮嬴宁挡住了这一击。

嬴宁抓住机会直接一个翻身砍向滑瓢,并且多少拿回了战斗的控制权。

“真是有够卑鄙的啊……”滑瓢摸了一下自己刚刚被砍出来的伤口。飞羽银华对滑瓢来说仅仅是一把刀,但是这武器给他带来的痛苦却是他难以承受的,这种比一般武器伤人还要疼的感觉让他有些意外。

嬴宁死瞪着滑瓢,他从刚刚的战斗中看出了滑瓢攻击的狡诈。

不过正当他看着滑瓢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身旁的气息。

滑瓢,他再次出现在了嬴宁身边,而且还不是一个,有好几个!

那个,那个才是?!

嬴宁四周被锁死,他凭借自己的感觉完全分辨不出那个才是滑瓢。

推荐阅读:

炉石卡牌传说 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丐世英雄 燕赤霞陈衣梁下君子皓如月 提瓦特之我在至冬做卧底 桃学威龙 腹黑王妃本纯良 腹黑老公追萌妻 综闪亮的配角 希腊神话:灵性支配者 三国之宅行天下 争隋 豪门冷婚 姜浪 总裁老公么么哒 我的大少爷 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物 天庭农庄 球场狂 错爱一生 怪物召唤师 马上穿越:涵笑江湖 从蛮荒走出的强者 笔仙惊魂 闷棍宗师 校花的近身高手 甜蜜娇宠 霍格沃兹:命运之轮 万古剑尊 三个宝宝de坏蛋爹地 吃货小萌妃 一枪好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