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怒兽

0怒兽

嬴宁被周围的滑瓢幻影给包围了,而嬴宁很清楚生死就在这一瞬间。

可在下一刻,就连嬴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周猛然升起的冰锥将滑瓢的幻影直接击穿,而有一根像是活着一样的冰锥猛地钻向空中并追逐着勉强可以看出身影的滑瓢。

而滑瓢在空中用天丛云将冰锥给直接抹除了。

“嬴宁,你连滑瓢在那里都看不到吗?”这时候,凛魄从后面走了出来。

嬴宁立刻转身向凛魄致谢。

“这是战场,无需多礼。”凛魄说着,他死盯着滑瓢。“滑瓢,给你个机会自裁,你这么做龙城的人不会允许的。”

“我能够在这个时候选择行动自然是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你们龙族已经无法使我感到畏惧了。”滑瓢说着,他看上去游刃有余。

凛魄眯了下眼睛,他身边的气场瞬间变得可怕了起来。

“苏羽殿下,能将他交由我处理吗?”

“那还希望你能帮我夺回天丛云。”苏羽说道,她从刚才的战斗中能够感受出自己与凛魄的力量差距,因此她认为还是将滑瓢交给凛魄比较好一些。

“多谢。”凛魄说道,然后他又看了眼嬴宁,说:“嬴宁,去保护苏羽殿下。”

“是……”嬴宁,有些困难地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关节,然后来到了苏羽身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在确定周围清空后,凛魄身上瞬间爆发出了骇人的寒气,周围的一切瞬间附上了一层厚厚的霜。

即便是在海上,这里的空气也因为寒气的影响而变得异常干燥,周围的水分都被瞬间冻结。

“吼吼,好可怕的寒气……这就是寒霜巨龙的力量吗?”

“你那游刃有余的态度还是收一些比较好。”

凛魄说罢,就在滑瓢的四周瞬间召唤出冰墙,并控制它们压向滑瓢。

“好快!”嬴宁瞪大了眼睛,即便是他这种战士也依旧无法及时捕捉上冰墙移动的速度。

但是,在冰墙闭合的时候留在原地的之后一团白雾。

滑瓢在一瞬间冲了出来,并且近乎是瞬移一样地出现在了凛魄的面前,而天丛云则被高高举在空中,时刻都可以劈向凛魄。

被近身了——

苏羽在滑瓢的刀快接触到凛魄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滑瓢很清楚,此时的凛魄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胜利将会属于他。

可是,战斗的经验在不断警惕他——十分危险。

一瞬间,滑瓢的目光抓住了周围地面和墙壁上虽然不显眼但是异常突兀的小冰锥。

快走!

滑瓢猛地蹬腿,用轻功迅速拉开了他与凛魄的距离。

可以说是电光石火,小冰锥就变得像是钢筋一样粗且细,并且向着刚刚滑瓢所在的地方刺了过去。

嬴宁在一旁都惊呆了,他看着在那里依旧安如泰山的凛魄。

“好厉害……”嬴宁不由自主地说。

“倘若你经历了长期的锤炼,你也会变得跟我一样。”凛魄瞥了眼嬴宁说道,“但是怎么着也要经历十万年的修罗力量吧。”

嬴宁自然知道自己和凛魄之间的差距,但是他不是很清楚自己那传遍全身的畏惧是出于对凛魄力量的敬佩还是处于刻在骨子里的远古的恐惧。

“这就是龙皇级别的实力吗?果然还是我太低估你们了。”滑瓢扭动着身体,他调整着自己的关节空腔并让自己的动作更加灵活。

如果,如果是师父没有断手的话,也会有这般力量吗……

嬴宁在听到滑瓢的话之后不由地想到了夏尼的父亲雷比翁,他记得雷比翁曾经在银白之灾刚刚出现的时候凭借单手之力也能够抵挡住银白之灾的进攻。

很多同僚曾经都跟嬴宁说过,这也包括珏,他们都说以嬴宁的资历想要练就一身堪称皇、帝级别的力量是可能的,但是在亲眼看到了一个强盛状态的龙皇的真正实力后他还是有些畏惧。

正在嬴宁想着的时候,滑瓢再次进攻了。

这次滑瓢再次使用障眼法让凛魄攻击幻影,同时他还用天丛云的遗忘力量来吞噬那些飞向自己的冰锥。

对于滑瓢来说,只要能够用天丛云的雾气击砍到凛魄就能够大幅度降低他的力量。

不过,凛魄的反应显然是要比滑瓢快得多的,在滑瓢还冲刺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多个手持寒冰戟的冰傀儡直接将其架住了。

滑瓢在看到那堪称天罗地网的战戟交叉着向他压下来的时候,他立刻发动了他的底牌,将自己与幻影的位置进行了互换。

“好可怕好可怕。”滑瓢可能是调换位置速度太快了,在踉跄了几步后说道。“虽然看过不少上古时代大妖跟你们那些巨龙族的战斗记录,但是没想到你们的狡诈依旧存在。”说着,滑瓢立刻用天丛云的雾气在面前创造出了个盾,让其吸收了来自冰傀儡的寒冰攻击,同时他立刻转身招架住从后面袭来的冰傀儡的进攻。

“龙鳞兵,所以我才厌烦你们这种元素性的大龙族。”滑瓢在击溃了身后的冰傀儡后说道。而在被击碎的冰傀儡内部,有一片凛魄的龙鳞。

这是个简单但是有效的能力。龙族内部有着不同的本源,有些是像是夏尼这种抽象的本源,即便释放出来了人们也只能看到效果,无法产生过多的联想;有些则是向凛魄这样可以让人直接感觉出来的本源,就像是凛魄所释放出来的寒冰一样。

那些具象化本源的龙族大多被认为是元素性的龙族,他们在远古时期为了增加征战的兵力而开发出了“龙鳞兵”这种法术,简单地说就是通过让具有龙族力量的龙鳞通过具象的效果化成傀儡,其本身是可以继承本体的部分力量的,这也是为什么没有灵魂的傀儡可以在没有法术回路的情况下使用法术的原因。

“万变不离其宗,越是简单就越是有用。”凛魄说道。接着,他指着滑瓢说:“刚刚的移形换影,就是你最后的招数了吧。”

滑瓢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他貌似被凛魄说中了。

凛魄见滑瓢半天不反应,就微微一笑说:“那么,是时候让你这个狂妄之徒见识一下藐视龙族威严的愚蠢了!”

说罢,更加猛烈的寒气开始汇聚,即便是妖皇血系,有着妖族不俗实力的大妖苏羽都能感受到周围那刺骨的,连法术都无法完全阻挡的寒气对肌肤的折磨。

可就在周围寒气不断汇聚并且变得越发不稳定的时刻,那股力量突然断掉了,就像是绷到极限的弦突然断掉一样,一切又归为了宁静。

失败了吗?……

嬴宁紧张不已,凛魄在龙族内部也是元老级的龙了,虽然王种的力量可以随着年龄不断积攒,但是在嬴宁工作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凛魄已经万年没有改变容貌了,也就是说他此时很可能舍弃了一部分力量来维持自己的容貌。

不妙啊,滑瓢很可能抓住这个机会进行反攻的!

嬴宁想着就打算立刻冲到凛魄身边保护他。

但滑瓢显然更快一步,他直接跳起来冲向凛魄。

糟了!

嬴宁在心中暗叫不好,但是在他刚刚抬脚的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同样,滑瓢也意识到了问题,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

动作,动作变得好慢!而且肢体竟然感受不到任何触感!

“‘百丈寒天’,”凛魄在滑瓢重重摔到地上的时候得意地说道,“只要你与周围有任何介质的接触,都会被着如同饕餮一般的冷空气夺走温度。嬴宁!不要乱动!”凛魄连看都不看地说。

嬴宁听着被吓了一跳,他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行动。

而当嬴宁看向身后的苏羽的时候,他发现此时的苏羽已经在用灵火维持自己的温度了。

“不要乱动,过快的血液流动将会带走你更多的热量。”凛魄说着就走向半截身子已经被寒霜覆盖的滑瓢,他蹲下说道,“这是寒霜巨龙族代代传承下来的奥义,据说远古时代每代寒霜巨龙的首领都是通过这个本源进行选拔的,只有更高阶的寒霜巨龙才能够在对方的奥义中自由行动。”

说完,他又站起来并在手中凝聚着冰锥:“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个结界中移动。”

就在凛魄要用冰锥刺向滑瓢的瞬间,远处突然传来的猛烈地威胁感让凛魄立刻做好防守姿态,他把杀气的来源处升起一道冰墙。

但那坚硬的冰墙在冲过来的凶兽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它被瞬间击穿了。

当全身覆着银白色的怪兽出现在凛魄面前的时候,凛魄原先的骄傲就被本能的恐惧与陈旧的传闻给覆盖了。

银白之灾,这支凶兽自由地在这个被极寒所覆盖的区域内移动,本应该被夺走热量的它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而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到银白之灾长相的凛魄瞬间回想起了当时对抗上都时的传闻——魔族遇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怪物,这怪物全身覆盖着银白色的鳞片,似龙非龙,有神的羽翼,魔族的尾鞭。并且据说这个怪物强得十分离谱。

凛魄自然知道,毕竟他现在就看着一个在自己的奥义结界中自由行动的本体。

他也不由地回忆起了自己在第一次听说魔族因为银白之灾而被迫撤军消息时额不屑,而现在他也明白了自己当时依旧不是很成熟。

凛魄一脚踢了滑瓢,同时他立刻解除了这片结界并用手中的冰锥挡下来银白之灾尖锐的利爪。

嬴宁在察觉到自身的温度稍稍回暖后就立刻提刀冲了上去。一开始他的刀还拔不出来,但在他注入了一些力量后,刀身就着着火焰地烧化了剑桥上的霜。

“大人!还请小心!”嬴宁说着就冲到银白之灾攻击凛魄的手那边立刻挥刀将其手臂直接切出来个裂痕。

被嬴宁怪力击中的银白之灾的手臂出现了偏差,这让凛魄的到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嬴宁此刻心中紧张极了。

不同于以前?!不同于以前的手感!

对嬴宁来说,这种感觉就是坚硬至极的感觉。飞羽银华在击中银白之灾鳞片的瞬间所传来的震颤感让他差点握不稳刀,而即便击穿了鳞片继续撕裂肉体的感觉也依旧让他感到吃力。这种感觉让他畏惧不已。

银白之灾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前虽然也有无法击穿鳞片的先例,但是还没有到肉体也难以击穿的情况!

即便现在在银白之灾手臂上留下了刀痕,但也接近极限了。

“这家伙的防御性很强!务必要小心!”嬴宁摆起架势来说道。

“感觉出来了。”凛魄移到一边,同时他瞥了眼滑瓢刚刚在的敌方,那里只剩下一只被冻得断掉的手臂。

切,叫他跑了吗……

凛魄这么想。

可现在不容凛魄走神,银白之灾的压迫依旧存在。

正当凛魄打算再仔细打量一下银白之灾的时候,他看到站在前面的嬴宁有些微微发抖,这种抖动离着近了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

这就不行了吗?真是,雷比翁的养子也太……

凛魄本来还想要在心中嘲讽一下的,但是他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手不能完全握紧了。

他看着微微颤抖且无力的手臂——我也,我也在感到畏惧?!

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嬴宁的喃喃低语。

“糟糕啊……怎么开始复原了……”

听嬴宁这么一说,凛魄就看向了银白之灾的手臂。

果不其然,银白之灾的手臂伤口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进行复原。

这对于嬴宁来说简直就是最坏的消息。

自银白之灾再次出现以来,嬴宁手中的飞羽银华就是唯一能够对抗银白之灾,或是说唯一能够在银白之灾身上留下刀痕的存在,但现在,这唯一的优势也失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飞羽银华的力量在减弱吗?但这不应该,我依旧能够感受到飞羽银华的灵气,只不过这灵气……是我的?!

嬴宁这么想着,此时银白之灾已经发动了二次攻击。

凛魄一下子撞开了发呆的嬴宁,然后用冰盾挡下来攻击。

“你在做什么?!”凛魄大喊道。

嬴宁这也反应过来,他立刻重新摆好架势想银白之灾发动攻击。

但是,不同于以往,银白之灾的攻击干净利落,跟之前那种带有投鼠忌器似软非软的攻击完全不同,就是带着浓重的杀气打过来的攻击。

此时,苏羽也加入了战斗,她通过灵火对银白之灾进行压制。

灵火是通过凝结灵气所幻化出来火焰,其本身对生命的伤害就比一般的火焰更高,并且还能够对其发加上一般火焰无法持有的效果。

在被灵火攻击后,银白之灾的法术攻击显然是被遏制住了,它数次猛地张开双翼但羽翼上血红纹理在短暂闪烁后又重归了宁静。

“我只能做这么多了……”苏羽说道,即便是她,想要遏制住银白之灾那磅礴的发力也是很吃力的。

与此同时,一些妖族近卫也出来救驾了,但是在凛魄的呵斥下他们也就待在苏羽的身边进行保护,毕竟是个人就能够看出来银白之灾这个存在的危险。

嬴宁进行了数次进攻,但是都收效甚微。

“你依旧需要锻炼啊!”凛魄说道,然后就将空中突然凝结出的冰锥直接钉入了银白之灾的体内。

被钉进去的冰锥在银白之灾体内瞬间崩裂开来并且从内部扎穿了银白之灾的身体。

这是嬴宁第一次看到能够给银白之灾造成此等伤害的攻击,他一时间说不上话来,满脑子都是“这就是龙皇的实力吗”。

银白之灾身上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空气中刺鼻的腥臭味让人喘不过气来。

下一刻,银白之灾用肌肉强行碾碎了身上的冰。

它像是个暴怒的巨兽一般,挥动着巨爪,一边以一种快到难以置信的速度恢复着身体一边在指爪上凝聚出了一些黑白粒子,并且直直地击向凛魄。

“小心!”嬴宁立刻冲过去架起刀帮凛魄挡了一下,但他也被拍进了海里。

推荐阅读: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 徐昊上官之下 如意枝头 我在末世打造帝国 重生:我在末世当移动小摊贩 独家占爱,梁少专宠逃妻 冷钰 重生异世之田园纪 末日的小尾巴 残王罪妃 最强末世进化姜毅 娇俏无敌小王妃 不灭的村庄 赵今歌胡梅尔斯 神探王妃 女孩修仙传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网游三国之建城为王 极品全能保安 武当太极剑 夫君个个都是狼 江山泣:梦抉所爱 召唤三国萌将 末世天灾饿肚皮,我有空间满物资 萧何 一路飙升 踏天至尊 三国:开局接盘刘备,再造大汉王朝刘琦蔡瑁 大明小皇帝 再爱纯属意外 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2 鬼吹灯前传2:契丹神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