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日蚀

嬴宁在水中,寒冷的海水像是无形的刀刃一样刺激着他的皮肤,加上先前凛魄释放的法术,这使得现在的嬴宁已经被冻得使不上力气。

虽然嬴宁作为龙族天生有能在水中呼吸的能力,但他很清楚银白之灾就在海面上,自己要是不上去的话很可能没有人能对抗得了它。

我需要上去……

嬴宁一运力,想要到海面上。可就在他刚一用力的时候,他直接喷出来了一口血。

此时,体内的绞痛感传来,接着就是只有在身体修复重伤的时候才会有的又烫又痒的感觉传来。

被刚刚的那一下打碎内脏了吗……多亏刚刚挡了一下,要不然身体会直接碎掉吧。

嬴宁一边下沉一边想,而此时海面上法术和元素在运作的光芒不断闪烁,这也说明凛魄他们依旧在于银白之灾对抗。

可是嬴宁没有力气,这里说不应该,但是他的体力就像是自己藏起来了一样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自己畏惧了吗?

嬴宁不禁这么想。的确,现在的银白之灾变得相当可怕,之前还能够感受到珏的一丝丝理智在阻止银白之灾滥杀无辜,但是现在那银白之灾身上的违和感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疯狂与对杀戮的渴望。

对死亡的恐惧?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嬴宁这么想。可是王种并不厌恶步入轮回,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寿命让他们不在意自己的灵魂所在的位置。

嬴宁在心中想着,即便当前十万火急,但他也依旧不想要行动。

突然间,他感觉到了背后的某个存在,他感受到了身后漆黑深邃的海洋。那无光的海底就像是虚空般试图将他吞噬。猛然间,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一种切切实实的恐惧贯穿嬴宁的内心,他身为龙感受到了对于海洋的恐惧。

而此时,碎片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闪过,遮天蔽日碾压山峦的庞大身躯在荒芜的大地上林立着,遮天的尘埃和刺鼻的硫磺味让周围的空气变的致命和危险,而在这个岩浆之地上,栖息着嬴宁的先祖。

你是日蚀龙族。

嬴宁猛然想起了珏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而在遥远的武龙领,在夏尼的闺房内,冰千鸟她们正在闲聊。

“说起来,嬴宁不是你亲哥哥吧?”娜尔压着大型玩偶,在地上吃着零食问道。

“为什么问这个?”正在给欧阳踏雪梳头的夏尼看了眼娜尔。

“啊……就是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了我家那家伙,所以就想到了嬴宁。”娜尔说道,“我记得好像谁说过嬴宁是你干哥哥来着。”

“啊,确实。好像是父亲在有我前出征带回来的。”夏尼的手停下了,这让本对谈话内容没有兴趣的欧阳踏雪被迫听起了那两人的对话。

“出征带回来的?是谁的遗孤吗?”本来在看书的冰千鸟也抬头问道。

夏尼摇摇头,说:“不是,听我妈说好像是在与上都对战的时候炸开的岩石,在里面有颗龙蛋,而且蛋壳相当硬,一般的中低阶法术都打不开。”

“唉?雷公叔去过‘岛’上吗?”冰千鸟大吃一惊。

“没有没有,说是在一块荒地上。”夏尼连连否认。

所谓的岛是龙族产子的地方,幼龙将会在那里被孵化和养育,而在那里的全都是龙族女性,可以说那个地方是雄性的禁地,据说守卫那里的木龙医护连天空中的雄鸟都不会放过。

“不在岛上的话一般都会被人当成石头吧。唉?以他的性格说是从石头里出来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敖丽说,她本人也不怎么关心嬴宁,但是她本人对开别人玩笑还是很感兴趣的。

“与其说是石头更像是化石呢。”欧阳踏雪随口说道。

欧阳踏雪的话虽然是句玩笑,但确实是引起了这些女孩子们的注意。

对啊,理说不会有什么龙蛋镶嵌在石头里的,而且还能孵化出来?

“这么一说好像嬴宁确实是有些怪哈。”娜尔像是突然发现什么大秘密一样地说,“珏的个头在龙族内部也不算是小的了,嬴宁的个头比他还大不少。”

“但是一般人都可能会有些身体差异吧。”敖丽说。

敖丽的话好像是回击了娜尔。

而此时,冰千鸟又突然瞪大了眼睛,她说:“说来……嬴宁好像确实是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气息。”

“那是你整天神经兮兮的吧。”娜尔用手肘戳了一下冰千鸟,虽然她知道冰千鸟是跟她站在一起的,但是她本人因为被敖丽回击后很是不爽,因此想要拉个垫背的。

“不是,确实是有种‘哇~这家伙怎么怪怪的’的感觉。”冰千鸟说道。

“但你这么说也实在是有些牵强啊,单凭感觉……”敖丽说着看向夏尼,“夏尼姐也没这么觉得吧。”

“唉?你们也能感受到怪怪的?”夏尼倒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地说。

“什么意思?”冰千鸟回问到。

夏尼看着自己桌子上的家庭合照说:“我小时候就觉得嬴宁跟我不太一样,但是并没有太上心,而是觉得单纯是因为我跟嬴宁不是一家人而已……果然大家都觉得他怪怪的吗?”

在那边听着夏尼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什么龙气跟本源的,这让身为神族眷属的欧阳踏雪很是不舒服,有种被排挤的感觉,再想想珏走之前告诫她的要好好跟夏尼她们打好关系的话。当话题开始由嬴宁身上的龙气转移到珏身上的龙气的时候,欧阳踏雪开口了。

“那个……请问一下你们龙族都是会变身的吗?”欧阳踏雪小声说道。

夏尼见欧阳踏雪像是对她们感兴趣了之后兴奋地说:“嗯?怎么了?变身……你是说‘至龙’化吗?”

“啊……就像是全身都覆上鳞片一样。”欧阳踏雪边回想着边说道,“那个有什么效果吗?我记得主上有几次也出现过身上长鳞片的情况。”

“嗯?珏的至龙化吗?”夏尼一听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一旁的女孩们也停止了对话,都看了过来,“怎么样?珏的至龙化帅吗?”

看着周围的女孩们都在像是听到了重要八卦而看着她的样子,欧阳踏雪觉得自己可能提了个不得了的话题。

“帅不帅……我怎么知道。”欧阳踏雪苦笑着说,“我又不懂你们龙族的审美。”

“诶~龙族的至龙化可以说是龙族力量达到巅峰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说就相当于珏在秀肌肉哦。”冰千鸟说。

正说着呢,娜尔突然大叫了一声,这让周围的女孩们都看向她。

“怎么了?”冰千鸟问。

“说来,嬴宁的至龙化很奇怪啊,好像就他至龙化的时候身体会大一圈。”娜尔说道,然后她看着夏尼问,“你们精钢派的功法里有能够让至龙化变大身躯吗?”

夏尼摇摇头。

娜尔的话确实是让这些姑娘们感到疑惑。

可正当这时,宅子里传来了骚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有人急忙忙地打开门,跟夏尼她们说爱维晕倒了。

“呀!今天一天光顾着训练,忘了给爱维补血了!”欧阳踏雪说道。

而她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嬴宁正沉眠于深海。

寒冷海水中的嬴宁的意识开始散碎化,大量回忆与现实交织而成的景象在他眼前闪过。

在深渊之下,嬴宁感受到了来自远古的互换,他感到自己身后的不再是无尽的深渊,而是无数沉埋于历史长河之中并看着他的同族,他们那巨大的身躯占据着海底,几千米的庞大身躯宛若海底中的山峦一般。

但是嬴宁并没有害怕,而是感到自己像是回到了家一样,原本冰冷刺骨的海水在此刻也变得温暖。

“你的血脉正在呼唤着你,孩子。”

嬴宁的耳边传来了跨越几亿年的声音。

“即便在远古,我们一族的力量也依旧寄托在你的体内,你使我们的代表,我们的幸存者,我们视野的极限与尽头。”

嬴宁试着去感受那股力量,他内心的意志告诉他他必须要回到海面上进行战斗。

我,我要阻止珏,唤醒它……

“我们无权阻止你将要做的事情,即便你打算帮助那个曾经几近灭绝我族的怪物。我们可以帮助你,而代价便是你对你血脉的认可与接纳。”嬴宁耳边先祖的声音继续说道,“接受我等的祝福,前去与强者博弈吧,我等英灵皆为你身边的强者而苏醒。”

嬴宁没有回话,这种罕见的对海洋的不适应让他难受至极。

或许是因为嬴宁没有回应,先祖用悲叹一般的声音说:“我族就要止步于此吗?也罢,这无非是你的选择而已……”

原先海水中的温暖开始褪去,而这让嬴宁感受到了堪比第一次面对银白之灾的恐惧。

我接受!我接受!

嬴宁近乎是要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般地强打着精神在心中呐喊。

“无妨!你是我族的末裔,哪怕在这般时代之中,你也要携带着我族的骄傲活下去!”先祖的声音比以往更清晰,这让嬴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感。

而仿佛是在回应一般,嬴宁身后漆黑冰冷的深渊突然出现了明亮的裂痕,而紧接着便是大量气泡从海底中涌出。

海底的裂痕不断加大,海底中滚烫至极的海水开始冲向海面。而在周围的炙热之中,嬴宁从先祖的口中听到了作为日蚀龙族所特有的本源,一个覆盖了整个种族并延续了两亿年的本源。

同时,嬴宁也感受到了来自远古的呼唤,他最终回忆起了自己到底是何等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天意,滚烫的海水涌出海面的瞬间,银白之灾为了躲避身下的海水放弃了杀死苏羽的至关重要的机会。

而突然涌出的滚烫海水也让凛魄跟苏羽将神经由绷紧了一下,他们都担心是什么新的敌人。

而紧接着,海水开始鼓起,海面就像是被谁从里面吹了个大泡泡一样异常膨胀,就连银白之灾都看傻了。

海水不断上升,从几十米上升到几千米,最后海水做成的帷幕停留在了五千米左右的样子。

破碎的水幕之下是一个有着差不多六千米的庞大巨兽。

通过勉强的分辨,可以看出那巨兽有着巨龙一般的身躯,遮天蔽日三对翼可以覆盖十几平方千米;他全身都覆盖着如同岩浆冷却后的黑石一样的晶体,上面还有如同岩浆一样发光的纹理。

“这是什么?!”苏羽被吓了一跳。

“日蚀龙族?……不对,理说它们都被消灭了才对。”凛魄隐约记得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家人曾经讲述的冰霜巨龙与日蚀龙族之间的战争的故事。

“大人!”那日蚀龙族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吟,“接下来我会引开那家伙,你们趁机撤下来。”

说罢,日蚀巨龙就用他那巨爪抓向空中的银白之灾。

“什么?嬴宁?”凛魄听出了巨龙的声音,“这是你的真身?!”

“正是……”嬴宁抓住了空中的银白之灾,像是捏住蚊子一样地将银白之灾死死捏在手中。

正当凛魄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嬴宁立刻张开双翼,一飞冲天。

双翼所产生的狂风将百米深的海水吹开,就像是有巨大的陨石撞击海面一般地在海水中留下了一个深坑。而即便击打了百米深的海水,那狂风也依旧有力,甚至将周围的雪全部掀飞。

“这……好强的力量……”苏羽说道。

“日蚀龙族……果然没有死绝吗……”凛魄小声嘀咕着。

在嬴宁飞上天空的短短几秒后,他带着银白之灾冲出了平流层,直接带到中间层。

嬴宁能把银白之灾带到这里也已经是极限了,他能够感受出自己手中的银白之灾像是一直被抓住的食肉昆虫一样在不停撕咬着他的手掌。

果不其然,正当嬴宁打算释放龙息将手中的银白之灾先烧一顿的时候,银白之灾在嬴宁的手中释放了法术,直接用能量束打出了一个洞口并从中飞了出来。

麻烦的家伙……

嬴宁在空中看着像是飞蛾一样胡乱飞的银白之灾。

此时的银白之灾羽翼已经变得焦糊,那是因为嬴宁一直在使用力量将自己的体表进行高温化处理,可以说在银白之灾还在他手里的那段时间里,他的手掌温度和岩浆内部的温度差不多。

而这也是嬴宁的本源能力,传承了整个种族的力量——炎燚,一种十分远古的偏向于元素与能量之间的本源,虽然听上去是可以控制火焰,但实际上是对温度的控制,正如其种族名的“日蚀”一样,有着控制一切热量之源的能力。

不过银白之灾的恢复能力可不是盖的,只见它在空中挣扎了两下后,身上的羽翼就再次恢复了。

嬴宁自然不能让银白之灾强大的恢复能力干扰到接下来的战斗。只见嬴宁猛地一震飞翼,让遮天蔽日的膜翼释放出热浪,一时间整个空中仿佛被焚风席卷了一般闷热干燥。

银白之灾的羽翼也开始了自然,这让银白之灾像是个都到惊吓的动物一样不断在空中挣扎。

嬴宁抓准机会,准备用甩尾将银白之灾在空中击晕。

就在嬴宁那像是火车一样的尾巴即将击中银白之灾的时候,银白之灾突然用法术挡住了嬴宁的进攻。

嬴宁回过神来,他看到银白之灾正用法术强行悬浮在空中,并且用冰封住了自己的羽翼。

反应好快……

嬴宁在看到恢复回来后的银白之灾后不禁感到自己单单在法术上是比不过它的。

嬴宁立刻摆正姿势,再次扇动飞翼。

强大的气流再次袭来,而附加上高温的气流在一瞬就烧得银白之灾鳞片发光。

银白之灾或许也是受不了这高温而一时间丧失意识。

嬴宁抓住这一机会立刻将银白之灾打飞。在给予了沉重一击后他又立刻追了上去。

而还没等嬴宁追上去,空中出现的巨大法阵让他又有种不好的预感。

推荐阅读:

空姐日记 快穿:宿主是个狐狸精 放生了邪神后 李衍易建联榆木lee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 重生异世之田园纪 武猴 让你造星舰,这舰娘哪来的? 棍震九天 撒旦总裁追逃妻 小铁匠金峰小说 灵山 重生之绝品弃少 时空妖灵 我的绝品女上司 总裁的狂野情人 战国俏冤家 魔族之子 魔尊仙皇 极品女总裁的贴身狼兵 网游之清道夫 百年游戏 执古之道 剑妖传 邪妃来袭,帝君的蛮妻 重生之修复师 是瘦不是受 综漫之诅咒之旅人 gd系统在作怪 全能戒指 大清皇家弃妇 情深似海,总裁大人很傲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