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判若两人

“好!报官,赶紧报官,谁不报官谁是孙子,我倒要看看警察是抓你,还是抓我。”

何雨柱也跟着嚷嚷起来,他正愁没有办法把事情闹大呢,许大茂这一下,简直是神助攻。

啊!

许大茂傻眼了!

看着比自己还要卖力地傻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丢了鸡呢。

一大爷看着,眉头紧皱,沉声说道:“柱子,你跟着起什么哄,一边老实呆着去。咱们大院的事情,就在大院里解决。”

“一大爷,什么叫我起什么哄,难道我被人冤枉成偷鸡贼了,还不许我辩驳了,这以后要是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以后谁还敢给我介绍对象啊!”

“一大爷,这事他不成,报官,我就要报官,我要让警察还我一个公道。”

说着,何雨柱做事就要走。

这一下,可把许大茂给吓坏了。

就在他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秦淮茹却走了进来,俏丽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得要去报官啊?”

许大茂一看秦淮茹,顿时计上心来,他立刻叫喊道:“秦淮茹,你给评评理,这傻柱偷了我家的鸡,这都人赃俱获了,还死不承认,不仅这样,他还动手打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今天他傻.”

许大茂这话还没有说出口,何雨柱那冷冽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大有你敢说下去,我就敢在揍你的架势。

咕咚一下。

许大茂干涸的咽了口吐沫,脸颊上的疼痛不断地在提醒他,不能叫傻柱,再叫,命都要没了。

“不对,是何雨柱,今天他何雨柱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去找二大爷,和三大爷,我要开全院大会,我要找回一个公道。”

什么?

开全院大会,那事情不是要闹大了,不行,自己要帮帮傻柱,那样的话,他一定会急着自己的人情,两人的关系也会缓和一些。

今天傻柱的反常,给秦淮茹敲响了警钟,要是傻柱这个免费饭票飞了的话,那他们家还怎么过得这么滋润啊!

“许大茂,就这么一点小事,不至于开全院大会吧。”

什么?

不至于!

许大茂尖叫一声,对着秦淮茹说道:“秦淮茹,你说得倒是轻巧,这是小事么,我丢的可是老母鸡,老母鸡你知道么,那是我准备留着下蛋给蛾子补身体用的。”

“我那老母鸡,一天可是能下两个鸡蛋呢,一天两个,一个月就是60个,一年是多少个,秦淮茹,你知道么,这么多鸡蛋,你就一句小事就想接过去,不可能,他何雨柱必须得陪我。”

何雨柱闻言,顿时脸色一沉,冷声道:“许大茂,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偷你鸡了,那你有证据么?”

“证据就在你手上呢,你还不承认。”

许大茂指着何雨柱手中的野鸡说道。

呵呵

何雨柱冷笑起来,这许大茂身子不行,眼神也不好啊!

他举着传说中的野鸡说道:“许大茂,你不能因为你家的鸡丢了,就说我手中的鸡是你家的吧,这只鸡是我买来的,和你家的鸡没有一点关系。”

“你买来,何雨柱,你胡说,这明明就是我家的鸡,这天底下那有这么巧合的事,我家刚刚丢了鸡,你就买一只,我家的鸡,就是你偷的。”

“何雨柱。你就是一个偷鸡贼。”

许大茂一口一个偷鸡贼,何雨柱心中的怒火顿时高涨起来,虽然他想借着许大茂把事情闹大,但,许大茂的胡搅蛮缠,已经让他渐渐地失去耐心了。

“好,你既然这样说,那就让警察来办吧,正巧我家今天也糟了贼了,我还怀疑是你许大茂偷得呢。”

什么!

众人已经,何雨柱家里也糟了贼了,?

众人闻言,朝着屋中看去,刚才他们就顾着说偷鸡的事情了,根本就没有有注意房间里的一切,可此时一看。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真是糟了贼了!

满屋狼藉,不仅被褥被扔在了地上,关键是上面还被祸害得一塌糊涂,脏了吧唧的,眼看着是不能盖了。

还有衣柜,更是被翻了一个底朝天,瓶瓶罐罐地也给碎了一地。

狼藉的场景,宛如飓风过境一般。

许大茂也吓了一跳,他看着满屋的狼藉,在想想傻柱刚才说的哈,顿时后背就被冷汗给浸湿了。

偷鸡和入室盗窃,两个罪名,那个轻,那个重,他怎么会不知道。

“何雨柱,你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偷你家东西了。”

呵呵

何雨柱冷笑一声道:“那我不管,我刚买鸡回来,一进家门,就发现我家被偷了,而你却立刻带着你媳妇跑到我家来,说我偷了你的鸡,我有很正当的理由怀疑你,这样做,就是为了破坏犯罪现场,毁灭证据。”

许大茂傻眼了!

什么破坏犯罪现场,毁灭证据,这词听着就那么高级,可是,这话是傻柱能说出来的么。

不止许大茂傻眼了,娄晓娥,一大爷,还有秦淮茹都傻眼了。

今天的何雨柱,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变得他们都有些不认识了。

不过秦淮茹紧紧是愣了片刻,她就回过神来,刚才看到傻柱房间的惨状,她的心中就有了答案。

这应该是她儿子棒梗弄的。

棒梗偷傻柱东西,她是知道的,可是,让秦淮茹没有想到的事,棒梗居然把傻柱的房间祸害成这样。

他怎么能这么做呢!

她早就教过棒梗,偷傻柱可以,但只能偷点吃食,钱和别的贵重的东西,一概不能动。

那样的话,傻柱就不会翻脸,小孩子么,饿了偷拿点吃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听这是人话么?

孩子饿了就可以偷东西吃,那以后他没钱了,就是不是可以随便偷钱了。

钱要是偷不到了,那是不是就改抢了!

人们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话真没错。

眼看着事情就要闹大,那样的话,可就把儿子棒梗给牵连进去了,秦淮茹这才着急了。

她泪眼汪汪的对着何雨柱喊道:“柱子。”

推荐阅读:

余温炙热 叶天明江暮婉 机甲武神 绝品邪仙在都市 末世:改崩爆率,我杀敌能爆装备 绯色豪门,诱妻入局 李浪李世民头顶一只喵喵 调皮王妃 名门贵妻 腹黑皇子妖孽妃 超级梦幻系统 霸战天宇 大国旗舰 宠你上瘾 全能护花仙医 红楼殇:美人逆天 庶女重生:如梦妖娆 凤皇的绝品宠后 重建修仙家族九玄山主 冥婚恶灵:我的驱魔恋人 苍天神帝 重生之最强千金 天才宝宝上阵:腹黑爹地迷煳妈咪 重生嫁反派我靠摆烂躺赢了 精灵,你的三观呢? 贵圈真乱:影后不好惹 大周帝婿 少年,菊花献给我吧 金银岛 我真没想火葬场啊[快穿] 琉璃美人煞 师父你修什么道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