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曾经的灾厄(准备考试去喽)

这一天,近乎所有在凡域生活的人都看到了那个庞大的身影。一条蜿蜒大蛇,哪怕是在凡域的边界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其体型之大让即便是在远处的人也为之感到害怕。

“看来你这对付的家伙来头不小啊……”嬴宁听到了来自血脉中先祖的声音。

“这是什么东西?”嬴宁问到。他虽然在血脉中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他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相柳,曾经让整个凡域沦为地狱的灾厄。”先祖死盯着相柳,“也是间接毁掉我族气运的存在。”

在先祖的帮助下,嬴宁看到了,看到了那来自遥远记忆里的故事,而那故事也是《无名法书·灾典》里所记载着的故事。

没人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没有人知道是何等的妖孽创造了这个东西,人们只知道当他们看到凡域远处诞生出一个庞然大物时的迷惘跟恐惧,只知道它所带来的洪水、饥荒与瘟疫。

整个凡域在其恐怖的影响下变得不再适合生物生存,它那贪婪至极的胃袋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眼前的存在,它不断吞噬,饥渴万分,但凡是进入它体内的东西都会成为它的一部分,滋养它的肉体,使其变得更加庞大。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它饥渴,它会喝干千里大泽;它饥饿,它会吞噬百里峰峦。它的吐息充满着毒气,它呼出的空气中带有瘴气,它的腹足鳞片缝隙渗出能够腐蚀一切的粘稠液体。它所行之处寸草不生、荒野万里。

它是行走着的灾厄是能够与未来在神域和魔域出现的尼格霍德与银白之灾相提并论的存在。人们无法击穿它的鳞片,没有手段破解它突出的毒液,更不可能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保持太长时间的理智。人们对其只有憎恨与绝望,即便它只是遵从着生物对于进食的本能。

无数人都曾向它发起挑战,但都以失败告终。在其存在于凡域的几十年间,凡域的土地变得贫瘠,水流变得污秽,凡域的龙族为了求得一块生养之地而不息率领凡域各族对神域与魔域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而这场战争所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神域中的始祖神族近乎全灭,传闻仅剩不到五名;魔域近一半的生灵就此离开历史舞台,化为时光长河中的尘埃,整个世界的灵脉被击毁大半。而龙族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整个凡域算上相柳的影响,减少了四分之三的人口。

不过天灾终会走向消亡,凡域的五名被后世誉为神兽的高阶种携带着龙族的天地长枪将其击杀。不对,与其说是击杀,倒不如说是将其推入了深渊之中。

三界之外存在的地方便是虚空,那里唯一有用的便是时间的流逝,据《无名法书》所说,那里是造世者们存在的地方,他们创造着虚空,但也受制于虚空,他们观察着三界,但也决定着三界的走向。

而那虚空,顾名思义,它代表着虚无,一切落入虚空的存在都会被其混乱所构解,一切诞生于虚空,但回归虚空者也会成为虚空——即便是被誉为天灾的存在亦是如此。

据说相柳受到了来自天地长枪的力量,被强行推入了当时被它啃穿的一块虚空之中,它的肉体受到了虚空的吞噬,相传虚空单单为了消化其头部就花了足足五年的时间,这也让世人见识到了相柳的可怕——单就一具尸体的头部都有能力抵抗虚空的力量五年之久,假以时日恐怕是连造世者都不会畏惧。

“这种存在该怎么对付啊。”嬴宁想。

“上古秘术,以灵魂之躯改变宿主体态并非不可能,倘若那会飞的白蛾子没有足够的能力抵挡这相柳灵魂的侵蚀的话,那相柳借宿主身体化身原型也不无可能。”先祖分析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相柳不可能一直出现于世,这般强大的能量其宿主的肉体能不能抗住也是个未知数,倘若扛不住的话也会强行恢复回来。”

“跟它耗是吗?”嬴宁问道。

“以你的实力也打不过它啊。”先祖哼笑两声说,“这样的存在就算是当年我族一同发力也无法伤其分毫啊,要不然也不至于离开故地受尽冰霜一族的追杀。”

“总之就是要要拖住它是吧。”

“不错,要是不管它的话凡域必将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虽然先租这么说,嬴宁也答应了,但是嬴宁知道,珏不可能就这么放任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但是嬴宁也发现了,在珏的体内或许不单单是只有他一个精神的存在,算上之前的琼这个人格,珏的体内或许存在许多个精神体。

嬴宁飞向了相柳。

虽然嬴宁展现出了真身,并且以日蚀龙族的体型来说就算是放在三界也是数一数二的,但跟相柳那宛若巨峰的身形相比依旧是小得很。

“它速度太快了!”嬴宁说道。

“以你现在的体型来说,步行百米都不是问题,人家体型顶天立地,一挪几十里算什么。”

嬴宁在相柳身后穷追不舍,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也因为自己跟相柳完全不能比而有些失落。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嬴宁飞到海面上,他将手伸进海水中,然后控制着水中的温度,并将其直接冰冻了起来。

那寒冰迅速蔓延,瞬间就将相柳的身体给冻死在了海中。

“不错的温度操控能力,倘若当年你这样的后辈能再的话,我等也不会落得个被冰霜一族灭族的命运。”

“谬赞了。”嬴宁说着,同时他警惕地看着相柳。

虽然那海水冻得坚如磐石,但也依旧无法阻挡相柳的前进,只见相柳那庞大的身躯扭动了几下后,大量的冰块就碎裂了,随即相柳依旧我行我素。

“看来没有用啊。”先祖说道,“不过想想也是,单凭体重就可以碾平山川的存在怎么可能会在意这点冰块呢。”

“能拖缓脚步就行!”嬴宁飞近了银白之灾,他凝聚着周围的空气并将其压缩,同时加大其周围的温度。

被加热和压缩到极限的空气发着强光,而这强光也吸引了相柳的注意力。紧接着,嬴宁将空气球打了出去,直接击中了相柳的眼睛。

灼热和明亮的空气球烧灼和刺穿着相柳的眼睛,它的一只眼睛在这般攻击下直接被烧到坏死,眼球破裂,内容物流了出来。

“小子下手够狠的啊。”

“但这也只是杯水车薪。”嬴宁说着就开始在相柳的周围飞来飞去。

果不其然,即便受到了攻击,相柳的眼睛也依旧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恢复。不过嬴宁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相柳的注意力完全被他所吸引并开始追向嬴宁。

“你逃不过它的追击的。”先祖说道,“小子,你是我族的末裔,我个人还是希望你能多少珍惜一下自己。”

“要是没人拦它的话,每一个人能逃脱。”

相柳在嬴宁身后穷追不舍,或是说很简单的追逐着,毕竟它的速度快得要命。而就在嬴宁要被追上的时候,海面上突然涌现起了大雾。

“我本以为我的体型够大了,想不到还有更大的。”八岐大蛇的声音从雾中响起,听起来他好像还在海面上。

“这东西不是你我能对付的,现在要做的只是拖时间!”嬴宁喊道。

“以我现在的体型的确是不能对付,但是——”

说着,浓稠的雾中开始凝现出八个蛇头,八个与相柳的头一样大的蛇头。那八个蛇头与相柳进行对峙,只不过纵使那幻化出来的蛇头与相柳相当,但要说对相柳造成伤害的话还是

“哦?降魂术。”先祖见到后饶有兴致地说道,“本以为这种没用的法术早就没人用了,想不到还有人会啊。”

“这是什么法术?”

“龙族有本源、神族有神格、魔族有传承,每个种族中都存在着与本族相关的能力,而这能力都是跟灵魂相挂钩的。如果将灵魂的根本释放出来的话,那么就可以直接展现出灵魂的根本。看来这小子的本源是个八头雾蛇,力量的话恐怕是雾里看花、虚无缥缈,浓雾凶兽、伺机而动。”

“虽然听不懂……但我也能吗?”嬴宁问。

“自然可以,这降魂术并非什么复杂的法术,但是你这小两千年怎么活的?一点法术都没有学习吗?”

“不是不能学习,而是学不了。”嬴宁说道,“我从小就不能使用法术,即便是同为巨龙的大小姐也能使用低等的恢复法术跟强化法术。”

“我等并非完整的龙族,龙族的教育方式自然不能与你所契合。不过既然你我能够再次相见,想必必有缘分在此。罢了,既然你想用降魂术的话,我不介意帮你一把,但是需要时间打通你的经脉。”

嬴宁看着那大雾,然后大声喊道:“八岐大蛇,能帮我拖住相柳一段时间吗?”

“你看我像是能拖住它的样子吗?!你要多少时间?”

“能拖多就就多久吧。”

“所以我才讨厌龙族这不把我们死或放在眼里的样子。”八岐大蛇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大雾扑向相柳。

雾气与相柳进行着缠斗,虽然雾气没有对相柳进行实质性的伤害,但是相柳的注意力跟行动也确确实实地被这雾气给限制住了。

而此刻,嬴宁的先祖的灵魂开始附在嬴宁身上,强大的火焰灵魂快速燃烧,嬴宁身上除了岩浆以外还覆盖了一层火焰。火焰的态势开始收敛,嬴宁身上的灵压也在上升,可怕的压迫力更是让躲在雾气中的八岐大蛇也如芒在背。

紧接着,嬴宁的力量开始凝聚,但其气息中夹杂了其他力量的存在。

“承、起、破!”先祖一通能量操作后,嬴宁体内被封存已久的能量直接冲向了他的经脉各处,将原先未联通的经脉直接打通。就像是被积压已久的火山突然爆发一般,周围的空气被瞬间加热,嬴宁鳞片的缝隙处不断喷涌着热气。

突然间,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太阳,就像是日蚀的太阳一般。

“这小子的灵魂……”八岐大蛇在战斗之余瞥见了那一轮黑色太阳,他隐约记得一支太古龙族好像就是有着黑日图腾。

下一秒,包裹在相柳身上的大雾就被瞬间冻结了,一层看上去十分脆弱但坚硬无比的霜层覆盖在了相柳的身上。它想要挣脱这层冰霜,但是那寒冷已经嵌入了它的表层肌肉,它的每一次移动都是对肉体的割裂,漆黑的血液从肉体中留出,浓重的腥臭味蔓延开来,海水在接触到了黑血后变得污浊不堪,躲在海底深处的各种生物都受到了黑血的影响而失去了生命,甚至肉体被腐蚀殆尽。

相柳发出了嘶鸣,那声音不大,但是尖锐得很,是一种像是真的有人在拿针扎耳膜一样的痛苦。

“你还有别的办法对付它吗?”八岐大蛇问道。

嬴宁盯着相柳,说实话,他虽然使用了降魂术,能够放大自己的本源,但也依旧没有足够的能力击杀相柳甚至打昏它。

双方就此对峙着,当相柳的身体开始恢复大半的时候,大家都知道第二回合开始了。

而相柳的出现不单单是整个凡域的人都能够看到,就在某处空间之内,煞尘辉跟玄冥同样感受到了来自凡域的强大压迫力。

“这是!”煞尘辉惊恐地站了起来,她手中的茶具掉到了地上。

相柳的力量恐怖至极,纵使它不使用法术,也依旧有能力力压群雄、为祸一方。但是每个人都知道相柳已经成为过去,那么此刻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看来珏已经控制不住相柳了。”玄冥依旧端坐在那里,她端着茶杯眯着眼睛说道。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不出手吗?”

“我们是时刻观察叛逆者们的存在,相柳这样三界之内的存在不是我们的管理范围,在遥远的盟约之中已经写明白了。”玄明说道。然后她戏谑地说:“想不到你女儿还真是有眼光啊,能看上这样的怪物。”

“我倒希望她能离珏远一些,整个三界除了寥寥几人,没有人知道珏是何等的存在。”

“那是,毕竟是我的丈夫。”玄冥微微一笑,十分骄傲地说。“坐下吧,你单单站起来也不会对相柳造成什么伤害的。”

“那你觉得我要是去的话有几成胜算?”煞尘辉老老实实地坐下并问道。

玄冥思索片刻后说:“倘若在这方天地内的话,你与他能打个五五开,但你要是离开这里,你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难道这世间除了造世者们以外就没有能够消灭那家伙的存在了吗?”

“没有,但是有能压制那东西的存在。”

“什么?”煞尘辉听后新出往外。

玄冥笑这指着自己,然后又说:“还有你女儿,说不定能够用身体搞定他。”

煞尘辉听后叹口气说:“难不成我那孩子出生就便是一个祭品的命吗?”

“谁知道呢,我一开始又不是祭品,我们刚开始是为了平衡天地杀伐的目的而被创造出来的,但我现在同为祭品。”玄冥平静地说道。“何为祭品并非天定,而是出于个人,你有那命与他相遇,那么你一旦陷入其中自然会成为祭品。献祭血肉与灵魂,给予他无尽的快乐以此掩盖它的痛苦……”

“何等的扭曲……”煞尘辉小声说道,然后又抱怨道:“当初要不是你种下了那颗种子,又何必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要不是你的那颗种子,天灾将会止步于尼格霍德。”

“天灾又不是我定下的。造世者需要平衡世界的杀伐,需要引导一个大时代的到来。所谓不破不立,没有一个强大的存在撼动整个世界的平衡的话自然也不会有沧海桑田的演变。”

“那……这玩意大约多久才会消停?”

“差不多快了吧,珏也不可鞥一直躲在暗处不作为。”

正如玄冥所料,此刻珏体内的央首正在发生激烈的战斗,珏跟暗影正合力对付被相柳给挤进来的银白之灾的意识。

“快点!再晚一些的话嬴宁那个傻大个儿就把我的肉体给打坏了!”珏说道。

“要是坏了的话不正好了了你想死的心愿吗?”暗影一边躲避着银白之灾的进攻一边说。

珏摇摇头说:“肉体毁灭的话我依旧会重生,只有灵魂的毁灭才会招致我的消亡。单单肉体毁灭的话我依旧要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于世,那可比困在肉体内折磨得多。”

“哼,怕你现在不想死的原因可不单单是你害怕灵魂的折磨。”

“你什么意思?!”珏激动地问。

“没什么……”暗影说着就布好了进攻杀阵,并将银白之灾的意识给死死控制住。“接下来就是我与它的融合,你去控制相柳,别让任何人打扰我。”

“明白。”

推荐阅读:

民间诡闻实录:堪舆宗师蒋红河罗十六 凡人偃修传 在这修真盛行的时代 斗破:从奶爸开始走向巅峰 龙途之困 末世有天堂 我的灵气通银河 神脉无敌 兑换之超级魔法盾 都市妖孽狂龙 万法诛天 嫡欢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她们都是坏女人! 明天和意外 将修仙进行到底 迷墓仙踪 豪门错爱 夺心千金 秦灵鬼夫 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 骄娇无双 进球吧!教练 皇商养成手册 清朝出阁记 安鲤烛 毒药楼主和挽尊帝的尊严 屌丝道士 gd系统在作怪 鲁滨逊漂流记:流落荒岛孤独求生 创业时代系列(全两册) 那个夏天那个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